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3章 出事了
    整整一天,穆东从未如此盼着电话响起,他希望听到王忻澜带来已经出发的消息。

    电话响了,是程强,他听说了悍马车的消息,打电话过来说要体验一天,穆东无奈的答应,情绪低落。

    电话又响了,是刘大田,说的是南郊地块的事情,穆东只好应付几句。

    很快,电话再次响起,是刘静云,说的是339国道建设的事情,穆东只好打起精神应付。

    接着是王大江打电话来说了已经派人去庐山的消息。

    接着是艾东强打电话说了公务机托管的消息。

    然后是刘薇打电话说了最近小米1的销售情况。

    然后是赵冉打来电话说了最近柳编订单加工的情况和拓展网上零售业务的想法。

    然后是朱雪松……

    然后是陈晓莜……

    接连不断的电话,让穆东郁闷不已。之前也没觉得每天需要接这么多电话啊,原来我已经忙到这种程度了吗?

    最后一个电话是常娥打来的,她声音急切的说了工地有人受伤的消息。

    “哦,知道了。”穆东百无聊赖的说道。

    电话那头的常娥呆住了,这不是穆东的风格啊?

    她赶紧再次说道:“穆总,工地有人受伤了!”

    穆东终于醒悟过来,他大吃一惊,赶紧道:“情况怎么样?有没有打120?”

    常娥心想,这才是穆东正常的反应嘛!

    “问题不大,小腿受伤,工地上的医务人员已经做了简单的包扎,也打了120电话。”常娥说道。

    “我马上过来。”穆东终于不再沉醉在私人飞机的小世界里,带上王菲迅速赶到马路对面的建筑工地。

    受伤的是一个40岁左右的工人。受伤的原因是工地上的混泥土搅拌车的车轮崩飞一个小石块,击中了他的左腿,造成了他小腿受伤并且跌倒。

    现在的情况是,工人小腿上的流血已经做了包扎,但是工人处于昏迷状态。

    穆东一看,暗叫不好。他不会像常娥那样,天真的以为只是受了小伤,他觉得,工人摔倒时,或者受了内伤。

    他当即联系了王振东,说明了工人的情况。

    王振东说道:“现在情况不明,我不敢妄下结论,我马上派一辆救护车过去,你们之前联系的救护车,应该是附近医院的,他们到了之后,你不要让他们把病人接走。”

    穆东答应下来。刚放下电话,附近医院的救护车就到了。

    穆东赶紧迎上去,说道:“我怀疑工人有内伤,已经联系了鲁东大学附属医院的内科专家,他们马上就到,给你们添麻烦了,救护车的费用,我们照常支付。”

    救护车上的人一听已经联系了大医院,心里不爽,不过看在穆东爽快掏钱的份上,几个人嘀咕几句,开车走了。

    工人一下子炸了锅!

    他们不知道穆东的安排,他们只看见来了一辆救护车,老板出面说了几句话,救护车就离开了。

    怎么滴?见死不救?

    几个工人围拢过来,大声质问穆东。

    “为什么让救护车走了?为什么见死不救?”

    和受伤工人相熟的几个工人,干脆破口大骂起来。

    穆东赶紧大声的解释:“我联系了更专业的医院,医生马上就到……”

    可惜,穆东的声音被周围愤怒的声音淹没了。

    正吵闹间,王振东亲自带着两个医生赶到了。也是巧了,今天王振东没有手术,并且穆东轻易不开口相求,所以他干脆亲自来了。

    工人停止了叫喊,王振东迅速检查了工人的心跳呼吸和血压情况,又看了伤者的瞳孔,他大吃一惊。

    伤者心跳微弱,呼吸急促,血压很低,但外伤和流血不明显,很显然,受了严重的内伤。他当即把伤者的双腿弯曲,垫高,迅速抬上救护车,立刻驶向医院。

    人群平静下来,穆东大声说道:“各位老少爷们,我让第一辆车离开,是因为他们是附近的小医院派出来的,我联系的是省内最著名的三甲医院,最著名的专科医生,因为我发现伤者可能有内伤,小医院处理不了,有可能延误抢救时间,请大家多理解。另外,希望大家多注意安全,避免此类事件再次发生。”

    说完,立刻上车,赶往医院。

    一众工人面面相觑,不知道是该相信还是不相信。好在伤者已经送到了医院,应该问题不大了。

    其实,问题真的很大。

    伤者摔倒的时候,由于角度刁钻和摔倒时的力度过大,造成了胸腔内出血,王振东亲自主持了急救手术,整整用了5个小时的时间,给伤者输血1200毫升,才终于把伤者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穆东吓出了一身的冷汗,他庆幸自己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否则,病人在普通医院耽误上一段时间,生死难料。

    下午3点,手术接受,还在昏迷的病人被推进了icu,得知伤者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穆东终于松了一口气。

    他握着同样疲惫不堪的王振东的手,说道:“王哥,太谢谢你了,如果不是你处置及时,后果不堪设想。”

    王振东摆摆手,直接说道:“一起去吃饭,快饿死我了。”

    穆东闻言,才感觉到确实已经饿过劲了。

    医院食堂,简单的饭菜,王振东、穆东、王菲和方健东四个人,吃的香甜无比,几个人的心情也终于变得轻松许多。

    四点钟,从外地匆匆赶来的建筑公司总经理张金安在医院见到了穆东。

    穆东没给他好脸色,冷冷的说道:“张总,如果贵公司不严格管理,我想我们的合作可能会出现麻烦,你也知道,我现在有自己的房地产公司。”

    张金安满脸尴尬,说不出话来。

    张金安已经知道了事故发生的始末,虽然这是一场意外,但如果场地的清洁不出现问题,这个意外完全是可以避免的。

    王振东直接对张金安说道:“张总是吧?去交下费吧。”

    张金安如听圣旨,赶紧转身去了。

    王振东对穆东道:“别那么冷冰冰的,这不已经没事了吗?”

    穆东叹口气,说道:“王哥,这个院子以前的那些破事你也知道,今天如果真出了人命,以后的麻烦可就大了。”

    王振东想了想,说道:“或许就因为是这个院子,才保住了这个人呢?”

    恩?穆东一惊,好像也有道理啊!

    一场突如其来的事故,化解了穆东等待电话的焦虑和私人飞机将至的狂喜,让他终于平静了下来。

    这件事给穆东带来的积极意义是,它让穆东明白,生命才是最最宝贵的,其他的一切外物都是附属的生命之树的点缀,或平淡或璀璨,不一而足。

    穆东没想到的是,他自认为做了好事做了善事,及时的挽救了受伤工人的生命,最后这件事情却慢慢发酵,偏离了事件本来的模样,让他见识到了太多龌龊的丑恶的可怜的嘴脸。

    当天晚上8点钟,王忻澜打来电话,说一小时后公务将从纽约起飞,经停洛杉矶和京城,飞抵泉城,预计15小时以后到达泉城。

    穆东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知道了。”

    兴奋的王忻澜,没有注意到穆东的语气,她在电话里兴致勃勃的介绍了经停洛杉矶和京城的原因。

    经停洛杉矶是避开了路途更近的北极航线,避免遭受极低上空强烈的太阳辐射。

    经停京城是因为,洛杉矶没有直飞泉城的航线。

    王忻澜兴奋的说:“穆哥,你不知道,北极航线虽然节省燃油,但是经常飞对身体不好,很多飞行员都不愿意飞,并且乘客每年最好也控制飞跃北极上空的次数。我们现在自己有飞机了,以后我再也不飞北极上空了。”

    穆东笑道:“好,忻澜是未来公司的得力干将,是著名的黄金女王,以后只要你回国,专机待遇!”

    王忻澜哈哈大笑,开心不已。

    赵冉却一整天都郁闷不已。

    昨天赵冉拿到了前空姐张蕊交给她的一些市场调查资料,一番之后,赵冉敏感的发现,原来柳编产品在国内,已经有了这么广泛的应用。

    商场超市陈列水果蔬菜的筐子、包装水果的篮子,花店里用来插花的花篮,家庭收纳用的整理筐、脏衣篓,装饰用的手工花瓶、龙柳干枝,宠物用的环保宠物筐,还有一些大型的柳编家具,比如椅子和沙发。

    天哪,原来,这些柳编产品,早就在国内遍布了人们生活的各个角落。

    再深入的看下去,赵冉也发现了一些问题,比如市场规模很小、销售模式单一、市场现状混乱,甚至由于柳编产品易损坏,发货困难等等。

    但是赵冉想明白了,这是一个不成熟的内销市场,还有很多空白地带,慢慢培育一下,未来大有可为。

    于是她兴冲冲的给穆东打电话,说了自己的思路和想法,可是穆东竟然回答了一句“知道了”,就没了下文。

    赵冉愕然,难道我最近做错什么,让老板不满意了吗?应该没有啊!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