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5章 诉讼
    赵冉和这个空姐倒是经常联系,赶紧招呼到:“来来,张蕊,从去年就没见过你,最近还好吧?我看你越来越漂亮了。”

    穆东想起来了,张蕊,也客气的打了招呼。

    张蕊笑道:“赵姐,我已经辞职了,最近正在上学,在学工商管理,这次专门来广交会看看,开阔一下眼界。你们的公司越来越好了,展位比去年大多了,恭喜啊,穆总,赵姐。”

    赵冉笑道:“没什么值得恭喜的,这是一个小众行业,做到顶端产值也不会太大,瞎折腾罢了。对了张蕊,你去年说的那个柳编家居产品的概念,我一直念念不忘,你还打算做不做?”

    张蕊想了想,说道:“赵姐,这个项目我论证了一段时间,结论和您刚才说的差不多,太小众了,项目预期收益太低,所以我已经放弃了,如果您想试试的话,我那里有一些资料,可以给您参考一下,毕竟你是业内人士,或许可以抛砖引玉。”

    赵冉喜出望外,连声道谢。

    张蕊又待了一会,看到有外商过来咨询,随即走开了,临走时说会把资料发到赵冉的邮箱里。

    当天晚上,穆东设宴,招待了所有参加广交会的员工,一共开了三桌。桌上,穆东参照去年秋交会的标准,宣布了这次春交会的激励办法。

    所有订单金额的千分之二作为奖金,其中奖金总额的80%归业务人员,20%归12个现场技术人员平分。

    这让大家都很高兴,老员工已经在心里默算,自己差不多能拿到多少钱。

    第二天早饭后,穆东就离开了广州,没办法,集团事情太多,电话响个不停,他只好去向赵冉辞行。

    赵冉也理解,她知道,穆东现在的情况,和去年相比,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客气的说,大东商贸的这点盈利,穆东应该已经看不上眼了,他能专门赶来站场,已经是非常不容易了。

    上午11点半,飞机降落在泉城,也不用人接机,来的时候已经把gmc存到了停车场,三人直接驱车回城。

    穆东见到了等在这里的李福,这是穆东匆忙刚回来的主要原因。

    李福这次来,主要是很多文件需要穆东签字,他只好带着秘书和法务人员亲自走一趟。没办法,这个年轻人太重要,如果只让秘书来,分量不够。

    签字什么的,其实很简单,关键是法务人员介绍一些关键条款的过程有些冗长。一番忙碌之后,穆老板好歹签完了。一些外文的资料,穆东还专门叫来了刘芳菲进行了确认。虽然穆大老板也在积极的温习英语,但是看专业的英文合同,还是搞不定。

    穆东收起签字笔,对李福道:“李总,短时间内,不会再有什么资料找我签字了吧?”

    李福笑道:“怎么,穆总,嫌烦了?”

    穆东无奈的说:“感觉每天大部分时间就是看文件、签字,生活有点无聊了。”

    李福道:“要不要出去散散心,世博会马上开幕了,我想办法给你弄张贵宾票?”

    世博会?穆东心里一动。

    还是算了,虽然自己没去看过世博会,但是想起电视报道中远超春运的拥挤画面,还是觉得不去的好,真要去的话,王大江该头疼了。

    “算了,人挤人,也没什么意思。”穆东笑道。

    李福却松了口气,匆匆告辞了。世博会的贵宾票,他是能搞到,但也只有区区两张而已。

    遥远的纽约,一个爆炸性的新闻传出。

    刚刚崛起的投资新星,人称黄金女王的艾莉娜?王,起诉了美国未来公司的前税务官和美国税务机构,诉讼理由是违反保密规则,侵犯**权。

    让人不解的是,中国驻纽约总领馆发声支援,认为美国政府的税务机构存在巨大的管理漏洞,不尊重外国投资人尤其是华人的**。

    这就有点麻烦了,这牵扯到了种族歧视。

    在美国,只要涉及到种族歧视的问题,就是重大的问题,种族问题在美国有着根深蒂固的民意基础,这是一滩浑浊不堪的污水,谁沾上了都会麻烦缠身。

    美国政府和司法机关,统统不淡定了。

    王忻澜却很淡定,她悠闲的和彭领事及夫人享用着丰盛的中餐。一段时间以来,王忻澜频繁出入总领馆,和彭领事已经熟稔起来,和领事夫人鲁青更是无话不谈,颇有些忘年交的意味了。

    “忻澜,这个官司,你打算打到什么程度?”彭领事问道。

    王忻澜眼珠咕噜噜乱转几圈,说道:“彭叔叔,我没有什么明确的目标,我就是想出口气罢了。您有什么好的建议吗?指点我一下呗。”

    彭领事微微点头,恩,小妮子不错。

    “忻澜,那我就简单说几句。这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我的建议是,雷声要大,雨点要小。”

    王忻澜笑道:“彭叔叔,您可别卖关子了,详细说说呗。”

    “具体的说,就是起诉阶段要把事情弄大,甚至可以考虑借用媒体的力量,可以说,当前你也有这个号召力,想采访你的媒体,估计能挤满华尔街。进入诉讼程序之后,就要雨点小一些了,最好是能庭外和解,这样大家面上都好看,你在美国的投资也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王忻澜装着想了一下的样子,问道:“彭叔叔,不把他们打痛吗?”

    彭领事道:“你已经把他们打痛了,估计很多人都是热锅上的蚂蚁了,四处想办法呢。”

    王忻澜哈哈大笑,说道:“那行,如果他们提出庭外和解,我就说需要征求总领馆的意见,好不好?”

    彭领事微笑不语,心里暗暗点赞,懂事!

    穆家餐桌上这几天起了一些变化,晚餐没了白酒的踪迹,基本上都是红酒。这让喝惯了白酒的穆爸大呼不爽。

    红酒当然是肖肖买来的,还煞有介事的买了开瓶器、醒酒器和各种酒杯,投资很是巨大,各种红酒加上装备,30万大洋眨眼间没了。饶是李肖肖同志现在手握亿万现金,也很是肉痛了几天。

    这倒是便宜了蔡娇娇介绍的那个红酒商,抱上了肖肖这个大腿之后,对方年轻的女业务经理,恨不得搬到穆家来住了。

    红酒可是快速消费品,是会持续购进的。

    这天的晚宴上,穆爸又在嘀咕这个酒不带劲,味道一般之类,肖肖只好使出了杀手锏。

    “爸,老年人喝了这个酒可以软化血管,对养生很有好处,这些东西都很贵的,桌上这瓶玛歌赤霞珠,要4000多一瓶。”

    “多少?4000多?”穆妈吓了一跳,她赶紧道:“老头子,你可别喝了,这也太贵了啊!赶紧的,倒瓶里去,我得收起来,留着逢年过节喝。”

    说着,穆妈就要去抢穆爸手里的杯子。

    穆爸不干了,听说这酒这么贵,他倒是觉得应该好好咂摸咂摸味道,他端着酒杯躲闪着说道:“我把杯里的喝完。”

    肖肖呆住了。

    怎么老爸的问题貌似解决了,老妈这里又出现新问题了?这红酒,以后还能不能上桌了?

    穆东赶紧劝道:“妈,妈,赶紧停手吧。这个红酒和白酒不一样,只要开了瓶,醒过的,就不能再留了,要不就变味了。还有,你也喝一点,这个女士喝了也能美容养颜。”

    美容养颜的说辞,穆妈早就听肖肖说过了,以前没当回事,现在听说这酒这么贵,倒是有点动心了。这么贵的酒,肯定是好东西吧?

    穆东一看老妈忸捏的样子,赶紧给老妈倒了个杯底,殷勤的递过去。

    穆妈接过来,小心的呷了一点,说道:“挺好喝的嘛,比果汁强多了啊。那个,晓敏啊,你也喝一点尝尝,小东,给晓敏也倒点。”

    得,穆东赶紧遵命,晓敏连连推辞,还是没拗过穆妈,只好接受了。

    穆爸这边,又休闲的咂摸几口,确实觉得味道不大一样了,具体哪里不一样,他也说不清楚,反正就是钱多钱少不一样了,这么贵的酒,总得贵的有理由吧?

    这件事引发的后果是,从此以后,穆妈严控红酒上桌,穆爸则变得非常期待,越来越觉得红酒好喝了。

    还有就是,从这以后,穆爸天天盼着儿子在家吃晚饭。因为儿子在家的话,通常会开一瓶红酒,一家人都喝一点,并且,这个时候,老伴一般不阻拦,最多嘟哝几句。

    当天晚上,本轮黄金价格上涨结束,穆东和肖肖各自查看了自己的纸黄金账户,之前的挂单已经达成交易,1亿元的投资获益390万元。

    同时穆东给王忻澜打去了电话,得知她那边也完成了交易,之前投入的7亿美元,已经变成了.8亿,加上之前预留的7.1亿美元资金,美国未来公司账面资金51.9亿美元。

    买公务机和防弹车神马的,那都不是事了。

    提到公务机,王忻澜介绍说,明天计划去湾流公司看实物,没什么问题就尽快签约付款,早日派回国内。

    这让穆大老板也隐隐有些期待起来。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