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4章 从来没想到过的人
    10月29日,周五。

    沪市郊区的一个网吧里,陈天德伸了个懒腰,环顾四周。从昨天开始,他就带领几个队员,换上了一些符合泡吧人员特质的服装,蹲守在了这个网吧。

    网吧里连日上通宵那是常有的事情,丝毫没有引起什么注意。

    陈天德对这个破破烂烂的网吧很满意,这个网吧没有豪华包间什么的,只是一个大厅,什么事情都一目了然,非常适合蹲守。

    已经一夜了,丝毫没有设么发现。

    结合之前发帖人的发帖时间,一次是晚上,一次是中午,可以说没什么规律可言,如果想有所发现,必须耐心等下去。

    正在此时,一个匆匆进来的年轻人,引起了陈天德的注意。

    大多数去网吧的人,要么个性张扬,要么个性闷骚。但是这个人不一样,浑身裹的严实,卫衣的帽子拉起来戴在头上,眼神飘忽,身上写满了两个字——躲闪。

    年轻人要了角落里的37号机子,坐下开始忙碌。

    陈天德不动声色的坐下,大呼小叫的开始打游戏,几个队员听到他不停的喊“进攻”,心下明白,陈主任可能有发现了。

    陈天德大呼小叫一阵子,悄悄的把自己的机子鼠标线弄坏了,之后提出换机器。于是,他顺利的换到了39号机子,和那个年轻人隔着一个位置。

    虽然每台机子之间都有挡板,但是陈天德坐下的时候依然清楚的看到,那个年轻人正在浏览一个论坛,年轻人的手边,放着一个u盘。

    哼哼,就是你了!

    郭天德悄悄给唐米亚和黑客联盟的人发了信息,言明发现了可疑人物,请关注是不是有人发帖。

    唐米亚正在穆东家里吃早饭,立马打开电脑,开始监控。

    几分钟后,一片名为《理屈词穷的大富豪打起了亲情牌》的帖子,悄悄的发出来,并慢慢被众多水军顶上去。

    唐米亚立刻给郭天德回了短信:对方已经发帖。

    同一时刻,郭天德接到了黑客联盟的电话,确认刚发出的帖子,依然是在这个网吧发出。

    郭天德和几个队员迅速的结账走人,进入了路边的几辆租来的汽车。

    几分钟后,年轻人也从网吧出来,打了辆车离开。郭天德几人迅速驾车跟上去。

    出租车开了大约2公里,停在了一个小区门口。

    郭天德的车里下来一男一女两个衣着普通的队员,跟着年轻人进了小区。

    10分钟后,两名队员回来报告了年轻人的住处,3号楼一单元404房间。

    郭天德当然不会冲进房间去抓人,这样既不合法也不合理。再说了,这是一个发帖人,真正的主谋,还不知道是不是他呢。

    郭天德几个人兵分几路,一路去调查这个年轻人的情况,一路去调查404室房主的情况,还有一路装扮成宽带维修工,去了解一单元的宽带安装情况。郭天德本人,则居中协调,并且在3号楼楼下监控。

    中午,情况查明,年轻人叫钱默,25岁,徽省人,房子是租的,办有暂住证,在小区治安登记表格中,工作单位是一个网络公司。

    房主的信息也查到了,男性,62岁,沪市本地人。

    很快,宽带的情况也查到了,404室使用的是电信宽带,队员已经在宽带单元箱里做了一些手脚。

    郭天德迅速把单元箱的情况向黑客联盟做了说明,请对方协助。

    很快,黑客就通过单元箱侵入了404室钱默的电脑。

    可怜的钱默,虽然也有一些网络基础知识,去网吧发帖还小心翼翼的使用了代理机制,可惜在顶级黑客面前,他的这点知识,只能聊胜于无罢了。

    此刻,他正在通过qq,向他的雇主汇报最新发帖的情况,于是,雇主的情况,迅速被黑客掌握,然后,黑客顺藤摸瓜侵入了雇主的电脑,甚至还悄悄打开了对方的摄像头,拍下了雇主的照片。

    ……

    此刻的穆东,正在大姨家里开怀畅饮。

    本来,吃过早饭之后,穆东就带着老妈和几个保镖来到大姨家里,准备接上大姨和姨父去机场。

    湾流g550已经从沪市调回来,此刻正在机场等着,航线都申请好了,10点钟起飞。

    不过大姨不愿意,她说了,一是已经派人去买棉布棉花等物品,给馨儿做棉衣用,二是已经准备了午饭,必须吃了饭再走。

    穆东当即明白,大姨是打算用这种方式,加深一下两家的相互了解。走亲戚走亲戚,只有走动多了,交流多了,才能越来越亲。

    他当即答应下来,然后给机组打电话,让他们修改航线,延后到下午3点起飞。

    老板动动嘴,属下跑断腿,机长的脸瞬间就成了苦瓜,挂了电话,赶紧四处求助。

    中午,大姨家里热闹非凡,两个表哥和一个表姐也都带着孩子过来,大家欢聚一堂,坐了满满两大桌。

    酒过三巡之后,穆东向大姨提出,如果表哥和表姐想去泉城工作,自己可以安排。

    大姨笑道:“你表姐嫁出去了,她的事我不管,去不去随她自己。不过你两个表哥,我是不让他们出去的。现在农村条件也好了,农忙之余只要不闲着,生活也不差。我养了他们俩,就是让他们给我养老送终的。小东,村里也有很多出去打工的年轻人,一年到头不回来,老人在家里,有的还带着孩子,活的太恓惶了,我可不想过那样的日子。”

    两个表哥讪讪的,没有吱声。表姐说道:“我也不去,家里生活还凑活,我也给你们养老。”

    表姐就嫁在本村,倒真是特贴心小棉袄,平时照顾父母颇多。

    穆东心下感概,表哥表姐家里,生活倒也富足,不过赚的都是辛苦钱,大表哥才刚40岁,就已经胡子拉碴的一脸老相了。

    穆东想了想,继续道:“大姨,我刚才在路上注意看了,你们周围田地里也不少种柳条的,有些农户门前也晾晒着柳编筐。我在老家不是有个商贸公司出口柳编吗,干脆让表哥和表姐帮帮我,在你们这里弄个加工点,你看行不行?”

    表姐兴奋的说:“当然行!我就会编筐,两个嫂子也都会,我们肯定能干好。去年我就想让我妈问问你……”

    大姨喝道:“去年你不也没闲着!”

    表姐翻翻白眼,不吱声了。

    大姨继续道:“小东,这事能行,你那个厂子我也听说过,信誉很好,我们这里不少人在我跟前夸你呢。你表哥表姐提过几次,让我问问你,我没答应,亲戚一旦一起做生意,弄不好就伤了和气。现在既然你提出来了,我就一个要求,亲兄弟明算账,这事该怎样就怎样,不需要特殊照顾,让他们安安稳稳的赚点辛苦钱,也就行了。”

    穆东笑道:“大姨,这事好办,我全程不参与,让下边的人和表哥表姐谈,你就放心吧。”

    接着,穆东转向表哥表姐,问道:“你们是每家各干各的,还是合在一起弄个大加工点?”

    几人不吱声,眼巴巴的望向老妈。

    大姨笑道:“当然是各干各的,搅和在一起算什么事。”

    穆东心里叹气,各干各的,自然是每家都肃清了,各人挣的钱归自己,但生产成本肯定要增加不少。

    他笑道:“行,那就这么办,表哥表姐,虽然是各干各的,你们有什么事最好还是商量着来,比如买柳条,三家一起买肯定比一家单独买要合算。再比如送货,三家一起送也肯定比每家单独送省运费,这些事情,你们要有计划。”

    大表哥说道:“老表,你放心,我们会一起商量着办。产品质量什么的,也保证不给你丢脸。”

    穆东笑道:“这事我不管。如果你们质检不过关,交不上货,损失可就是你们自己的了。”

    丑话说在前头,穆大老板也只能这么做了。

    2点钟,午宴在祥和的气氛中结束。简单收拾一番之后,穆东带着大姨和姨父迅速离开,直奔机场。

    表哥表姐虽然羡慕老爸老妈去坐私人飞机,倒也没人提出同去。同行的,只有表姐家的小女儿,四岁的羽然。

    下午3点,湾流g550腾空而起,穆妈紧挨着姐姐和姐夫,起飞时宽慰他们,起飞后给他们介绍窗外云端的美景。

    现在的穆妈,早就不是第一次坐飞机时的紧张摸样,而是游刃有余了。

    穆东则和唐米亚坐在舱尾的一个茶几边,俩人小声谈论着网上舆论最新的进展。

    20分钟后,飞机到达泉城,众人下了飞机登上汽车,很快到了穆东家里。

    肖肖抱着馨儿等在了楼下,周围是几个一脸戒备的保镖。

    没办法,礼节要讲,安全也要讲,只能这样。

    安置好大姨和姨父,穆东去了公司。郭天德发来了一份资料,据说找到了幕后主使人的照片,只是大家都不认识这个人,让穆东看看。

    穆东到了公司,打开邮箱,点开了郭天德发来的照片,顿时大吃一惊,这个幕后主使,还真是一个从来没想到过的人。[.]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