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3章 就等着有缘人进入了
    被大姐一巴掌扇在脸上,张凤西瞬间呆住了。

    小时候大姐是经常教育几个弟妹,动手那是常事。可是,自从自己成年到现在三十多年,大姐可是从来没动过自己一手指头。

    自己可是50多岁的人了啊,竟然在小辈面前,被大姐结结实实打了耳光!

    羞愤欲死!

    张凤西还在呆立,张凤凰说话了。

    “好好的人不说人话,该打!他是你外甥,是刚刚花了泼天的大钱救了你兄弟的外甥,你就这么和他说话?”

    张凤西一只手捂着脸,瞬间没了脾气,大姐这么理由,足够强大。穆东这件事做得确实太场面太正确了!

    穆妈赶紧出来打圆场:“姐,再怎么也不能打人啊,都老大不小了。二哥,姐就这暴脾气,你多担待,这不发生了点事吗,她也是着急,你别生气啊。”

    张凤凰冷冷接口道:“怎么,不打算让我们进去吗?”

    张凤西这才嘟噜一声:“姐,你就知道打人,进屋吧。”

    一行人进了堂屋,几个保镖则在院子里站着抽烟聊天。

    张凤西的媳妇也起来了,看见老公捂着脸进来,心里还嘀咕:牙疼病犯了?

    又看见后面的大姐、二妹和穆东,心里就不爽利,不过在大姑姐面前,她没什么底气,硬着头皮和大姐二妹打招呼。

    寒暄完毕,张凤凰问道:“学武睡哪个屋?还是西屋?”

    张凤西还没来得及回答,张凤凰已经站起身来,往西屋走去。

    张学武刚睡下一会,有人砸门的声音他也听到了,但是他知道父母自会处理,嘟囔一声,翻身接着睡。这几天的心情挺美,手里也有钱,他觉得生活幸福的很。

    正舒服着呢,耳朵上一疼,他哎呦一声,顺着坐了起来。

    刚想发作,睁眼一看,眼前是大姑那张怒气冲冲的脸。

    张学武吓得浑身一哆嗦,脱口而出:“大姑,你来啦。”

    张凤凰冷哼一声:“起来,有事问你。”转身走了。

    张学武磨磨蹭蹭的去了堂屋,张凤凰劈脸就问:“学武,你是不是和别人说了你表哥的坏话?”

    张学武进屋看见二姑和表哥的时候,就知道事情肯定露馅了。

    露馅他不怕,反正他已经离开泉城,再说了,他也不认为自己说的是假话。

    他没想到,表哥穆东竟然请出了凶神恶煞的大姑,他现在真的有点怕了。

    一周前,一个年轻人来到村子找到了张学武。当时父母忙着农活,家里只有张学武一人,对方先是借口要买他家的粮食,后来又说和张学武有眼缘,拉着他去村里的饭店吃饭,再后来就说听说你表哥是个大老板,你怎么不去投奔之类的话。

    张学武气的当时就骂了大街,说自己的表哥口是心非,看人下菜碟,对自己刻薄等等。

    那人最后附和着说了几句,还说既然你表哥不仁,我们干脆也不义,上网揭发他怎么样?

    好啊!很合适啊!

    要是能给表哥穆东心里添点堵,张学武心里可是太乐意了。

    于是,在对方给了5000块钱之后,张学武添油加醋的说了很多自己遭受的不公平待遇,为了让言论听起来合情合理,对方还询问了一些细节。

    张学武拿到钱,心里快乐疯了,这钱来得太容易了啊!

    这笔钱理所当然成了张学武的私房钱,他也没和父母说这事,整天去村里网吧上上网,去镇上瞎溜达逛逛街,生活的很惬意。

    现在面对大姑的追问,张学武一梗脖子,大声道:“是有人来问我表哥的事,我实话实说,犯王法吗?”

    张凤凰就坐在张学武对面,她腾地站起来,伸长胳膊,对着张学武的脸狠狠抽了上去。

    “啪!”的一声响,听着可比张凤西挨的那巴掌力道大多了。

    响声一落,张凤凰厉声道:“你还有理了!好吃懒做也就算了,竟然还帮着外人对付家里人,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你说,人家是不是给你好处了。”

    张凤西看着儿子挨打,没敢吱声,毕竟他也刚刚接受了再教育。

    可是张学武他妈受不了,她猛然站起来,大声质问:“大姐,这是在我家,你有什么资格打我儿子!”

    张凤凰转过身来,冷冷的说道:“这是张家的家事,你最好闭嘴!”

    学武妈还想争辩什么,却被老公拉着坐下了。

    看着老公一只手还在捂着脸,学武妈心里一下子明白了:原来你不是牙疼啊!

    看着大姑姐一脸寒霜的样子,学武妈突然就想起了刚嫁进张家时和这个大姑姐的几次交锋,每次都是自己完败。最严重的一次,因为自己骂了公婆,对方把自己刚做的一件新衣服用剪子铰成了布条,还扬言要铰烂自己的嘴。现在想想那把雪亮的剪刀,心里都有一股子寒气。

    看见父母不吱声了,张学武没了盼头,只好嘟囔道:“人家来找我,我当时在气头上,也就乱说了几句。”

    张凤凰冷笑道:“在气头上,小小年纪,气性倒是不小!”

    作势又要打,这次张学武有了防备,一下子躲开了。

    剩下的问题就简单了,在张凤凰的逼问下,张学武只要一五一十的交待了事情的经过。

    穆东听完,立马问道:“二舅,村里有没有监控设备,饭店有没有?”

    张凤西慢腾腾的说:“村里没有,饭店那边,我不知道。”

    穆东连忙去院里,让两个保镖去饭店查看,带路的,自然是垂头丧气的张学武。

    一刻钟,保镖回来了,饭店也没有监控。

    想想也是,2010年,村里的小饭店,谁能有心思装什么监控。

    继而询问车辆,张学武说,对方是开着一辆电动摩托车来的,没有车牌。

    这条线索,算是断了。

    接下来,就是唐米亚出场了。

    在她的指挥下,张学武按照提前准备的台词,录了一段视频。

    大体意思是,我在9月下旬去泉城投奔表哥穆东,表哥对我严格要求,让我从基层做起,干快递员。后来由于我工作不认真,又让我去安保队接受军事训练。我对表哥的安排不理解,所以辞职离开。后来有人找到家里,出资5000元让我污蔑我表哥穆东,我贪图钱财,就接受了,说了很多不利于我表哥的话。

    现在经过家里长辈的教育,我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并且感到羞愧难过。我诚恳的向我表哥道歉,也向广大被蒙蔽的网友道歉,我错了!

    一段视频,翻来覆去录了好几次,唐米亚却总是不满意,她总感觉,张学武说这番话的时候,像是被胁迫的。

    后来她终于明白,是张凤凰在场,张学武太紧张,所以总是磕磕巴巴的。

    原因找到,录制现场挪到了张学武的房间,终于完美的录制出了“羞愧悔恨”的神态和语气。唐米亚很满意!

    目的达到,该离开了。

    穆东诚恳的说道:“二舅、二舅母,学武还小,你们现在还能养着他,但是你们真的打算养他一辈子吗?你们好好考虑一下,如果需要帮忙的话,自己的表弟,我肯定不会看着不管。”

    穆东的想法是,实在不行,让张学武还去安保队,好好磨几年性子,成不成的,别让他到处惹祸。

    二舅哼了一声,二舅妈则翻了翻白眼,哼都没哼。

    得,俩人并不认可穆东的话,觉得儿子还小,等给他找个媳妇,他自然就知道好好过日子了。

    言尽于此,穆东等人上车离开,先送大姨回家休息,接着一行人直接回了穆村家里。

    家里一直由穆二叔帮着照看,倒也勉强能住人。众人安歇。

    唐米亚却没有休息,她得知穆家有宽带和路由器之后,迅速开始工作。

    很快,以穆东的口气发出的一篇帖子,传到了网上。

    这篇名为《清官难断家务事》的帖子中,穆老板说道:张学武确实是我二舅家的表弟,对于他的指责,我很痛心。

    家和万事兴,是每一个中国人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而我这没能团结好我的家人和亲友以至于出现了张学武的事情。

    对此,我并不愿意把我的家中琐事拿出来澄清什么,我只说一句话,清官难断家务事。

    我有众多的亲友,也和绝大多数亲友相处的很愉快,大家一起努力工作,幸福生活,是我非常愿意看到的事情。

    我恳请张学武能放下成见,认真回忆你在大东快递和安保队供职的过往,能在痛定思痛之后,凭着良心说出实话。

    帖子一出,舆论哗然。

    这算什么?认怂了?打感情牌?

    穆大老板疯了吗?凭良心说话?开什么玩笑!

    这是一个良心有价的时代吗?

    没有证据,你瞎说什么!真是的!

    好吧,这个认怂的帖子,正是唐米亚的计划里那块诱饵,同时,也是下一次发布张学武视频的铺垫。

    因为,很快张学武就会站出来,“凭着良心说出实话”。

    忙碌完之后,唐米亚给陈天德打了电话,一张网已经在遥远的沪市张开,就等着有缘人进入了。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