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4章 何去何从
    除夕夜,是农村一年中人员最集中的时候。即使这个时候的主题是合家团聚,但有热闹看,很多人还是乐意去围观一下。

    穆妈瞬间就冲了出去,连带着把肖肖和馨儿、乔晓敏都拐走了。

    穆东也想出去瞅瞅,想想家里那一袋子钱,还是算了,等着老妈回来讲故事吧。要知道,穆妈看热闹的水平是相当高的,那观察能力,称得上细致入微,绝对能从热闹中看出门道。

    穆爸也不出去,儿子从车上卸下蛇皮袋子的时候,他就知道怎么回事。于是,穆家爷俩留在屋里对饮,倒也自在。

    只听见大街上人声鼎沸,男人的嘶吼声早就淹没在七嘴八舌的询问声中,不时还爆发出一阵哄笑。后来,喧闹声渐远,穆妈等人却不见回来,估计是追着热闹走远了。

    一直过了半个小时,穆妈才抱着馨儿、带着肖肖和乔晓敏回来,然后立刻开始绘声绘色的描述自己的见闻。

    “唉哟,是穆化钰那个狗东西,你们爷俩是没看见,他像疯了一样,一会哭一会笑,一会又大喊大叫。听说他前一段时间花三万块钱买了个媳妇,天天打扮的花枝招展,光吃饭不干活,附近的几个饭店都让那个小娘们吃遍了。不知道怎么回事,昨天晚上那个娘们突然说肚子疼,穆化钰赶紧找了辆车,想送她去镇上医院,结果那娘们说疼的厉害,非要去县医院。还让穆化钰多带点钱。穆化钰对这个媳妇惯得要命,就去了县医院。”

    “到那之后,医生也检查了没什么大事,挂了几个吊瓶,那娘们好了一点,这一晚上也就过去了。今天早上,那娘们说要吃蛋糕,医院的食堂里没有,穆化钰就去蛋糕店给她买。临出门的时候,娘们说带着钱上街不安全,让穆化钰把身上的钱都掏出来,只带着200块钱出了门。”

    “人家蛋糕店好多都放假了,穆化钰找了很久才买到,等他回到医院,那娘们就不见了。一开始这个傻子还以为人家是上厕所什么的,结果一等两等不见人,这才慌了神,四下去找,怎么也找不到,然后才发现娘们带着所有的钱跑掉了。”

    “你们爷俩是没见,穆化钰的脸小了一圈,脸色蜡黄,浑身哆嗦,走路一瘸一拐,被穆进乾拉着回家了,到了家就扑在床上哭,啧啧,真是作孽啊。”

    穆妈眉飞色舞的讲完,不但完整的还原了事情始末,还加入了自己的评论,不但穆爸和穆东听得过瘾,就连一同出去的肖肖也听的目瞪口呆。

    肖肖疑惑的问道:“妈,这里面有很多东西,我怎么就没听见?”

    穆妈得意的说:“哪能光站在那里傻乎乎的听?你得到处打听,那娘们昨天晚上去医院的事,我是听村里租车的说的,还有那娘们到处吃饭店的事,是饭店老板告诉我的。对了,那个娘们还欠着饭店里好几百块钱呢。”

    穆东恭维道:“妈,你要是生在战争年代,绝对是情报战线上的一把好手。”

    肖肖也道:“是啊,妈,你观察的太仔细了,黑灯瞎火的,人又多,我都没看见那个人脸色蜡黄,你要是搞情报,绝对是大干部。”

    穆爸滋啦喝了一口酒,慢悠悠的说道:“要论搜集情报,你妈还真是一把好手。”

    穆妈得意的一笑,说道:“那是!”

    穆爸继续道:“不过呢,你妈心里藏不住事,费心尽力打听来的消息,恨不得全世界去宣传一下,所以呢,如果能不当叛徒,那就已经烧了高香了。”

    穆妈瞬间就急了眼,说道:“你才是叛徒呢!你们全家都是……”

    说到这里,戛然而止。

    一屋子人想笑又不敢笑,这时候馨儿突然神补刀,接话道:“叛徒,叛徒!”

    哈哈,谁也忍不住了,放声大笑起来,穆妈也笑,红着脸笑。

    正笑着,穆妈突然大喊一声:“锅里的饺子你们俩盛了没有?”

    穆爸和穆东面面相觑,直接傻了眼!

    穆妈嗷唠一嗓子冲进了厨房,房门一开,瞬间一股焦糊味飘进了客厅。

    穆东也赶紧跑过去,只见灶上的大铝锅已经烧干了,正滋啦滋啦的发出声响,锅里的饺子,已经变成了一坨焦黑的东西,正在冒着一股子青烟。好在抽油烟机一直努力的工作着,厨房里还算没什么大事。

    看着呆立的老妈,穆东赶紧关了煤气灶,把油烟机的风力开到最大,嘴里劝道:“妈,没事没事,这是灶王爷保佑,没出大事,明天要好好给灶王爷上供。”

    穆妈终于缓过劲来,想自责两句,又想着大过年的,心里腌臜,干脆说道:“儿子说得对,我们家一直受神灵庇佑,所有的事都能逢凶化吉,明天我们要好酒好肉的给神灵上供。行了,这个大铝锅还是我很多年前买的,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这次我们换上搬家时新买的那口不锈钢的大锅,新年用新锅,也是喜气。肖肖,晓敏,赶紧的,咱娘仨动手,包饺子!”

    穆东松口气,趁着老妈她们忙碌的时候,用湿布包着大铝锅的把手,端到院子里扔了,又清理了灶台、检查了煤气灶以及软管,最后确定一切正常,没有漏气之后,才算彻底松了口气。

    三个女人动手,很快就捏出了一盖帘饺子并且煮好了,大家热热闹闹的吃了年夜饭,围坐在一起看电视。

    9点钟,穆妈取出几捆钱,给穆东、肖肖、馨儿和乔晓敏一人一万,言明这是压岁钱。

    乔晓敏刚要推辞,穆妈就说到:“晓敏,阿姨可没拿你当外人,你要是推辞,就是见外了。”

    乔晓敏心里欢喜,依着去年的惯例,规规矩矩给穆爸穆妈磕了头。

    乔晓敏已经不是去年那个心里凄苦的孩子了。在穆东家里工作的见闻,让她在一年里心智成熟了不少。哥嫂不待见又怎样?你们会有后悔的那一天!跟着老板一家过年又怎样?这样的老板,打着灯笼也找不到第二家!

    再说了,如果不是老板坚持,那几个保镖,不也一样要陪着老板一家过年?

    乔晓敏现在很有主见,前两天,她特意请了一上午假,自己打车去给父母上了坟。去他妈的风俗习惯!那些只有女儿的家庭,难道去世的长辈就不享受香火供奉了吗?凭什么自己去上个坟,还要看两个哥哥的脸色?我还不伺候了呢!

    乔晓敏对未来也很有信心。她清楚的认识到,在穆东的公司里,职位多得是,而深得穆东信任的人,却不是那么多。自己在这方面有天然优势,只要过上几年,馨儿大一些,自己也能拿到大专学历,考出会计证,就可以在大东系的某一个公司里,慢慢的成长,慢慢的进步,走上一个中层管理岗位,是非常有可能的。

    到时候,一切都会有的。

    宰相门前三品官,这个身高依旧矮小却不再瘦弱的姑娘,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已经在穆大老板家里彻底站住了脚,并且,最近几个月的管家身份,让她对人情世故也有了更多的思考,就连乔晓敏自己也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小孩子了。

    10点钟,穆爸穆妈去休息了,接着乔晓敏也陪着馨儿休息了,穆东下午睡了一会,这阵子却有些睡不着,他拉着肖肖蜷缩在沙发上,一起看春晚,一直到零点钟声敲响。四周鞭炮声密集响的时候,馨儿没有被惊醒,这让穆东舒心不少。孩子大了,适应能力也更强了。

    穆东突然也来了兴致,搬了几大箱硕大无比的烟花,去楼顶燃放。

    肖肖挪揄道:“穆老板,就咱俩人看,你也太铺张了吧?”

    穆东微微摇头,笑道:“媳妇,不是咱俩人看,而是我陪你看!”

    哎呦,这句情话瞬间就击中了肖肖的小心脏,让心里无比甜蜜起来。

    烟花燃起、绽放,绚丽的光华照亮了夜空和地面,火树银花迎接着美好的新年。肖肖依偎在穆东怀里,仰望着每一朵流光溢彩的礼花,心里温暖如春。

    烟花燃尽,俩人回房休息,两个动了情的男女,自有一番激昂。

    早上5点钟,穆爸穆妈就起床包素馅饺子和汤圆了。接着,大家都起来忙碌。睡眼惺忪的馨儿也被叫起来,小家伙抗议的哭了几声,很快就被穆东用自己的手机哄好了,把玩着手机咯咯的笑着。

    饺子煮好,穆妈兑现了昨天对神灵的承诺,摆出了丰盛的祭品,连同饺子一起,祭拜了漫天神佛。

    祭拜完毕,大家用桃条水洗了脸,吃了素馅饺子和汤圆,接着穆东带着肖肖和馨儿,给老爸老妈磕了头。馨儿终于能象模象样的跪下磕头了,但是她却迷上了这个动作,跪着不停的叩头,怎么也不愿意起来,让一家人笑个不停。

    7点钟,穆二叔一家和穆三叔一家都赶过来,晚辈们又一起给长辈们磕了头,然后男性家庭成员结伴而出,给本家的长辈拜年去了。

    村里人都知道穆化山家里有钱了,有了大钱,大家都在等着看,这个大年初一,穆化山和穆东父子,会不会出来给村里的长辈磕头。

    磕头,那是尊重风俗。不磕头,那是有钱人自持身份。

    何去何从,值得期待。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