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0章 突然放声大哭
    冬日慵懒的太阳升起又落下,黑夜白了,白天黑了,晨昏轮替之间,转眼到了12月24日。

    穆东已经昏迷了6天了。

    王绍强已经返回了鲁南,操持店里的事情。穆虹坚持留了下来,并且发了狠:只要穆东不醒或者不死,我就打算死在泉城了。

    大东集团内外,已经暗潮涌动。

    据说,大东快递已经有一些中层管理人员面临着其他快递公司伸出的橄榄枝,萌生去意;

    据说,大东航空公司的一些飞行员和机师,已经被同行撬墙角,有人打算跳槽;

    据说,大东房地产公司的很多项目经理消极怠工,积极性降低,部分项目推进面临困境;

    没有任何影响的公司当然也有,大东商贸的情况很稳定,外贸订单和网店业务都很正常;京城未来公司的手机业务也丝毫没受影响,吴刚和刘薇专门来找李肖肖汇报了工作,虽然他们独立于集团之外,并没有纳入集团公司的管理体系。

    另一个未受影响的公司,就是云数据公司。詹夜明不但完成了公司的注册工作,公司各个部门框架也搭建的差不多,现在竟然已经大招旗鼓的开始了南北两大数据中心的设计和选址工作。

    集团内部的情况,大致如此,虽然有些风声,但是并未形成风潮,几个中层人员的摇摆,对庞大的大东集团来说,影响甚微。

    真正的危机,来自于外部。

    政府有一些消息传出来,有人表示:大东集团是泉城市的优质企业,纳税额巨大。现在董事长穆东患病,公司经营出现重大问题,政府不能坐视不管,要积极的引导企业搞好后续经营,保持长久发展。当前最好的办法是,派驻工作组进入大东集团,指导企业经营行为。

    消息传出,大东集团一片哗然。

    集团公司的例行会议上,李肖肖斩钉截铁的声明:“大东集团和旗下各个公司,是合法注册、股权清晰的企业。当前经营正常,各项工作稳定推进,不需要任何部门以任何理由干涉企业的正常经营和决策,否则的话,法庭见。即使官司打到京城,也决不妥协。”

    这个小女子,经过几天的淬炼,已经有一些刀枪不入的意味,话里也隐隐有些硬气了。

    消息传到了杨宇禄的耳朵里,他有些皱眉头。

    下面的几个助手,有些着急了。穆老板这才昏迷了6天而已,动手还早着呢,如果他真的昏迷上几个月,不用自己动手,说不定大东集团会主动寻求政府帮助,那时候事情不就变得简单了?盲目。

    同一时间,刚开完会的李肖肖,在办公室里听取一桩请示。

    请示人是刘芳菲,事由是明天的圣诞联谊会,要不要如期进行?

    这场由刘芳菲发起,唐米亚和班亚娟筹备的联谊会,现在已经骑虎难下了。

    如期举办吧,董事长穆东还躺在病房里,公司上下怎么可能乐得起来?

    不办吧,已经筹备了这么久,浪费财力物力不说,也必将失信于普通员工。

    李肖肖略一思索,朗声道:“办!穆总不在,公司的各项事务都要稳定推进,联谊会也是公司既定事务之一,况且这还是穆总亲自拍板的。”

    唐米亚苦着脸道:“李总,如果办的话,你能不能出席一下。当然,不用你表演节目,你坐一会就行。”

    李肖肖直接道:“我出席,并且,我申报一个节目,我之前是教语文的,我朗诵一首诗,《致橡树》,怎么样?”

    唐米亚心里一惊,接着就是一叹。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个李总,也是个当领导的料。在穆总昏迷的时候,在公司的联谊会上朗诵这样一首表达坚定爱情的诗,绝对应景,绝对效果爆棚。

    唐米亚几个人刚走,肖肖的手机响起,是乔晓敏。

    “嫂子,馨儿一直哭,你能不能回来看看?”晓敏如是说。

    肖肖无奈,轻声道:“晓敏,你好好哄哄她,这几天她不是经常哭吗,一会就没事了。”

    晓敏小心翼翼的说:“嫂子,这次有点不一样,我哄了好久都不行,我测了一下体温,馨儿有点发烧。”

    李肖肖闻言大惊,老公已经病倒了,女儿如果再病了,这个家就乱套了。

    她立刻说道:“等着我,我马上回去。”

    李肖肖在几个保镖护送下风驰电掣赶到家里,立马抱起女儿查看。

    馨儿还在哭,哭的撕心裂肺的,感觉她的嗓子都已经哭哑了。一边哭,一边喊着“找爸爸”。

    肖肖瞬间被“找爸爸”三个字击中,顿时泪眼婆娑。她小声的哄着馨儿,带上乔晓敏,立刻赶往医院。

    路上,肖肖不住的自责,这几天白天上班,晚上去医院陪护,确实忽略了馨儿,真是很不应该。

    可是怎么办呢,总不能把她带到公司或者医院,那样的话,自己会更忙乱,更加手足无措。

    乔晓敏则不停的抹眼泪,检讨自己没有照顾好馨儿,让她生病了。

    肖肖叹口气,说道:“晓敏,这和你没有关系,馨儿哭闹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肯定是伤了身子才会发烧,我不怪你,你也别哭了,到了医院,还要靠你好好照顾馨儿,你也知道,现在全家的心思都在你东哥身上,馨儿只能靠你了。”

    乔晓敏赶紧擦擦眼泪,又小声的哄着馨儿。

    到了医院,馨儿迅速被送到儿科检查,检查的结果是轻微发烧,问题并不严重,只是她一直哭着找爸爸,让医生困惑不已。

    医生自然是认识肖肖的,穆大老板在这里住院的消息,早就传遍了每一个科室。更何况,医院的领导现在就在跟前伺候着呢。

    医生想了想,说道:“李女士,这样吧,我们马上安排馨儿住院。儿科的病房在4楼,穆总住的内科病房在6楼,也不算太远,你们辛苦一下,带着孩子去穆总房间看看,说不定孩子一见穆总就不哭了,孩子这么哭下去也不是办法,现在嗓子都哭哑了。”

    这时候,旁边跟着的医院院长一拍大腿,兴奋的说道:“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说不定孩子一哭,穆总醒了也不一定呢!赶紧的,带着孩子去穆总的病房。”

    肖肖闻言,心里也是一阵激动。

    穆东对馨儿的溺爱非比寻常,还真有可能在馨儿的哭声中醒过来。真要是那样的话,闺女可就立了大功了!

    于是,一帮人赶紧抱着依然哭闹不止的馨儿,去了穆东的病房。

    穆爸穆妈、穆虹和穆晓霞几个人依然在穆东的病房里大眼瞪小眼,看到馨儿哭着被抱进来,几个人都有些不高兴,这里已经很乱套了,怎么可以把孩子带来,太吵了啊!

    肖肖当即解释了馨儿哭闹发烧,以及院长说馨儿的哭声有可能唤醒穆东的情况,大家心中就是一喜,赶紧把馨儿放到穆东的病床边。

    馨儿一看见穆东躺在床上的时候,哭声一下子就止住了,她瞪着乌溜溜的带着泪珠的大眼睛盯着穆东看了半天,突然格格的笑了起来。之后嚷嚷了几声“爸爸抱”,看到穆东没有反应,她干脆挣扎着爬上穆东的病床,搂着穆东的脖子,竟然很快睡着了。

    窄窄的病床,实在是挤不下这爷俩,看着馨儿小小的身体紧挨着床边,即使有栏杆挡着,也非常不安全,肖肖就要把她抱起来,送到儿科病房。

    可是手一沾上馨儿,她立刻就醒了,然后就开始哭闹,小手紧紧抓住穆东的衣服,死活都不松开。

    几个大人都掉了眼泪,最后穆虹说道:“肖肖啊,别折腾了,让这爷俩在一起睡吧,可怜孩子一片心意。”

    肖肖无奈,只好答应。然后又从医院要来一张病床,和穆东的病床摆在一起,把馨儿小心的放在穆东身边。然后,这一对父女俩,就这样甜甜的睡着了。大家都看到了穆东脸上的笑容,可是,心里却没有太多希望。

    因为类似的笑容,这几天实在太常见了。

    天色渐渐的晚了,大家好歹吃了一口晚饭,穆爸穆妈回了家。

    馨儿除了迷迷糊糊吃了点东西,撒了一泡尿之外,一直陪着穆东呼呼大睡。儿科的护士专门过来凉了体温,发现馨儿的体温也变得正常,这下好了,肖肖当机立断,馨儿的吊瓶暂时不打了,明天看情况再说。

    一晚上的时间很快过去。

    第二天一早,馨儿早早醒来,从床上一咕噜爬起来,瞪着乌黑的大眼盯着穆东看了一会,然后咯咯笑着说道:“爸爸,起床床,爸爸起床床。”

    穆东自然是没有什么反应,屋子里的几个大人确实心中悲苦。

    你爸爸如果真能起床床,那倒是好了。

    馨儿叫了半天,发现穆东没有反应,有些不高兴了,伸出小手去抓穆东的鼻子。

    肖肖吓了一跳,穆东的鼻子上还插着胃管呢,可不能随便动,她赶紧一把抄起馨儿,小声说道:“馨儿乖,别乱动。”说着,肖肖的眼里不由的又溢出了泪水,声音也哽咽起来。

    馨儿盯着妈妈看了几眼,又转头看了看躺在床上的穆东,突然又放声大哭起来。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