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6章 举止可圈可点
    程江峰从医院得知了穆东昏迷住院的消息,立刻通知了程强,程强丝毫没有犹豫,直接向蔡国梁做了汇报。

    蔡国梁大吃一惊,马上向市委市政府通报了这一紧急情况。

    穆东现在的身份太特殊了,说他能左右泉城的经济有点夸张,但是大东集团如果出了问题,绝对是不能承受之重。

    于是,情况被迅速汇报了省委省府,接着,连远在鲁南的刘静云都知道了。

    于是,省市两级班子立刻有众多领导前去医院探望。

    省里来的是省长姜小亮、省委宣传部长李立群。市里来的是市长杨宇禄、常务副市长蔡国梁和公安局长张同。

    领导对医院做了指示,全力救治,不容有失,必须尽快让穆东苏醒。

    几个医生犯了难。苏醒这种事情,谁也不敢保证什么啊。

    好在穆东的各项生理指标都很稳定,医生觉得,穆老板应该不会沉睡太久。

    就连来探望的省市领导,也都觉得这件事很快就会解决,感冒而已,体温降下来,人也就不迷糊了,简单的很。来看看,其实更多是形式主义,在关键时刻需要表现一下领导的关爱。

    可惜的是,大家估计的都太乐观了。

    中午的时候,穆东的体温降到了正常水平,呼吸也变得稳定而悠长,心速和血压也达到了稳定值,就连他之前皱着的眉头,也舒展了很多。

    下午两点,穆东被转进了普通病房,所有的人都送了一口气,大家静静的聚在病房里,等着穆东醒过来。

    在众人热切的期盼中,穆东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把大家吓了一跳。

    本来120去家里接穆东的时候,是没人带着穆东的手机的。后来肖肖费尽周折联系王振东的时候,才意识到穆东手机通讯录的重要性,专门让方健东回去取了手机。

    肖肖打开手机一看,是穆虹打来的电话,肖肖傻了眼,这个电话接不接?如果接了怎么说?

    ……

    时间回到早上8点,当王燕突然出现在金玉缘酒楼的时候,王绍强和穆虹夫妻俩吃了一惊。得知女儿是坐夜里的火车回来,又租了辆出租车赶到家里的时候,穆虹连声埋怨,嫌她不通知家里去接站。

    王燕左手揽着老妈的腰,右手挎着老爸的胳膊,笑嘻嘻的说道:“想你们了,专门回来看看。”

    穆虹看看墙上的日历,12月19日,周日。也就信了王燕的话。在她的印象里,王燕还在银行工作,是趁着周末回来的。

    王燕舒舒服服的陪着老爸老妈吃了早饭,然后就一直帮着干饭店里的活计。这让王绍强和穆虹俩人欣慰不已,觉得女儿终于算是长大了,就连端菜擦桌子这样的活,也干得非常卖力,并且好像很熟练的样子。

    能不熟练吗?十几个小时之前,一直在干类似的工作呢。

    当下正好是冬季的喜宴高峰期,加上又是周末,金玉缘酒店的生意很是不错,所以,店里非常忙碌。

    很快,王燕的脸上就见了汗,不过,她心里却是通透舒爽,顺畅的很。

    穆虹看着心疼,还特意嘱咐她歇一会。后来见宝贝女儿依然忙碌,又巴巴送上一块毛巾。

    王燕心里更美了!

    下午2点,宾客基本散尽,三口人亲亲热热吃起了午饭。

    饭桌上,一阵子父母慈爱泛滥、孝女温柔可心的戏码扮演的差不多的时候,王燕坦白了自己从银行辞职的消息。

    穆虹差点当场翻脸。王燕赶紧说出了两件事,一是表哥穆东知道并支持她辞职;二是,辞职后自己没闲着,前段时间一直在商场做收银员,目的是想积累一些基层工作经验,避免好高骛远。

    好说歹说,穆虹勉强算是接受了,初步原谅了王燕。

    不过侄子穆东竟然帮着女儿糊弄自己,应该适当敲打一下。

    于是,看着跟前嬉皮笑脸的宝贝女儿,穆虹乐呵呵的拨打了穆东的手机,准备向侄子发几句牢骚,吓唬吓唬他。

    很快,她就乐不起来了。

    这厢边,肖肖硬着头皮接起了电话。

    穆虹笑着说:“小东,你个臭小子,燕子这么大的事你也敢瞒着我?找抽……”

    肖肖带着哭腔说道:“大姑,我是肖肖,穆东病了,在医院。”

    穆虹大惊失色,腾的一下子站了起来,大声道:“什么?怎么还严重到去了医院?”

    肖肖终于哭了出来,说道:“说是感冒,不过还在昏迷中。”

    穆虹连忙道:“好好照顾小东,我马上过去。”

    收起电话,穆虹对着目瞪口呆的王绍强说道:“她爸,安排一下,我们马上去泉城。”

    接着穆虹转向王燕,说道:“燕子,家里交给你,你能扛得起来吗?”

    王燕瞬间感觉到了老妈的尊重,开口道:“妈,我能行,不过我也想和你们一起去看我哥。”

    穆虹道:“现在情况不明,不用兴师动众,我们可能去一两天,甚至有可能三五天,你把家里的生意打理好,就是大功一件。”

    王燕郑重的点点头。

    穆虹交待了一下后面几天预定的喜宴,匆匆和王绍强驱车上路。

    同一时间段内,从鲁南赶往泉城的,还有好几拨人。

    其中包含刘静云、鲁南市长张振义,还有大东商贸赵冉。

    赵冉得知穆东住院的消息,纯属偶然。因为刘静云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她正在向刘县长汇报工作,汇报的内容,自然是大东商贸今年的业务情况。

    得知刘静云要去探望,赵冉略作思考,决定也去看看。

    去的时候,想得很简单,觉得只是礼节性的探视,毕竟老板住院了嘛。

    赵冉没想到的是,此去泉城,她不但待了很久,还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

    ……

    方健东带着几个保镖,在医院的走廊里实施了警戒。凡是没有得到肖肖认可的人,一律不准探望穆东。

    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前来探望的人,真的太多了。

    很多人都觉得,穆老板这次生病,真的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凑到跟前露个脸,总归是好的。

    大家潜意识里,都觉得穆东只是一点小问题,肯定是活蹦乱跳的,在医院里只是休养一下子。

    可是,穆东一直在沉睡,或者说,一直在昏迷。

    四点钟,刘静云和鲁南市一众领导赶到了医院。最后进病房探视的,只有刘静云和张振义,没办法,其他人肖肖都不熟悉。

    刘静云看着静静沉睡的穆东,一开始也觉得问题不大。得知从早上七点发现开始算,已经这样昏睡了9个小时,刘静云心里才重视起来。

    她悄悄的躲到一边,给三哥刘敬堂打了电话,说明了穆东的情况。

    刘敬堂一听,吓了一跳,他当即表示,联系大哥二哥,安排几个内科和脑科专家,去泉城会诊。

    刘敬堂同时表示,让大东集团派出公务机,到北京接人。

    刘静云有些无奈,穆东现在这个样子,公务机怎么派?谁来指挥机组?

    带着这个疑惑,刘静云问了肖肖。

    肖肖突然觉得,自己好没用。这些事情,一直都是老公在安排,自己一直是心安理得在享受,关键时刻,却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指挥机组人员的底气。

    好在肖肖和穆东朝夕相处,平常穆东什么事情都不避着他,穆东怎么和机组联络,她大体上也清楚。

    并且,现在穆东的手机在自己手里,也算是一把利器。

    于是,李肖肖深吸几口气,稳了稳心神,拿出穆东的手机,拨通了机长的电话,沉声道:“严机长,我是穆东的妻子李肖肖,现在有一项任务,需要你们立即执行。请立刻申请泉城到京城的往返航线,你们需要去京城接几个专家,具体的情况,我会安排刘芳菲和你们同行,你们只负责保障飞行就可以。”

    严机长有些无奈,老板娘从来没有介入过机组的事情,现在她一本正经的发话,听也不是,不听也不是。

    于是,他谨慎的问道:“李总,穆总的情况怎么样?”

    李肖肖郑重说道:“严机长,穆总的情况很稳定,请你立刻执行飞行任务,不得有误。这次飞行指令通过穆总的手机由我下达,请你记录在案,以后有任何程序方面问题,我会负责解释。”

    得,老板娘的话,已经接近撕破脸的边缘了,严机长犯不上得罪人。

    他赶紧道:“好的,李总,我们立刻执行。请刘芳菲立刻赶往机场,一旦航线获批,我们马上起飞。”

    放下电话,肖肖觉得,自己的内衣都湿透了。这会她才深刻的体会到,老公掌控这么一家规模庞大的集团公司,是多么劳心费神。

    不过,情况不允许她多想,她马上安排刘芳菲和刘静云对接了联系人电话,带着两名保镖动身赶往机场。同时她让方健东联系还在京城调查火灾事件的王大江和卢英杰,搭乘公务机返回泉城。

    眼下已是多事之秋,还是把拳头攥紧一些吧。

    看着李肖肖略显生涩但是还算有条理的安排种种事情,刘静云欣慰的点点头。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紧急时刻,这个小女子已经被激发出了不少潜能,举止可圈可点。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