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0章 我试试
    黑无常道:“白兄,刚才进此人院中,他家恶犬颇有敌意,要不,我们结果了那畜生,回去交差罢了。”

    白无常沉吟片刻,道:“也好,暂且绕过此子,以观后效吧。”

    接着白无常对林景天道:“林景天,取了你家畜生的狗命,算是小戒,如果这次你家的喜事不喜,喜气不足,你的命也就和狗命一样,缺心缺肝而死。此后岁月,需善待家人,孝敬老父,才能消灾去难,善终而死,切记。”

    接着白无常大喝一声:“林景天,还不睡去!”

    林景天吓得浑身一哆嗦,接着一阵倦意袭来,又昏过去了。

    看着再次昏迷的林景天,王大江撤下了身上的衣服,向郭天德问道:“老郭,这个家伙我们今天弄来弄去的昏迷好几次,不会有什么事吧?”

    郭天德道:“能有什么事?我控制了剂量,不会有什么危险的,不过头疼脑涨几天是少不了的。”

    王大江又问道:“他媳妇和孩子没事吧?”

    郭天德苦笑道:“没事,我怕对他俩有副作用,用的是高级的香料,成本太高了,我得找老板报销。”

    王大江不乐意了,说道:“瞧你那点出息,小气巴拉的。行了,我们赶紧把这个倒霉蛋送回去吧。”

    ……

    20分钟后,几人把林景天送回家里,放在卧室的床上,之后几人仔细检查一番,撤去香料,消除了行动痕迹,把可怜的花狗尸体摆在了院中醒目位置,然后小心的关好房门院门,仔细的锁上,悄悄退去。

    五人去了附近镇上,找了个旅馆休息,节目终于结束了。

    第二天,还在沉睡的林景天,被惊呼声吵醒,他翻身坐起,脑袋沉沉的,有点迷糊。昨晚好像做恶梦了,林景天心想。

    院子里发出叫喊的,是林景天的老婆,她早起来上厕所,却发现家里的花狗死在了院子里,院子里还有一滩血,她吓坏了。

    林景天迷迷糊糊的出了屋子,瞬间看到了院子中间的花狗和地上的血。他脑袋一激灵,脑子里一些信息瞬间涌了出来。

    他几步走上前,翻看花狗的尸体。

    肚子里是空的!空空的!

    林景天怔住了,傻掉了!

    梦境和现实在他的脑海里交织、撕扯,让他惊恐不已。

    “如果……你的命也就和狗命一样,缺心缺肝而死!”言犹在耳,到底是做梦还是真实经历了什么?

    更多的信息涌动出来,一些点连成了线,一些线又连成了片段,林景天终于想起了那些似是而非的场景。

    他赶紧去查看了院门,大门关着,锁具完好无损。

    她接着问了老婆,屋门刚才是不是关着的,有没有上锁,得到的是肯定的答案。

    林景天吓坏了,记忆里的片段,真实而恐惧的在脑海里游走,他终于信了,自己昨天晚上,确实经历了一些事情,不论是不是梦,但事情确实发生了。

    他赶紧推出摩托车,叫上媳妇,一路往坟场驶去。虽然天已经大亮了,但是他自己真的不敢去。

    坟场里,老祖坟前,林景天找到了自己跪过和磕头的印记土地上的痕迹很是明显。

    林景天是一路哆嗦着开着摩托回家的,他真是怕了。这让坐在后座的老婆惊惧不已。

    到了家,林景天哆哆嗦嗦的停好车,吞吞吐吐的问老婆:“家里还有多少钱?”

    他老婆傻掉了,好半天才开口道:“家里的钱,我哪见过啊?”

    林景天明白过来,对啊,家里的钱都在自己手里,现钱大约还有个五六千,银行应该还有两万的定期存款。

    他又开口问道:“孩他妈,你说,那个,晓媛结婚,我们花个五六千,少不少?”

    林景天的老婆凌乱了。

    五六千?你疯了吧?花个千儿八百的也不少啊!

    但是她不敢吱声,她感觉到了,今天的事情,不寻常。

    林景天见老婆不说话,自言自语道:“恩,我们家条件也一般,就花五六千吧,给晓媛弄些陪嫁还有喜被什么的,你当嫂子的,要操起这份心。那个,我一会先给你拿四千,你赶紧找个懂行的婶子大娘,开始准备,剩下的钱,给晓媛当喜钱。”

    林景天的老婆彻底蒙圈了。

    天哪!四千!他竟然要给自己四千块钱?这是什么情况?自打嫁到这个家里,什么时候见过这么多钱?

    林景天的老婆有点担心了,老公这是怎么了?

    她缓缓走过去,问道:“孩他爸,你,你没事吧?”

    林景天心里一暖,说道:“那个,他妈,我之前有点混蛋,对你和孩子都不好,你别记恨,那个,等晓媛的婚事忙完了,我就出去打工挣钱,我们也好好过日子。”

    林景天的老婆更担心了,她身子一歪,一下子跌坐在地上,心中哀叹,完了,当家的肯定是中邪了!接着,她的眼泪就下来了。

    林景天赶紧去扶,说道:“孩他妈,怎么了?怎么了?”

    女人盯着林景天的脸,哭着问道:“当家的,你没事吧?你是不是遇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

    林景天大惊,赶紧往四周看了看,低声喝道:“别胡说!举头三尺有神明!”

    女人瞬间止住了哭声,她心里更害怕了。

    林景天无奈了,他想了想,决定和老婆说实话。于是,他把老婆拉到堂屋的沙发上坐下,哆哆嗦嗦的给她讲了自己的梦境和现实。

    女人是个没主见的,也有些迷信,听完先是害怕不已,接着开始嚎啕大哭,哭声把还在睡觉的孩子都惊醒了。

    孩子从床上爬起来,几步跑到堂屋,害怕的说道:“爸,你又打我妈啦?”

    林景天有些尴尬,直挠头。

    女人连忙道:“没有没有,儿子,咱家的小花狗死了,我有点难受。”

    得,孩子也哭起来了,小花狗可是他的小伙伴呢。

    一家人哭了一阵子,好歹平静下来,开始商量几件大事:

    一,立刻去把老爹接到家里,以后好好供养;

    二,马上开始操办林晓媛的陪嫁和喜被;

    三,晓媛婚后,林景天出去打工,女人在家里伺候公爹带孩子,再做点柳编手工活。

    一家人商量完毕,林景天找了块油布,小心的包裹了小花狗的尸体,带上铁楸和一顶芦席,去了自己的地里,小心翼翼的把小狗埋了,还恭恭敬敬的烧了纸,磕了头。

    自此以后,每到逢年过节,清明时分,林景天都会给小狗上坟。在林景天的意识里,这条够替自己死了一次,当得起这份供奉。

    从这层面来说,这条无辜的小花狗,也算死得其所了。

    林景天在自家地里挥动铁楸的时候,郭天德开车从附近经过,看着林景天的身影,郭天德心里默默的说,但愿你洗心革面,做个好人吧。

    忙碌完小花狗的后事,林景天去了林老爹家里,提出让他搬去自家住,说以后好好孝敬他。

    结果林老爹根本不吃这一套,他嘲讽道:“儿子,你可拉倒吧?我没钱!有钱也不给你!”

    这就很尴尬了!

    林景天好说歹说,一番劝解,无奈林老爹就是不信。

    最后,林景天只好放弃了。他想好了,既然你不去住,我一日三餐都来叫你去吃饭总行吧?如果你连去吃饭也不愿意,我都给你送来总行吧。以后衣服被子什么的,我帮你好好拆洗行了吧?

    嗨,还等什么以后啊,我现在就给你洗!

    于是,从没洗过衣服的林景天,找出老爹的脏衣服,又去村里超市买来洗衣粉,笨手笨脚的开始忙碌了。

    林老爹也不支声,冷眼看着儿子表演,心想,我看你能坚持几天。

    爷俩这里尴尬着呢,林景天老婆带着两个本家的老太太过来了,她们三个已经初步商量过喜被数量和陪嫁物品,来给林老爹商量。

    林老爹撇撇嘴,说道:“我没意见,我没钱!”

    林景天老婆笑道:“爸,不用你拿钱,我们家出钱,你放心,我和景天一定把晓媛的婚事办好。”

    此言一出,林老爹直翻白眼,他心想,完了,开始打晓媛的主意了,我那傻闺女,这有不知道要出多少血。

    两个本家的老太太特惊疑不定,看到林景天洗衣服就够吃惊的了,现在又听说他要出钱嫁妹,这不是他的风格啊!

    嗨,操这份闲心干嘛,我们不过是帮着参谋一下,不论谁出钱,反正我俩不用出。

    几人又简单商量几句,两个老太太礼貌的告辞。

    林景天老婆三下五下帮着洗完衣服,晾晒上,然后匆匆回家做午饭去了。

    林景天陪着老爹抽了根烟,之后问道:“那个,爸,你看,午饭是我给你送来,还是你去我家里吃?”

    林老爹翻了翻白眼,问道:“我问一下,我去你家吃饭,你管酒不?”

    林景天无奈的说道:“管,但是你不能喝太多了,这样对身体不大好。”他决定了,以后自己戒酒了,省的酒给老爹喝。

    林老爹懒懒的问道:“半斤行不行?”

    林景天:“早饭不许喝酒,午饭三两,晚饭二两,行不行?”

    林老爹盯着儿子看了半天,开口道:“我试试。”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