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4章 那个高人就是我
    中午时分,一大帮子人哗啦一下涌进了孙颖的病房,值班护士心中一惊,刚想站起来发飙,却一眼看见了昨天揪着穆东打的那个牛人,继而又看见了跟在后面的穆东和肖肖。护士赶紧低下头,装作在忙碌的样子。

    来的人是有点多,穆东、肖肖、穆爸穆妈、穆虹、王燕王雯,还有小公主馨儿。

    一帮人不但带来了孙家三口人的午饭,还带来了很多水果和补品。

    王燕王雯率先冲进病房,打量着这个见义勇为救了哥哥嫂子的女助理,孙颖有些纳闷,怎么这两个姑娘看人的眼光就像看猎物的,让人瘆的慌。

    王燕王雯一番打量之后,相视一笑,同时点点头。眼前的孙颖朴素大方,面相温婉,一看就是个好相处的。腹黑一点说,一看就是个好欺负的。

    所以,俩人很满意。

    俩人落落大方的做了自我介绍,孙颖听到是老板的两个表妹,不由松了口气。还好还好,我还以为是实习生来观摩伤势的呢。

    孙爸孙妈和大多数人都认识,朴实的和大家打着招呼。穆东抱着馨儿,凑到孙颖跟前。

    馨儿乌溜溜的大眼扫了孙颖一圈,突然哇哇大哭起来,一边哭还一边朝着孙颖张开小手,做出一副让她抱抱的姿势。

    孙颖心里一酸,小家伙,我暂时怕是不能抱你了。

    她伸出一只手,轻轻抚过馨儿的小脸蛋,小声的哄着她:“馨儿乖,馨儿不哭……”

    馨儿好像听懂了,慢慢止住了哭声,之后挣扎在努力往前靠,终于在孙颖的脸上轻轻一啄,然后咯咯一笑,嘴里得意的说道:“姨姨,亲亲。”

    第一次见到类似场景的穆虹母女三人,彻底石化。要知道,王燕和王雯两个,想抱一下馨儿都要哄半天。

    肖肖心里却酸酸的,她走上前,伏在孙颖耳边,小声道:“孙颖,赶紧好起来吧,馨儿也需要你呢。”

    孙颖笑了,之前大姨和表哥给她带来的不快一扫而空,她开心的说道:“嫂子,我会尽快好起来的。”

    大家寒暄一阵,告辞离开,给孙家三口人留出吃饭的空间。

    走廊里,护士站的小护士,鼓起勇气追上穆东,向他讲述了刚才那对奇葩的母子。虽然护士进去的比较晚,只听到了只言片语,但是穆东稍加推断,大概的意思基本清楚了。

    穆东心中叹了口气。财帛动人心,没想到孙颖的大姨一家竟然跳了出来。

    同时,孙颖和家人的表现,也让穆东心中感动。能在这个时候赶走前来出主意的亲戚,说明孙颖一家对自己是信任的,做人也是有底线。

    既然你们信任我,我又怎么会辜负这份信任。

    孙颖没想到,由于小护士的通风报信,大姨和表哥引发的闹剧反而让自己的人格魅力更加闪亮了一些,这也算是阴差阳错了吧。

    几百公里外,鲁南,蔡军和冯佳伟联手一番调查之后,得知宋友德竟然被人打得住院了。继续细打听,得知他被人打得人头变猪头,还被敲烂了嘴唇,打掉了几颗牙。

    俩人瞬间就明白了,这是穆东干的。

    打脸打嘴,这就是嫌你多嘴多舌啊!

    咦?这是个好主意啊,我们干脆也效仿一下,等这个家伙稍微好点,再来这么一次。既解了气,也算配合了穆大老板的行动,相当于搞了个打嘴打脸2.0版本嘛!这要是传到穆老板耳朵里,也能缓和一下双方的关系。要知道,蔡枚的事,还有针对伤者赔偿的事,还需要接触穆老板呢。

    恩,就这么办!

    于是,从这天起,医院里的走廊里,就多了几个人,他们轮流24小时盯着宋友德的动向,就等着他伤好了出院。

    出院了干嘛?当然是再打一顿啊!2.0版本等着出炉呢!

    蔡军和冯佳伟也没闲着,他俩再一次通过关系,找到了仓兰县副县长韩墨七,请求他出面,和穆东协商对伤者的赔偿事宜。

    韩墨七早就知道蔡枚做下的事,并且专门去泉城探望了一番。当时面对穆东的时候,韩墨七一脸的歉意。这件事怎么说也和他沾点边,他觉得挺对不住穆东。好在穆东不以为意,还安慰韩墨七,说韩县长遇人不淑,是个倒霉蛋。

    当时俩人哈哈一笑,算是把事情揭了过去。平心而论,这事也确实和韩墨七没有什么关系。居中协调,协调到这个份上,也确实是倒霉透顶。

    现在看到冯佳伟等人再次找上门,韩墨七勃然大怒,恨声说道:“你们几个还嫌害得我不够吗?我在穆老板那里,面子都当成鞋垫子了!”

    带着蔡军和冯佳伟一起过来的,是市委办秘书处的一个副处长,名叫李国荣,之前是韩墨七的同事,也是冯佳伟的远方表舅。

    李国荣陪笑道:“老韩,这事确实对不住你,我诚恳的给你道个歉。但是我们这边,只有你能和穆老板说上话,你一定要帮帮忙。其实这事如果最后处理的皆大欢喜,你在穆老板那里也有脸有光啊。”

    最后这句话让韩墨七心里一动,好像有道理,这事如果真能协商出个结果,自己作为中间人,还真是能落下一些人情。

    还有就是,这件事之前是自己接下的,现在有始有终的擦一下屁股,好像也说得过去。

    想到这里,韩墨七差点就开口答应了。

    他脑子里突然闪过穆东那张笑盈盈的脸,想起穆东说自己是倒霉蛋时戏虐的语气,韩墨七浑身就是一激灵。

    傻了吗?穆东都已经给自己定了性——倒霉蛋,自己还去搅和这些事干嘛?吃饱了撑的吗?

    又一个念头闪过,我不居中,我向着穆老板总行吧?我不协调,我通风报信总可以吧?

    主意拿定,韩墨七淡淡说道:“这事我需要考虑一下,暂时不能答复你们。这样吧,你们把你们愿意付出的代价说一下,我好综合考虑。”

    蔡军一看开了一道门缝,连忙道:“韩县长,我们愿意积极赔偿伤者,争取获得伤者的谅解,能稍微减轻一下我姐的刑期就可以。还有就是,我们家那个食品厂,我们整顿的差不多了,希望能重新开业。”

    韩墨七有些哭笑不得,心说,这个傻乎乎的蔡军,是怎么混成一个不错的小老板的,这特么根本就是一个没脑子的货啊!

    他淡淡的说道:“蔡老板,那你打算赔偿伤者多少钱啊?”

    蔡军刚要说话,李国荣赶紧拦住了,他看不下去了。

    李国荣笑道:“老韩,这种事说起来,其实挺没劲的,就像菜市场讨价还价一样没劲。赔偿的数额,当然要看伤者的要求,开价不多,还价不少嘛!”

    韩墨七无奈的摇摇头,说道:“老李,看在往日同事一场,我给你透个底。穆大老板,根本不稀罕你们赔个三瓜俩枣的那点钱。这个人名下企业资产数以十亿计,自己有私人飞机,豪华汽车能排出几十辆,这个人每年在慈善事业上的投入不下千万。你们那个食品厂,资产有1000万吗?你就是全赔给伤者,你觉得穆老板会叫声好吗?所以,你们可以拿出积极赔偿的姿态,去获得穆老板的一丝好感,但是别指望能拿到什么和解书争取减刑什么的,你们最终能得到的,最多只是穆老板不再落井下石,明白吗?”

    李国荣一下子呆住了,他知道,这番话一出,如果自己还不识趣,自己和韩墨七的交情,也就到此为止了。

    因为这番话,是看在往日情分上说出来的,这就是断交的意思了。

    看到蔡军还要说什么,李国荣一下子拦住了。他诚恳的说道:“老韩,我们马上回去商量,看看能筹备多少资金用于赔偿,后面的事情,还需要你多费心。”

    韩墨七淡淡说道:“再说吧。”

    李国荣等三人离开后,回到市区。蔡军又接上了自己的当副区长的姑父甘洪林。

    四个人一通商量,最终甘洪林用一句话说服了蔡军。

    “财去人在,这是最好的结果,否则的话,你想过安生日子都不大可能。”

    几人达成一致,蔡家拿出500万元现金,赔付给伤者孙颖。至于和解书和蔡枚减刑的事情,一概不提。至于食品厂,能复工当然最好,如果长久不能复工,干脆卖掉。

    商定之后,李国荣再赴仓兰县,向韩墨七通报了蔡家的意向,再次恳求他出面协调。

    韩墨七还是那句话:“再说吧。”

    李国荣郁闷离开,韩墨七犹豫再三,给穆东打了电话。

    “穆老弟,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情,我本来不想和你说的,最终还是决定给你通风报信……”

    穆东听完之后,深深叹了口气。

    对于蔡家,穆东是不想轻易放过的,虽然蔡枚罪不及家人,但是穆东依然想毁掉蔡枚生存的土壤,让她即使以后出狱也不至于活的太逍遥。

    要知道,因为孙颖伤在背部,所以即使认定了重伤,蔡枚的刑期最多也不会超过10年。

    可是现在,蔡家竟然只提赔偿,不提任何其他要求,这是完完全全的示弱,打起了苦情牌。如果穆东依然赶尽杀绝,势必有损声望。

    穆东骂了一句:“特么的,韩哥,这事背后有高人指点啊?”

    韩墨七差点喷血,心说,那个高人就是我啊!

    内心深处,韩墨七还是希望能尽量温柔的了结事端,所以他才貌似不近人情的和李国荣说了那番话。而实际上,这番话却是无比正确的指明了蔡家谋求生路的方向。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