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3章 眼窝子太浅太浅了
    傍晚时分,肖肖办理了出院手续,回到家里。

    膝盖上的伤已经快结痂,在医院住着也是瞎折腾,干脆回家休息吧。

    当晚,穆虹和王绍强住在了穆东家里。晚饭时,穆虹一边抱着乖巧的馨儿,一边埋怨哥嫂,怪他们不通知自己。

    穆爸直挠头,对这个妹子,他也很是无奈,更何况,这次自己确实理亏。

    穆妈也很无奈,分辩了几句,是自己慌了神,六神无主,所以才忘记了。

    穆虹很好的掌握了火候,埋怨几句也就算了。饭桌上,她抛出了一个话题,打算收孙颖做干女儿。

    王绍强当即表态,同意!

    这么多年,王绍强一直是老婆的坚定拥护者,她的决策,他绝大多数都是支持的。更何况这次老婆的提议,真的的是一个绝妙的想法。

    穆东闻言,拍案叫绝,大声说道:“大姑,这个办法好,我举双手支持!”

    肖肖一阵恍惚,她现在才明白,下午大姑在病房里对孙颖说“暂时叫我大姑吧”,是什么意思。

    穆爸穆妈有些迷糊,穆爸问道:“他大姑,你收孙颖当干女儿,合适吗?干脆我们老两口出面,收孙颖当干女儿算了。”

    穆虹没吱声,望向穆东。那意思是,小子,你解释一下。

    穆东苦笑一下,说道:“爸妈,姑姑出面收孙颖做干女儿,有三个好处。第一,我们家和姑姑一家关系密切,不至于怠慢了孙颖;第二,给姑姑当干女儿和给你们当干女儿相比,孙颖接受起来更轻松,在外界造成的影响也很小,不至于被别人非议,说她攀附我们家;第三,对我们而言,这么处理也能切实表达我们的谢意,后续的一些事情开展起来也师出有名,便于操作。姑,我就能想起这么多,您受累,再补充一下?”

    穆虹翻翻白眼,说道:“还有两点,第一,我看着孙颖这孩子顺眼,他的父母看上去也本分,我很放心,第二,这话说出来不好听,但是我也还得说。防人之心不可无,如果以后交往中有什么不好的事情,我出面处理,比你们出面方便的多。”

    穆爸穆妈俩人,听出了一脑门子的汗。

    就这么收个干女儿的事,竟然还有这么多门道。

    穆虹继续道:“我这边还需要征求王燕和王雯的意见。穆东,你负责征求孙颖一家的意见。如果大家都同意,等到孙颖出院了,我正式收这个干女儿。”

    穆东笑道:“行,大姑,一切都按您的吩咐来。”

    小公主馨儿接口道:“爱尼大发发来。”

    众人一愣,旋即明白,这是鹦鹉学舌的劲头又上来了。

    欢笑声响起,晚饭终于开心的进行下去。

    第二天一早,王雯被穆东接到了家里,王绍强、穆虹和王雯三人躲进穆东的书房一通商量,之后三人又打电话和王燕商量半天,最后书房门打开,穆虹高兴的宣布:“我们家达成了一致,同意收孙颖做我们家的新成员。”

    王雯则眼睛红红的走到肖肖跟前,伸出胳膊揽着肖肖的脖子,带着哭腔说道:“嫂子,你吓死我了。”

    肖肖小心的拍着她的后背,柔声道:“没事了,没事了,嫂子不是好好的吗?”

    穆东也凑上去,说道:“没事了,别难过了!”

    王雯翻翻白眼,冷冷的说道:“鄙视你,这么近都不通知我,一边去。”

    穆虹不干了,喝道:“怎么和你哥说话呢?他是你哥!”

    得,她打穆东都行,别人翻个白眼说句气话都不行。再说了,也不是别人,是亲生女儿呢。

    王雯不高兴的撅起了嘴,分辩道:“我和我哥开玩笑不行啊?”

    穆虹瞪眼道:“不行!当妹妹的,就要有个当妹妹的样子。”

    穆东赶紧揽着王雯的肩头,帮着圆场:“没事,大姑,雯子这不也是着急吗?”

    穆虹撇撇嘴,不吱声了。

    王雯不情愿的小声对穆东说:“哥,我妈就是心疼你。”

    穆东小声道:“我姑昨天打我的时候,你是没看见。现在耳朵还疼着呢!”

    王雯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上下打量穆东一番,最后得意的大笑几声,咬着后槽牙低声说道:“打得好,该!”

    10点钟,王燕坐动车从岛城赶来,也是刚埋怨穆东几句就被老妈喝止。然后王雯在她耳边低语几句,王燕大笑道:“打得好,该!”

    肖肖悄声对穆东说:“老公,你这几年从大姑那里抢走了两个表妹不少宠爱,现在报应来了。”

    穆东无奈的挠挠头。苦笑道:“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肖肖直翻白眼,低声道:“还是打得轻了!让你得瑟!”

    ……

    同一时间,医院,孙颖的病房里。

    孙颖气的满脸通红,侧卧着的她激动的喘着气,按响了床头的应急电铃。

    病房里,孙颖的大姨还在喋喋不休的说道:“小颖做出了这么大的牺牲,他穆家家大业大,我们要点钱怎么了?小颖,你不要执迷不悟,现在不要,以后想要也要不到了,你听大姨的,我和你表哥还能害你吗?”

    孙颖的表哥也说道:“是啊,小颖,我们是帮你争取合法权益,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你可不能犯糊涂。”

    言语间,护士推门进来,一看孙颖的脸色,顿时大吃一惊。她可是清楚,这个病人非比寻常,一旦出了问题,自己的小肩膀根本扛不住。

    她厉声道:“你们是什么人?嚷嚷什么?出去出去!”

    接着转身,轻声问孙颖:“孙小姐,您哪里不舒服?”

    孙颖激动的说道:“把这两人赶出去,以后也不要让他们进来。”

    孙颖的大姨一下子像被踩了尾巴,高声道:“小颖,你怎么这么说话?你别不识好人心!”

    孙爸在一边也是气得满脸通红,高声道:“这么说话怎么了?你说的那叫人话吗?滚吧!滚!”

    孙妈很是尴尬,对方毕竟是自己一奶同胞的亲姐姐,她不好意思说出什么难听的话。

    护士脸色一沉,朗声道:“这位女士,这位先生,我不管你们和病人是什么关系,请你们立即离开病房。否则的话,我马上叫保安赶你们走。”

    孙颖的大姨赶紧陪笑道:“我们马上走,我们是一家人,说的是家事,有点不同意见很正常嘛。”

    接着她转向孙颖,说道:“小颖,你再考虑考虑,这个时候,可不能犯傻。”

    说完,带着儿子,转身走了。

    病房里,孙颖嘤嘤的啜泣起来,孙爸孙妈赶紧上前安慰,护士也好言相劝一番,好一阵子才让孙颖平静下来。

    说起孙颖的大姨和表哥,这对母子,绝对是奇葩无比。

    孙颖的大姨名叫葛翠莲,表哥名叫许东峰,这俩人最近好几次来医院探望,搞得孙颖一家都有点感动了。

    虽然两家几年之前因为一些事情闹得不愉快,平时很少走动,这次频繁的探望,让孙颖一家生出了一丝“危难见真情”的感概。

    可惜,哪有什么真情!今天上午,这对母子再次来探望,一阵寒暄之后,终于亮出了话题,露出了狐狸尾巴。

    其实这对母子也是有些不耐烦了,好几次都想提起这个话题。只是当时肖肖还在住院,穆东和和肖肖时不时的来孙颖的病房探望,一些话题就不方便讨论。

    昨天肖肖出院,今天这对母子一来就发现了这个情况。

    太好了,穆家人不在,终于可以和妹妹一家讨论一下赔偿的问题。

    于是,葛翠莲絮絮叨叨的说了一些诸如“人心难测”“此一时彼一时”的道理,之后顺势提出,孙颖应该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积极的争取赔偿。

    话题到这里,还算亲友间的合理化建议。可是接下来许东峰的话,让孙颖心中大怒。

    许东峰说:“小颖,我咨询了律师,你可以委托一个代理人和穆家谈判,毕竟你直接谈也不大好意思。我想好了,你可以委托我,我会全力帮你争取赔偿,最低不能低于200万。当然了,你也不能让当哥的白忙乎,我需要收取30%的佣金。我问过律师,收取佣金是合理合法的,即使委托律师去谈,人家也是要收取佣金的,还不如我们商量着把事情办了。”

    孙颖瞬间就气血翻滚,冷笑不止。她直接道:“原来你们是琢磨着上我这里挣钱来了?打得好主意啊?”

    葛翠莲嗔道:“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没听你表哥说吗,佣金是合理合法的,找别人代理,人家也要收的。”

    孙颖歪着头,冷冷说道:“这事不用你们费心,你们走吧。我不需要代理人,即使需要,也不找你们。”

    这才有了葛翠莲和许东峰俩人“据理力争”“好言相劝”和护士愤而赶人的一幕。

    平静下来的孙颖,等到护士出去后,轻声对父母说道:“爸、妈,从法律角度,我首先需要向凶手追责,争取赔偿,其次才是向受益人也就是我的老板要求赔偿。现在,这两个方面,我们都不用操心,我相信老板都会处理妥当,一定会让我们满意的。”

    孙妈期期艾艾的问道:“小颖,你说,你们老板真能把你以后的生活安顿好?”

    孙颖平静的说道:“我们老板有个快递公司,伙房里一对残疾人夫妻,在老板的照顾下,生活的很富足。我们集团公司,每年用在救助兔唇儿童身上的钱,不下几百万。这样的老板,会安排不好你的女儿吗?”

    口碑都是从小事当中累积起来的,穆老板良好的口碑,给了孙颖坚定的信心和力量。

    200万?孙颖心中冷笑。大姨,你的眼窝子还是太浅太浅了!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