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6章 受伤的老者
    接下来的半个月,穆东一直是在各种会议中度过的。x

    首先是鲁南慈善基金会的会议,作为副会长,穆老板前前后后忙了三天。接着是鲁南市人大代表会议,开了四天,很快,省人大召开全体代表会议,又是五天。

    可以说,最近一段时间,穆老板不是在开会,就是在去开会的路上。

    会议略显无聊,有些冗长,穆老板也做了一些关于民营经济发展的提案,获得了个高度褒奖。

    褒奖之后,自然就没有然后了。

    开会的另一个感受就是,歌功颂德的声音太多,谄媚巴结的笑脸太多,曲意奉承的人员太多。

    作为省内乃至国内首屈一指的富豪,穆老板有这个资本,他是他却没有享受这些奉承的准备,他有点烦。

    要不是省人代会是封闭会议,而他作为新晋代表需要表现的比较乖巧,他早就每天回家去住了。

    当然,会议也有积极作用,从政府的工作报告里,结合自己脑海里的一些时空记忆,穆老板得出了很多有用的信息,也有一些思考和规划。

    另外,也确实结交了几个企业界业绩和口碑都非常不错的老板,和这些人在一起交流的时候,大家不卑不亢,平辈论交,这让穆东感觉轻松,也从这些企业界前辈身上,学到了一些东西。比如坚持,比如对信息的分析和掌控,比如对国家产业政策的思考。

    2月底,各种会议终于开完,天气也暖和了一些。

    这天晚上吃饭时,穆妈突然提出,去泰山玉皇顶烧香祈福。

    自古富人烧香穷人算命,穆妈现在贵气初成,也慢慢还是琢磨着寻求心理寄托,或者说,又不知道被跳广场舞的哪个老太太说中了什么心事。

    穆妈搬到别墅之后,和之前在佛山路2号居住时的一帮广场舞伙伴渐行渐远,倒是和别墅区里的几个老太太打得火热,并且人家隐隐有些以她为尊的意思,这让穆妈很开心,也很得意。她心里明白,这份尊重其实是冲着儿子,所以,得意之余,她倒也能平心静气,低调行事。

    老妈有需求,穆老板自然二话不说,立刻答应。

    很快,安保队派出人员去泰山打前站,一番实地体验之后,安保队给出了登山方案。

    自泰山脚下天外村出发,开车至中天门,然后乘坐索道至南天门,接着登顶玉皇顶。

    穆东看到方案后,对王大江说道:“这是最省时省力的办法,不错。不过这个方案适合我妈和肖肖她们,却不适合我,我还是想徒步登山。”

    王大江心里好生无奈,你怎么就不能消停点呢,徒步登山,万一出点什么事,那又是一场轩然大波。

    他劝了几句,让穆东考虑安全因素等等。

    穆东笑道:“派几个人跟着就行,我又不乱跑。再说了,我天天锻炼,正好借此考验一下自己的实力。”

    王大江无奈,一番琢磨之后,确定了兵分两路的方案。一路坐汽车和缆车,一路陪着穆东徒步行进。

    3月1日,穆东和家人乘车出发。泰山距离泉城只有80公里,一行人上午8点就到达了泰山脚下。之后穆爸穆妈和肖肖、馨儿、乔晓敏几人和一众保镖去了天外村,而穆东则和几个保镖去了红门,开始登山。

    泰山为五岳之首,是自然和文化双世界遗产,在整个世界都享有极高声誉,更是中华民族精神图腾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穆东的时空记忆中,他曾经登过泰山。当时他和肖肖带着馨儿,三人一起登山,为了省钱,选择的就是红门徒步线路。两个人累死累活,也没有抱着馨儿爬完十八盘那陡峭的石阶,最后无奈放弃,半途而废。

    所以,这也是穆老板这一次坚持徒步登山的主要原因,他想试试,自己现在的体力,能不能征服十八盘1827级石阶。

    登山开始。红门到中天门这一带,山势较缓,坡道为主,石阶为辅,大约半个多小时就轻松搞定。在中天门,大家找个茶座喝杯竹筒茶,少事休息之后,继续登山。

    山势变得陡峭,石阶变成了常态,偶尔的缓坡简直成了缓解疲劳的福地。再然后,一点缓坡也没有了,全是陡峭的石阶,并且石阶的变得越来越窄了。不但石阶铺就的山道变窄了,石阶本身的前后宽度也变窄,脚放上去,已经不能完全立足,需要斜斜的放在石阶上才可以。

    天气一般,有阳光但并不温暖。空气质量也一般,能看到远方但并不清晰。

    穆东停下来休息,他觉得,自己的体质确实增强了不少,虽然有些劳累,但是呼吸还算平顺,体力也依然可以支撑,此刻斜靠在十八盘山道的矮墙上,他心里有些感概。

    如果财富是一座高山,很显然,自己乘坐汽车和缆车走了捷径,快速的到达了山顶。但是这种快速登顶,却缺少了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的感觉,总觉得自己的行程中缺少了沿途风景、缺少了努力拼搏的体验,这让自己经常觉得不真实。

    呵呵,自己只是一个依靠作弊登顶的人,实在是有些底气不足。

    穆东自嘲着,直起身子,再次出发。家人早就在南天门等着,得抓紧了。

    几个保镖也顺势跟上,继续护卫着穆东,往南天门攀登。

    现在他们已经处在最后一段石阶,往上看去,连绵不断的石阶上方就是巍峨的南天门,只是这一段石阶确实太长了,长得让很多在一边休息的游客怀疑人生。

    穆东一行人继续行进,突然,前面传来一阵惊呼和尖叫,几个保镖如临大敌,迅速把穆东护在中间。

    穆东沉声道:“健东去看看怎么回事。”

    方健东健步而去,往上爬了一段台阶,一番查看之后,迅速回来,汇报到:“穆总,一个老大爷昏倒了,头也磕破了。”

    穆东立刻命令道:“走,过去看看,你们不是带着急救包吗,正好用得上。”

    方健东就要劝,穆东脸色一寒,说道:“见死不救,人神共愤。健东,执行命令。”

    方健东无奈,只好吩咐两个保镖不得离开穆东左右,自己则带着一个人迅速往上走去。

    穆东也迅速跟了上去,只见人群中,一个头发花白、穿着一身火红登山服的老者被一个年轻女孩拥着半坐在台阶上,他双眼紧闭,嘴唇发青,额头左侧有一些血迹。

    女孩看上去20多岁,穿着一身紫色的登山服,她神色焦急,不停的轻拍着老者的面颊,急切的喊着:“爷爷,爷爷,你醒醒……醒醒……”

    穆东大摇其头,一为这个老者如此高龄还固执登山,二为这个女子无知的举动,眼前的老者,看上去极可能是心脏问题,你这么瞎折腾,有个屁用!

    方健东此刻开口道:“这位同志,我曾经当过消防兵,有一些基础急救知识,我可以帮你。”

    年轻女孩如闻天籁,立刻感激的说道:“谢谢你,谢谢你,请你救救我爷爷。”

    方健东点点头,迅速脱下自己身上的棉衣,小心的垫在老者身下,然后尽量把老者放平,接着迅速检查了老者的呼吸和心跳,转头问女子:“你爷爷有过心脏病史吗?身上有速效救心丸一类的药吗?”

    女子不假思索的说道:“没有,我爷爷身体一直很健康。”

    想想也是,如果没有一些底气,也不敢攀登十八盘。

    方健东点点头,立刻开始做心脏按压。山道实在是太窄了,即使垫了方健东的棉衣,即使另一个保镖帮着在一侧扶着老者的身体,老人右侧的身体还是有些悬空,一晃一晃的。

    穆东立刻道:“你们几个,都把棉衣脱下来,上去帮忙。”

    说完,穆老板也开始脱自己的棉衣。

    中国人有一个非常好的优点,就是从属性非常强。

    譬如,大街上有人撒钱,如果第一个人主动捡了钱交给撒钱者,后来者也会大抵如此。如果第一个人捡了钱就跑,围观者也会哄抢而去。

    眼前,有人带头,围观的人群里,很多人开始七手八脚的解自己的衣服,很快,一大堆棉衣垫到了老者身下,好几个人过去出手相扶,终于让老者可以稳稳当当的接受方健东的救治。同时,还有人拨打了报警电话。

    心脏按压看起来简单,其实是一件非常耗费体力的事情,方健东脸上冒了汗,接着,在寒气中,他的头上升起了丝丝白雾,一旁的女子一会儿看看老者,一会看看方健东,心里的感激无可名状。

    好像有几分钟,也好像过了十几分钟,就在方健东觉得自己快坚持不下去,马上需要换人的时候,老者的喉喽里终于发出一丝轻响,长长的出了口气,接着,老者的眼睛睁开了。

    方健东俯下身去,在老者心脏部位听了听,终于松了口气。

    可算是把你救过来了。

    女孩立刻扑上去,带着哭腔说道:“爷爷,你醒了?你可吓死我了!”

    老者苦笑一下,却说不出话来。

    方健东立刻道:“老人需要休息,先不要打扰他,我们要尽快送他去医院。”

    接着,方健东取出急救包,简单包扎了老人额头的伤口。

    这时候,山的医生也赶到了,他们带来了担架,众人七手八脚的把老人放到担架上,帮着抬到南天门,送进急救点。

    女孩不停的给大家鞠躬致谢,还请方健东一定要留下联系方式,可是大家都一笑而过,各自离开了。

    等候在南天门的穆家人亲眼目睹了穆东和保镖帮着护送老人的一幕,继而又得知是方健东救了老人,大家对方健东一阵赞赏,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