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5章 儿媳妇是外人
    岛城。

    王燕给张蕊打电话,约她一起吃饭。自从一同被超市“礼貌的”辞退以后,俩人的联系日渐频繁,关系密切了很多。

    张蕊却说道:“燕子,我哪还有时间陪你吃饭啊,我刚应聘了一个新工作,在一个饭店当服务员,要不,你来我工作的地方吃吧,我亲自伺候你。”

    王燕没好气的说道:“那还怎么吃?我哪能吃的下去。我说,蕊姐,你也不差这点钱吧,至于把自己搞的这么累吗?折腾!”

    张蕊笑道:“倒也算不上折腾,我最近想沉下心来研究一些员工基层管理方面的问题,以后万一当个大老板什么的,总不至于两眼一抹黑。”

    王燕却一下子愣住了,对啊,自己不是也想从基层干起,积累一些经验吗?干脆,也去当服务员去吧,反正也不长时间的干,一两个月的时间,正好和张蕊作伴。

    于是,王燕赶紧说道:“蕊姐,你那个饭店还招人吗?我也去,咱俩做个伴。”

    张蕊:“招啊,来吧。”

    就这样,下午4点,王燕通过了饭店的“面试”,领到了工装,当场就上班了。

    说是饭店,其实就是台东商业街上的一家水饺馆,只经营水饺和一些小菜,算是一个快餐店而已。

    王燕从下午4点忙到了晚上9点下班,人都要累散架了,突然觉得心里非常难过。

    她想起了家里的饭店,想起了不分早晚辛勤忙碌的父母,想起了自己这么大了,从来没有像这么累过。即使之前在商场里当收银员,也没有累的如此满头大汗,脚步根本就停不下来。

    想想之前偶尔寒暑假帮着家里的饭店干一点事情还推三推四的,王燕突然觉得,自己想家了。

    于是,上了5个小时的班,王燕脱掉了饺子馆的工装,提出不干了。

    老板早就适应了这样娇滴滴的小姑娘受不住这份辛苦,懒洋洋的说:“工作只有半天,可没有工资。”

    王燕心里无奈。这个饺子馆的地段很好,店里生意很忙,否则服务员也不至于这么累。

    她恨恨的把工装甩在老板脸上,咬着牙说道:“留着自己买药吧!”说完推开店门,开着停在不远处的smart,气哼哼的走了。

    张蕊在店里看着王燕离去的背影,心里直乐。

    这小嫚,还真是有个性!

    其实个性什么的,是需要底气的。一个需要解决生存问题的人,自然耍不起个性。

    王燕回到家里,放好车辆,直接收拾东西,去了火车站,夜里有一班直达鲁南的火车,还来得及。

    ……

    同一时刻,肖肖蜷缩在穆东怀里,悄悄说道:“老公,咱妈今天问二胎的事,说是你说的,过几年就要放开二胎,真的吗?”

    穆东搪塞道:“听京城的朋友说起过,那天老妈话赶话说起来,我用来应付她的。怎么,她问你了?”

    肖肖幽幽说道:“老公,如果真的能放开政策,我倒是愿意给你再生个孩子。一是馨儿自己确实太单了,再者,咱现在家大业大,孩子多了,也是好事。”

    穆东想了想,笑道:“咱妈怎么说,你别在意。这事暂时我们不考虑,等上三五年,如果政策放开了更好,如果不放开,我们可以考虑缴纳罚款超生或者移民生孩子,总归也不是难事。最近几年,你用心把学校的事弄好。三五年之后,我们的年龄和身体条件也都允许,再生不迟。”

    肖肖叹口气,说道:“好吧,听你的。”

    俩人又说了一会话,肖肖慢慢的睡着了,穆东却怎么也睡不着,借着窗外透进的微光,盯着天花板看了很久,才沉沉睡去。

    穆东病了。

    第二天一早,穆东昏昏沉沉的没有起床,方健东和几个保镖等在楼下和穆东一起去锻炼,迟迟没有等到,只好去楼上敲门。

    肖肖去卧室喊穆东的时候,才发现穆村满脸通红,呼吸急促,眼睛紧紧的闭着。

    肖肖大吃一惊,赶紧叫来穆爸穆妈,一家人慌了神,一边叫了救护车,一边通知了穆晓霞。

    救护车是120调度中心根据区域调配的,驶进了市立医院,几个医生检查一阵子,也没说出个所以然出来,肖肖急得团团转,终于想起王忻澜有一位医生哥哥,于是就要联系王忻澜,结果,手机里却没有王忻澜的手机号。

    最后,肖肖联系了王菲,王菲联系了王忻澜,王忻澜通知了哥哥王振东,王振东迅速召集几个专家,去了市立医院查看一番,然后立即把穆东转移到了鲁东大学附属医院,立刻做了一些列的全身检查,然后马上进行了会诊。

    专家的意见是,当前病人体温和血压偏高,心速稍快,心电图、脑电图没有异状,全身ct扫描没有发现异状,应该是重感冒引起的昏迷。当前主要的处理办法是降低体温,控制感冒症状,尽快恢复病人的意识。

    结论出来之后,医院立即组织输液和物理降温双管齐下,并且马上把穆东转移到了icu,重点监控。

    穆家的人傻了眼,怎么还进了重症监护室了?还不上家属进去。

    穆妈拉着肖肖的手,哭着说道:“肖肖啊,昨天晚上不好好好的吗?怎么今天成了这个样子?你们是不是吵架了啊?”

    肖肖也掉了泪,她虽然听出了婆婆话里略显恶意的揣测,但是并不生气。她已经顾不上生气了,哭着说道:“妈,我们只是商量了二胎的事,穆东答应了,说过上三五年,如果国家政策不放开,就交罚款或者移民到国外去生。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早上起来就成了这样。”

    穆妈心里这个悔啊,自己也是瞎操心,孩子的事,小两口爱怎么决定都行,自己瞎搅和什么。如果儿子真的是因为这个事情而受了老妈和媳妇的夹板气而生病,自己的罪过可就大了。

    穆爸铁青着脸,对着穆妈低吼道:“操心啊!没事找事啊,这回你省心了?”

    穆妈委屈的放声大哭起来,穆爸接着吼道:“嚎什么嚎?这个时候能嚎吗?”

    穆妈赶紧止住哭声,低声抽噎着。

    肖肖心乱如麻,觉得自己慌乱间说错了话,不该把二胎的事情说出来,现在仿佛成了穆东被婆婆逼得生病了一样。

    她赶紧道:“爸,这事和我妈没关系,穆东是最近太累了。”

    穆爸没吱声,穆晓霞说道:“行了,肖肖,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一切等小东醒了再说。”

    这话看似不偏不倚,不过穆晓霞语气生硬,脸色难看,肖肖已经感受到了一些寒气。

    肖肖心里哀叹,关键时刻,儿媳妇还是穆家的外人。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