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0章 好吧,赶紧睡觉
    暮色低垂,林晓媛的病房里依然热闹无比。

    从鲁南匆匆赶来的穆家一众人,暂时搁置争议,收起了烦心事,一脸欢笑的看着襁褓里刚出生几个小时的孩子。

    孩子额头上满是厚厚的胎脂,拳头大的小脸皱巴巴的,看上去实在不怎么顺眼。

    孩子是自己的好,不但林晓媛和穆大国一脸爱意的盯着看,穆家其他人也发自内心的喜欢这个孩子。

    这是穆家当前第三代中的第二个孩子,但却是第一个男婴,其意义不言自明。要知道,穆家现在虽然富贵了,但是根子依然在农村,观念也还是老观念。穆妈心心念念想让穆东和肖肖再生一个,盼得当然也是男孩。

    孩子比预产期早了三天,从林晓媛下午感觉腹痛到顺利分娩,只用了大约三四个小时,这个速度也算是相当优秀了。

    优秀的人有福气,林晓媛一路从破败的家庭走出来,自力更生打拼到现在,工作杰出、爱情甜蜜,现在又成了穆二叔家乃至整个穆家的功臣,也算是苦尽甘来了。

    穆东也高兴。家族里添丁增口,是家族里每一个人的喜事。

    趁着大家开心,晚上一大家子在穆东的别墅聚餐的时候,穆东再次宣布了束河酒店股份赠予的事情,其实主要是说给穆二叔一家人听。

    按照之前穆东、肖肖和穆虹商量的方案,肖肖作为投资人,持有束河酒店35%的股份,穆虹作为管理负责人,持有25%的股份,穆爸、穆二叔、穆三叔和穆二姑各持有10%的股份。

    穆东再次重申,这些股份是针对家族长辈的,是为了照顾长辈们的晚年生活。

    方案一宣布,穆二叔就要站起来说话,穆东估计要么是感谢的话,要么是推辞的话,他赶紧拦下来,继续说道:“各位长辈,大东集团创立到现在,和你们当初的支持是分不开的。从2008年9月份我开始做河沙生意开始,到后来的柳条生意和大蒜生意,家里的长辈和兄弟姐妹们都抱成团帮我,虽然当初我们也按照投资额度和贡献大小发放了收益金和工资,但是现在我已经取得了更大的成功,想更多的表达一下我的心意,所以才有了上次的集团公司以及大东快递的股份赠送和这次的酒店股份赠送。”

    “当然,股份的赠予也不是大水漫灌,总要师出有名。大国、东林和我姐夫之所以能获得集团公司股份,是因为他们一直跟在我身边,不论是鲁南还是泉城,任何一桩生意、任何一个投资项目都积极参与、全力以赴,直到大东集团成立。我姐和林晓媛之所以能获得大东快递的股份,是因为她们俩自大东快递成立以来,一直兢兢业业、勤勤恳恳,在努力工作的同时不断地提升自己的财务管理水平,尽职尽责的帮我打理钱袋子,从未有一丝懈怠。这样的管理人员,即使不是我的姐姐和弟妹,也同样能获得公司的股份。你们很多人都知道,方晓杰和刘芳菲就是这样,她们俩不是穆家人,但是她们也获赠大东快递的股份。”

    “上次股份赠予活动,我大姑和我三叔两家,是没有得到任何股份的。这是因为你们两家没有任何一个人参与大东集团以及集团旗下任何一家公司的筹建和管理工作,自然也就谈不上公司的股份。我今天在这里向大家说清楚,未来,穆家的所有人,只要你进入了公司并且做出了相应的业绩,你就有可能获赠公司股份。这一点,我们不但对穆家人放开,对公司的所有员工也是放开的。另外,现在已经有股份的这些人,如果你们继续努力工作,并且做出了不俗的业绩,股份还有可能增多。相反,如果表现不好或者做出了有损公司利益的事情,你们的股份有可能会被稀释甚至被赎回。”

    “总而言之一句话,各凭本事!”

    “最后,我郑重承诺,穆家任何一个成员,如果遇到了任何不能克服的经济困难,我都会全力想帮,只要是钱能解决的问题,我都能解决。我穆东投资5个亿设置了大东慈善基金会,来救助千千万万的陌生人。那么对于家人和亲戚朋友,只要你们需要,我会提供更加优待的帮扶。”

    穆东一说完,穆三婶就要起身说话,结果被穆三叔一下子按住。

    穆三叔低声喝道:“你如果再敢丢人现眼,回去咱俩立刻离婚,我绝不是吓唬你。”

    穆三叔已经明白了穆东的态度。创业的时候,穆三叔一家错过了和穆东同甘共苦的机会,自然也就没什么股份可以拿,现在拿到的酒店股份,纯粹是一个安慰奖,是一次福利发放。

    但是穆东现在给穆三叔一家开了一条门缝。那就是如果穆大龙进入大东集团工作,只要能做出一定的业绩,同样可以获赠一些股份。

    穆三叔猜度,穆东既然开了这条门缝,那么穆大龙的工作只要稍微有起色,估计就会拿到股份。因为穆东不在乎什么股份,他说了,很多公司管理人员也会得到股份。穆东在乎的,是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来安抚那些曾经和他一起打拼的人。

    穆三叔甚至猜度,穆大姑家里迟早也会有人进入大东集团工作并且拿到股份,这才是穆东的行事风格。

    现在,看见自己的傻媳妇要起身,穆三叔直接急了,所以才出言威胁。

    穆三婶吓坏了。

    结婚这么久,自己飞扬跋扈的那些年,穆化磊从来都没说出离婚两个字。假酒事件以后,自己委曲求全了这么久,穆化磊也从来没说出过离婚。现在,她的耳朵里竟然炸雷一般听到了最怕听到的字眼。

    穆三婶知道,老公绝对不是说说而已。真把他惹急了,他真干得出来。

    自从去县城做了生意,老公的改变肉眼可见。衣服穿的体面了,发型变得洋气了,脸色也变得红润了,整个人好像年轻了十几岁。

    而自己,还是以前的装扮和形象,虽然放在村子里也算说得过去,但是放在县城,就已经有点跟不上潮流了。

    更要命的是,之前一直控制在自己手里的家庭财政大权,已经被老公收走,现在自己需要伸手找老公要钱,花一个要一个,还要经常忍受老公的责备:你怎么这么能花钱?钱都干嘛了?

    报应啊,曾几何时,自己也是这么质问老公的。

    所以,即使自己想买些漂亮衣服,想去做做美容,手里根本没有足够的钱,只能维持现状。

    穆三婶也曾经想去店里帮忙,换来的却是老公的嘲讽:去继续卖假货吗?就你这形象,不得把顾客吓跑了吗?

    但是,店里的那几个花蝴蝶,实在是让人揪心,万一哪一天老公开了窍,甩了自己还真是分分钟的事。

    ……

    穆三叔的恐吓奏效,穆三婶瞬间蔫了。

    穆虹坐的离三哥很近,听到了三哥嘴里的语句,看到了三嫂的屈服,她心里一阵舒爽,怎么样?傻眼了吧?让你整天瞎琢磨!哼哼,本来打算好好找你说道说道,既然现在三哥能拿住你,暂且放你一马。瞧你那副可怜相,真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穆三叔稳住了媳妇,起身说道:“我在这里向大家检讨,之前我对小东赠送集团公司股份的事情有一些意见,现在想想,真的很惭愧。我年纪大了,折腾不起了,我打算让大龙进入集团公司工作,让他通过勤奋和实力,获取财富和尊重。”

    穆虹撇撇嘴,心说,说得再好听,还是对股份寄予厚望,哎,钱呐!

    穆东笑道:“三叔,过去的就过去了,我们一切往前看。”

    穆虹坐在座位上慢腾腾的说道:“我只有两个女儿,未来怎么样我也不愿多想,只要她们俩开心就好。至于钱,现在手里也有不少了,总归过得去。”

    穆三叔也撇嘴,心说,以你和穆东的感情,你能缺了钱?笑话!

    穆东接话道:“行了,今天高兴,大国家的小公子降生,我们还是举杯畅饮,恭祝小公子健康成长吧。”

    众人响应,晚宴继续。

    ……

    晚饭结束,大家在客厅里闲聊一会,或告辞回家,或进客房休息。

    卧室里,肖肖满脸心疼的搂着穆东,轻声道:“老公,怎么我现在觉得,钱多了也挺麻烦的。”

    穆东苦笑道:“说的好听一点,这叫有钱人的烦恼。说的难听一点,就是我们对于巨额财富的掌控依然笨拙无比。”

    肖肖叹口气,无奈的说道:“其实生活可以简单一些,如果我教教书,你做做业务,也蛮好的,日子虽然平淡,好歹也能过得顺心。”

    穆东想了想说道:“我曾经看到过一句话,努力在薄情的世界里深情的活着。所以,有钱或者没钱不是主要的问题,主要是对于这个世界,我们是薄情还是深情。”

    穆东的心里话是,另一个时空,我们可不就是平淡而顺心的活着么?所依仗的,无非是你对我的深情。

    肖肖笑道:“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于心。今夜无星无月,明天说不定就是阳光灿烂了。赶紧的,睡觉!”

    吼吼,穆老板来了兴致,好吧,赶紧睡觉。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