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4章 这么大的动静
    是的,就像出租车司机预料的那样,开车的杨芳觉察了后面有车辆跟踪。

    要知道,被精挑细选派来照顾张翠的人,都是非常杰出的。

    虽然王大江并不知道大老板穆东为什么要这么厚待一个远在千里之外的“老女人”(好吧,其实张翠并不老,但是和穆东二十多岁的年龄相比,确实算是老一些),但这并不影响王大江体会到张翠对于穆老板的重要性,然后作出最正确的安排。

    司机杨芳和助理金小玉,看起来不显山不漏水,但却是安保队女队员中的佼佼者。同时,她们在被派出来的时候,都曾经接受过王大江和卢英杰共同主持的谈话。

    谈话的主体只有两个,第一,全力保护张翠的安全;第二,根据之前的信息,张翠应该在防备着什么人,所以她身边无论有什么异动,必须立刻汇报。

    所以,金小玉和杨芳的心里,其实一直绷着一根弦,张翠的墨镜被抢走之后,俩人迅速反应,然后在离开的过程中全身心的戒备,很轻松的发现了后面有车辆在跟踪。

    杨芳迅速做出了最安全的选择,闯红灯甩开了跟踪。金小玉则默默的记下了出租车的车号,心说,等着,会再来找你的!

    张翠却平静了很多,阅历丰富的女人,适应能力是强于普通人的。她心里已经在琢磨,为什么会发生今天的一幕,难道,那个混蛋回来了?他怎么还没死在外面?

    张翠略作思考,给老妈打了个电话。

    张大娘现在也掉到福窝里了,她帮着张翠带带孩子,帮着做做饭,大房子住着,乖孙女看着,偶尔回趟老家也有小汽车坐着,苦日子真的是熬出来了。

    接起电话,张大娘乐呵呵的问道:“翠啊,晚上回来吃饭吧?我做了油馍馍。”

    张翠不搭茬,直接问道:“娘,我问你,最近那个混蛋有没有去过我们老家?”

    张大娘一下子卡了壳,好一阵子才小声道:“没有没有,翠啊,你可不能再和他……”

    张翠的声音一下子大了许多:“娘,我需要知道实情,否则的话,我们可能都会出事!”

    张大娘嚷嚷道:“出什么事?他还能把我和你爹吃了吗?”

    张翠立刻道:“能!”

    电话里出现了短暂的安静,默默的为通讯运营商坐着贡献。

    好大一会,张大娘叹了口气,说道:“翠啊,上个月你爹说,他去家里找过,当时被你老爹轰走了,我们怕你担心,就没和你说。”

    张翠一下子要疯掉了,大声道:“你们为什么不和我说,他就是个疯子!是个畜生,他什么都干得出来!”

    张大娘不吱声了,张翠对着话筒继续喊道:“待在家里,关好门窗,看好香香!”然后立刻挂了电话。

    转过头,张翠对司机杨芳说道:“掉头,去我老家。”

    杨芳有些犹豫,思忖一阵,试探着说道:“张总,我入职的时候,冯总特别强调过,一定要时刻注意您的安全,现在这件事,按照冯总之前给我的指示,我需要马上汇报上去。”

    张翠心里哀叹一声,保护什么的怕是说说而已,是监视我吧?不过,人家是大股东,是投资方,这样的安排也算情理之中。

    想到这里,张翠道:“汇报吧,不过我真的需要立刻回老家,十万火急。”

    杨芳立刻调转车头,同时戴上蓝牙耳机,联系了冯娉,简短汇报了了刚才发生的事情。

    同时,坐在副驾驶上的金小玉,也通过手机短信,发出了一些杨芳不便说出口的信息,比如张翠刚才的电话内容。

    冯娉大吃一惊,马上找到穆东,当面汇报上去。

    得知张翠忌惮的人物或许出现了,穆老板却犯了难。

    现在王大江去了广东压阵。卢英杰和郭天德去了巴山给谢东林助威,泉城这边,实在是派不出人手了。

    事急从权,穆老板琢磨一阵,立刻给卢英杰打了电话,说明了眼下的情况,让他立刻带上两个人,从巴山出发,赶往陕省桑洛市,并言明会派出公务机接应。

    卢英杰亲历过寻找张翠的过程,自然知道轻重,他立刻展开一张地图,一番查看之后,马上向穆东汇报道:“穆总,如果坐飞机的话,需要舍近求远去机场,最后可能更浪费时间,这两地之间有高速公路,我申请直接驾车前往,大约需要9个小时可以到达。”

    穆东当即应允,卢英杰则立刻开始行动。

    美中不足的,就是车辆,只能调用了巴山分公司的一辆沃尔威轿车,迅速启程……

    下午四点,张翠终于赶到了老家,去地里找到了正在忙碌的老爹,要求他立刻和自己一起离开。

    张老爹当然不愿意。

    开什么玩笑?家里的麦子就快要收了,马上还要种玉米和高粱,哪里走得开?老婆子不在家,自己已经够忙的了,现在自己也走了,难道地里的东西就扔了!

    张翠直接跪下了,眼泪汪汪的说道:“爹,我今天出了点事,虽然没见到那个混蛋,但是我妈说他来家里找过我,我猜可能是他让人干的。你要是不想让那个混蛋来折腾我们一家,就赶紧跟我走。至于地里的庄稼,我和它们,你选一样吧!”

    张老爹傻了眼,权衡一阵之后,他做出了两全的选择。闺女我得要,庄稼也不能扔!

    他找到了村里的种粮大户,三言两语谈妥了夏收和播种,效率之高,让人咋舌。

    效率能不高吗?马上收割的5亩小麦,对方帮着收割晾晒,然后接下来的一季庄稼,对方自种自收,不要土地租金,对方当然愉快的答应了。

    然后张老爹马上回家,把家里的鸡鸭鹅全部塞到蛇皮袋子里,装进了奥迪的后备箱,一头不算大的小猪仔送给了邻居,然后家里的钥匙也交给邻居保管。

    张翠跟在老爹后面,看着他忙东忙西,心里就像着了火。

    接下来,张老爹还打算拾掇一下粮仓,收拾一些衣物被褥什么的,结果张翠不干了,直接和杨芳金小玉一起动手,架起老爹塞到车里。

    然后,张翠对着一脸惊异的邻居说道:“叔,家里的粮食你明天找贩子来拉走,钱你先拿着。如果有人来我们家打听,就说我们搬去城里住了。”

    说完锁好了院门,扬长而去。

    果断的行动避免了严重的后果。

    张翠离开的时候是傍晚6点,天色依然大亮。7点钟的时候,中午出现的那个男人,带着几个人乘坐一辆面包车赶到了张翠家里。如果不是需要找几个人来助威,如果不是因为找人耽误了时间,男人绝对能把张翠堵在家里。

    可是现在,看着铁将军把门的黑乎乎的庭院,男人心头的怒火蹭蹭往上冒。

    左邻右舍一打听,特娘的,搬到城里住了?刚走了一会!

    追!

    男人忍住怒气,让司机驾车顺着去往县城的方向一阵狂奔,可是,哪里能追的上!

    再说了,张翠根本也不住在县城,而是住在市里!

    男人在张翠老家扑了空,一阵追赶也只是完成了一次兜风,他心里愤怒无比。

    恩,找不到你爹娘,能不能找一下你的其他亲友?

    男人琢磨了一阵,还真没辙。他只知道臭娘们还有个姐姐,听说嫁到了隔壁的镇子,可惜自己不知道具体的地址,只能慢慢的打听了。

    嘿嘿,我怎么傻了啊,找什么亲友啊,去面馆打听啊,真是脑子进水了!

    男人想通了道理,心情好了很多,带着几个狐朋狗友驱车返程,找地方喝酒去了。他打定了主意,明天上午就去面馆打听,对方要是不说出臭娘们住在哪里,自己决不罢休,一定会给你们点颜色看看!

    他哪里知道,还在赶路的卢英杰,已经联系上了金小玉和杨芳,在得知具体情况之后做了一些布置。

    他眼里机会多多的面馆,已经变成了张着大嘴的口袋,就等着他往里钻了。

    同一时间,张翠居住的小区里,一帮人围在张翠家的楼下空地前,言辞激烈的谴责张老爹,原因是,张老爹在这里宰杀了从家里带来的鸡鸭鹅。

    这个小区,在桑洛市算是相当好的,居民大多也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物业管理也很完善。要知道这个可是穆老板授意采购的房子,怎么可能会差。

    一开始,张老爹在绿化带里摆出七只鸡三只鸭和两只鹅的时候,很多居民还过来看热闹,等到张老爹一只只宰了这些家禽的时候,很多人已经目瞪口呆。

    我的天哪,这样血腥的场面,只有去菜市场才能偶尔见到,现在小区里竟然也出现了!

    接着,张老爹把这些小动物扔进两个大盆,倒上几壶开水,开始拔毛的时候,看热闹的居民不干了!

    太差劲了,这不是污染环境吗?刚才弄了一地的血,现在扔了一地的鸡鸭鹅毛,接着你一掏内脏,是不是也要这么随手到处扔?

    于是,有人高声制止,有人大声谴责,还有人去找来了物业。

    张老爹很生气,今天他已经憋了一肚子火了。

    逃难一样来了城里,女儿不让养这些鸡鸭鹅也就算了,也不让在家里宰杀,说明天送到菜市场,花钱让别人宰。

    笑话,这么小的事情,花钱让人家干?钱是大风刮来的吗?

    现在在楼下拾掇,竟然也有人说三道四,凭什么?

    老头犯了倔,和人家吵吵起来。

    出去买床品回来的张翠,经过自家单元口的时候,看着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先是吃了一惊,然后听说是有人破坏公共卫生,才松了口气。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那个混蛋跟过来了呢。

    可是当老爹愤怒的声音传到耳边的时候,张翠瞬间惊呆了!

    我的爹啊,我现在夹着尾巴都来不及,我就出去这么一会儿,你怎么就闹出这么大的动静?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