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2章 没了王法了吗
    张绍坤最后对女儿和儿子说道:“你们也看到了,这个詹夜明是在国际上都颇有名气的教授,以我们张家的实力,肯本不可能和他对抗,更何况还与一个大东集团。以后你们俩争气一点,勤快一点,公司的业务总归还是要继续做下去。不过,你们俩记住,以后见了赵冉,最好绕着走,我打听到了一个消息,她现在已经跻身大东集团董事会,身份今非昔比了。”

    张月朗垂头丧气的,张月明则心有不甘,小心的说道:“爸,要不,我试着接触一下赵冉?”

    张绍坤摇摇头:“月明,算了,她如果不针对我们,我们就阿弥陀佛了。”

    一场家庭会议草草收场,此后张家确实是小心翼翼的避开风头日盛的赵冉,倒也慢慢的稳定了局势,闷声闷气的发着小财,倒也安稳。

    赵冉当然不会得理不饶人的去折腾张家,她的性格里没有这样的板块。更何况,女儿张子萱的面子还是要看的。

    当天下午,穆老板接到了蔡国梁打来的电话,前市长杨宇禄下课了,正在接受有关方面的调查。

    穆东闻言,不禁唏嘘。他问道:“蔡叔叔,杨老板牵扯的面大不大?”

    蔡国梁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没好气的说道:“放心,我和杨老板没有什么纠葛。”

    穆东嘿嘿一笑,说道:“蔡叔叔,你下面的兵马呢?”

    蔡国梁叹了口气:“拔出萝卜带出泥,肯定会有一些影响,不过大局还算稳定。放心吧,不会影响泉城中心大厦的筹备工作。”

    筹备中的超高层建筑,已经被命名为泉城中心大厦,这个名字是商同康书记亲自拍板决定的。

    穆东对于这个名字也高度认可,虽然名字里没有大东字样,但是谁又能抹杀掉大东集团的所有权呢。

    泉城中心大厦的设计征集工作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地块拆迁和清理工作也在稳步推进。大东集团没有参与任何拆迁工作,一切都交给了政府部门解决,穆老板的意思是,我最后只需要拿到净地,其他的事务,我是绝对不参与的。

    要知道,拆迁事务,历来水深王八多,各方面利益纠葛复杂。而通商路南段地块作为市区土地,肯定会有一些建筑附着物,这些麻烦事,穆老板当然不愿意触碰。

    蔡国梁嘴里说的筹备工作,其实也就是当下的拆迁工作。

    穆老板放下心来,最近一段时间,穆东对于超高层建筑的期盼也在增强,随着实力的增长,穆老板也盼望着有一天可以站在泉城的最高端,体验一下俯视全城的感觉。

    人生得意须尽欢,穆大老板也开始追求一些极致的人生体验了。

    当天下午,穆东乘坐湾流g550飞往鲁南,一年一度的春交会又到了,按照传统,穆老板自然是需要参加的。对于国内名下公司里唯二的赚钱公司的其中一个,穆东还是很重视大东商贸的事务的。更何况,现在股份调整之后,大东商贸已经变成了大东集团的全资子公司,隶属关系进一步增强,大老板在重要时刻出面力挺一下,实在是很有必要。

    下午三点,飞机从鲁南机场起飞,飞赴广州。同机的除了大东商贸的一众职员,还有穆老板的三姐夫赵树林。

    赵树林之所以同去,实在是担心木柳结合小家具的订单情况。他最近一直待在大东商贸协助打样工作,把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了这个新项目上,此番同去,心情依然忐忑无比。

    百万债务啊,如果这个项目不成,自己真的不知道要还到什么时候。

    穆东看出了三姐夫的紧张情绪,拉着他一起聊天,期间赵树林主动说起了茂林生态案件的侦破情况。

    当前,主要的案犯已经外逃,全国查明的涉案金额达到了3亿多元,这些钱的去向成了谜,投资者追回钱款的希望非常渺茫。

    穆东听完,心里有些好笑,问道:“三姐夫,你是不是还盼着能追回一些损失?”

    赵树林挠挠头,苦笑道:“我也知道希望很小,但总是控制不住瞎琢磨,老七,难道这些钱真的就没指望了吗?”

    穆东点点头:“不可能有指望了,这样的事情,水太深了,即使公布出来的案犯,也可能只是前台的人员,幕后发生了什么,绝大多数人都不会知道。三姐夫,你还是好好经营木器厂吧,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赵树林讪讪的,好一阵子才叹了口气,颓然说道:“老七,其实我最近在和你三姐吵架,我在大东商贸参加打样工作,其实也是为了躲开她。”

    穆东笑道:“老夫老妻了,有什么好吵的?”

    赵树林无奈的说道:“贫贱夫妻百事哀,这件事的后遗症非常可怕,我都觉得被债务压得喘不过起来,你三姐更是整天失眠,我觉得,她的更年期提前了。”

    穆东哑然失笑,半天才说道:“不是吧?三姐还不到四十吧?”

    赵树林:“三十六,本命年。”

    穆东想了想说道:“三姐夫,其实有一件事我一直没和你说,现在赵总手里已经有几个木柳结合家具的意向合约,因为没有正式签合同,才一直没和你说。你放心,这次参展,这一类目的合同,赵总的目标是拿下1000万元以上的订单,根据她以往的战绩,基本只多不少。”

    赵树林兴奋起来,赶紧道:“真的吗?那可是太好了!”

    1000万元的订单啊!按照之前赵冉的说法,每100万的订单就能产生30万元的木架需求,这样的话,自己能拿下300万元的木架订单,按照10%的利润计算,能产生30万的利润。

    如果秋交会也能在拿下类似金额的订单,一年之内就能赚到60万,加上其他产品也能赚个十几二十万,一年半之内还清债务,还是非常有希望的。

    穆东看着赵树林兴奋的表情,笑着说道:“三姐夫,现在只能说八字有了一撇,具体的合同签订,还需要以实际情况为准。其实你和三姐完全不用担心,我和肖肖任何时候都是你们坚强的后盾。”

    赵树林呵呵一笑,说道:“你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我们也得自己抓紧才行。感谢的话我就不说了,老七,我就等着快马加鞭,开工赚钱了。”

    穆东点点头笑道:“放心吧,有你和三姐忙的。”

    飞机开始降落,落地之后,赵树林立刻躲到一边打电话去了,穆东心说,这是给三姐邀功去了。

    确实如此,老三李文霞听到老公带来的好消息,心里稍微安定了一些。

    老天爷,这事赶紧成了吧,否则的话,还不知道得熬到什么时候呢。

    同一时间,在警局几乎待了一天的张剑,终于顺利走了出来。

    其实对他的处罚并不重,只是批评教育并罚款500元。但就是这500块钱,难倒了张剑。

    之前做条幅、租气球、买花束,已经花干了身上的钱,至于银行卡里,也是空空如也。他刚买了车不久,甚至还在还着车贷,实在是没有什么积蓄了。

    张大官人其实很节俭,最近往返泉城。连车都舍不得开了。开车的汽油费加上高速通行费接近500块钱,而坐大巴往返才需要150元,火车更省,100块钱就够了。省出来的钱,全部用在这次放大招上了。

    在张剑的设想里,此次大招一出,必定会抱得美人归,很快就能赢取白富美,毕竟当初俩人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

    只要搞定了陈晓莜,金钱还不是哗哗的往手里淌?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可惜啊,事与愿违,一败涂地,挨了打还进了局子,可以说是很凄惨了。

    现在身上只有不到200块钱,本来是留着打算当路费的,现在根本就不够啊!但是不交钱,人又走不掉,这可如何是好?

    凄惨的张剑,只好通知了自己的姑姑——县环卫局的副局长张敏霞。直到下午,姑姑才匆匆赶来,交上罚款,解救了张剑。

    事实上,张剑当初和陈晓莜分手以及现在寻求复合,都出自这个“颇有眼光”的姑姑的指导,或者说是挑拨。

    甚至,就连张剑在县文化局的工作,都是张敏霞出面搞定的。

    看着一身狼狈脸色晦暗的侄子,张敏霞气就不打一处来。她呵斥道:“瞧你那点出息,好好的事情让你办成这样,你可真行!”

    张剑不吱声,心说,要不是你,我早就和陈晓莜结婚了呢。

    张敏霞转而恨恨说道:“这个陈晓莜也真不是个东西,简直就是女版陈世美,有点臭钱就忘了自己的男人,什么玩意!”

    张剑还是不吱声。

    张敏霞生气了:“你怎么不说话?这点事就把你打趴下了?没了她陈晓莜,你难道不过日子了不成?”

    张剑无奈,只好开口道:“姑,陈晓莜现在今非昔比,我是不想招惹她了。”

    张敏霞更生气了:“什么叫招惹她?我还就不信了,等着吧,这事必须有个说法,大东集团也不能一手遮天,没了王法了吗?”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