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6章 往事如烟 一挥而散
    陈晓莜作为比穆东低一级的师妹,很清楚当时沸沸扬扬的“崔喆事件”的前因后果。

    她也知道,这件事情,是穆东和肖肖心里的一根刺,是穆东游离在大学同学群体之外的根源,现在有微妙的机会可以化解这根刺,她想尝试一下。

    穆东对于肖肖的出现,很是吃惊,并且有点尴尬,就好像他背着肖肖做了什么事情一样。

    肖肖下车后,直接奔向穆东,低声道:“老公,路上晓莜和我说了一些事,我支持她的意见,也支持你的一切决定。”

    穆东心怀大慰,自然的拥住了肖肖的腰肢。

    陈晓莜清咳两声,挪揄道:“那个,我说两位,这儿还有一单身狗呢。”

    穆东苦笑一下,和肖肖对视一眼,三人进屋落座。

    王菲已经下班了,办公室里很安静。

    陈晓莜开口道:“师兄,肖肖姐,我直接说干的,你们听完,我们再讨论。”

    穆东和肖肖点点头。

    “我是上周见到崔师姐的。见到她的原因,是大东集团对儿童福利院的空调捐赠。崔师姐两年前在儿童福利院领养了一个患有兔唇的女孩,并且花费巨资给女孩做了修补手术。之后她经常去儿童福利院,给其他的孩子们送一些礼物零食。”

    “前几天唐姐在儿童福利院遇刺的时候,崔师姐就在现场,当天她还去医院探望过唐姐,也就是在那里,她见了到师兄,当然她并没有上前,只是远远的看了看。然后她逐渐弄清楚,大东集团和师兄的关系,也上网查了师兄的一些事迹。”

    “崔师姐是通过其他同学辗转联系上我的,她知道我们是老乡,得知我现在帮着师兄做事,她约见了我。她想让我问问师兄,能不能为身患兔唇的孩子,做一些事情,哪怕只资助几个孩子做手术也行。”

    “交谈中,我得知了崔师姐的近况。她前年结的婚,嫁给了一个离异的小干部,对方有一个儿子,上初中了。崔师姐因为不能生育,婚后坚持收养一个兔唇女童,引发了夫妻不和。在给女童做完修补手术后,俩人离婚,现在崔师姐自己带着女儿和老妈一起生活。”

    “崔师姐是独生女,去年在离婚闹的凶的时候,她的父亲患病去世,所以现在是她和老妈养女三人相依为命。”

    “师兄,我去了崔师姐家里,我当时掉了眼泪,三口人挤在一套一室一厅的小房子里,房子还是她父母的老房子,条件真的很差,厨房和卫生间都在楼道里,我真的难以想象,现在还有这样破旧的楼房。”

    “崔师姐之前在郊区开发区的一家企业上班,担任财务部副经理,收入很不错,但是这几年由于离婚、丧父和给孩子做手术,再加上经常去福利院里献爱心,手里基本没什么积蓄。”

    “前一段时间,她母亲的身体不好,住院治疗一段时间,崔师姐耽误了一些工作,被公司辞退,现在闲赋在家。”

    陈晓莜说的动了情,掉了眼泪,她擦擦泪,继续说道:“师兄,肖肖姐。我说这些,不是说崔师姐可怜。她给我的感觉是,她很充实,很幸福,也很平静。她告诉我,她早就死过一次了,现在活着,每一天都是赚的。哦,对了,她皈依佛门,成了居士。据她说,她发下了宏愿,有生之年,要帮助100个兔唇儿童做修补手术。”

    “师兄,肖肖姐,我觉得现在的崔师姐,就像是一个四五十岁的人,心态像,面目也像,她才28岁啊,鬓角都有白发了。说话也是老气横秋的,我听着就难受。”

    “崔师姐找我,只是说了资助兔唇儿童的事情,我还没来得及和师兄说。师兄打电话给我说集团财务负责人的时候,我瞬间就想到了她。师兄,我觉得崔师姐非常合适,她早就拿到了会计师证书,具有中级职称,并且,这样一个致力于慈善的信佛的人,信誉度也非常高。唯一缺憾的,就是她和你们之间,有一段往事。”

    “这件事,崔师姐谈起过,她说前几年她恨,但是皈依佛门以后,她一点也不恨了。她说由于自己的冲动,给师兄和肖肖姐带来了太多的困扰,对不住你们。师兄,听完这话,我当时抱着崔师姐嚎啕大哭,她还反过来安慰我,说她已经放下了。”

    陈晓莜说完了,或者没说完也不一定,因为她已经哭得说不下去了。

    肖肖掉了泪,穆东的眼睛也有些湿润了。

    良久,陈晓莜止住哭声,说道:“师兄,情况就是这样,你给个话吧,我还不知道崔姐是不是同意,我还要征求她的意见。根据我的观察,她八成会同意。还有就是,肖肖姐,你放心,崔师姐不会给你和师兄带来什么困扰的,我觉得,她的心已经死了,她下半辈子,都不会为自己活了。”

    说完,陈晓莜想到了自己的伤心事,不由得又哭起来,肖肖赶紧轻声的安慰她。

    等到陈晓莜再次平静下来,穆东开口道:“肖肖,你……”

    肖肖赶紧道:“老公,我同意晓莜的提议。崔姐已经都已经放下了,我们俩还有什么放不下的,我支持你的一切决定。”

    穆东说道:“那好,晓莜,我同意让崔喆担任大东集团的财务部经理,由她组建财务部,并且,她所有的慈善目标,大东集团会帮助她完成。另外,在集团财务部走上正轨之后,如果她愿意,公司可以成立一个私募慈善基金,由她来打理,她可以脱离财务工作,去做她喜欢的慈善事业。”

    陈晓莜喜出望外,说道:“真的,师兄?太好了,太好了,我现在马上去找她。”

    穆东看了看肖肖,肖肖会意,点了点头。

    于是穆东说道:“我们一起去吧,这么多年,总想当面给她道个歉,现在终于有机会了。”

    陈晓莜愕然。

    半个小时后,穆东、肖肖和陈晓莜三人,站在了重汽新村一栋陈旧的砖混楼下。确实是砖混楼,因为很多地方都裸露着红砖,即使后来刷了外墙涂料,红砖的纹路也清晰可见。

    小区好像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盖起来的,当时是重汽职工的宿舍楼,现在却已经是和棚户区差不多的陈旧建筑了。

    楼下很凌乱,各种破破烂烂的东西随处可见,楼道里也没有灯,三人只好掏出手机,借助微弱的灯光照明。

    三楼中户,陈晓莜敲了房门。

    “谁啊?”一个女声问道,随后房门打开了。

    屋子里是老式的荧光灯管,亮的刺眼,灯光随着洞开的房门,一下子倾泻在门口的三个人身上。

    崔喆一下子愣住了,她一眼就看到了陈晓莜身后的穆东和肖肖。

    穆东看着明亮灯光下的崔喆,心里猛然一阵酸楚,时光怎么可以这么锋利,硬是把一个珠圆玉润的大美女,雕琢成了一个中年大妈。

    只见崔喆身材微胖,穿着朴素,圆圆的脸上,写上了些许的风霜,额头和眼角,几丝浅浅的细纹。头发简单的扎了个马尾,如陈晓莜所说,鬓角已经有了几缕白发。眼神在最初的惊奇之后,瞬间变得平静,目光如水,水波不兴。

    崔喆热情的招呼道:“晓莜,快进来,穆东,肖肖,好久不见,快进来。”

    是啊,好久不见!

    穆东想说什么,话却堵在喉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得跟着晓莜进了屋,肖肖也小心翼翼的跟着进来。

    三人买了一些水果和零食,崔喆客气道:“都是老同学,还买什么东西啊,快坐,妮子,家里来客人了,赶紧出来打招呼。”

    “嗳,来了,妈妈。”一个小姑娘清脆的应了一声,从里屋走出来,对着穆东三人说道:“叔叔好,阿姨好,陈阿姨好,欢迎你们到我家做客。”

    表现满分,家教良好。

    崔喆大方的介绍着:“我女儿,崔小爱,七岁了,上一年级,成绩很棒。”

    接着,一个瘦小的老太太也从里屋出来,和几人打招呼。

    众人赶紧起身回应。

    崔喆介绍到:“我妈,家里的最高领导人。”

    众人轻笑一声,气氛变得轻松了一些,穆东和肖肖的尴尬少了很多。

    老太太和崔小爱又去了里屋,几个人在外间坐下说话。

    穆东干咳一声,说道:“崔喆,这么多年,一直想对你说声对不起,现在终于有机会亲口告诉你,真的对不起。”

    说着,穆东起身,深鞠一躬,肖肖也连忙起身鞠躬,说声对不起。

    崔喆正色道:“穆东,李肖肖,其实我可以拦住你俩,不让你们说出道歉的话。但是我知道,你们需要通过这种方式,来释放心底的压力。所以,我郑重声明,我接受你们俩的道歉。从此,往事如烟,一挥而散。同时,我也郑重的向你们道歉,由于我的冲动,给你们俩带来了很多的困扰和名誉伤害,对不起!”

    崔喆也深鞠一躬。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