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7章 再也别想爬起来
    听到陶恩情说出要去自首的话语,王大江松了一口气,他笑着说道:“小陶,你很有觉悟,这很好。不过,你现在的嫌疑已经基本没有了,所以谈不上自首,而是去报案,然后配合警方把问题搞清楚就可以了。”

    郭天德也笑道:“是啊,小陶,你是去报案,是帮助警方解决问题,很好很好。不过,有一点,我需要给你讲明白,在这里发生的所有事情,你绝对不能向警方透漏半个字,你去报案,实话实话,就说和对方在qq上聊天,对方让你纵火,你觉得对方很危险,所以才来报案。还有,我们经常会执行各种各样的任务,如果以后你万一在哪里遇到我们,也必须装作没看见,因为我们的任务是极其保密的,你一旦过线,后果不堪设想,明白吗?”

    陶恩情觉得,笑起来的郭天德,比板着脸更让人觉得害怕,他立刻回到道:“好的,领导,我明白。”

    郭天德嘿嘿一笑,说道:“好,很有悟性,这样吧,我来教教你,见了警方怎么说……”

    ……

    海南三亚,挂了电话的穆东,心里有些郁闷。

    他不明白,一个24岁的女孩子,何苦把自己陷入一个不复之地。你老爸罪有应得,和我有一毛钱的关系吗?即使我不把他挖出来,迟早他也会面临人民的审判。

    再说了,你老爸伏法,你就应该吸取教训,老老实实做事,踏踏实实做人,为什么偏要搅风搅雨的瞎折腾?

    难道,你就不想想后果吗?不想想可能引发的牢狱之灾吗?

    愚蠢啊!

    刚给馨儿过完生日的穆东,从一个父亲的角度,深深的为孙熙晨的所做作为感到悲哀。

    即使心情不好,穆东依然和几个保镖一起小跑着去了沙滩。早起的锻炼是必须的,这是穆东给自己定下的一个铁律。必须风雨无阻的打熬身体,如遇大风大雨,改为室内锻炼,但决不可荒废一日。

    一月份的三亚,7点一刻才会日出,而现在的时间,才早上6点半。

    天还黑漆漆的,周围建筑物的灯光还在闪耀着,海滩上浪花轻轻的涌动着,轻微的哗哗声,让四周更显得宁静无比。

    穆东干脆赤着脚,踩在松软的沙滩上慢慢的小跑,之后,在一系列热身活动之后,速度逐渐提高。几个保镖一脸戒备的簇拥着穆东,在这种陌生的地方,每一丝异动都让他们高度紧张。

    半小时后,三公里沙滩跑结束,距离当然是估算的,不怎么准确,计时显示,穆老板跑了14分30秒。

    哈哈,竟然跑进了15分,不错不错!

    穆东心情大好,看着海面上依然黑漆漆的,刚有一丝鱼肚白显现出来,他意犹未尽,兴致勃勃的对方健东说道:“健东,你看这沙滩挺松软的,要不,我们今天试一下格斗训练。”

    方健东吓了一跳,赶紧道:“老板,格斗训练之前,需要先做一段时间的沙袋训练,你现在的情况,不适合直接对练。”

    穆东笑道:“那么严肃干嘛?先练着玩玩嘛,再说了,你们也不会真的对我下狠手,比划比划呗。”

    方健东挠头了,辩解道:“可是,老板,这和训练大纲不符啊。”

    穆东有些生气了,说道:“大纲什么的,只是个参考,要灵活机动安排训练内容。健东,脑子不要教条,赶紧的。”

    方健东一看,再僵下去,老板可能真生气,他心下一横,指了指上次赢了老板手表的小刘,说道:“小刘,你陪着老板练练,收着点。”

    小刘立刻傻了眼!

    可是,看看老板身边的四个保镖,数着自己身形矮小,也数着自己拳脚功夫弱,所以方健东的安排,还真没毛病。

    穆东乐了,开心的说道:“好好好,来,小刘,咱俩比划比划,我说,你可别弄的太假了,我们像模像样的来一次,也好让我知道和你们的差距。”

    小刘心里直哆嗦,嘴上磕磕巴巴的说道:“老……老板,你手下留……留情。”

    穆东不高兴了,啐道:“不地道哈,你抢了我的台词,小刘,你要是糊弄我,我可正生气了。”

    小刘无奈,只好说道:“老……老板,那你小心点。”

    说着小刘扎稳步子,双手抱拳护头,做了个类似拳击的准备姿势,静静的站在那里。

    穆老板也学着小刘的样子站定,他心里知道,小刘肯定不会率先出手,只有自己先发起进攻才行。他脑海里回忆了一下自己人生经历中为数不多的几次打架,又仔细想了想一些经典电影中的打斗桥段,终于出手了。

    只见他快速往前一冲,左臂上举,护住头部,右手一个直拳,直攻小刘的面门。

    小刘本来就很紧张,穆东快速冲过来的时候,他吓了一跳。在他的想法中,老板应该围着自己转转,蹦蹦哒哒的寻找进攻机会,然后装模作样的打几下也就算了,何曾想过老板的手段会这么刚猛。

    电光火石间,小刘的身体快速做出了最真实的反应,他左臂往左上方猛地一挥,一下子格开了穆东打过来的直拳,右拳瞬间打了出去。

    这时候,大脑终于反应过来,小刘大惊,坏了!想赶紧收住右拳!

    可惜,已经来不起了,饶是小刘已经拼命控制了力道,穆老板的右臂已经被猛地格开,然后小刘的右拳正中穆东的面门。

    出血了!

    穆东只觉得鼻子猛地一下酸痛无比,接着自己控制不住身体,直直的往后倒去,一下子摔倒在沙滩上。

    远远的海面,红红的太阳一掠而出,把暖暖的光线散在众人身上,而沙滩上的几个人,一下子呆住了!

    红日照耀下,穆东脸上的血迹更加夺目,刺得几个保镖眼睛都发红了!

    方健东率先反应过来,大喝一声:“小刘,你胆子太大了!”接着立刻跑向穆东,一下子把他扶起来。

    穆东瘫坐在沙滩上,一只手捂着鼻子,这会儿,鼻血和眼泪齐出,酸痛的感觉依然无法遏制,他只是拼命的摇摆右手,却说不出话来。

    方健东立刻脱下了自己身上的短袖运动衫,哗啦一下撕开,帮着穆东止血,同时立刻命令道:“小王,你去弄点矿泉水来,小刘,别发呆,和小孙一起警戒。”

    其他三人赶紧依言行动,小刘懊恼无比,他站在穆东的身后,真想扒个沙坑把自己埋进去算了。

    矿泉水很快取来,方健东小心的帮着穆东清洗了面部,然后仔细检查了一下,终于松了口气,还好,只是鼻腔出血,鼻梁和面部都没有损伤,只是有一些发红。

    穆东也终于缓过劲来,开口道:“别怪小刘,这事是我的责任,我向大家检讨,是我逞能了。”

    方健东松了口气,小刘也如蒙大赦,心里的石头终于放下了。

    穆东继续道:“这件事需要保密,只有我们五个人知道,如果泄露出去,你们以后就不要在我身边工作了,明白吗?”

    老板的拳拳维护之心,几个保镖都有些感动,连忙答应不迭。

    又过了一会,穆东缓过劲来,返回了酒店房间。至于脸上的淤青和衣服上的血迹,他说是不小心跌倒了,碰到了贝壳。

    穆妈少不得心疼和埋怨,几个保镖都不敢吱声,立刻溜掉了。

    好吧,穆老板原本来海南的时候就是用了休养的名义,现在,算是实至名归了。

    ……

    上午9点钟,陶恩情被蒙上眼带上院里的汽车,又过了一个小时,他到了市区,出现在了大东大厦附近的一个警局,向警方报案。

    这个警局正是承办大东大厦纵火案的单位,听到陶恩情的说辞之后,又惊又喜,这真是天上掉下来的一个巨大馅饼,居然就凭空砸到了他们的头上。

    陶恩情提到的和“苏莎”之前的各种过往,警察都没有怎么在意,他们重点问了两条,第一,为什么准确的找到这个警局报案,第二,现在和苏莎进行到了什么程度?

    陶恩情早有准备,说之所以到这个警局报案,是因为冒牌的“苏莎”让他在大东大厦纵火,而他向出租车司机打听过,这是离大东大厦最近的警局。

    好吧,这个回答堪称完美。而事实上,最后的一段路,陶恩情确实是打了一辆出租车,询问了一番之后才过来的。

    至于和“苏莎”当前的状况,陶恩情说,他受到“苏莎”的邀请来京城工作,想先给“苏莎”一个惊喜,却不料对方关机,结果后来在良乡大学城见到了被冒用的真苏莎的照片,纠缠对方之下,还进了派出所。这时候自己心里就有了警惕。

    于是第二天和冒牌“苏莎”联系的时候,自己虚与委蛇,终于知道了对方让自己来京城的真正目的,得知对方让自己在大东大厦纵火,于是赶来报案。

    恩,这个情节,竟然还涉及了另一个警局,于是警察们赶紧联系对方,确认了陶恩情说的是实话。

    同时,办案警察也意识到,他们忽略了真苏莎这个环节,错失了一个切入点,不由有些感慨。

    好在这个陶恩情没被爱情冲昏头脑,警惕性也挺高,竟然巴巴的送来了线索,太好了,这个情况,可以和蒋小凯纵火案并案处理。

    继而,警察得知陶恩情还没正式答应对方,简直笑得合不拢嘴,好嘛好嘛,答复她,答应她,并且约她上网聊聊。

    于是,警局的一帮网警,赶紧开始织网,准备套住这个背后遥控纵火案的奇女子。

    可怜的孙熙晨,永远不会想到,自己很快就要第二次栽在网络世界里,而这一次,她再也别想爬起来了。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