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9章 难道行动暴露了
    当天下午,穆东一家和李文雁一家去了县城的别墅。

    李文雁一家已经搬到了别墅居住。这次的股票收益后,他们迅速还清了各种贷款和借款,手里最后落下了152万元。

    夫妻俩好几天都是懵的,走路就像浮在空中,飘飘欲仙的感觉。

    好在俩人十分谨慎,也没有到处宣扬自己一夜暴富的事实,财不露白,人生大智慧。

    别墅里,李文雁交给肖肖一张银行卡,笑道:“老七,这是100万,拿着。”

    肖肖有些为难,看向穆东。

    穆东笑道:“媳妇,接着吧,拿了钱尽快帮五姐把别墅过户。”

    肖肖接过来,挪揄道:“五姐,当富豪的感觉怎么样?”

    李文雁苦笑道:“不怎么样,一开始走路发飘,开车不稳,上课还老走神傻笑,学生都笑话我。对了,你们俩刚有钱的时候,是不是也这样?”

    肖肖一愣,想起了穆东那次中了彩票之后,俩人去商场疯狂采购一番的场景,不由笑道:“差不多吧,我们那时候是疯狂的买东西,说起来很好笑。”

    尹志平接话道:“我们可不敢乱花,传出去不安全。老七,这套别墅,对外我们也会说是借住的,省得有心人惦记。”

    穆东想了想,笑道:“行吧,我帮你打掩护。如果真的有人知道房子在你们名下,就说是我赠予的。”

    李文雁乐呵呵的说道:“其实这和你白送的也没什么区别。老七,以后这样的赚钱机会,还有没有?”

    穆东挠挠头,无奈的说道:“这么说吧,这样的机会就像官方公布的暴雨等级,百年不遇,即使有,我们也不一定能抓住。五姐,你以后也别惦记了。”

    尹志平赶紧道:“就是嘛,知足者常乐。”

    别墅过户的事情,房主肖肖出具了授权书,之后穆东交待给刘大田,让他派人处理。

    接着,穆东又去了大姑的酒楼,商量了北城在建酒楼的一些事情。

    穆虹一见馨儿就搂在怀里,心肝肉的一通乱叫。馨儿咯咯笑着,还专门给姑奶奶展示了一下自己刚刚掌握的走路神功。

    虽然只能歪歪扭扭的走上三两步,但可把穆虹乐得不轻,直把馨儿夸得天上有世间无。

    欢乐的气氛中,穆东出于对大姑身体健康的考虑,建议穆虹只担任酒楼的董事长,具体的管理工作,聘请专门的经理人打理。

    穆虹一番思考之后,答应了侄子的建议,还开玩笑说,自己肯定会垂帘听政,看好这个酒楼。

    至于穆虹的乳腺小叶增生病症,经过一段时间的中医治疗,已经缓解很多。据医生介绍,再坚持推拿针灸一年半载,可以除根。

    傍晚,穆东一家人乘飞机返回泉城。其实如果不是最近的烦心事太多,肖肖打算在娘家住几天。但是那样的话,安保队的压力太大,最终还是放弃了。

    晚上,穆东接到了刘大田的电话,当日的开盘,业绩不菲,实现签约379户。

    相对于整个一期工程1000套住房的规划,开盘当日售出三分之一以上的楼房,在一个县城里,已经算是相当优秀的业绩了。

    穆东很满意,对刘大田的辛勤工作表示肯定。

    刘大田兴奋的说道:“穆总,房地产公司组建这么久以来,终于摆脱了一直花钱的困境,开始挣钱了。”

    穆东笑道:“这才刚刚开始,挣钱的日子还在后面呢。”

    刘大田则说道:“穆总,从现在开始,我们具有了一定的盈利能力,我计划开始借助银行的力量来谋发展了。以后如果不涉及非常巨大的土地采购,尽量不再向您申请资金。”

    穆东呵呵笑道:“好啊,大田。如果每个子公司都有你这样的魄力,我可就省心了。”

    挂了电话,穆东心中琢磨,要是能自己成立一个银行就好了。国外大量的资金闲置着,国内的企业反而要向银行贷款,想想也挺有意思的。

    成立银行?呵呵,还是算了,洗洗睡吧。

    时间又过去了两天。

    奇怪的是,最近几天网上一直没有出现对穆东不利的帖子,而之前的那些帖子,也很快被网民遗忘了。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每天都有各种大事披露出来,大家已经习惯了遗忘和兴趣转移,想上个头条并且保持下去,那可太难了。

    穆东按部就班的忙碌着,心里却隐隐有些着急。黑客联盟对“苏三萌萌哒”的调查依然没有任何进展。事实情况是,一直以来,“苏三萌萌哒”就没与和裘小乐联系过,所以,黑客无法通过裘小乐这条线,侵入“苏三萌萌哒”的电脑。

    穆东琢磨着,是不是来个引蛇出洞。

    穆东给郭天德打了电话,说了这个想法,郭天德沉思一会,说道:“我想想办法,争取把那个家伙逼出来。”

    ……

    裘小乐这几天心情大好,不是小好,也不是中好,是大好,大大的好!

    回望自己在监狱里痛不欲生的那一段时光,至今偶尔想起来仍然菊花发紧。作为一个细皮嫩肉的小伙子,帮各位老大排解一下寂寞,那是必须的。

    裘小乐在监狱里只有三个愿望,第一是早点出去,第二是不挨打或者不被折磨,第三是能吃饱。

    家里花了大价钱办理了“保外就医”之后,裘小乐就来到了广州。本来他必须待在户籍地,并且需要经常向当地公安机关“签到”,不过他老爸裘康达担心他在当地不安生,索性又托了关系,把给他“治疗”的医疗机构定位在广州,这样好歹让他远离泉城这个是非漩涡。

    裘小乐从监狱出来以后,先是大睡了几天,之后又大吃大喝几天,在父母的陪同下,他总算暂时忘记了伤痛。

    一个月之后,父母留下两名“保镖”,去了加拿大,裘小乐感觉就像丢了魂一样。

    没有父母在跟前,他实在是缺乏安全感。

    很快,他又发现,保镖在保护他的同时也在限制他的自由。这让裘小乐极其不爽,在电话里和父母大哭大闹。

    母亲只是哭,而父亲裘康达干脆揭开了盖子,说道:“小乐,能让你从监狱里出来,家里已经花了大把的钱。如果你不愿意夹着尾巴做人,只能再回监狱。”

    再回监狱?裘小乐浑身就是一哆嗦,他无奈的接受了现实,但是整个人变得颓废无比。

    生活还要继续,除了吃喝拉撒睡,除了去当即公安机关例行签到,裘少爷依然有大把的时间需要消耗。

    夜生活是没有的,身边的狐朋狗友也是没有的,剩下的唯一能做的,就是上网。

    上网打游戏,上网聊天,上各种论坛闲逛,上网疯狂购物。

    好在虽然被限制,但是经济很宽裕。房子是家里在广州买的,老爸每个月提供两万元的生活费,足够裘小乐开销。

    再加上老妈和姐姐觉得他自己一个人在国内受苦,心里不忍,经常三万两万的给他打钱,所以,裘小乐竟然还慢慢攒了些钱。

    如果一直这么坚持下去,慢慢花一些钱买些专利谋求减刑的话,裘小乐其实还是有未来的。

    就算不能顺利减刑,他的刑期总共不过三年,熬一熬也就过去了。

    可惜,裘小乐心里一直有一枚仇恨的种子,终于有一天,有一个泉城的朋友联系上他,慢慢的帮他孵化了这颗种子,俩人一起运作了针对穆东的一系列疯狂计划。

    裘小乐觉得,只要能把穆东拖到泥潭里,怎么着他都愿意。他幻想着,能让穆东也进入监狱,能让他也体会一下自己所遭遇的痛苦。

    他觉得,这个机会已经近在眼前了。

    只是这个姓苏的哥们,怎么好几天没向自己通报情况了?

    算了,管他呢,反正大家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谁也脱不了干系。

    再说了,现在据说警方也看穆老板不顺眼,能出什么事?

    裘小乐喜滋滋的掏出一沓钱,和保镖一起出去吃饭。

    将近一年相处下来,两个保镖也基本上被裘小乐收买了,对裘小乐的一些事情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比如,现在裘小乐已经可以偶尔去酒吧喝点小酒。

    谁会和钱过不去呢?差不多能交差就行了。

    靓汤一喝,海鲜一吃,酒吧一通欢饮,裘小乐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半夜时分了。

    摇摇晃晃的从车里下来,走到单元口,却看见单元口那里堵着一辆白色的沃尔威轿车。

    这辆车停得真不是地方,裘小乐和两个保镖几乎要绕过车尾,才能进入单元门。

    醉眼朦胧之间,裘小乐瞥了一眼车牌,他浑身一激灵,醉意一下子去了大半。

    这辆车的车牌,赫然是“东a”开头的,是泉城的车牌!

    裘小乐最不能看到的,无疑就是泉城的车牌了。他一直在背后算计穆东,他当然知道穆东的实力不菲,自己的计划如果被发现,那可就完蛋了。

    平时偶尔在街上看见鲁东省的车牌都心里直哆嗦,现在自己的单元口赫然停着一辆泉城的车,这说明什么?

    难道行动暴露了?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