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2章 失足
    3月的最后一天,钟国栋回到了泉城。

    鲁南地块的一期建设工作已经结束,鲁南分公司已经搬迁到了新址办公。

    钟国栋和穆东说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

    鲁南分公司原址的院落,是租赁当地一个小老板的,还有9个月才到期,鲁南分公司和对方协商退还房租的事情,提出退还半年的房租,其他的三个月房租,算是违约金。

    结果对方不干,说是爱搬不搬,房租一分不退。

    这个老板知道,鲁南分公司连分拣设备都搬完了,肯定不会赖在这里,他只是想昧下这份房租罢了。

    分公司经理赵志明和副经理徐亚东俩人一起去和小老板谈的,因为徐亚东的新职位还没最后确定,所以他依然在鲁南分公司效力。

    赵志明有些没辙了,徐亚东却和对方再三确认:“你那个钱也别退了,我们也不搬,我们留着住宿,可以的吧?”

    当然可以,对方回答的那叫一个爽快。住宿?你能天天两头跑?

    结果,当晚,徐亚东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大帮流浪汉,入住了租赁的大院,并且他和一帮流浪汉说明,放心住,不要一分钱,我们还管电费,还给你们留一台电视机。

    好嘛,第二天,更多的流浪汉涌进来,院子里很快一片狼藉,屎尿遍地。

    结果,带着新房客来看房子的房主,直接凌乱了,房客也拂袖而去。

    房主找到徐亚东,一问究竟。徐亚东梗着脖子说,是啊,我安排的?怎么了?院子脏了?没事啊,我不在乎,我们9个月之后肯定给你打扫干净,重新给你粉刷一遍都行。

    得,房主怂了。

    要说打架,这一大院子大小伙子,肯定不好惹。要说找关系,人家一个快递公司买下这么一大块地,关系肯定也比自己硬。

    于是,房主再次找到徐亚东,说自己愿意退还半年房租,只求把那些流浪汉赶走。

    徐亚东不干,半年?那不行?最低9个月,遣返那些流浪汉,是要花钱的,请神容易送神难嘛!

    最后,徐房主退还了鲁南分公司9个月的房租,跟着徐亚东一起去了一片狼藉的院落。

    徐亚东给每个流浪汉发了10元钱,然后站在院子中间说:“大家都回去吧,天气也慢慢热了,哪儿都能待得住,这点钱,买瓶酒喝。这个地方人太多,已经引起政府关注了,你们不走的话,要是被救助站带走了,我可不管。”

    一提救助站,一帮流浪汉跑得比兔子还快,瞬间收拾行囊,一哄而散。

    房主傻了眼,特么的,我怎么就想不到?

    他揪住徐亚东,院子里的一片狼藉怎么办?

    徐亚东自然有办法,他打了个电话,周围的三个环卫工就赶到了现场,一人给了100块钱,两个小时,院子里清扫一新。

    故事讲完,穆东哈哈大笑:“这个徐亚东,不错,有点心思,也有社会经验,只是这格局嘛,有点低了。不过无所谓,恶人还需恶人磨。”

    钟国栋也笑:“这个亚东,我接触了这么久,确实不错,头脑灵活,会来事。经过和原来的房主这么一折腾,俩人倒处成朋友了,徐亚东想了个主意,那个院子高价租出去了,把房主高兴坏了。”

    恩,穆东心里赞许。冤家宜解不宜结,这步棋,徐亚东走得不错。真要是和原来的房主结了怨,对鲁南分公司来说,还真不是什么好事。

    穆东和钟国栋商量了一下,打算把他调到常娥带领的楼宇项目部,和穆大国一起工作。钟国栋答应了。最近一直在鲁南,对老婆孩子的思念,让他很是焦虑,现在能继续在泉城和家人在一起,他很高兴。

    至于鲁南地块剩下的土地,穆东打算交给房地产公司来处理。让刘大田派人去论证一下,建设仓库,对外出租。

    现在房地产公司基本已经完成了对三美房地产的整合工作,已经可以正常运作了,这块三四十亩的地块,正好用来练练手。

    下午,穆东亲自面试了几个来应聘的内控人员(这是猎头公司专业的叫法),经过一番交谈,穆东从面试的七个人中,挑选出了三个人。

    孙家林,男,49岁,有政府工作经历和大公司工作经验,专业内控人才。

    郇天达,男,35岁,某国有商贸公司监察部部长,专业监察人才。

    林欣钰,女,31岁,某公司法务部助理,专业法律人才。

    这三个人,性格各有特点,专业各有所长,穆东计划,依托这三个人,组建一支专业的内控队伍,队伍暂时命名为内控管理部。

    和孙家林的交谈,穆东受益良多,年近50的孙家林,个人经历十分丰富,性格风趣幽默,他在面试中直接指出,大东公司的组织架构不合理,需要大的调整,重新梳理和完善公司各部门职能。

    这个说法,让穆东意外之余也很是佩服。

    确实,穆东并没有组织和管理大型公司的经验,重生一年半以来,做到现在的局面已经感到很吃力,但是他不明白到底问题出在哪里,明明自己每天都很辛苦,可是总有力不从心的感觉。

    现在仔细一想,确实是组织架构出了问题,导致管理并不顺畅。

    他很期待,内控管理部能带给公司什么样的改变。

    面试完成,穆东让入选的三人明天来报道上班,自己则优哉游哉的在网上看起了最近的黄金价格。

    价格起伏还很剧烈,整体是下跌的,但是操作风险极大。穆老板倒也不急,四月份以后,很快就有一个长期稳定的涨幅,那个时候,才是挣大钱的时候。

    穆老板做过了仔细的测算,在伦敦金市场,在100倍杠杆作用下,按照每上涨5美元换手一次的频率,资金从1亿美元增长到100亿美元,只需要换手20次。也就是说只要金价上涨100美元左右。

    当然随着金价的变化,这个幅度也会有变化,但是变化不会太大。

    更何况,伦敦金的买空机制,还可以加速这个收益过程。

    虽然史昆的数据不是特别准别,偶尔遇上单日金价巨变,有可能损失很大,但是在掌握金价总体趋势的情况下,收益仍然变得非常容易。

    这次抽调资金和缴纳税款后,穆东在美国的账户里留下了14.1亿美元的资金用于后期的黄金炒作。

    不出意外的话,到2014年3月份史昆的数据截止日子,每年除去税款,收益100亿美金,应该可以预期。

    穆东也对比了一些官方数字,知道如果这些收益真的完全实现的话,自己妥妥的世界首富了。要知道,根据2009年3月份,《福布斯》杂志公布的数据,世界首富比尔盖茨,名下的资产是400亿美元。

    而2010年3月10日公布的2010年福布斯全球富豪榜,位居榜首的是墨西哥电信大亨卡洛斯,个人资产是535亿美元。

    全球首富吗?穆东摸了摸鼻子,苦笑一下,想多了吧?

    刺耳的电话声想起,打破了穆大老板迷醉的臆想,他拿起手机一看,是一串长长的电话号码。

    难道是电信诈骗电话,穆东刚要挂,蓦然想起了王忻澜的卫星电话,他赶紧接起来,果然是王忻澜。

    她微弱的声音通过听筒穿过来:“穆哥,救我,救救我……”

    穆东闻言大惊,腾的一下子站起来,把手边的茶杯都打翻了,滚落到地上,摔得粉碎。

    “忻澜,你在哪里?发生了什么事情?”穆东大声问道。

    同在一间办公室的王菲被吓了一跳,赶紧过来,准备收拾地上摔碎的茶杯,穆东用收拾制止了她,指了指桌上的笔。

    王菲会意,赶紧找出纸笔,准备记录。

    王忻澜声音很虚弱:“我在川省九寨沟……山上,我失足掉进了……啊!”

    信号断断续续的,并不是很清晰,最后传来的是王忻澜的一声惊叫。

    “忻澜,什么山?掉进了哪里?”

    听筒里却传来了嘟嘟声,电话断了。

    穆东赶紧回拨过去,却怎么也打不通了。

    穆东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坐下桌前开始思考。

    王忻澜遇到了危险,现在卫星电话也不通了,估计是没电或者损坏,从她的声音判断,人很虚弱,具体伤情不明。

    事情紧急,穆东迅速做了安排。

    “王菲,联系王大江,让他召集5名队员过来,然后,马上订购我们几个人的机票,去九寨沟,没有的话,就去附近的城市,机票时间选最快的,哪怕只有一张,哪怕是头等舱,可以分批走,我最先出发,王大江排在第二位。

    接着,穆东给刘静云打了电话:“刘县长,我在美国未来公司的员工王忻澜女士,在九寨沟旅游出事了,我需要你的帮助。”

    刘静云大惊,赶紧询问详情,得知现在只知道在九寨沟的什么山上,失足掉落,她马上说道:“穆东,你不要担心,我马上联系我二哥,请求军方协助。”

    一场救援行动,拉开大幕。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