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4章 SOS
    韭黄机场距离九寨沟景区大约90公里,道路多为盘山道,再加上已经是深夜,汽车开的不是很快。

    穆东心里着急,但是他不敢催司机,山道外侧的山沟,看起来太瘆人了。

    王忻澜,你可得坚持住,穆东默念道。

    天刚黑的时候,王忻澜一直处于惊恐之中,神经高度紧张。周围的任何一丝声响,都让她惊恐不已。

    这个夜晚,让王忻澜深刻体会了什么是真正的——风吹草动。

    但是人的精力是有限的,长时间的高度紧张,很快就带了了深深的疲惫,慢慢的,王忻澜有些瞌睡了。

    她不停的提醒自己,不能睡,不能睡,睡着了可能就永远也醒不来了。

    另一个声音却在说,睡吧,睡吧,就睡一小会,就睡几分钟。

    两人小人在脑海里扭打,两个声音在脑海里交织。

    王忻澜一开始靠着毅力支撑了一大会儿。

    后来又靠着吃巧克力支撑了一会儿。

    再后来又靠着惦记自己账号里的那些美元支撑了一小会儿。

    接着又靠着拧自己的大腿支撑了一小会儿。作用实在是不大啊,浑身都感觉不到疼了啊,感觉浑身发热,像是要燃烧起来了。

    最后,王忻澜终于睡着了……

    蓦的,王忻澜被一阵野兽的吼叫声惊醒,她浑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努力的蜷缩了一下身子,尽力的往巨石间隙靠了靠。

    远远的,确实是有什么动物在吼叫,叫声被风带过来,断断续续的。

    好像还不是一只,好几只的样子。

    恩?不对啊,不是野兽的声音,是狗叫声,浑厚的沉闷的狗叫声,是大型犬的声音!

    汪……汪汪!

    声音低沉,几乎就像是嗡……嗡嗡!

    是警犬!王忻澜一下子兴奋起来!

    是警犬,大型的警犬!

    王忻澜竖起耳朵,努力的捕捉着远处的声音,终于,丝丝缕缕,人说话的声音传过来,还有人大声喊着:“王忻澜——王忻澜——”

    眼泪夺眶而出,王忻澜几乎就要张开嘴大声回应了,却发现肿痛的喉喽只能发出一点嘶哑的声音。

    怎么办?怎么办?

    他们离得太远了,声音都断断续续的,万一错过了这片区域,那就糟糕了。

    王忻澜的脑子飞速的转着,要像《泰坦尼克号》里的露丝一样,有个哨子就好了,可是哪有什么哨子啊?

    浑身疼的厉害,也不可能走过去,现在连站起身都感到困难了。

    王忻澜懊恼不已,手重重的捶在身边的巨石上,让她痛的倒吸一口凉气,嘴里嘶啦不已。

    恩?石头?巨石?

    要是有一块小石头,敲击巨石,也能发出不小的声音呢。

    王忻澜兴奋起来,,在双手在周围的地面上一真扒拉,但是,黑暗中,什么也摸不到。

    不对啊!这是山上啊,不应该到处都是碎石吗?怎么地面这么干净?

    王忻澜急了,扩大了摸索的范围,可是依然什么都没摸到。

    难道,真的没办法了吗?

    身上还有什么?巧克力,小半瓶矿泉水……

    哈哈,矿泉水!塑料瓶!

    王忻澜心头一阵明悟,茅塞顿开。

    她从小心的从包里取出矿泉水瓶,紧紧的抓在手里,然后用塑料瓶敲打着身边的巨石。

    梆梆梆,梆——梆——梆,梆梆梆,三短三长三短,国际摩尔斯电码求救信号,也就是sos。作为国际名牌大学的高材生,终于把自己脑海里的知识,转化成了专业的求救信号。

    王忻澜不敢太用力,她担心把塑料瓶敲破了。也不敢太轻巧,担心声音传不远,她小心的控制着力度和节奏。

    梆梆梆,梆——梆——梆,梆梆梆……

    梆梆梆,梆——梆——梆,梆梆梆……

    持续的敲击声,在寂静的夜里随风传播,终于引起了救援队的注意,三短三长三短的敲击声,让救援队里懂得这个信号的队员欣喜不已。

    “是sos信号,她还活着!”

    “快!顺着声音的方向,加速前进,通知其他队伍,向我们收拢,快!”队长立马下达了指令。

    敲击声一直持续着,王忻澜发了狠,腾出一只手,把腰包里仅剩的一点巧克力也取出来吃掉了,她心里明白,成败在此一举!

    终于,听见犬吠声越来越近了,嘈杂的人声也逐渐变得清晰可闻,王忻澜兴奋起来,她敲击的更有劲了。

    10分钟后,当几束刺眼的灯光扫到王忻澜脸上的时候,她傻傻的笑着,泪流满面,可手里依然在机械的敲击着……

    终于,导游冲到了王忻澜面前,夺下了她手里的矿泉水瓶,把半坐着的王忻澜拥在怀里,轻声安慰道:“王忻澜,没事了,没事了……”

    王忻澜却没了动静,她终于睡着了。

    导游吓坏了,回身大喊:“医生,医生……”

    救援队的医生过来,试了试呼吸和心跳,轻声道:“没事,精神紧张过度,现在睡着了,赶快送下山,入院治疗。”

    接着,医生继续检查了王忻澜的其他部位,没有明显损伤,他轻叹一声:“也是个奇女子啊!”

    当然是个奇女子,这个医生不会知道,大洋彼岸,关于这个奇女子的故事,才刚刚开始上演。

    此刻,穆东一行七人,被拦在了景区门口。

    即使阐述了“我是谁,来自哪里,来干什么”这么深奥的哲学原理,依然无济于事,理由是,非专业搜救人员,不许上山。

    穆东记得直跳脚,他也顾不上已经半夜了,直接找了刘静云,恳求她安排上山。

    刘静云却不答应,她柔声劝着:“穆东,现在是半夜了,你们连个装备都没有,上山也是添乱,别着急,再等等,很快就会有消息了,王忻澜不会有事的。”

    穆东哀求道:“刘县长,我求你了,帮我疏通一下吧,我真的不放心。”

    刘静云不松口:“真的不行,穆东,让你去现场,我已经尽力了。嗳,你等等,我二哥的电话,可能有消息了。”

    电话没声音了,应该是刘静云接起了另一个电话,穆东的电话被呼叫等待了。

    很快,刘静云的声音再次传过来。

    “穆东,好消息,王忻澜找到了,人没事,初步检查只有一些擦伤,没有骨折。救援队的人说,是王忻澜自主发出的求救信号,她很了不起!”

    “太好了!刘县长,她现在的情况怎么样?”穆东大声道。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应该是过度劳累,昏迷了,救援队正在把她抬下山,你在景区门口等着,很快就下来了。”

    刘静云嘴里的很快,其实用了三个小时。没办法,夜深了,又是山路,所有的人都小心翼翼的。

    凌晨四点,穆东终于见到了躺在担架上沉睡的王忻澜,看着她肿胀变形的脸和凌乱的头发,穆东心里一阵心疼。

    旅游,怎么就游成了这个样子?

    王忻澜被迅速送进了医院,穆东等人也直接跟着一起去了,从机场租的那两辆出租车,一直跟着没离开,这俩司机也算是赚大发了,每辆车每天2000元的价格,足以让司机陪着一起煎熬了。

    到了医院,王忻澜接受了全面的检查,确认体表只有擦伤和瘀伤,无骨折,额头磕碰伤,右耳根处划伤出血,但伤口较浅,简单消毒处理即可,无需包扎。头部没有其他外伤,呼吸心跳血压等生理指标正常。

    谨慎起见,沉睡中的王忻澜接受了脑部扫描,结论是颅脑内一切正常,没有潜在伤害。

    现在的主要护理措施,就是补充体液,也就是注射生理盐水和葡萄糖。

    作为“伤者家属”,拿到检查结果的穆东,长出了一口气。

    他安排王大江立刻带着其他人去找地方休息,他自己亲自留下来,在病房陪护王忻澜。

    可是大家都不愿意走,笑话,老板不休息,保镖去休息?

    穆东无奈,只好带着众人去了医院附近的宾馆,开好房间各自安歇,自己又悄悄的溜回医院病房。

    结果王大江也跟了过来,他笑着对穆东说道:“我就知道你会杀回来。”

    得,穆东无奈,只好说道:“屋里有一张陪护床,我睡,你怎么休息?”

    王大江道:“我去走廊,那里有个长凳。”

    俩人都困极,各自休息。

    王忻澜从被发现时候的凌晨一点钟,一直睡到了下午4点钟,足足睡了15个小时。

    醒来的时候,王忻澜看着病床边趴着睡觉的穆东,口水都流出来了,不由得扑哧一笑。

    穆东一惊,一下子醒了,他胡乱的抹了一下嘴,激动的说道:“忻澜,你醒了?感觉怎么样?身上还疼不疼?”

    王忻澜一下子掉了泪,嘴里嘟噜着:“婆婆妈妈的,讨厌!”

    穆东很是无奈,干错不说话了。

    王忻澜止住了泪,说道:“穆哥,帮个忙,叫个护士进来呗。”

    穆东一下子明白了,这丫头要上厕所,他赶紧出去,叫了个护士进来。

    王忻澜住的是单间,病房里有卫生间。穆东下楼抽了根烟,和王大江聊了几句,再回来的时候,就看见王忻澜眉开眼笑的,和护士在聊天。

    上个厕所这么高兴?穆东疑惑了。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