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8章 实在没脸接受感谢
    晚上10点,穆东接到了王忻澜打来的电话。

    按照之前两人的约定,今天是这一轮黄金交易的最后一天。截至当下,这次从8月2日开始的黄金投资,历经两个多月连续金价大涨,已经累计实现收益194亿美元,现在美国未来公司的总体资金实力,已经变成了228亿美元。

    王忻澜在电话中说道:“穆哥,大额的投资我是停下来了,几个员工各自进行的小额投资,依然还在继续,其中华裔乔治的业绩依然最闪亮,这两个多月他已经累计实现了收益接近一亿美元。”

    穆东想了一下,说道:“继续让他们几个折腾吧,如果能有些眉目,以后可以逐步的加大投入。”

    王忻澜继续道:“穆哥,今天的黄金价格还在涨,我们现在退出来,是不是有点可惜了?”

    穆东笑道:“最近我感觉不大对劲,还是撤出来吧。另外,今天我和你嫂子遇到了一个疯女人,我们俩差点出事,幸亏你嫂子的助理孙颖推了你嫂子一把,我俩才避开了硫酸攻击,幸免于难。不过孙颖的背部严重灼伤,刚刚脱离危险。所以,我觉得最近会是多事之秋,我们还是稳健一点,先把资金撤出来吧。”

    王忻澜吓坏了,连忙问道:“你和嫂子没事吧?怎么会这样?这个疯女人是什么人?”

    穆东道:“你嫂子磕破了膝盖,没什么大碍,我毫发未伤。那个疯子之前是报业集团的员工,因为之前的一些误会迁怒于我,最近有人破坏了她的恋情,她也算到了我头上,竟然丧心病狂的泼硫酸。忻澜,我现在说起来,仍然浑身起鸡皮疙瘩。”

    王忻澜顿了一下,说道:“穆哥,她会不会受人指使?”

    穆东道:“她被别人当成了刀是肯定的,背后是不是有深层的原因,正在调查。不论是谁出的手,我这次都打算剁几只了。”

    王忻澜叹口气,说道:“世人只看到富豪光鲜明亮的一面,哪里知道这些血雨腥风。其实马克思在《资本论》当中的很多提法,都是很有见地的。资金确实是血腥的。”

    穆东笑道:“别人我们不管,我们的钱是干净的。但是不论是谁,想用血腥手段沾染我们的钱,就要有被剁手的思想准备。”

    王忻澜想了想,说道:“穆哥,我催一下湾流公司方面,尽快回去一趟。这个关键时刻,我想和你们大家在一起。”

    穆东道:“回来吧,我也想和你聊聊以后的公司规划。”

    挂了电话,穆东转向病床上的肖肖,说道:“忻澜要从美国回来,你倒是可以问问她国外的教育模式和理念,丰富一下自己的知识储备。”

    肖肖还有点蔫,懒洋洋的说道:“孙颖一受伤,我感觉现实缺了只手,工作热情都降低了。”

    穆东走上前,轻轻拥一下她,笑道:“你要是这么想,可就中了坏人的算计了。她就想看到我们萎靡不振呢。孙颖没事,你也没事,已经很幸运了。工作还要继续,只有把平台打造的更完善,等到孙颖回归的时候,才能更有成就感。”

    肖肖眼神一亮,问道:“老公,孙颖以后还能继续工作吗?”

    穆东笑道:“当然能,她只是伤了背部,根本不会影响工作和生活,这么好的员工,我们肯定要继续留用,还要重用呢。”

    肖肖高兴起来,说道:“那行,我明天就出院,就算是为了孙颖,我也要好好工作。正好我也不想住院,一打吊瓶,我都不能给馨儿喂奶了。”

    穆东想了想,说道:“媳妇,出院的事还是算了,好好在这里住几天。借这个机会,给馨儿断奶吧。”

    肖肖有些不好意思,期期艾艾的说:“老公,这样不大好吧?”

    穆东一看,这就是愿意了啊。

    他笑道:“没事,你需要打一些消炎止痛的针剂,肯定不能继续喂奶,借这个机会断奶,老妈也能接受。”

    肖肖心里高兴,在穆东脸上亲了一下,说道:“那就听老公的,趁机给馨儿断奶。正好我以后也能全力投入工作。”

    穆东心里觉得好笑,他听出来了,媳妇是要让自己做恶人,提出给孩子断奶。不过这事确实义不容辞,那就明天自己和老妈说吧。

    第二天早上,穆妈和穆晓霞一起来送早饭,饭菜当然是好几份,不但有穆东和肖肖的,还有孙颖和她的家人的。

    看到老妈心情还算不错,穆东顺势提出了给孩子断奶的说辞。

    穆妈痛快的接受了,说道:“肖肖啊,你现在是伤员,要好好休养,当然要给孩子断奶。你放心,馨儿我会照顾好,昨天晚上她很乖,喝奶粉也喝的香甜,你的任务就是养伤,赶紧好起来。”

    肖肖差点掉了泪,带着哭腔说道:“妈,辛苦你了。”

    穆妈慌了神,感激道:“肖肖啊,你可别哭了。有什么辛苦的,现在的日子,搁在以前根本不敢想。你姐说我过的就像太后一样呢。”

    穆晓霞笑道:“妈,太后也没享你这些福呢。”

    肖肖开心的吃完了早餐,穆妈和穆晓霞离开医院,回家去了。

    穆东在病房里迎接了前来探望的王大江和申丽夫妻俩。

    俩人询问了肖肖的情况,也了解了一下孙颖的伤情,穆东详细的做了介绍。

    之后,申丽离开,王大江则在一间单独的病房里,向穆东汇报了一些事情。

    王大江昨天晚上刚从鲁南返回来。他在鲁南得知穆东和肖肖差点出事的消息时,吓得差点瘫坐在地上,当时就要返回泉城。

    后来卢英杰汇报了宋友德的情况,而王大江最近一直在追查这个秃顶的男人,现在有了具体的指向,再调查起来无疑事半功倍。他咬着牙在鲁南又待了一天,全力搜索资料,多方打听信息,终于用一天的时间把宋友德调查了一个底朝天。

    宋友德,就是被陈必树举报,和蔡枚有密切关系的报社领导,今年45岁,显著的体貌特征就是矮胖并且秃顶。

    因为和蔡枚的事情被报社辞退之后,宋友德不但失去了工作,也失去了家庭。他的老婆这几年受够了他的花边新闻,现在接着这件事,直接提出了离婚。

    宋友德当然不同意,但是他老婆直接向法院提出了诉讼。经过例行的调解程序,在宋友德的老婆提供了一些确凿的证据之后,法院判定了离婚。

    宋友德的老婆在支付了部分货币后,取得了房子的所有权,宋友德拿着几十万的资金,被扫地出门。

    这个时候,宋友德想起了蔡枚。毕竟俩人曾经好过,现在俩人又一起落魄了,何不从此一起搭伙过日子?

    相较于人老珠黄的老婆,宋友德很显然更喜欢年轻漂亮的蔡枚。

    于是,宋友德赶赴鲁南,找到蔡枚,直接提出了结婚。

    蔡枚正和冯佳伟打得火热,闻言大惊失色!

    开什么玩笑,当时和你好,是需要借用你手里的权利。现在你就一普通糟老头子,虽然才45岁,可是你那光秃秃的地中海,看起来说60岁都有人信。我可没有什么伟大的牺牲精神,愿意陪你终老!更何况,你现在的生存都是问题!

    于是,蔡枚婉拒了宋友德,并且直言自己已经找到了对象,正准备结婚。

    兴冲冲的宋友德当即被泼了一盆冷水。什么?我因为你才倒霉的,现在你安稳幸福的活着,凭什么只委屈了我?

    他纠缠了蔡枚几次,还去食品厂大吵大闹一番,后来蔡枚就躲着他。所以有一段时间,卢英杰跟踪蔡枚的时候,发现蔡枚好像在防备什么人。

    后来宋友德发现和蔡枚再续前缘无望,也就死了心。但是眼见蔡枚幸福快活,他又不甘心,终于在反现了穆东派人警告蔡枚的事情之后,不失时机的散步了蔡枚和自己之前的丑事,破坏了蔡枚一段美好的姻缘。

    这些情况,王大江已经调查清楚,大量的监控资料支撑下,很多场合都发现了宋友德的身影。卢英杰驾车追尾蔡枚奥迪a8的现场和流浪汉在写字楼散发传单的时候,宋友德的身影都在周围出没。

    结合往事,考虑动机,宋友德的一切行动,已经非常清楚了。

    王大江说的第二件事,是自请处分。

    “穆总,蔡枚的问题其实暴露了很久,可惜安保队的工作做得还是不太细,竟然没有发现在眼皮子底下的蔡枚。这是安保队的严重失职,我作为安保队的负责人,有不可推卸的领导责任。我现在向你辞去安保队队长职务,转为普通队员继续效力,同时我推荐卢英杰担任安保队的队长。”

    穆东盯着王大江看了几秒,叹了口气,说道:“王哥,这件事安保队确实有一部分责任,这方面毋容置疑。但是我也有责任,这一点也很清楚。去年的时候,你就说过我居住的小区鱼龙混杂,不利于安保工作展开,我没当回事,还批评了你几句。这是蔡枚能在小区里接近我和肖肖的主要原因。而安保队承担的,只是次要原因。你的处分还是要有,但是做个检讨也就行了,其他的一切照旧。同时,你辛苦一下,我暂时还要居住在现在的小区,等我们南郊的别墅完工才能搬家。所以,以后的安保工作,你还要多费心。你放心,我这次一定服从命令听指挥。还有就是,这次事件发生后,安保队展现了良好的素质和及时有效的处理手段,尤其是对孙颖伤口的处理,非常及时有效,避免了更深度的烧伤,我要向你和队员表示感谢。”

    王大江叹口气说道:“穆老弟,我实在没脸接受你的感谢?”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