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5章 真扫兴
    穆爸听到大妹说投资100万,跟着说道:“我也出100万。”

    穆二叔有些傻眼,他手里没多少钱,钱都给儿子穆大国了,他尴尬的说道:“我得给大国商量一下。”

    穆三叔赶紧道:“我也出100万。小东,我能不能把我的商铺抵押贷款?对外我就说要进货,这样的话,我还能再出100万。”

    穆东还没说话,穆虹直接道:“三哥,不行!刚才小东都说了,不许去银行贷款,就你事多!”

    穆东沉思一下,开口道:“大姑,我考虑的也不算周到,这些事情都可以讨论。这样吧,三叔的商铺可以抵押贷款,投入到大蒜生意上来。还有就是你家的酒楼也可以抵押贷款。再者,二叔家和二姑家在泉城都有房产,你们也可以办理房产抵押贷款,投入到大蒜生意上来。这样做的原因是,大姑和三叔的贷款对外可以说用于经营,二叔和二姑家的贷款在泉城办理,不会引发关注。恩,我再补充一条,我姐如果打算投资的话,通过我爸来进行,所以,最后大家投资多少钱,以资金到账为准。”

    穆二叔和穆二姑两人松了口气。现在看来,只有他们两家的底子薄一些,如果不想一些办法,还真拿不出多少现金。

    穆虹补充道:“各位,我说明一点。大家不要以为,是我们拿出钱来帮着小东做生意,你们也看到了,小东不差这点钱,别说5000万,就是再多上10倍,估计小东也能拿出来。实际的情况是,小东看着我们这些老家伙又穷又无所事事,找个事让我们干干顺便挣点钱,所以,大家要注意分寸,别弄出什么出格的事来。三哥,尤其是你,收购的事情你负责,这没问题,但是只有一条,管好你家的那两个女人!”

    穆虹指的,当然是穆三婶和穆晓惠。

    穆三叔底气有些不足,无奈的说道:“你就知道针对我,我不告诉她们俩总行了吧?我就说要给盛通果蔬帮忙,自己搬回老家住一个月,这下你放心了吧?”

    穆虹冷哼一声:“这样最好!”

    穆东赶紧打圆场:“大姑,三叔最近不错,房地产那边给我说了,三叔退出了所有采购项目,不再介入了。”

    穆虹一听,换上了一副笑脸:“哦?是吧?不错不错,这才是我亲三哥嘛!”

    穆三叔脸上挂不住,没好气的说道:“懒得理你!”

    ……

    穆家人讨论的热热闹闹的时候,省立医院温良功的病房里,也热热闹闹上演了一出剧目。

    卓玲刚伺候着儿子吃完早饭,病房里就涌进七八个人,小小的病房立刻就变得人生攒动。

    这些人分别拿着小本子、录音笔、话筒、照相机之类的东西,还有人扛着一架硕大的录像机,很显然,这是一帮记者。

    这些人七嘴八舌的开了口,录像机也立刻开始工作。

    “请问,这里是温良功同学的病房吗?我们想了解一下案件发生的具体情况……”

    “您好,你们两位是温同学的家长吧?根据我们在警局了解的情况,温同学之前在学校里对打人者有欺凌的情况,请问这是不是真的?”

    “请问两位家长,你们平时对温同学的关心和教育够不够,你们怎么看待打人事件发生之前的欺凌行为?”

    ……

    还有一个记者,直接把长长的话筒戳到了温良功的脸上,开口问道:“温同学,请问你真的带人围攻了打你的女生吗?请问,这个女生真的一个人打倒了你们七八个男生吗?”

    温同德和卓玲一开始是有些发懵的,他俩醒悟过来之后,迅速做出了反应。

    卓玲尖叫一声:“谁让你们来采访的?我们不接受采访,请你们立刻出去!”

    温同德则义正言辞的说道:“请你们出去,我儿子是未成年人,受法律保护,我们不接受采访。”

    屋子里短暂的安静了几秒钟,摄影记者停下了手中的工作,笑着说道:“温先生、卓女士,这起案件很有代表性,正好和我们最近做的校园欺凌系列报道深度契合,我们的采访有宣传部门和教育部门的认可。记者有采访的权利,公众也有知情权,这符合规定。另外,关于未成年人保护的问题,请您放心,文字报道中不会出现您儿子的名字,会用温某代替,如果是图片或者视频报道,会打马赛克。哦,对了,如果你们俩不愿意暴露真实身份,也可以给你们俩打上马赛克。”

    很显然,这个摄影记者是这帮人的“头目”,他一说完,其他人立刻七嘴八舌的附议起来,屋子里又热闹起来。

    温同德和卓玲简直就要气疯了,卓玲尖叫道:“出去,滚出去,全部给我滚!保安!保安……”

    温同德则大声说道:“公民也有拒绝接受采访的权利,你们出去,都出去!”

    摄影记者不干了,冷冷说道:“权利和义务是相辅相成的,温处长,你和卓副主任作为高校从业者,也有为教育事业做贡献的义务。校园欺凌情况不是你一家的事情,是个严肃的社会话题。当然了,你们可以拒绝采访,那我们只能按照学校、警局和其他资料进行报道了。你可要想清楚了,这样一来,你等于放弃了为自己发声的机会。哦,对了,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鲁东日报》的记者肖杰,是这次联合报道团的负责人,他们几个,也都是省内主要媒体的记者。”

    温同德的心一点一点的冷静了下来。

    肖杰这个名字,在省内的媒体界,实在是太响了。这个家伙可以说浑身都是负能量。他报道的事情,从来都没有喜报,都是针砭时弊的各种鞭策文。这个家伙文风犀利,口无遮拦,什么题材都敢碰,什么人都敢惹。

    温同德之所以知道这个人,是因为就连鲁东大学这样的部属一类大学,也曾经吃过肖杰的亏。他曾经连续三个月死磕鲁东大学的食堂高菜价,直到学校更换了食堂承包商、降低了菜价才罢手。

    另外,这个家伙竟然能准确的称呼自己为温处长、称呼卓玲为卓副主任,这说明他对自己和老婆的情况非常了解、

    再者,他的话里,威胁的意味非常明显,“放弃发声机会”,那不就是由着他们瞎写了吗?

    最后,这竟然是一个什么狗屁报道团,还纠合了省内的主要媒体,这事如果真的让一帮记者一通扒拉,就算打人的小丫头去坐了牢,自己这个一开始就理亏的儿子,估计也能成为“知名人士”了。

    迅速想清了关键问题的温同德,一把拉住了还在尖叫的老婆,低声在她耳边说道:“这事不简单,克制一下。”

    接着,温同德笑着对肖杰说道:“肖记者,久闻您的大名,今天终于见到真神了,放心,我们肯定会配合采访,大家一起把事情搞清楚,保证媒体和公众的知情权。这样吧,这里太狭小了,我们找个地方聊聊?”

    肖杰环顾了一下病房,笑道:“也行吧,对孩子还是要注意保护,不但要保护温处长家的孩子,所有的未成年人我们都要保护,要允许孩子犯错误,不能一棍子打死嘛!孩子的情况我们也看了,恢复的不错,小伙子精神很好。这样吧,留下卓副主任陪陪孩子,我们去医院要个房间,一起简单聊聊。”

    温同德赶紧道:“好的,我去问一下医生。”

    肖杰摆摆手:“我们来之前和院方打过招呼了,领导们很支持,已经做了安排,走吧,我们现在就去。”

    一行人站起来,就要出门,正在此时,门口传来一声惊呼:“吆!怎么这么多人?你们是干什么的?谁让你们来的?”

    温同德抬眼望去,早上刚离开的大胖子程强,提着一个保温桶,一脸夸张的站在门口。

    程强看到了温同德,赶紧点头哈腰的说道:“温处长,打人的那家人给孩子炖了鸽子汤,他们不好意思来,委托我给送来,您一定要收下。”

    温同德心里叹气:哎,胖子,你根本不用出现,我已经猜到了,这帮记者估计就是你弄来的。

    肖杰心里也觉得好笑:胖子,演的有点过啦!

    温同德热情的回应道:“程先生太客气了,小孩子打架,不用这么兴师动众的。麻烦你给对方带个话,孩子问题不大,不用挂念。”

    程强睁大了眼,夸张的说道:“天哪,太好了太好了!那家人以为孩子伤的很厉害,正打算卖了房子积极赔偿呢,你看这事闹的!”

    温同德被架在了火上,只好笑眯眯的说道:“赔偿的事情好商量,意思一下就行了,我们一会再聊这个问题。”

    一边的肖杰插话道:“哎呀,温处长这么深明大义啊!佩服佩服,如果你们双方家庭和解的话,这绝对是一段佳话啊,我看可以写到报道里嘛,干脆,我们也一起见证一下你们的和解过程,温处长觉得怎么样?”

    温同德恨得牙根痒痒,嘴上却不得不说道:“能有肖杰记者这样见多识广的人来见证我们双方家庭的和解,那是最好不过的了。”

    肖杰却叹了口气,说道:“只是这么一来,你们两家的事也就没什么深度了,最多是个短新闻,真扫兴!”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