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8章 一定要这么做吗
    抢救室进不去,一众领导也不能在走廊里干等,医院赶紧准备了一间休息室,让大家去休息一会。

    怎么可能休息?正好,了解一下具体情况吧。

    先是张同介绍了事发的状况,他语气沉重的说道:“一个小时前,我正在火灾现场了解情况,穆总急匆匆赶到了,他非常关切火灾的具体情况,也很是挂念在医院抢救的火灾伤者,在得知伤者抢救无效死亡之后,他大喊了一声,拆迁组这帮该死的混蛋!然后急火攻心,晕倒在地。他的几个保镖对他进行了紧急救护,发现效果不大后,我立刻联系了公安医院,把他送到这里抢救。”

    一众领导心情复杂,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最后还是商同康开了口。

    “火灾的具体原因你们有没有什么确切的结论?”

    张同回答道:“可以确认是有人故意纵火,案犯使用了汽油,引燃了院内堆积的杂物,随后火势蔓延到了房屋主体结构。现在我们推断,失去联系的两名拆迁队员有重大作案嫌疑,我们正在追查他们的下落。”

    好吧,虽然之前大家就有类似的设想,但是毕竟还没落实,现在张同的话,让某些人最后一丝侥幸心理也落空了。

    商同康点点头,转头道:“请医院方面的同志介绍一下穆东的情况吧。”

    公安医院的院长道:“好的,商书记,各位领导,穆总送来的时候正在昏迷,我们初步检查发现,他的血压偏低,呼吸不平稳,心跳速度比较慢,进一步检查,发现他的膝跳反射正常,瞳孔正常,心电图和脑电图未见异常,我们立刻实施了抢救,具体的抢救程序是这样的……”

    眼看院长拉开了一副长篇大论的架势,商同康皱了皱眉头,轻咳一声,说道:“医学方面的情况我们大多数人都不懂,你直接介绍一下穆东现在的情况和预期清醒的时间。”

    院长挠了挠头,说道:“穆总没有生命危险,但是陷入了昏迷,清醒时间的话,实在不好确定。”

    商同康想了想,向蔡国梁问道:“我记得穆东有过类似的病情,上次是在哪个医院醒过来的?”

    张同一听,坏了,忘了这茬了,不是要转院吧?

    院长也想到了这层,他倒不着急,说道:“穆总现在的情况,最好不要移来移去,频繁的移动会影响他的感官系统,我认为可以请专家来会诊。”

    会诊什么的,院长是不怕的。谁来了,在我的一亩三分地上,也得我说了算。再说了,大不了会诊的时候就让穆老板继续伪装呗,反正也就坚持三天。

    张同也说道:“商书记,我个人的意见,是观察一两天,这件事情不宜扩大化。”

    商同康一听,还真是这个道理。有些消息如果真的传到坊间,还真是会有些麻烦。

    于是他开口道:“请医院的同志积极救治,尽快让穆东醒过来。如果48小时以后没有起色,我们再想其他办法。”

    院长连声答应,张同又道:“商书记,穆东的妻子和姐姐赶到了医院,您要不要见见?”

    见啊,当然要见,慰问家属,这是非常重要的事。

    于是,一行人再次到了抢救室门前,见到了一脸苦楚的李肖肖和穆晓霞。

    俩人的表情当然是装出来的,10分钟之前,她俩还在抢救室里面对着穆东嘘长问短。

    领导们安慰一番,很快告辞离开,这样的场合,多说无益。

    李肖肖和穆晓霞松了口气,俩人相视苦笑,又一起进了抢救室。

    骗人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是,尤其骗的是一帮大领导,压力太大了。

    ……

    穆老板在医院住了下来。虽然他已经清醒,各项生理指标也非常正常,院方还是对他进行了全面的检查。检查的结果让院方很疑惑,这样一个身体强健的人,实在不应该因为一点小事就晕倒。这个穆老板,气性也太大了吧?

    肖肖和穆晓霞俩人也很紧张,这不是穆东第一次晕倒了,虽然很快就清醒了,但是苗头却太让人害怕,尤其是想到穆东坚持成立的那个应急委员会,俩人更是不寒而栗。

    当天下午,在西医检查没有发现任何问题之后,俩人专门和穆东商量,要不要找个着名的中医把把脉?

    穆东苦笑着答应了,他心里明白,如果不让这两个女人折腾,她俩是不会罢手的。

    其实穆东自己也在琢磨,怎么就晕倒了?

    老大爷离世的消息确实非常让他震惊和愤怒,但是一个人的怒气真的可以让身体短暂崩溃吗?这不应该的吧?

    再说了,自己天天勤于锻炼,身体已经打熬的很健壮了,怎么就这么经不起考验?

    最终,穆东把这次晕倒归结到两个原因上,一是严重的负疚感,第二,依然是自己以前琢磨出来的“穿越后遗症”。

    哎,这只是愧疚,还没在主观上亏心呢,如果主观上做了坏事,那自己还不得天天晕倒?

    恩,这说明,自己还是要多做善事,不要亏心,否则的话,真是指不定会发生什么?

    至于科学?呵呵,科学能解释自己身上发生的一切吗?

    当天下午,泉城市主管通商路南端地块拆迁的副市长陈彦伦引咎辞职,并且很快接受了组织调查,拆迁公司主要负责人被警方行政拘留,同时,在逃的两个纵火案嫌疑人也到警方自首,并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至于纵火的原因,简单到让人心痛。

    这俩人是昨天下午围堵两位老人的负责人,当天傍晚被拆迁公司的领导严厉批评一顿,并得知这个月的奖金泡汤了!

    俩人心绪不平,聚在一起喝闷酒。结果越喝越多,越想越气。

    这俩老家伙,不但害得我们挣不到提成,现在竟然连这个月的奖金都没有了,一千块钱啊!

    趁着酒劲,俩人决定要给俩个老东西一点颜色看看,于是从自己的摩托车里抽了一点汽油,实施了纵火案。

    按照俩人的说法,只是想吓唬吓唬老人,汽油用的很少,没想到风助火势,不但引燃了杂物堆,火苗还上了房。

    俩人见势不妙,赶紧拨打了消防电话,之后逃之夭夭。

    消防队的电话记录印证了两个人的说法,确实是其中一人报的警。

    另有消息表明,市里决定抽调人员,组建完全由政府工作人员组成的拆迁工作组,蔡国梁亲自担任组长,接手已经进行了大约三分之一的拆迁工作。

    得到详细消息的穆老板,当天晚上就“醒了”!

    既然上面已经拿出了措施,穆老板也不好再装下去了。这个结果,不能说满意,也算差强人意了。

    “醒了”的穆老板,很快就出了院,直接回家了。

    不是装不下去了,而是实在不愿意让老妈觉察什么,引起不必要的风波。再说了,李肖肖、王忻澜、赵冉和姐姐穆晓霞四个人大眼瞪小眼的在病房里陪着,也让穆老板觉得好尴尬。

    一切照旧,除了头隐隐有一丝发胀,穆老板没有其他任何不适。不过,当他晚饭后打算去副楼训练的时候,被肖肖坚决的拦住了。

    穆妈不明就里,还在一边说情:“你让他去练呗,身体结实一点挺好的。”

    穆晓霞本来就不放心穆东的情况,一路跟过来的,赶紧接话道:“妈,最近公司事情太多,小东白天太累了,还是别练了。”

    肖肖则语气生硬:“不但晚上不能训练,早上的跑步我看也得停了。”

    穆老板妥协了,笑道:“媳妇,晚上的训练可以停,早上还是不要停了吧?我出去走走也好啊?”

    肖肖直接答应:“好!”

    穆老板心说,中了媳妇狮子大张口的计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之后,穆东才知道,媳妇根本不是乱说的,她也同时起床,非得陪着穆东一起出去。

    穆东无奈,只能答应。

    结果一出门,肖肖就像一只树袋熊,直接挂在了穆老板的胳膊上,想跑,没门!就按照昨晚说好的那样,慢慢走吧!

    好吧,那就一起走走吧,佳人在侧,柔情蜜意,倒也不失为一个美丽的早晨。

    早饭,上班,李肖肖一直和穆东待在一起,直到穆东坐在办公桌前开始忙碌,她才离开。

    离开时,她把刘芳菲叫到一边,好一番叮嘱。

    刘芳菲这才知道,老板昨天竟然晕倒住院了,她大吃一惊,点头如小鸡啄米,答应如果有什么异常会立即汇报。

    穆老板处理完一些公文,打电话叫来了公关部总监唐米亚,询问她在网上发起一场大讨论的可行性。

    得知老板要发起的是关于征地拆迁过程中院落和空地补偿与否的讨论,唐米亚吓了一跳。

    她清楚,这件事如果运作的好,会给大东房地产公司带来非常正面的影响力。但是,如果搞砸了,公司或许就变成了房地产行业的公敌。甚至连大东集团也会受到波及。

    是,大东集团是名气巨大,但是如果大东集团变成了麻烦制造者,被各级政府放弃也不是没有可能。

    而房地产行业背后站着谁,大家心里都非常清楚。

    一番思忖之后,唐米亚小心翼翼的问道:“穆总,我们一定要这么做吗?”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