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8章 自知之明
    穆大国和林晓媛的新婚之夜,还是被几个坏小子折腾了一大会。不过林晓媛是个高情商的,小打小闹的折腾,她总是面带微笑的接受。一旦发现有失控的苗头,她立马板起脸,所以几个闹洞房的家伙,实在是没折腾起来什么大浪。

    要知道,鲁南闹洞房是有一些陋习的,有些软弱的新郎新娘,被欺负哭了也不稀奇。

    众人离场,新人安歇。

    鸳鸯帐里,温存之后,林晓媛悄声对穆大国说:“大国,我观察了我哥几天,确实变化很大,我想资助他一点钱,然后再求求咱大哥,让我嫂子在家里做点柳编什么的,我嫂子年轻时就有这个手艺,你看行不行?”

    穆大国有点心疼,说道:“晓媛,你大哥之前那么对你,你还愿意帮他啊?”

    林晓媛叹口气:“不帮怎么办?咱俩去了省城,老爹还得我哥照顾呢,就算是他帮我分担了义务吧。”

    穆大国道:“你能想通就行,我没意见。”

    林晓媛期期艾艾的问道:“那,大国,我给我哥两万块钱,行吗?”

    穆大国笑道:“咱家的钱都在你手里,我根本不操那份心,当然行了。”

    林晓媛高兴的亲了穆大国一下,说道:“行,那就给我哥两万。只是我们俩打算攒钱再买一套房子的,估计还要再等等了。”

    穆大国笑道:“买那么多房子干嘛啊?我们现在那套不就住的挺好。”

    林晓媛道:“投资啊,大哥说以后房价肯定要涨呢。再说了,我们不得给孩子准备一套房子啊?”

    穆大国愣了一下,嘿嘿笑道:“孩子,现在还不知道在哪儿呢,我们还是赶紧再努力一下吧!”

    ……

    第二天一早,是穆家人去祖坟前上喜坟的日子。

    纸钱燃起,鞭炮轰响,供品一字排开。

    穆二叔跪在祖坟前,一边破供,一边低声念叨着:“敬告祖先,家里添了新媳妇,请祖宗保佑,家宅平安,添丁添口……”

    供品破完,穆二叔起身退后,随后,穆家老哥仨一字摆开,身后是穆东、穆大国、林晓媛,穆大龙几个,大家一跪三叩,向祖坟磕头。

    随后,大家收拾供品,装箱,上车离开。

    10点钟,林景天带着本家的两个叔伯和两个兄弟,一行五人,乘坐一辆面包车,再次到了穆二叔家,进行娘家的瞧看。

    婚后第二天了,娘家来看看,婆家对新娘好不好啊?有没有亏待啊?

    现在的瞧看,已经徒具其表,只是娘家来几个人吃一顿饭,饭桌上,新娘的长辈说一些诸如新娘笨啊、手也不巧啊、请婆家多担待啊之类的话。

    婆家自然要说,新娘很好啊、心灵手巧啊、我们很满意啊、肯定当自己的孩子疼啊,诸如此类的话。

    婆家这边,主陪的是穆爸和穆三叔,其他还有穆东和穆大龙,负责端茶倒水的是穆同庆。

    听着穆爸和林晓媛的一个伯伯说着那一段段的套话,穆东一阵蛋疼。他观察起了林景天。

    林景天言谈之间的措辞还是像以前一样,文绉绉的,不过眉宇间的戏虐之色倒是少了很多,多了一丝诚恳的味道。

    穆东心想:哎,这位大哥,你可长点心,,以后好好过日子吧。为了你们这一家子,我的一片丹心,操的稀碎。光是王大江他们折腾那一晚上,费用就花了五六千,这还没算他们的工资呢。

    林景天注意到穆东在看他,主动端起酒杯,笑道:“穆东老弟,我们哥俩喝一杯?”

    穆东连忙端起杯,笑道:“林哥,远来是客,我敬你。”

    俩人客套几句,满饮此杯。

    林景天继续道:“穆老弟,之前大哥糊涂,做了一些错事,给亲朋好友都添了很多麻烦,今后我不会犯糊涂了,一定不会再麻烦大家。晓媛在你那里上班,我这个妹子,是个劳碌命,你还得多多关照。”

    呃……林景天这份敢于剖析自己的勇气,倒让穆东吃了一惊,接着就有些敬重起来。

    人贵有自知之明,林景天这番话,倒是颇有些胆气。关键是,最后这句话,很有些当哥哥的样子了。

    穆东笑道:“林哥,你这话可就见外了,林晓媛是我的弟妹,并且她非常优秀,她和大国,可以说是我的左膀右臂,帮我分担了很多工作,对我帮助很大,其实是他俩在关照我。”

    林景天道:“那就好,穆老弟,得到你的赏识,是晓媛的荣幸。”

    ……

    俩人言谈间,不知不觉就喝了三杯酒。等到穆东觉察的时候,不由苦笑,这个林景天,心性可能变好了,可是这劝酒的本领,可是一点都没荒废。虽然只是七钱的小杯子,这三杯酒下肚,穆东还是有了一些酒意。

    好在酒席很快就结束了,其他人也没再和穆东继续喝酒。

    众人移步,去了婚房,穆大国和林晓媛陪着喝茶聊天一阵子,林景天带着众人告辞,乘车离去。

    下午的时光一掠而过。

    晚饭后,穆二叔一家四口围坐在客厅看电视聊天。

    穆二叔这几天心里很是欣喜。年轻时响应国家的计划生育政策,只生养大国这一个孩子,现在孩子终于结婚,家里的也起了楼房,自己老了老了还开上了小车,这日子是越来越有味道了。

    穆二叔喜滋滋的去了自己的房间,一会的功夫,拿着一张银行卡走了出来,开口说道:“大国,晓媛,现在你们也成婚了,我也没什么心事了,这张卡你们拿着。”说完,他把银行卡递给了林晓媛。

    林晓媛有些迷糊了,心说,我是儿媳妇嗳,你要是给钱,不得给你儿子吗?她嘴上赶紧说道:“爸,我和大国在大哥那里上班,收入挺好的,我们不缺钱的,您还是收起来吧。”

    穆大国也赶紧道:“是啊,爸,我们有钱。”

    穆二叔笑道:“晓媛,你先接着,我慢慢说,你难道就让我这么举着?”

    林晓媛赶紧接过银行卡,放在跟前的茶几上,说道:“爸,我们真的有钱,家里的钱,您还是存起来吧。”

    穆二叔道:“晓媛,我也看明白了,你比大国强,能操点心。这卡里是50万,你们拿着,在泉城再买套房子,不够的部分,你们办贷款,就像你二姑家那样,买了房租出去,慢慢还贷款。”

    林晓媛赶紧道:“爸,房子的事您不用担心,我们也有计划了,慢慢攒钱再买一套,这个钱,您还是收起来吧。”

    穆二叔道:“钱我手里还有一些,这些钱放在家里也没用,拿去吧。晓媛,我就大国这一个孩子,现在又有了你,等我和你妈老了,就靠你们俩了。”

    林晓媛一下子愣住了,半响,双眼渐渐迷蒙起来。

    穆二叔的话,林晓媛听懂了,没拿自己当儿媳妇看待,拿自己当孩子呢。

    她伸手把茶几上的卡接过来,装到自己兜里,郑重的说道:“爸,妈,你们放心,我和大国肯定给你们俩好好养老。房子的问题,我们回去就买。现在我和大国结婚了,你们俩也跟我们去泉城吧,一家人生活在一起,相互也有个照应,好不好?”

    穆大国也连忙道:“是啊,爸妈,我们一起去泉城吧?”

    穆二叔和穆二婶对视一眼,呵呵笑道:“我们还没到七老八十,还能动弹,暂时就不去了。春节后,我和你妈打算去你大哥的柳编厂上班,多少还能有一笔收入,再说家里也走不开。不过你们俩放心,等你们有了孩子,我们就去给你们带孩子。”

    林晓媛羞红了脸,没吱声。

    穆大国也有些尴尬了,直挠头。

    穆二婶看到气氛不对劲,拉着穆二叔离开了,随后穆大国和林晓媛也关了电视,去卧室休息。

    与此同时,美国纽约,疯狂战斗了十几个小时的王忻澜,软软的瘫在了办公椅里,一下也不想动弹了。

    纽约时间昨天晚上,黄金价格急速拉升,每个小的涨幅都在1美元以上。一开始,王忻澜还很高兴,可是随着金价的上涨越来越快,她高兴不起来了。

    按照穆东和王忻澜约定的炒作机制,黄金价格每上涨5美元,就快速卖出接着再次买入,倒手一次。

    一开始,金价从上次交易后的1086美元/盎司,上涨到1091美元/盎司,用了好几个小时,这足以让王忻澜有大把的时间卖出和买入穆东名下和自己个人名下的黄金。

    后来,金价上涨5美元所用的时间变成了三个小时,两个半小时,两个小时,一个小时,最后一次,半个小时的时间,金价就上涨了5美元。

    王忻澜手忙脚乱起来,现在的难度,不在于以什么价格卖出,而在于怎样再次以同样价格买入,更何况,王忻澜除了操穆东名下的资金,还有自己的资金要操作。

    最终,从1091美元/盎司,上涨到1116美元/盎司,涨幅达到25美元,只用了9个小时,期间王忻澜全神贯注,精神高度紧张,百般腾挪,终于顺利搞定。

    金价到底1116美元之后,王忻澜再次顺利买入,之后金价依然上涨,到达了1120美元/盎司之后,价格迅速回落。

    王忻澜哀嚎一声,手忙脚乱的操作一番,终于在金价回落到1119美元/盎司的时候,顺利吧穆东和自己名下的黄金卖出,资金落袋为安。

    之后,金价缓慢下滑,王忻澜瘫倒在椅子上,连手指头都不想动了。

    良久,她好歹恢复了一点生气,给穆东打了电话。

    “穆哥,我快要死了……”王忻澜如是说。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