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9章 鲁南机场
    第二天是元宵节。

    上午,穆东接到了赵冉打来的电话,说昨天下午牌照已经办好了,孙秘书带着她直接去了市局,要了一个吉祥牌照,东q00999。

    中国的传统文化中,以9为大,同时又有九九归一的说法,寓意局面。从某个层面上来看,三个9的号牌,比四个7四个8的号牌都要好得多。

    这个牌照,超出了穆东的预期,他的本意是让孙秘书帮着弄个差不多的牌照就行了,他赶紧给孙小林打了电话,表示感谢。

    孙小林不敢居功,说这是张市长的安排。

    得,穆东又给张市长打了电话,表达了谢意。为了讨张振义的欢心,穆东还专门介绍了已经计划在鲁南建设跨省分拨中心的事情,毕竟这件事当时李立群书记和张振义两人都关心过。

    同时,嘴巴一秃噜,把未来几年有可能建设空运分拨中心的事情也说了出来。

    张振义当时握着电话就呆住了,天哪,穆东小子,你是上天派来解救我的吗?

    呆立片刻,张振义大喊一声:“穆东,此话当真?”

    穆东吓了一跳,耳朵都快被震聋了,这是怎么个情况?

    他把手机离耳朵放远一些,小心的说道:“张市长,我们经过了论证,未来三到五年,在鲁南建设空运分拨中心是可行的,但是现在时机还不成熟。”

    张振义大声道:“等时机成熟了,你再建就晚了!建设是需要工期的吧?哪能现上轿现扎耳朵眼,是吧?那个,穆东,你赶紧回来一趟,我们好好聊聊!你要是没时间,我去找你也行。”

    张振义的声音相当急切。

    穆东直想抽自己嘴巴子,他感觉到了,自己说错话了。他吞吞吐吐的说道:“那个,张市长,今天是元宵节,最近几天,我也走不开,过个三五天,我回去一趟,行不行?”穆东想好了,赶紧打听一下是怎么回事,能拖一天是一天。

    张振义道:“也是啊,今天是团圆的日子,这样吧,穆东,要么明天你回来,要么我去找你。我和你说,空运这件事,我们需要好好聊聊,这可是件大事。你不是喜欢好车牌吗?没问题,我知道市局还有一个56789和一个五个9的号牌,捂在手里好多年了,要不要我帮你要一个?”

    穆东有些无语,你这纯粹拿着糖果哄三岁小孩呢,我才不上当,我还是先打听一下是什么事吧。

    想到这里,穆东说道:“张市长,那个,我尽量,如果明天赶不回去,后天一定赶回去,行吗?您不用辛苦跑一趟。”

    张振义乐呵呵的说道:“那好,穆东,咱可说好了,后天我一定要见到你。”

    挂了电话,穆东哀嚎一声,我真是又撞到什么枪口上了啊!

    刘县长那里是5个亿,不知道张市长这里,多少钱能打发啊!

    电话那端的张振义,笑得见牙不见眼。

    穆东这小子,提供了一个绝佳的,解决当前鲁南机场运营困局的思路,货运!

    哈哈,如果真能把鲁南机场建设成一个辐射周边省份的空运港,那可真是太完美啦!

    张振义舒服的往老板椅上依靠,手指在桌上轻点,哼起了京腔。

    鲁南机场,始建于1958年,当时是军民两用机场。

    1987年,军队裁军,驻扎鲁南机场的空军转场去了苏淮省连云市,鲁南机场只剩下了起降民用螺旋桨飞机的功能。后来随着飞行量减少,机场一度关闭。

    1994年,鲁南市政府斥资2亿元扩建机场,重修了可以起降大型客机的新跑道,1998年通过民航总局验收并宣布复航,后来陆续开通了飞往泉城、岛城、广州、沪市和京城的航班。

    只是,由于机场起降班次少,旅客数量低,一直到现在,鲁南机场就像全国大部分的地市机场一样,一直处于亏本运营状态,每年市财政都要拨款上千万元,维持机场的正常运转。

    所以,鲁南机场,一直是鲁南市委市政府的心病。停航是万万不能的,丢不起那个人!但是一直这么半死不活的输血,也太费钱了!财政收入也不是这么浪费的。

    张振义上任之初,就下决心要解决机场的问题,他密集的约见了一些专家学者和鲁东民航的一些领导,也找到了初步的解决办法,那就是――托管!

    把鲁南机场的运行管理权,托管给鲁东航空,一切亏损和收益再和鲁南市政府无关。

    鲁东航空相当于白捡了一个机场,依托他们的运营经验和航班网络,盈利到不是什么难题,只是赚多赚少而已。

    这个方案,虽然能让鲁南市政府止损,但是也有点丧权辱国的意思。就好像鲁南市政府养了多年的孩子,养不起了,过继给别人了。

    所以,托管这个方案,从经济层面上看,可以接受。但是从情感角度来说,接受起来很有难度。

    说的难听点,谁拍板了这个方案,那是要被鲁南的老百姓骂大街的!

    所以,最近几天,张振义虽然找到了解决办法,但是他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尤其是,鲁东航空的一众领导,狮子大张口,托管的时效一提就是50年!这让张振义愤懑不已。

    特么的,建国才60年,香港当初才租借了99年,你特么给我说50年?知道你们是航空公司领导,经常上天,你咋不上太空呢!

    现在竟然听到穆东这小子计划在三五年之后建设鲁南空运分拨中心,张振义这心里啊,就像是三伏天喝了一杯冰水,舒服的简直就想呻吟两声了。

    爽啊!

    张振义心想,哪怕最终不能说服穆东现在就建设空运分拨中心,也一定要把他拖进来装装样子,形成穆东、鲁南市政府和鲁东航空三方角力的局面,最不济也能让鲁东航空那些大嘴巴的领导收敛一些。

    穆东这会功夫,正在给刘静云打电话呢。

    没办法,除了她,实在找不到其他的明白人来打探消息了。

    听完穆东的困惑后,刘静云扑哧一声笑了:“穆东,你算是撞在了张市长的枪口上了,他最近为了机场的事情,都快疯了。”

    穆东吓坏了,赶紧追问具体的情况。

    穆东也算是问对人了,整个鲁南,除了张振义的秘书孙小林,最了解情况鲁南机场托管情况的,也就是刘静云了。

    原因是,昨天晚上张振义给刘静云打了电话,发了一通牢骚,之后询问刘静云能不能从上面找找关系,解决一下机场的困局。

    只是刘静云确实爱莫能助。

    你要说审批个航线什么的,刘静云能帮忙,可是机场运营,那是真金白银,刘静云可搞不定。

    现在听到穆东问起,刘静云详细的把机场之前的亏损情况、市政府积极寻求解决之道和鲁东航空方面的傲慢,和盘托出。

    穆东听完了,一阵无语,他也对50年的托管极其不爽,什么玩意!

    尤其是,穆老板还想到,如果真的三五年之后自己在鲁南开展空运分拨业务,机场在鲁南市政府手里,可比在鲁东航空手里要好说话多了。

    挂了电话,穆老板陷入了沉思。

    如果这个时候,自己能帮到张振义,不但能收获他个人的友谊,还能收获鲁南市委市政府一众官员的好感。尤其是,自己又是鲁南人,他们接受起自己来,更具有天然亲近感。

    所以,如果能通过拓展货运业务来协助鲁南机场走出困境,从情理上来说,穆东是非常愿意的。

    好了,既然愿意,那接下来就是能力的问题了。

    能力的问题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自己有没有足够的钱投入到机场的货运项目当中去,二是货运业务开始后,自己能不能带来足够的业务。

    知之为知之,不知问度娘。穆东当即打开电脑,先是搜索了一番国内几个机场的货运项目投资额度,发现根据城市规模和设计货运量不等,投资额度在2亿元到5亿元不等,当然,这个投资额不包括飞机采购。

    第二个方面,穆东搜索了一下部分空港的货运吞吐量,对比了一下主要快递公司的业务量,穆东发现,如果鲁南空运分拨中心能辐射五个省份的快递业务,再如果这五个省的揽件量能达到当前大东快递鲁东省的数量,那么鲁南机场就能达到一个中型机场的货运吞吐量,日均货物吞吐量达到300吨,这相当于六架次737货机的货运量。这样算下来,全年的货物吞吐量就能达到11万吨左右。

    如果能达到这个成绩,对一个三线城市的机场来说,那是相当不错了。

    至于机场货运项目建设的资金,即使按照最高值5亿来计算,也没有什么问题。穆东觉得,这一轮国际金价上涨完成后,除了预留给美帝的税金和继续投资的资金,自己干脆转回国内几十亿美金,大干一场。

    大干快上,借着鲁南机场这个机会,把一应国内空运项目都规划好,反正,咱有钱,并且还在美帝内部源源不断的挣钱,咱有这个实力。

    想到这里,穆东拿起电话,给张振义打了过去:“张市长,我如果投资鲁南机场货运项目的话,需要多少资金?”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