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1章 说话有点不靠谱
    穆东一行走到病房门口,门是半掩的,带路的王主任正打算敲门,颜教授苍老的声音正好传出来:“……你知道什么意思吗?”

    大家一下子顿住身形,有些尴尬了。

    很显然,屋里的人正在说一些很隐秘很关键的东西,闯进去是肯定不合适的,但是站在这里偷听肯定更不合适。

    几个人面面相觑,接着不约而同的在走廊里四散开来,静静的等着屋里的谈话结束。

    可是屋里的声音依然透过半掩着的房门清晰的传出来,闯进每个人的耳朵里,敲打着耳膜。

    不过,每个人都没有偷听的罪恶感了。

    不是我要听的啊,是声音自己传出来,我恰好听到罢了。

    屋里,颜桑梓有些讪讪的,硬着头皮说道:“爸,古代人们喜欢在住所周围种植桑树和梓树,桑叶可以养蚕,梓树的种子可以提取蜡来点灯。慢慢的,大家把桑梓代称住所,后来特指故乡、家乡。”

    颜琢点点头:“你说的对,字面就是这个意思。”

    略一停顿,颜琢叹了口气,幽然道:“可是,以你的阅历,你有怎么能体会当初给你起名时我内心的惆怅和几十年望乡的无奈。我们的祖籍就在泰山脚下的泰城,你太爷爷曾经是泰城绸缎庄的一个大老板,到了你爷爷这辈,兵荒马乱,家道中落,你爷爷为了家人活下去,就去**当了兵。”

    “我听过一个说法,小孩子是有前世记忆的,但是在三岁的时候会随着大脑的发育全部清零,到七岁的时候,会第二次清零,所以,绝大多数人的记忆,是从七八岁开始的。但是我却一直清晰的记得,我六岁那年,被你奶奶背着,上过泰山。”

    “那应该是1948年,你爷爷已经随着**去了南方,家里只有我和你奶奶,我生了一场大病,久治不愈之后,你奶奶咬着牙背着我上了泰山,去求泰山奶奶庇佑。我一直记得,我一会被你奶奶背在背上,一会被她抱在怀里,你奶奶停下来休息的时候,就抱着我小声的哭,我永远都记得你奶奶那扎心的哭声,即使当时年幼无知,也依然能感受到那份无助。”

    屋子里沉寂了,气氛变得压抑,颜浅浅赶紧道:“爷爷,所以你后来一定要带着太阿嬷爬一次泰山吗?”

    颜琢又陷入了回忆,慢慢说道:“后来我的病真的好了,再后来我父亲回来找到我们,把我们接去了台湾,再后来我们一家在眷村慢慢生活,境况也慢慢的越来越好。我父亲去世后,母亲总是念叨老家的山山水水,我也总是回想这座巍峨的高山,所以,1985年的时候,通过朋友帮忙,我带着母亲借道香港,终于回到泰城,到了这泰山脚下。那一年母亲已经65岁了,执意要上山给泰山奶奶磕头。当时已经有了索道,但是母亲坚持步行,说那样才心诚。但是,还没到十八盘,母亲就走不动了,最后的那一段,是我咬着牙背着母亲上去的。现在想想,那时候真是年轻啊!现在自己都爬不上去了。”

    颜浅浅接话道:“我记得我记得,我小时候经常听太阿嬷和人说,你背着她爬过泰山呢,好多人都很羡慕呢。”

    颜琢心里稍微高兴了一点,笑道:“其实真的是死撑着爬上去的,最后累得腿都哆嗦了,下山终于还是坐了索道。”

    接着,颜琢转向儿子儿媳,,笑着说道:“桑梓,月华,这事是我不对,浅浅劝过我,我实在没忍住,我总觉得这把老骨头还算硬朗,结果却高估了自己的实力,你们不要再怪她了。”

    颜琢无奈,只好说道:“爸,以后你可不能这样了,我都没敢和我妈说,她要是知道了,怕是你和浅浅都吃不消。”

    嗬,老教授一下子变得眉开眼笑,不迭声的说道:“好好好,没说就太好了。老太婆要是知道了,弄不好又得冷战一段时间。”

    慕容月华伸手指点了一下颜浅浅的额头,低声道:“你哪天能长大?”

    颜浅浅嘿嘿一笑:“长大有什么好?这样不挺好的吗?”

    屋子里的笑声传出来,走廊里的人都松了口气,王主任轻轻走上前敲了敲房门,得到回应之后,带着穆东走了进去,方健东和几个保镖则依然在走廊里警戒。

    颜浅浅一见穆东,顿时一愣,说道:“他不是我要找的人!”

    颜琢觉得好笑,说道:“浅浅,不得无礼!穆先生是那位方先生的老板。”

    颜浅浅一撅嘴,直接道顶回去:“老板怎么了?他又没出手!”

    这就有点尴尬了。

    颜琢只好说道:“是穆先生吧?对不住了,孙女被我惯坏了。感谢你来看我,其实应该我登门致谢才对。”

    穆东笑道:“颜教授说笑了,您是前辈,来看望您是应该的,您恢复的怎么样?”

    说着,穆东放下手里的花篮和礼盒,继续道:“一点心意,请颜教授笑纳。”

    颜琢还没说话,颜浅浅直接不干了,她一把抓住穆东的胳膊,一脸不爽的问道:“方健东为什么没来?是不是你不让他来?”

    穆东心说,这还真是个活宝,他笑道:“谁说他没来,他来了,在走廊里。”

    话音一落,只见颜浅浅立刻冲了出去。

    方健东正靠在走廊窗户边上,一条腿站立,另一条腿斜立着休息,突然就感觉一团黑影向自己冲过来。他立刻站直身子,浑身戒备,定眼一看,是那天的美女,只是,今天看起来比那天漂亮多了。

    他裂开大嘴笑道:“颜小姐好!”

    来的路上,负责开车的方健东,已经得知了颜教授这一家人的身份,所以有此称呼。

    颜浅浅直接看的痴了,在她眼里,方健东刚才略显慵懒的姿态和现在肃然而立的英姿同样魅力无限,方健东裂开嘴笑的时候,雪白的牙齿简直刺瞎了颜浅浅的双眼,太帅了啊!

    双眼直冒星星的颜浅浅,收住脚步,对着方健东深深的鞠了一躬,郑重的说道:“方先生,谢谢你救了我爷爷。”

    俩人离得太近,颜浅浅的头发几乎撩上了方健东的前胸。方健东嘴里客气着,下意识的伸手要去扶她,却又突然意识到不合适,赶紧缩回了双手。

    这时,猝不及防的事情发生了,只见颜浅浅突然近前一步,两只胳膊一下子搂着了方健东的脖子,嘴巴在方健东的左脸上猛地亲了一下。

    方健东浑身的血轰的一下子涌到了头顶,一开始他的直觉是要反击扑过来的颜浅浅,但是理智却让他浑身僵硬,没有做出任何动作。

    方健东傻掉了,走廊里的其他三个保镖也呆住了!

    天哪,谁能想到,陪着老板出任务,还能看到这样香艳的镜头!

    颜浅浅一击得手,立刻退后,咯咯笑着跑进病房。接着,她迅速抄起床头的一束鲜花,又跑出病房,把花束塞到依旧目瞪口呆的方健东怀里,还伸出手拉着方健东的手臂抱住花束,笑着说道:“送给你!”

    方健东不会思考了。

    小时候不算,这是他成年后收到的第一枚异性香吻,也是他这辈子收到的第一束鲜花,还是个漂亮女孩子送的!

    颜浅浅再次跑掉,这次没回病房,而是沿着走廊离开了。此刻的颜小姐,也是心潮澎湃,激动不已,不知道做些什么好了。

    屋子里的众人不知道走廊里发生的一幕,还在客套的相互介绍寒暄。

    穆东吃惊的发现,不但颜琢是一位蜚声海内外的半导体材料专家,他的儿子颜桑梓也是这个领域里相当有名气的行业大拿,就连慕容月华,都是一位大学讲师。

    不同的是,颜琢的研究方向是新材料的开发,而颜桑梓则侧重于新材料的利用。至于慕容月华,则在国外大学教中文。

    这一家子,可谓是人才济济。

    穆东的身份也让颜家众人敬重有加,这么年轻就成为国内首屈一指的富豪,父辈还是普普通通的农民,这样的年轻的老板,绝对不容小觑。

    气氛很融洽,颜琢父子都清楚,虽然出手施救的是方健东,但是授意人绝对是穆东。作为穆东的保镖,方健东的行动肯定会服从穆东的意志。

    接着方健东被叫进去接受了颜家众人的谢意,方健东却表现的非常木讷,表情也有些呆滞,这让穆老板有些疑惑。

    不对啊,健东也算是见了不少市面了,今天怎么感觉他有点心不在焉。

    心不在焉就对了,这枚香吻和这束鲜花,怕是方健东还要消化一段时间。

    病房里谈话继续。

    颜琢一番感概之后,自嘲道:“老了老了,这辈子可就止步于此,再也别想徒步爬到南天门了!”

    穆东一听,这老爷子,看来对独步登山这件事,依然耿耿于怀啊!

    他灵光一现,接话道:“颜教授,如果您愿意的话,还是可以继续登山啊。”

    此话一出,众人愕然。这个年轻的富豪,说话有点不靠谱啊!19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