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6章 反正我是信了
    穆东终于缓过劲来,笑着说道:“大舅,这也太贵重了。”

    张凤东正色道:“小东,这不算什么。我也不瞒你,这套金锁金铃,花了一万五,我和你二舅三舅,每家掏了五千。发票在盒子里,人家店里说拿着发票可以免费清洗什么的。你现在家大业大,不要嫌弃就好。”

    穆东哭笑不得:“大舅,我怎么会嫌弃啊。好吧,我收下了。”

    张凤东接着转向穆妈,说道:“她二姑,咱两家虽然只隔着几十里地,但你们这里是平原,种什么长什么,产量高。咱老家那里是砂岩地,地少沙石多,也就种个红薯什么的还行,小麦什么的亩产低的可怜,所以从你出嫁开始,就不停的接济家里,我们也都吃顺嘴了,觉得有些理所当然。这些年委屈你了。”

    穆妈终于忍不住了,哇的一声哭起来。

    馨儿看见奶奶哭了,眉头一皱,小嘴一扁,也大声哭起来。

    穆妈看见宝贝孙女吓哭了,赶紧止住哭声,接过馨儿,小声安抚起来。

    大舅的眼睛也有些湿润,他继续说道:“这次老三的事,我和你二哥聊了很长时间。自己的外甥泼水一样给老三花钱治病,让我们整个家族都非常感激,也非常惭愧。所以,今天我们凑了些钱,略略表达一下心意。我们也不懂买什么,最后一致决定买金子,人家说这叫什么,保值增值,你们收下了,我们也就心安了。”

    穆东接话道:“大舅,三舅的事你们不用担心,会好起来的。我之所以花大钱让三舅去美国看病,就是因为美国的条件最好。其实京城和沪市的大医院也能治这个病,只是见效慢,效果不好。至于感激什么的,真的没必要,三舅是长辈,如果我现在有条件而不伸出援手,那才是大罪过。家和万事兴,不论你们作为一个小家族,还是我们双方作为一个大家族,和睦相处、互帮互助,总归是好的,我们一切都往前看吧。”

    张凤东有些激动,穆东这番话,意思就是,以前的事,一张纸掀过去了,一切从头来。

    他笑道:“好好,家和万事兴,一切向前看。”

    穆东的表态,相当于搁置了以前的种种面和心不合,大家一切从头开始。对于大舅的这番话,穆东其实只信一半。

    原因在于,大舅用一套金锁金铃,敲开了穆妈的心扉,但是穆妈的心扉本来就是虚掩着的。但这套金锁,只在穆东的心扉上,敲开了一条缝隙。

    别小看这条缝隙,这是从无到有的进步,这是从零到一的转折。

    穆东信的这一半,是因为大舅带领整个家族,用一份厚礼作为敲门砖,加上一番诚恳的表态,确实能感觉到,他的思想是变化的,变了很多。

    而不信的那一半,穆东还是在防备。

    穆东依然坚持,大病大灾面前他可以不遗余力的救助,但是想占便宜的话,还是不行。

    穆东接着说道:“大舅二舅,三舅之前去省城的时候,打算让学彦跟着我干,我答应了,让学彦和小刘去干快递员,我提供一套两室一厅住宿,不收房租。后来三舅查出病情,学彦陪三舅去了美国,这事就放下了。现在大家都在这里,我不妨把这件事重申一下。等三舅病好了,从美国回来。学彦还是去干快递员,赚钱养家。在座的兄弟姐妹如果愿意去泉城,也都是从快递员干起。有能力的,就一点点进步,能力低一些的,脚踏实地看快递员,收入也不错。”

    此番话一说完,众人面面相觑,肖肖都觉得,这番话有些扫兴了。

    穆东继续道:“我之前做沙子生意、大蒜生意的时候,我姐,我姐夫,我二叔家的兄弟穆大国,我二姑家的兄弟谢东林几个人,都是冬天和我一起挨过冻,夏天和我一起晒过日头的。后来做大蒜生意,他们天天在冷库里巡查,带着口罩和风镜,还是呛得咳嗽不止,双眼流泪。平时装车卸车扛袋子,那更是常事。他们和我一起吃过苦,到了泉城,每个人也是送了好几个月的快递,再加上个人不停的努力,才有了现在的好日子。”

    “所以,如果你们想去泉城,必须从基层做起,从吃苦耐劳开始,一点点进步,一步步成长,否则,我无法对之前一起吃过苦的兄弟姐妹交待。但是你们放心,只要你们愿意踏踏实实做事,我能保证,大家都能过上好日子。”

    穆东说完了。

    穆妈心里颇有微词,穆爸心里则乐开了花,差点带头给儿子鼓掌。

    穆东这番话,除了说给几个舅舅家的人听,主要还是说给老妈听的。

    如果不狠下心说出这番话,穆东相信,等一会酒桌上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弄不好老妈就会当着众人的面给自己下达什么指令,让自己安排一下表哥表姐表弟等人,那时候,再想说点扫兴的话,就得拿出更厚的脸皮来浇灭老妈的热情,那才叫一个不爽利。

    干脆现在未雨绸缪。

    至于这件高达一万五千元的礼品,穆东觉得,接受起来没有难度,就当是老妈这么多年照顾娘家的回礼吧。

    穆东说完了,大舅挠了挠头说道:“小东说得对,不论谁想去投奔,都得本着做事做人的态度,绝对不能去添乱。能在小东的照顾之下安安稳稳的赚钱,已经比很多外出打工的人抢了很多倍。”

    二舅也说道:“我也同意小东的说法,从基层做起没坏处,就像上学一样,总得先上幼儿园,再上小学,一级一级慢慢来。”

    三舅母一看,只能自己代表三舅表态了,连忙说道:“等学彦他爸从美国回来,我就让学彦去干快递员。”

    好吧,大家都通情达理,事情完美解决。

    饭菜送到,摆酒开席!

    席间,觥筹交错,气氛融洽。穆东也借机表示,如果谁考取会计证,可以进入财务部门工作,如果谁能考取物流师,就进入快递公司地市分公司管理层。

    画画饼嘛,谁还不会咋地!

    表哥表姐表弟三人,专门给穆东敬了酒,明确表示会去泉城投奔。穆东心里苦涩,但是面上还是得乐呵呵的答应。

    我说成这样你们都想去,真的做好吃苦耐劳的准备了吗?

    事实证明,有人确实做好了,有人只是装着做好了而已。

    午饭在和谐的气氛中结束,众位亲戚打着饱嗝开心的离开。

    穆东也赶紧护送着老婆孩子回了娘家,而他自己,则在下午3点钟直接返回了泉城。

    没办法,魅力秀秀的人今天中午已经到了泉城,今天晚上必须赶回去见一面。

    时间回到前天,穆东陪着大姑等人体检的时候,魅力秀秀的人就和柴昊天商量,打算飞赴泉城,和穆东面谈。

    柴昊天各种解释劝说安抚好歹,摁住了一天时间。

    到了昨天,魅力秀秀一帮人实在等不下去,不再和柴昊天商量了,而是直接通知他:我们已经买好了今天中午的票,你自己看着办!

    还能怎么办?柴昊天不要面子的呀?他连滚带爬的买了同一个航班的机票,同时不停的祈祷,干脆下场大雨吧!

    当然没有什么大雨,而是直接来了台风,下起了一场暴雨!

    原来,一股已经擦边掠过胡建省的台风,到了台湾之后,突然诡异的转向,再一次正面轰击了厦门,于是,很多航班取消了!

    柴昊天吃惊不小,原来祈祷的作用这么巨大,怪不得很多人都有信仰,我当时求的哪尊神仙来着?要不要信仰一下?

    今天上午,忍无可忍的蔡长生等人,中午就飞抵泉城,他们决定了,我就在这里等,这总行了吧?

    这当然行,这不,到了晚上,穆大老板终于心急火燎的赶到了。

    酒店里,晚宴之前,穆东诚恳道歉:“蔡总,吴总,真的非常抱歉,家里的一众长辈集体体检,做晚辈的,必须陪着,耽误了两天,请多多谅解。”

    蔡长生颇感无语,这个理由太接地气了,和上次六号首长出访订单那种高大上的理由,完全不在一个水平线啊?

    这还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的区别。

    蔡长生客气的回复到:“没事,穆总,我们下午浏览了泉城,在护城河坐了船,体验了小桥流水人家的独特韵味,过的非常充实,感谢贵公司的热情接待。”

    好吧,你说东,我说西,这就是不满意了。

    穆东也很无奈,这事确实他做的不够好,但是老家的事情确实有些复杂,真是脱不开身。

    他只好说道:“蔡总,为表歉意,谈判过程中,我可以答应贵公司一个不让我太为难的小条件,怎么样?”

    蔡长生眼睛一亮:“穆总,此话当真?”

    穆东微笑道:“只能谈判桌上再验证了。”

    蔡长生赶紧道:“我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我可赖上你了。”

    穆东笑道:“酒桌上的话,我不一定认账的。”

    蔡长生:“这不还没开席嘛!”

    好吧,穆东是故意的,他试探出了对方会坚持一些东西,而这,正是他期待的。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