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9章 大型公务机
    半个小时之后,张吉顺在穆东家吃上了筋道爽口的萝卜丝杂面条,他大呼过瘾,吃了满满两大碗。

    虽然是从酒席上直接来的穆东家里,张吉顺也是有备而来,他自己的车里,装了大量的礼物。有给馨儿的玩具和衣服,有给穆爸穆妈的各种营养品,还给穆东准备了一支金笔,给肖肖准备了高级化妆品。

    礼物之丰,让穆东直挠头。

    吃饱之后,院子里的小亭子里,穆东和和张吉顺一起喝着泉水冲泡的新茶,好不惬意。

    五月的泉城,天气渐热,街上已经有人穿起了短袖,院子里已经可以坐得住了。

    张吉顺对茶水赞不绝口,直呼穆东会享受生活,还说下次再来的弄些好茶叶过来。

    穆东笑道:“张总,礼下于人,必有所求,说说看,遇到什么难题了?”

    张吉顺笑道:“那我可厚着脸皮说了,穆老弟,你觉得今年的大蒜行情怎么样?”

    恩?

    穆东就是一愣神,他明白了,张吉顺估计是今年想炒大蒜。

    穆东迅速回忆了一下,貌似在自己的脑海里,大蒜后来是还有一次不错的行情,但是具体时间自己实在是记不清楚了,难道是今年?

    穆东想了想,说道:“张总,我那年炒大蒜的时候,一是上面有人提供了信息,二是运气好,才小有斩获。你当年肯定也能看出来,我其实对大蒜不怎么懂。”

    张吉顺笑道:“我这不想着今年拉着你一起干,也沾沾你的好运气吗。”

    穆东心说,你是想让我帮你去“上面”打听信息吧?可是哪有什么“上面”啊?他无奈的说道:“张总,我之前的朋友也不做这一行,他移民了。”

    张吉顺有些傻眼,他听出了穆东话里的推诿和拒绝,于是赶紧说道:“穆老弟,要不这样,我说一下情况,你帮我分析一下,行不行?”

    张吉顺也算是老朋友,穆东能说不行吗,于是笑道:“那我们一起探讨一下。”

    张吉顺松了口气,缓缓开口说道:“穆老弟,2009年大蒜价格疯涨,极大的刺激了蒜农的种植热情。当年年底种蒜的时候,蒜种的价格最高的时候达到了一斤13元,甚至都出现了专门去地里偷盗播种下去的蒜瓣的小偷,他们开着轿车,去地里顺着畦子扒拉,一晚上偷个一两百斤蒜瓣,就是一两千块钱,最后逼得蒜农种完大蒜之后,晚上都去地里看着,直到蒜瓣发芽。”

    “去年,大蒜大量上市,无论是国内还是国际市场,都因为去年的大蒜价格过高产生了需求疲软的现象,于是蒜价一落千丈,通货收购价格从开秤的2块钱一斤一路下滑到了3毛钱,二级蒜从3块多下滑到了5毛钱,去年所有囤蒜的老板,都赔了个底朝天,不怕你笑话,我也赔了多万。好在没伤什么元气。”

    “在此情况下,去年年底的大蒜种植面积大幅减少,仅在鲁南的大蒜主产区,种植面积就下降了接近30%,现在鲜蒜已经快要上市了,价格预计不会很高,我觉得,今年可以搏一下,你觉得怎么样?”

    穆东毕竟炒过大蒜,一些知识还记得住,他想了想说道:“张总,按照之前历年的价格变化趋势,基本上三五年才会有一波大行情,现在中间才隔了一年,会不会太快了?”

    张吉顺回答道:“穆老弟,我琢磨了一下,前年的大行情,前所未见,虽然去年出现了一轮下滑,但是我觉得今年的行情可以看做前年大行情的延续,或者说,这是一波大行情的两次表现形式。”

    穆东脑子里突然轰的一下子,就像打开了一个阀门,一些沉淀许久的记忆瞬间泛起了渣滓,涌到了水面。

    对啊对啊,确实就像张吉顺说的这样,中间隔了一年,三年之内出现了两次大行情。

    穆东瞬间对张吉顺佩服无比,这个在蔬菜加工行业浸淫多年的老大哥,才是真正的行业翘楚,眼光精准而老辣,不像自己,是靠作弊的。

    想到这里,穆东笑道:“张总,按你的这个理论,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你打算投资多少?”

    咦?好像有门!

    张吉顺赶紧道:“我没有多少钱,七七八八的,再申请一些银行贷款,最多五六千万。”

    穆东心说,这就不少了啊!这一番下来,你这些钱,怕是能变成两三个亿了。他嘴上说道:“张总,还是谨慎一下,别太冒险了啊。”

    穆东说的是实话,这几年的经历告诉他,时空记忆大部分都可靠,但是跑偏的时候也不是没有,万一这次跑偏了呢?

    张吉顺没有接话,嘿嘿一笑。

    穆东明白了,这样的老江湖,又怎么会不留后手。

    他继续道:“行吧,既然张总有信心,我也陪着你赌一把,我出5000万,不过我不出面,由你代为操作,怎么样?”

    不是穆老板看不上这些小钱,实在是他现在身价不凡,又不是专业经营大蒜的,如果真的砸上一大笔钱去炒作,他丢不起那个人。

    张吉顺不干,摇摇头说道:“穆老弟,你怎么也得投一个亿。我也不能帮你操作,我还想跟着你混呢。”

    穆东无奈的说道:“我真的没有时间去弄这件事。钱我也没有更多,我这里看着热闹,其实也是八个窟窿七个盖子,瞎折腾罢了。”

    张吉顺心说,信你才怪!

    嘴上却说道:“反正你的钱我不管,我们可以一致行动,但是你的钱你安排人负责。”

    穆东沉吟片刻,说道:“好吧,我安排人负责,你帮着操一下心。”

    ……

    张吉顺心满意足的离开了穆东的别墅,此次泉城一行,他顺利的把自己和穆东捆绑到了一条小船上,他很高兴。

    他觉得,赚了钱更好,即使赔了钱,能和穆东有这样一个同进退的机会,对他本人和企业来说,都是一个非常难得机会。

    穆东去了书房,先是小心取出副主席许世平的亲笔信,仔细端详一番,然后又谨慎的收起来,直接送到了地下室安全屋。

    对于这封以后可以陈列在大东集团陈列室的信件,妥善保存是非常必要的。虽然现在所谓的陈列室还子虚乌有,但是只要想建立,那还不就是一句话的事。

    做完这些,穆东又琢磨起大蒜的事情。

    自己是不会再去碰这个生意了,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不过,家里还有一大帮亲友,倒是可以让他们赚些小钱。

    至于大蒜生意的管理者,三叔的能力和专业都没有问题,但是需要找个人牵制他,最合适的,莫过于大姑穆虹。

    恩,就让大姑管钱,三叔管事,二叔和老爸协助,加上二姑和二姑夫,几个长辈折腾去吧。

    资金方面,各家自愿入股,多少不限,将来按照投入分红,不足5000万的部分,由自己补齐。

    就这么办。

    穆老板打定了注意,刚要给大姑打电话,肖肖推开书房的门,笑着说道:“忻澜来了。”

    随即,王忻澜从后面闪出来,穆东赶紧招呼她进来,肖肖陪着说了几句话,说去照顾孩子,转身走了。

    这是肖肖的分寸所在,只要穆东不开口相邀,她从不介入他的公事。

    俩人闲聊几句之后,王忻澜笑道:“穆哥,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向你汇报。”

    穆东点点头说道:“从你说要回来,我就猜到了,说吧,遇到难题了?”

    王忻澜笑道:“不是什么难题,但也挺有意思的。是这样,上个月湾流公司找到我,说他们正在试飞新一代接近音速的公务机g650,问我要不要预定。我当时太忙,胡乱打发了他们,打算抽时间再和你商量。结果4月12号的时候,湾流g650的第二次试飞出了事故,飞机坠毁,四名试飞员全部遇难,湾流公司再也没找过我。”

    穆东吓了一跳,对啊,飞机也会出问题的啊!自己天天飞来飞去,从没遇到危险,看来是有些忽略了。

    他故作平静的说道:“新设计的机型,看来还不稳定啊。”

    王忻澜道:“确实是这样,一款飞机从设计生产到取得适航证,一般都要很多年。穆哥,我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立刻向湾流公司提出了检测我们手里两架飞机的要求,我这次带回来的飞机已经完成了检测,一切正常。我打算把这架飞机给你留下,我乘坐另一架飞机回美国,顺便检测一下。”

    穆东笑道:“好的,忻澜费心了。”

    王忻澜继续道:“还有一件事,前几天,空中客车公司找到我,问我们要不要采购一架大型公务机。他们给出的说法是,大型客机更安全。”

    穆东哑然失笑,不是吧?我要大型公务机干什么?养护费用太高了啊?

    恩?王忻澜专门跑回来,是不是她想买?

    想到这里,穆东道:“忻澜,你如果需要的话,我们就买嘛。”

    王忻澜摇摇头说道:“穆哥,我个人当然是不需要的,现在g550我用着都有点浪费。其实我觉得,随着公司业务的扩大,我们可能真的需要考虑这个问题了。”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