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7章 一下子好无奈
    穆东火速赶到公司,见到了等在办公室里的范增老爷子。

    “范老,马上快过年了,您怎么还过来了,也不打个电话,我派飞机去接你。”穆东热情的说道。

    范增呵呵一笑,说道:“小穆,我来泉城参加一个文化活动,顺便来看看你。同时,把我答应给你的题字带来了。”

    说着,范增打开了身边一个长长的包,取出了一副卷轴,起身站到小会议桌上,缓缓打开。

    四个遒劲有力的大字“大东集团”映入眼帘,只见这四个字笔势如龙,力透纸背。即使穆东不怎么懂书法,依然觉得这四个字非常有气势,他不由开口道:“好字!范老费心了!”

    范增哈哈大笑,说道:“一看你就是瞎捧场。有人说我的字风做作,笔势嶙峋,所以,我日常的字体,并不适合作为招牌使用,我这次特意选了颜体,字体方正,气势庄严,才能和你公司的名字相配,小子,其实你根本不懂字吧?”

    穆东有些尴尬,摸了摸鼻子,无奈的说道:“略懂,略懂。”

    “哈哈,术业有专攻,你倒也无需掩饰。小穆,除了这幅字,我还给你带来了一幅字和一幅画,希望你能喜欢。”

    说完,范增又从那个长包里取出两个卷轴,缓缓打开。

    一幅字,上书“大鹏展翅,东行万里”八个字,这次估计用的范增自己的字体,只见字体崚嶒,气势孤傲,看起来很是独特。

    一幅画,画的是泰山红日,只见满目苍茫,山脉奇绝,红日白雾相映成辉,一派新生气象。

    穆东震惊不已,直接说不出话来了。

    饶是他不懂字画,也知道这些艺术品使用平方尺作为单位计价。眼前这幅字,是一个长条,目测足有8平方尺左右。而这幅画,面积硕大,怕是要有15个平方尺左右了。

    穆东之前了解过范增的字画价格,他粗略的一算,眼前这一字一画,市场价格,应该在500万元以上,甚至更高。

    穆东稳了稳心神,诚恳的说道:“范老,这一字一画,真的太贵重了,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字画我非常喜欢,舍不得推辞,您看这样行不行,我按照市场价格付钱,请您一定要收下。”

    是的,穆东确实非常喜欢,这幅字,暗藏大东两字,并且寓意深远。这幅画,画的是东岳泰山,画的是日出东方,和自己的名字以及大东集团都非常贴合,绝对是范老精心思虑的佳作。

    范增得意的一笑,朗声道:“这幅长条,六尺对开,这幅画,六尺整张,如果拿到市面上,倒也能值一些钱。不过,小穆,文人是有风骨的,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这也算我对你慷慨相赠美酒的一种报答,如果说到钱财,那就不雅了。说实话,这一字一画,我只给自己打个及格分数,算不得精品,你勉强留下糊墙,老头子也就心满意足了。”

    话说到这个份上,穆东如果再谈钱,那就太扫兴了。

    他只好认真的说道:“范老,您这份心意,小子愧领了。这样吧,我们先吃午饭,边吃边聊。”

    范增答应下来,小心的卷起字画,交到穆东手里,笑道:“字画都是装裱好的,你直接用就行。小穆,书画的保存,需要一些知识,可不要疏忽啊。”

    穆东理解范增的心情,这和交出自己的孩子基本上心情类似了。他接过来,郑重说道:“范老放心,我一定小心保管。”

    ……

    午宴上,范增喝得有些醉意了,一是送出了字画,心里怅然,二是穆东派人去家里取了半斤瓜干酒,倒有大部分进了范增的肚子。

    午饭后,穆东亲自送范增去酒店休息,又给他调配了一辆奔驰s600供他在泉城开会期间使用。之后穆东急匆匆的返回公司,小心的戴上手套,取出字画,欣赏了好大一阵子。

    这些字画是不是挂起来,穆东很是费了一番脑子。最后的决定是,如遇到重要接待,不妨挂起来装门面,平时的时候,还是小心收藏为妙。

    当天下午,穆东有接到一个好消息,省人大发来通知,要求他明天去常委会填写一些资料。这标志着,对穆东的省人大代表资格认定工作,已经拉开了序幕。

    当天晚上,穆东拜会了省长姜小亮,并且送上了一份薄礼。确实很薄,只有一斤瓜干酒。

    姜小亮很高兴,到了他这个级别,礼物什么的,他倒也不怎么看重。他看重的,是穆东这个人和他所掌控的大东集团,这是实实在在的经济成果,更是一份闪亮的政绩。

    他饶有兴致的问起大东集团在新年的规划,尤其是大东国际学校的建设情况,穆东顺势邀请他参加春节后的学校奠基仪式。

    姜小亮沉吟片刻,回答道:“我是肯定要去的,我建议你最近找同康书记汇报一下工作,他问起过学校的事情,你试试,能不能邀请他也参加奠基仪式。”

    穆东愕然,这是他第二次听说省委书记商同康对自己的关注,看来,自己确实应该有所表示了。

    一直以来,省级领导中,穆东只和姜小亮保持接触,对于中央委员、省委书记商同康,一直是采取敬而远之的态度。

    最近商书记连续释放善意,要么是大东集团的体量已经引起了他的注意,要么是刘家在后面做了一些工作。

    但是无论如何,自己绝对不能再像以前一样,装聋作哑。

    第二天一上班,穆东向省委办公厅发出了拜访商书记的申请,一个小时之后就得到了回复:下午两点,商书记接见。

    思来想去,穆东中午还是回家一趟,带上了一斤瓜干酒,没办法,自己家里的这个酒,在某个小圈子里颇有名气,作为伴手礼,实在是太合适了。

    下午一点四十分,穆东赶到了省委大院,一番登记之后,商书记的秘书把他带到办公室。

    让穆东意外的是,商书记迎到了门口,热情的伸出了右手,朗声说道:“穆老板来了?欢迎欢迎啊!”

    穆东心里十分震惊,商书记的做派,有两种可能性,一种是,这是温厚长者对后辈的提携,第二种是,这是对穆东的敲打。

    在时空记忆里,穆东作为一个艰难谋生的小老板,对于省级领导的脾气秉性是完全不了解的,只是对他们在任期内的一些比较大的事迹略有耳闻,而这些事迹,基本来都来自当地媒体。同样,他对市长杨宇禄的了解,也来自于媒体的密集报道。

    此刻,面对商同康的的礼遇,穆东只有一个应对策略,那就是,夹起尾巴做人。

    他微微躬身,伸出两只手握住商同康的右手,客气的说道:“商书记,您叫我小穆就行,冒昧求见,叨扰您了。”

    商同康大约六十岁左右,身材高大,面色红润,声音洪亮,他爽朗一笑,拍拍穆东的手背,嘴里说道:“我一直以为,应该给经营良好、纳税积极的企业家以足够的尊重。穆东,你现在的企业规模数以百亿级,不客气的说,这是一个中等水平百强县的规模,所以,你们创造的经济价值和社会价值,非常值得尊重。”

    穆东更加诚惶诚恐起来。这话听起来真真假假,实在是不知道信还是不信,还是保持一点防人之心的好。

    他客气的说道:“商书记,我赶上了好时候,各级领导也是不遗余力的支持,才有了现在的局面。”

    两人松开手,在会客区沙发上坐下,商同康对穆东的反应有些好笑,他看出了穆东的警惕和戒备,觉得还是揭开一些盖子比较好,省的这个小家伙吓坏了。

    他呵呵笑道:“穆东,我听范老说,你得了他不少好东西?”

    穆东茅塞顿开,立刻有一种柳暗花明的豁达感。原来,商书记的善意,来自于范老的牵桥搭线。不对啊,怎么从没听范老说起过?

    他连忙道:“是啊,商书记,范老厚爱,这次给我带了两幅字和一幅画。”

    商同康笑道:“我听范老说了,他是我的校友,也是兄长,这次也是受我的邀请来参加一个文化交流活动。穆东,你可是好福气,我和范老交往多年,也只在去年生日,他给我写了一幅字。”

    穆东忙道:“范老错爱,诚惶诚恐。”

    商同康说道:“哪有什么错爱,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才对。这个情况范老也说了,他说一是答谢你美酒相赠,二是感动于你的慈善基金会,你当前的私募规模,在国内首屈一指,范老说这份善心,值得尊重。”

    原来如此!穆东心里又解开了一个疑团。

    他组织了一下语言,诚恳说道:“商书记,我的很多资金来自于海外投资收益。拿出一部分造福弱势群体,只是我的一份心意。”

    商同康点点头,说道:“虽说心意不在大小,但是你这份心意非常宏大,确实会造福很多人。对于政府而言,你的慈善基金也是民政系统的一个有效补充,很有积极意义。穆东,你现在资金实力不错,商量个事呗?”

    穆东一下子觉得好无奈!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