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1章 笑不出来了
    听妹妹说闯祸了,方健东就是一愣神。

    妹妹进城不久,处处小心谨慎的,自己也多次提醒她注意,她怎么会闯祸?

    他赶紧说道:“小楠,你别着急,慢慢说。”

    从妹妹抽抽搭搭的叙述中,方健东慢慢听明白了事情额经过,他的眉头一点点的皱了起来……

    正如方健东想的那样,从乡镇中学转到省城中学的方建楠,行事是非常小心的,甚至她都有些自卑。

    虽然哥哥从里到外从上到下用名牌服装对她进行了全副武装,虽然她从小学到现在成绩一直非常优秀,即使从乡镇中学到了省城中学依然能排在中等偏上的水平,但是方建楠还是输在了口音上。

    她那一口浓重的方言,不但让老师有些摸不着头脑,更是引发了班里同学的轰然大笑。

    即便是泉城二中这样的省级重点中学,也是会有一些成绩不好的学生的。更何况,现在方建楠上的是初三,还处在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构成比较复杂。

    班里的几个男生盯上了这个满嘴方言的小姑娘,即使后来方建楠努力的学着说普通话,但是浓重的口音还是被几个男生经常取笑。

    他们经常在教室后面学着方建楠说话,或者在方建楠去操场或者卫生间的时候,聚在一起等她经过,然后大声喊:“健楠春,健楠春!”

    是的,健楠春,这是几个男生给方建楠取的绰号。

    其实一开始方建楠也没觉得健楠春这三个字有什么不好,这还是一个著名的白酒品牌呢。

    直到今天,她得知了这个绰号的内涵。

    今天是五一劳动节,学校当然是不上课的。只是很快面临着中考,方建楠报了一个补习班,或者说,班上的很多同学,都报了补习班,几个爱起哄的男生也不例外。

    于是,学校的大教室变成了补习班的小教室,学生也大都彼此认识。即使不是一个班的,也都是同校同一个年级的。

    方建楠进补习班教室的时候,几个男生就大声喊着:“健楠春,健楠春!”

    方建楠照例是不搭理,她忍着怒气坐在位子上,静静的等着上课。

    大抵有人起哄的时候,是希望看到被取笑的人做出反应的。或者脸红、或者难过、或者哭一场、或者怒目而对,唯独不理不睬,是最难让起哄者接受的。

    况且,这样的场景,也不是第一次了。

    几个男生有些气馁,转而有些生气了。

    什么意思啊?一点也不配合!

    于是,一个男生自告奋勇的凑到方建楠跟前,笑嘻嘻的说道:“方建楠,知道健楠春是什么意思吗?”

    方建楠故作平静的目视着对方,不言不语。

    男生嘿嘿一笑,说道:“就是说方建楠真蠢啊!哈哈哈哈!”

    一股热血涌上了方建楠的头顶,她实在无法控制自己的怒气了。

    我没招你们没惹你们,你们凭什么这么针对我,给我取这么难听的绰号,还巴巴的过来做出“名词解释”?

    于是,方建楠迅速起身,猛地把自己手的书砸上了近在咫尺的那张嚣张的大脸。

    啪的一声响,整个教室都为之一震,很多人都呆住了,包括打人的方建楠和被打的名叫温良功的男生。

    醒悟过来的温良功破口大骂:“你个臭三八,你敢打我。”说着,就要抬手还击。

    周围几个同学赶紧劝,还有人立刻去叫了补习班的老师。

    老师很快赶到,制止了喧闹,把两人请到了办公室,进行了协调。

    结果是,方建楠给温良功淡淡的说了一句“对不起”,事情草草了结,大家继续上课。

    一上午,相安无事。

    但是,温良功怎么会愿意这样收场?

    被一个女生打了脸,这怎么可以?

    于是,中午放学后,温良功带着几个同学,在路口截住了骑着自行车的方建楠,提出了三个要求。

    第一,跪下磕头认罪,第二,赔偿1000块钱,第三,认他做大哥,以后听使唤。

    温良功瞎了眼,在方建楠快速出手打他的时候,他就应该看出来这个女孩并不好惹,虽然她看起来比同龄的孩子矮一些。

    方建楠当然不愿意,硬闯着要走。几个男生围上来,打算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乡下丫头。当然了,也没打算真打,吓唬为主。

    但是方建楠不干了,把自行车一扔,从包里掏出一根双节棍,直接开打。

    不忍了,这根双节棍带了好几天了,终于派上用场了。

    几个城里的坏孩子傻了眼,他们哪里见过这个阵势?眼前的方建楠,早就不再是那个不言不语的小丫头,这分明是一个女侠啊?

    方建楠几下子就打开了场子,让几个男生不敢近身,然后她直接针对温良功,劈头盖脸一阵抽。

    也不说话,也不骂,就是抽!往死里抽!

    方建楠实在是气坏了,我一忍再忍,你们凭什么这么不依不饶?

    磕头?赔钱?听使唤?美死你得了!

    我今天要是抽不死你,算你命大!

    方建楠手里的双节棍是木质的,并不是金属的。饶是如此,也依然把温良功抽的哀嚎连连,求饶不断。

    可是,方建楠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实在停不下来了。

    等到哀嚎声音减小的时候,终于有一个男生大喊:“方建楠,你把温良功打死了!”

    方建楠吓了一跳,停手一看,温良功抱着头躺在地上,浑身脏乱不堪,脸上鼻青脸肿,头上还直冒血。

    方建楠慌了神,心说,你刚才不是还站着的吗?什么时候躺下的?

    再细细一看,只见他双目紧闭,面如金纸,整个人一动不动了。

    方建楠傻了眼,不会真死了吧?她赶紧收起双节棍,背上书包,一溜烟的跑了,连自行车都不要了。

    到家之后,方建楠越想越害怕,终于和父母说了实情。

    方爸方妈慌了神,打算给方健东打电话,又想起之前方健东说过,他经常在老板身边,不要轻易打扰他。

    没想到,方健东竟然中午回来了。

    方健东心里这个气啊!大声责备道:“他们欺负你,你为什么不和我说?就算你要教训那个坏小子,为什么不注意分寸?行吧,这回你看吧,就算我不教训你,小姨夫也饶不了你!”

    是的,方建楠的师父,就是她的小姨夫王大江。

    王大江在老家不顺心的那两年,除了开出租车,也就是调教这个小外甥女了。那一段时间,方建楠可是说是他手底下唯一的兵了,还是个小兵。

    方建楠哭着说:“哥,我太生气了,我没控制住。”

    方健东扣起食指,在妹妹头上狠狠敲了两下,说道:“你是真不省心啊!”

    生气归生气,事情还得想办法处理。

    方健东拿出手机给王大江打了电话,说明了事情的经过。

    王大江大惊失色,这个方建楠,下手没轻没重的,如果对方真的重伤或者死了,那就大条了。

    他恨恨说道:“我不是让你经常叮嘱着她点,不要出手的吗?”

    方健东无奈的说:“小姨夫,我天天说,谁知道她惹出这么大的事!”

    王大江又骂道:“那几个兔崽子也是没事找事,招惹健楠干嘛?这丫头看着老实,心里狠着呢。这也怪我,那两年把她练得有点过了。”

    方健东陪着小心说道:“小姨夫,还是赶紧打听一下对方的伤情和家庭情况吧,我们不能再等了。”

    王大江喝道:“还用你教我?!带上那个女侠,先去警局自首!”

    方健东挠了好一阵子脑袋,终于决定带着女侠去大东集团门口的警务室自首,这里虽然不是最近的警局,也不是妹妹嘴里事发地附近的警局,但是离得也不算远,关键是,这里的人比较熟悉,如果以后真有什么麻烦的话,或许会有用。

    于是,一刻钟后,方健东带着一脸苦相的妹妹出现在了警务室,受到了热情接待。

    当然要热情,警务室里谁不知道,方健东是穆大老板的专职司机兼贴身保镖,在整个大东集团都很被尊重,这个家伙自己来警务室,倒是很少见。还有就是,被他扯着过来的这个小姑娘是谁?怎么一脸的苦楚?

    方健东开了口:“各位大哥,给你们添麻烦了,这是我妹妹,名叫方建楠,我是带她来自首的。”

    几个警察面面相觑,继而哄然大笑,为首的警务室负责人刘志民说道:“方老弟,你可别开玩笑,令妹多大了?做了什么坏事?是偷了是抢了还是打人了?”

    方健东无奈,只好说道:“刘哥,她和同学起了冲突,把人打伤了,当时害怕跑回了家,我知道情况之后,赶紧带着她过来了。”

    刘志民没好气的说道:“女孩子家家的,和同学起个纠纷,你至于这么兴师动众的吗?自首?真有你的!赶紧回去吧!实在不行,我们出面,和对方的家长协商一下。走吧走吧,我这里忙着呢。”

    方健东只好摊牌了,说道:“刘哥,你让人查一下,有没有人在其他警局报案,被打的是个男生,名叫温良功。”

    真的假的?刘志民半信半疑,让人赶紧去查,他则笑着和方健东扯闲篇。

    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