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2章 暴打穆东的牛人
    穆东中午就看到了相关的视频,视频是隐蔽拍摄的,虽然角度不怎么好,但是很清晰。看到众人一巴掌一巴掌的招呼宋友德,穆东大呼解气。后来看到王大江挥出的那一棒,穆东也是吓了一跳。得知宋友德没有什么危险,只是嘴上缝了针,嘴里掉了牙,才算放心下来。

    哼哼,让你算计我!老色鬼,医生把你上下嘴唇缝起来才好呢。穆东恨恨的想着。

    正得意间,王忻澜打来了电话,她带来了两个消息。

    一是在王忻澜的催促下,第二架湾流g550的最后交易流程加快,已经完成了注册和托管手续,飞机在美国注册,直接由湾流公司旗下的服务公司托管,明天就将飞回国内。

    二是,经过咨询美国方面的医生,在一系列身体检查之后,三舅张凤南可以返回国内,后期只需要按时服用靶向药物,每三个月做一次肿瘤检查即可。

    也就是说,王忻澜和三舅张凤南、表弟张学彦三人,明天就要启程回国了!

    这是个不错的消息,想想自己拼尽全力终于把三舅从死神手里抢回来,穆东很有成就感。

    当天下午,蔡枚的弟弟蔡军接到了一个匿名电话,有人在电话里详细的介绍了宋友德向蔡枚求复合不成,转而散布往日丑闻的前因后果。对方还说,蔡枚之所以有今天,完全是宋友德刻意引导的结果。对方最后说,宋友德在鲁南购置了房产,生活的优哉游哉。

    蔡军沉声问道:“你说的这些,有什么证据吗?”

    对方笑道:“当然有,证据在路上,你很快就能收到了。”

    确实很快,下午2点,蔡军就收到了一份快递,里面的数张视频截图,证实了电话内容的真实性。

    蔡军一下子怒了!

    原来,姐姐和自己真的是错怪了那个穆老板。这一切的一切,竟然都是这个秃顶的老男人在兴风作浪,还巧妙的嫁祸穆东,让自己一家惹上了这尊大神,眼看姐姐将身陷囹圄,眼看自家的食品厂将破产倒闭,眼看着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这一招真毒啊!

    如果不是这个宋友德的引导,蔡军发誓,自己和姐姐这辈子都不想招惹这个穆老板,可是现在,一切都晚了!

    好吧,既然事情是你姓宋的做下的,你就要有承担怒火的勇气。

    穆大老板我惹不起,收拾你一个落魄的文人,难度一点都不大。

    至于这明显是那个穆东在挑唆,也顾不上了,先解了气再说吧。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冯佳伟身上,他也接到了电话并且收到了资料。谁都不傻,冯佳伟也看出了穆东的挑唆之意,但是他依然控住不住自己的怒火,打算修理一下宋友德。

    其实穆东完全可以用其他的方式悄悄的引导蔡军和冯佳伟,但是这次他依然选择了完全会暴露自己的方式,直接的来处理问题。

    原因就在于,穆老板想告诉冯佳伟和蔡军,所有的一切我都清楚,所有的情况我都掌握,我不怕你们瞎猜,也不怕你们瞎搞!

    我就是要堂堂正正的碾压,就是要堂堂正正的行事。

    即使用这样那样隐蔽的手法把资料给了蔡军和冯佳伟,他俩依然会第一时间明白这是穆东提供的,那样的话,反而显得小气了。

    其实穆东还有一层意思。

    我是在挑唆你们收拾宋友德,你们怎么收拾我不管。但是既然我盯着这件事,你们最好别动作太大。如果有什么恶劣后果,有我这样的知情者,你们怕是也不会太轻松。

    所以,宋友德是坏,是需要修理,但也仅限于修理罢了。

    冯佳伟犹豫再三,鼓起勇气给蔡军打了个电话。一番交流之后,两个男人决定冰释前嫌,联手修理一下宋友德。

    促使蔡军原谅冯佳伟之前的薄情举动的原因是,冯佳伟提出,想去探望蔡枚。

    这让蔡军唏嘘不已。早知今日之事,何必当初绝情如斯。

    当然,当下时节,探望是不可能的,怎么着也要判决以后了。

    医院里,疼痛不止的宋友德面临了一个难题,他的身边,没有人照料。

    好在他的行动能力没有丧失,他好歹忍痛去交了款,转进了病房,之后好歹在护士的帮助下,聘用了一个护工,订了可以送到病房的病号饭,终于把自己安顿下来,可以安心的呻吟一阵子了。

    躺在床上,宋友德开始琢磨,修理自己的是谁。

    怀疑对象有两个,一个是穆东,可是他为什么要针对自己?难道之前我嫁祸给他的事情败露了。就算是败露了,也不至于下这么狠的手吧?

    其实宋友德不知道蔡枚做下的恶事,如果知道了,立马就能想通了。

    第二个怀疑对象是蔡枚,毕竟自己之前纠缠过他几天,后来又散布了一些不利消息,不过她一个女人,能下得了这么狠的心,把自己打成这样?

    想来想去,宋友德想不出头绪。他知道,很快警察就会找他录口供,怎么和警察说,成了一个难题。

    要不要说出两个怀疑对象?怎么解释为什么怀疑这两个人?宋友德犯了难。

    回想那帮壮汉在动手过程中一言不发的情况,宋友德不寒而栗。他觉得,按照对方的手段,随时都能对自己来上这么一次,让自己痛不欲生。

    这次的事情,警告或者泄愤的意味非常明显,如果自己的一些供词惹恼了背后的某一位主使,自己会面临什么样的报复,恐怕很难预料。

    这太难为人了啊!

    想到这里,宋友德最终决定,如果警察来录口供,自己最好推脱一段时间,等到自己身体差不多的时候,直接溜之大吉,鲁南是不能呆了,太危险,还是换个城市好好过日子吧。

    宋友德在思前想后的时候,穆东正在尴尬的承受着大姑穆虹的怒火。

    穆虹是今天上午无意中从来酒店就餐的一个政府官员嘴中得知穆东遇袭的消息的。那个官员也是为了拉个人情,显示一下自己的关心,客气的问候了肖肖的伤情,结果穆虹手里的菜直接掉在了地上,稀里哗啦碎了一片,那个官员才意识到自己好像闯祸了,赶紧溜之大吉。

    穆虹又急又气,直接把电话打给了刘静云,确认了穆东和肖肖确实遇袭的情况后,直接拖着王绍强驱车赶往泉城。

    一路上,穆虹铁青着脸忍着没打电话,看得王绍强心惊肉跳的,默默的为穆东祈祷。

    果然,穆虹一见到穆东,直接劈头盖脸的打了几巴掌,穆东吓得抱着头连连告饶,不迭声的认错。

    病房里的走廊上,一众医生和护士以及闻讯出来看热闹的人直接傻了眼,穆东是什么人,这几天大家都看明白了,那是省市各级领导都来探望的牛人。现在这个牛人狼狈不堪的躲避着一个中年女人的攻击,丝毫没有还手的意思,只是不停的求饶,听起来这个妇女是穆大老板的大姑。

    我的天哪,穆老板的爸妈都没这么打过他吧?一个当姑的,这么敢干?

    最后,穆虹也发觉看热闹的人太多,自己有点不像话,她扯着穆东的耳朵进了病房,穆老板嘴里疼的丝丝拉拉的吸着冷气,歪着头进去了。

    走廊里轰的一声,开始热议这个彪悍的大姑,神人啊!

    病房里,穆虹松开穆东的耳朵,红着眼睛问道:“以后有事还敢不敢瞒着我?”

    穆东嬉皮笑脸的说道:“大姑,打死我也不敢了。”

    肖肖小心翼翼的说道:“大姑,我也有责任,你别生气了。”

    穆虹哼了一声,眼神凌厉的扫过来,肖肖吓得立马不敢吱声了。

    穆虹环顾四周,说道:“这是最后一次,再有下次,穆东,从此你就没有我这个大姑了。”

    穆东差点跪下了,这话太吓人了。他膝盖一软,作势要跪,穆虹大喝一声:“站好了,像什么样子!”

    穆东赶紧道:“大姑,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以后不论什么事,第一时间通知你。”

    穆虹翻了翻白眼,正色道:“好,我原谅你了,出去待着吧,我和肖肖说说话。”

    穆东赶紧跑掉了,肖肖心里有些紧张,也不敢说话,尴尬的站在那里。

    穆虹突然掉了眼泪,哭道:“肖肖啊,我听到消息的时候,差点就吓死了。你们怎么这么狠心,这么大的事都瞒着我。”

    肖肖也红了眼圈,说道:“大姑,这事怪我,是我没劝着穆东通知你,我错了。”

    穆虹抹抹眼泪,继续哭道:“还好你们没事,你们要是有点什么事,这一大家子人,可就倒了啊!”

    肖肖好歹劝住了穆虹,之后向她讲述了详细的事情经过,穆虹听得心惊肉跳,后怕不止。

    她小心的查看了肖肖膝盖上的伤势,又去不远处的另一间病房看望了孙颖。

    孙颖的父母刚在在走廊里见识了穆虹的彪悍,看到她进来,脸上就有些讪讪的。

    穆虹毫不为意,仔细的查看了孙颖的伤情,小心安慰一番,最后直接把腕上的一个洁白的羊脂玉镯撸了下来,套在孙颖的手腕上。

    孙颖连忙推辞,穆虹按着她的手说道:“丫头,你要是推辞一句,我就出去抽穆东一耳光。”

    孙颖愣住了,她完全想不明白,这两件事有什么逻辑上的联系。她脱口而出:“为什么?”

    穆虹继续道:“你推辞,说明没把穆家的人当自己人,说明穆东照顾你还不够,当然要抽他。”

    好吧,这个理由貌似很牵强,但也貌似很强大,孙颖只好客气的说道:“谢谢阿姨。”

    穆虹想了一下,说道:“暂时先叫我大姑吧,随着穆东叫。”

    孙颖也不矫情了,朗声道:“谢谢大姑!”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