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6章 想得太美了
    一诫勉谈话的内容只涉及张敏霞的工作内容和工作作风,没有任何人提到大东集团一个字。但是谈话的双方都明白,背后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张敏霞心里愤懑不已又惶恐不安。

    太欺负人了,有事我们双方自行协商不好吗?你大东集团怎么就能去找组织出面呢?不厚道啊,这和两个孩子打架找家长出面有什么区别?

    你们这么一闹,我在县里和市里算是出了名,在主要领导那里算是挂了号,这让我以后怎么继续进步?玛德,还什么以后,眼下能不能安全落地都是个大问题。

    无论心里怎么翻腾,张敏霞表面上谦恭无比,态度非常诚恳的就自己工作中存在的问题进行了自我剖析和自我批评,听得唐书记心里都有些无奈。

    你既然这么懂事,干嘛去招惹大东集团,吃饱了撑的吗?

    其实,张敏霞这次之所以去挑逗大东集团,心里还是存了“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这样朴素的理想。

    张敏霞把体量巨大影响力惊人的大东集团定位于“穿鞋的”,这一点没有错;但是她把自己和张剑定义为“光脚的”,就有点自欺欺人了,她忘了,自己的脚上也穿着一双还算不错的绣花鞋。

    谈话进行了一个小时,从有关部门出来的时候,即使行走在吹面不寒的杨柳风里,浑身被汗水浸透了的张敏霞还是感到彻体的冰冷。

    她强打着精神去了单位,她心里明白,这个时候如果不及时回单位亮相,很快就会传出各种各样的风言风语。

    另外,她需要回去擦屁股。

    首先,是电话撤掉了对泉城某警局的投诉,其次是委托律师给大东快递传真了一份言辞恳切的道歉信,并且要求补寄原件。

    接到委托的律师有些哭笑不得。

    县城不大,都是熟人,律师心说,看来张局长这次踢到铁板上,伤着自己的脚了。

    一切忙完,张敏霞觉得浑身发烫,头脑昏昏沉沉的。她明白,自己病了,真的生病了……

    刘薇也病了。

    她的病来的太凶猛,让刘家人措手不及。早上还兴高采烈的去上班,10点钟就被急救车进入了医院。

    发烧,神志不清,轻度昏迷,夹杂着呓语。

    刘家人没有惊动任何人,悄悄的在医院陪护着刘薇。一番救治,效果不大。体温降不下来,轻度昏迷中的刘薇依然咬牙切齿,表情扭曲。

    刘远山得知情况,亲自出面,从保健局请了一位老中医去医院诊断。一番望闻切之后,老中医开口道:“急火攻心,五心烦热。”

    说完,老中医取出一盒银针,征得刘家人的同意之后,在刘薇身上不同部位扎了下去,几分钟后,刘薇的表情缓和下来,呼吸也平稳了很多。

    老中医拔出银针,开口道:“我开三副中药,每天按时服下,再休息三五天就没事了。”

    刘家人千恩万谢送走了老中医,派人去抓药熬制。

    这会子功夫,刘薇也慢慢醒了,刘敬堂赶紧凑上去,关切的询问女儿的情况。刘薇表情平静的哑声说道:“爸,我没事。”

    再问下去,刘薇干脆闭上眼,什么样不说了。

    怎么可能没事?

    刘家人把目光落在了刘薇的助理身上,这是一个和刘薇年龄相仿的女孩,名叫姚瑶,她此刻正满脸震惊的看着偶尔能从电视上看到的刘敬堂以及肩扛大校军衔的刘敬军,她从来都不知道,原来自己的老板有如此显赫的家世。

    刘敬堂把姚瑶叫到外面,一番询问之后,得到了一个线索,刘薇是在接到了一个电话之后突然晕倒的。

    好,那就查!

    很快,刘薇的手机和办公室座机的通话记录就送到了刘敬堂手上,大家很快锁定了一个手机号。

    继续查,一个名叫谭湘的女孩是这个号码的机主。而这个谭湘,是刘薇好朋友,俩人从小交往甚密,长大后依然无话不说。还有就是,谭湘的爷爷也是一个老军人,俩人家世相当。

    刘敬堂客气的给谭湘打了电话,说明了刘薇现在的情况,询问谭湘是不是和刘薇说了什么。

    谭湘一阵惊呼,直接挂了电话,风一样赶到了医院。

    刘敬堂在走廊里拦住了风风火火的谭湘,这个时候,他可不敢再让刘薇见到这个口直心快的闺蜜,万一再受点刺激,找谁说理去?

    根本不用刘敬堂开口问,谭湘就竹筒倒豆子,说出了她和刘薇说的话。

    “刘叔,你不知道,我差点没气死,我听说了一个说法,说刘薇给别人当了小三,对方是大东集团的老板穆东,还说刘薇曾经怀了穆东的孩子,可惜是宫外孕,后来在鲁东省做了手术,结果手术不顺利,现在刘薇都丧生生育能力了。我气不过,所以才打电话给刘薇说的,刘叔叔,对不起!我不知道事情会……嗳嗳嗳,刘叔叔,刘叔叔……”

    刘敬堂差点没气的晕过去,本来好好的站着,头晕目眩之间,他一把扶住了墙,加上谭湘出手扶了一把,才没有跌倒。

    这个传言,太恶毒了!

    不论这个传言是真是假,刘薇的后半辈子,再想找一个家世相当的配偶,基本上可能性为零了。周围的圈子里,哪个家庭会接纳一个顶着一盆脏水出现的刘薇呢?即使这些传言纯属子虚乌有,即使这些传言会被澄清,谁会去冒这个险呢?

    再说了,怎么澄清?难道想办法证实一下刘薇有生育能力吗?

    对手太卑劣了,这是一个死局,无论往哪走都是死局。

    是谁?

    刘敬堂心里暗暗发誓,不论你是谁,只要让我查出来,我保证让你生不如死,否则的话,刘家的脸面就算是掉到下水道里了。

    刘敬堂稳住心神,开口问道:“湘湘,这个消息,你是从哪里听说的?”

    谭湘赶紧道:“刘叔叔,我是在一个聚会上听说的,当时在场的有好几个人,很多人都表示早就知道了。”

    刘敬堂想了想,继续道:“湘湘,能不能把当时在场的人的名单给我一份,另外,详细和我说一下当时的情况?”

    谭湘立刻道:“没问题,我马上给你写一份。不过刘叔叔,我能不能进去看看小薇,我太对不起她了。我应该直接告诉你,不应该通知她的。”

    刘敬堂心说,你明白的太晚了。嘴上却说道:“你们是好朋友嘛,这样做无可厚非。不过刘薇现在情绪不稳定,你能不能改天再来看她?”

    一刻钟后,刘敬堂拿到了名单,并且听取了谭湘的详细汇报,之后客客气气的送走了一步三回头的谭湘,接着立刻把情况向二哥刘敬军做了汇报。

    刘敬军气的肺都要炸了!

    他大声骂道:“老子这次就是把天戳个窟窿,也要挖出这个王八蛋,把他挫骨扬灰。”

    这个曾经在某些特殊战斗场合亲手杀敌的大校,此刻心里真正涌起了一股杀人的冲动!

    奇耻大辱啊!

    刘薇,那是整个家族视如珍宝的掌上明珠,穆东,那是刘家刻意培养和维护的商界巨子,怎么就有人敢把这两个人联系起来,把脏水泼到这两个人的头上?

    还有,刘薇在鲁东新平市发生的车祸和后来的手术,也是刘家的高度机密,一直被严格保守着,毕竟,刘薇在这次事故中切除了一小部分脾脏,这对于她的婚恋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障碍。可是现在,这个高度机密竟然被流传出去,还被修改了版本,进行了升级,这真是让人恨得牙根响。

    这个秘密是怎么流传出去的?难道是穆东那里走漏了风声?亦或是当时的当事人被有心人挖了出来?

    查吧,一查到底!

    ……

    泉城,已经被裹挟进一个巨大的舆论漩涡的穆老板尚不自知,他正在乐呵呵的在电话里和张振义聊天。

    张市长打电话来通报了对张敏霞的诫勉情况,希望穆东能不计前嫌,继续支持鲁南的经济发展。

    穆东笑着回应道:“张市长,看您说的,支持家乡建设,那是分内之事,不会受一些宵小之徒影响的。别的不说,大东商贸可是一直都在为鲁南的进出口行业贡献力量,我们这次的春交会,肯定会斩获不菲的。”

    张振义松了口气,心说,以前我看这个小子是低着头看,现在勉勉强强平视,再过几年,怕是要仰视这个家伙了。

    不过呢,自己的治下有这么一位有责任心的大富豪,到确实是能带来很多好处,比如现在的鲁南机场,一帮领导整天唱着过日子了。

    如果真的能把大东半导体落户鲁南,自己也能唱着过日子了。

    恩,还是得继续给穆老板烧香啊。

    想到这里,张振义笑道:“穆东,河岸东侧的土地和果树赔偿款明天就能到位了,给村里修路的事,提上日程吧?”

    穆东赶紧道:“谢谢张市长,我马上安排下去,现在离芒种还有大约一个月多一点,我争取在麦收之前把水泥路修好,让村民们走上丰收之路。”

    张振义哈哈大笑:“丰收之路,这个说法比较好,我喜欢,那我们就一起行动,出村的那两公里道路,我也安排人立刻动工。”

    张市长和穆东想得太美了,修路,哪有那么简单?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