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3章 吐出一口浊气
    肖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

    按照穆东的要求,肖肖就被安排在他的病房里。这对夫妻,加上馨儿,一家人算是真正的患难与共了。

    看到肖肖醒来,穆东赶紧从自己的病床下来,坐到肖肖身边,轻声道:“醒了,媳妇?”

    肖肖挣扎着站起来,问道:“老公,我睡了多久了,医生怎么说?”

    穆东笑道:“还能怎么说?心力交瘁,已经达到了顶点,猛然放松之后,身体陷入深度疲惫,所以晕倒了。没事,休息几天就好了。你睡了一晚上加一上午了。”

    肖肖不好意思起来,说道:“昨天把你吓坏了吧?对了,芳菲还安排你开特等奖呢,没耽误吧?”

    穆东苦着脸说道:“差点没把我吓死,还好你是一点点出溜下去的,没磕着碰着,万一要是摔破了脑袋,我怎么给岳父岳母大人交待?开奖是后来赵冉姐开的,我哪里顾得上?”

    肖肖道:“赵冉姐当得起这个任务,这次的临时委员会,也是她提议成立的。你刚住院那会,我六神无主,如果不是她提醒,集团公司可能真会出现不少问题。”

    穆东道:“赵姐的经历复杂一些,所以警惕性很高,这次真的多亏了她。”

    说着,穆东轻轻搂着肖肖的肩膀,低声道:“媳妇,昨天看你晕倒,我心急如焚的时候,真切明白了你这几天是多么煎熬,辛苦你了。”

    肖肖往穆东怀里缩了缩,呢喃道:“你醒过来就好。你若归来,一路花开。”

    穆东有且动情,屋里这会没有其他人,他侧了一下身,双手捧着肖肖的脸,轻轻的吻了下去。

    这个时候,病房的门开了,穆虹抱着馨儿出现在门口。

    穆东和肖肖赶紧分开,心里很是无奈。

    一看小两口正在亲近,穆虹哎呀一声,赶紧道:“不好意思,打扰了,你们继续。”

    小公主馨儿不干啊,张着小手“爸爸妈妈”的叫着,一副要抱抱的样子。穆虹只好转身又进来了。

    穆东有些尴尬,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说道:“大姑,这有什么啊?在国外,亲吻都是日常礼节。”

    肖肖红了脸,在穆东胸前捶了一拳,啐道:“没皮没脸,你还说!”

    穆虹挪揄道:“肖肖,看来恢复的不错,能有力气打人了。昨天你可把大家吓坏了,穆东这还没好利索,你再倒下了,那可真是麻烦大了。好在医生检查后,说你没事。为这,你公公婆婆大姑姐,昨晚全部被我赶回家里休息了,万一再倒下一个,那才叫热闹呢。”

    肖肖赶紧道:“大姑,你这几天也太累了,也需要好好休息。”

    穆虹道:“和你相比,我们几个都不算累。再说了,我陪着你们俩,反而休息的好,所以就留下了。”

    接着,穆虹转向穆东,笑道:“小东,响鼓不用重槌,肖肖这么有情有义又能干,你可得一直对她好。”

    穆东赶紧举起右手,竖起食指中指,郑重的说:“我发誓……”

    刚说了三个字,嘴就被肖肖的手堵上了。

    肖肖白了他一眼,啐道:“行了,我对你放心的很,继续好好表现。”

    穆虹满意的点点头,没有说话。

    一边坐在床上的馨儿,突然有模有样的举起右手,奶声奶气的说道:“吾发四。”

    几个大人一下子愣住了,继而欢笑起来。

    很快,穆爸穆妈和穆晓霞送来了午饭,大家一起说笑用餐,气氛温馨热闹。

    经过肖肖这次晕倒,穆家所有人彻底对肖肖刮目相看。大家终于意识到,肖肖不但对患病的穆东照顾的尽心尽力,而且全力以赴管理着庞大的集团公司,才最后心力交瘁,昏倒在地。

    大家看到了肖肖的坚韧和努力。

    如果说,之前的肖肖在公婆和大姑姐的心中是表现优秀的话,现在则堪称表现完美。

    下午,穆二叔和穆三叔赶到了泉城,探望一番之后,穆三叔匆匆回了老家。

    穆二叔则和穆二婶一起留在了泉城,林晓媛已经怀孕四个月,老两口打算正儿八经在泉城住下,担负起照顾林晓媛的重任。

    晚上,穆爸悄悄告诉穆东,穆三叔之所以急匆匆回去,是家里遇上事了。

    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穆三婶贪图便宜进了一些10斤装的桶装白酒,销售给了村里的村民,结果几个村民出现了头晕头疼,酒量大的还是出现了视力模糊的症状,送到医院一检查,证实为假酒引起的甲醇中毒,好在众人中毒都不深,没有生命危险,经过一番救治,都转危为安。

    好死不死的,这次中毒的人里,就有村里的懒汉穆化钰,并且,他还偏偏是那个中毒最深的。没办法,他酒量大,喝得多。

    穆三叔在臭骂了媳妇之后,对中毒的乡亲进行了救治和赔偿。每人根据情况赔偿了几千元不等。

    乡里乡亲的,很多人也就没再追究。再说了,大家都忙着挣钱,也没有什么闲工夫掰扯这些事。

    但是穆化钰有的是时间,他直接狮子大张口的提出,赔偿10万。这样的超级懒汉二流子,自然不会放过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打定了主意要狠狠敲一笔,最起码未来几年以内的酒钱菜钱,要弄到手里。

    10万块钱,穆三叔自然是拿的出来的。如果中毒的只是穆化钰一个,就算是30万20万,穆三叔也狠得下心拿出来。

    但是,这次中毒的有7个人,如果给了穆化钰10万,其他6个人再要钱,给还是不给?

    穆三叔无奈,请出能人穆进乾居中协调,这次,穆进乾却无法说服这个童年玩伴、现在的懒汉了。

    穆化钰铁了心,扬言不给10万的话,就去政府上访,举报穆三叔家里卖假酒,让穆三叔和穆三婶去坐牢。

    这事难办了,真要被举报了,穆三叔那个小超市开不下去事小,牢狱之灾弄不好也不是说说而已。

    穆东听完老爸的介绍,无奈的说道:“这事我不想管,也管不了。卖假酒致人中毒,于情于理于法,三叔都做得不对。遇上穆化钰这样的滚刀肉,也只能尽量满足他的要求,这事如果能用钱解决,那就不算事。爸,你打电话给三叔,就说我说的,给穆化钰10万,其他家每家给5万,钱不够的话,我借给三叔。”

    穆爸叹了口气,去走廊打电话去了。

    穆化磊,也就是穆三叔刚从泉城回到家里,就接到了大哥打来的电话。听完大哥的话,穆三叔叹气道:“哥,行吧,就按小东说的,给二流子10万,给其他家5万。”

    刚挂了电话,媳妇凑到跟前,不高兴的嘟哝道:“小东就不能帮着说说话?找找县长,把那个二流子抓起来,看他还敢闹腾?”

    穆化磊扬手就是一巴掌扇在媳妇脸上,冷笑道:“小东凭什么帮着你说话?你是帮着他挣钱了?还是帮着他干活了?”

    穆三婶捂着脸,不敢吱声,眼泪一颗颗掉下来。往日的威风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穆化磊看着眼前唯唯诺诺的媳妇,心里恨不得掐死她。

    你是胆子多大啊?竟然敢背着我进了假酒卖,惹下这一桩泼天祸事不说,还理直气壮的让别人帮着说话。把二流子抓起来?你是嫌事情闹得还不够大吗?

    第二天,穆三叔先给穆东打了个电话,爷俩商量半天。接着他去银行提了40万元现金,带上几个本家的壮劳力,怀里揣着一沓和解书,挨家挨户去送了钱,签了和解书。

    最后一家是穆化钰家,已经10点了,穆化钰还没起床,一帮人砸开大门,穆三叔客气的把一大捆钱摆在睡眼惺忪的穆化钰跟前,开口道:“钱我给你带来了,如果你没什么意见,就签一份和解书,如果不愿意签,钱我带走,你愿去哪里告就去哪里告状去吧。”

    穆化钰简直傻掉了,10万块钱!一大捆!天哪,我这辈子还能见到这么多钱吗?

    他是狮子大张口的要了10万,但是在他心里,如果最终能拿到三五万,也就不错了。他这么费劲巴拉的折腾,除了拿到钱,其实还在谋求一份快感。

    你们家不是出了大能人有钱吗?有钱怎么了?这次还不是一样求着我放过你们?

    只要你们哈巴狗一样的求上我几天,我就答应不去告你们了,到时候钱也拿了,大爷也当了,那不是很爽?

    穆化钰还没来得及说话,穆三叔继续客气的说道:“我专门请教了法院的人,销售假酒,金额达到5万元以上的,可以判刑。我们一共进货20桶,销售了5桶,致使7人轻微中毒,销售金额100多块钱,想让我们一家人去坐牢,做梦去吧。”

    穆化钰一听,顿时不爽了,怎么,转性了?还给我说上狠话了?

    于是,他冷笑一声,说道:“化磊,我不管你坐牢不坐牢,你这么说的话,我就去折腾折腾试试。”

    穆三叔嘿嘿一笑,收起了跟前的10万块钱,说道:“行吧,二流子,去试试吧。我也不怕告诉你,你只剩下去法院告我一条路,到时候法官判多少,我就赔多少。我还告诉你,根据当前的赔偿标准和误工补贴,如果你最后能拿到三万块钱,都算烧了高香。”

    穆化钰有点傻眼了。穆化磊把二流子三个字都毫无顾忌的叫出来,就是打算撕破脸了。

    问题是,穆化钰从来都没有对方敢于撕破脸的心理预案。

    怎么办?收还是不收?一边是金光闪闪的10万块钱,一边是费尽心思打官司,最后弄个三万两万。

    二流子是最务实的,穆化钰当即笑嘻嘻的陪着笑脸说道:“化磊,坐下,坐下,有话好好说。”

    穆三叔嘴里,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