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9章 天黑了
    下午的时光变得很平静,大家从巨款到账的震惊中走出来,按部就班的开始忙碌。

    穆东专门给刘静云到了电话,说了外汇汇兑完成的事情,向她表示感谢。

    刘静云勉励穆东几句,让他安心创业,尽快发展壮大。

    穆东则开始回忆各种经典的手机款式,做了一个外人看不懂的记录,琢磨着几天之后的京城之行,需要说出什么样的言论。

    暮色渐沉,夜色降临,天黑了。

    穆东照例去姐姐家蹭晚饭,期间问了书娜的考试情况,书娜觉得自己发挥的还行,至于成绩,她觉得说不好。

    穆东知道,作为从村小学到省重点小学插班的孩子,书娜的成绩能在班里站住脚跟,已经很不容易了。他表扬了几句,让她一定要好好学习。

    至于书杰,还在上幼儿园,天天不亦乐乎的,倒是没什么课业压力。

    饭后的穆东,照例回家和老婆孩子视频聊天,之后看书上网,然后洗漱休息。

    几百公里外的鲁南束河县,王大江和郭天德几个人,傍晚时退了房,出了县城,夜色渐深,他们终于开始行动了。

    普桑轿车驶入了距离林家村一公里的一处松林,然后车辆熄火灭灯,几人迅速从后备箱取出一大块迷彩伪装篷布,把车辆严严实实的覆盖起来。

    这片松林,是林家村的祖坟所在地。此时此刻,冬夜里的坟场悄无声息,连虫鸣声都没有,惨白的月光不时穿越云层,照射着松林和坟头,气氛很是诡异。

    王大江低声咒骂:“老郭,你特么净出馊主意,我都觉得瘆得慌。”

    郭天德“桀桀”的笑了一声,低声道:“这就是氛围,懂不懂?”

    怪异的笑声,让其他几个人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留下一个队员看守车辆,其余四个人摄手摄脚地往村子进发,大家都换了软底鞋,又都经过专业训练,行动间声息几不可闻。

    月亮也似乎被这几个人怪异的样子吓到了,躲进浓密的云层,死活都不愿意露脸了。

    行进中的郭天德低声道:“不错,老天帮忙,没有月亮了,这事算是成了。”

    一刻钟后,四人到达了村子。已经晚上11点了,村子里早就一片静谧,所有的人都休息了。偶尔有几声狗叫鸡鸣,远远的,引发不了村民的注意力。

    村子里也没有监控设备这么一说,四人如入无人之境,顺利的摸到了林景天家大门前。

    郭天德率先翻上墙头,发现了林景天家的花狗。

    他迅速按照预案,扔下了剧毒的肉包子。花狗欣喜的摇尾不止,开心的吃下了包子,几分钟后,花狗萎靡下去,呜咽而死。

    郭天德迅速翻进院子,一番鼓捣,打开了大铁门上的防盗锁,然后他小心的在大门的合页处喷了一点水,大铁门悄无声息的打开了。

    之后,房门也被悄悄打开,郭天德带上防毒面具,点燃了一些香料,举着进了林景天的卧室。

    卧室里,林景天一家三口都在熟睡,随着四溢的香气,三人睡得更沉了。

    院里,王大江带着人在处理那只暴毙的花狗,他们切开了花狗的肚子,取出了内脏,装在一个塑料袋里,准备一会带走深埋。

    花狗死的时间很短,快速的摘除内脏,可以降低狗肉的毒性。郭天德担心,万一林景天之后没有按照预期行事,不舍得扔掉这只死狗,而是选择吃掉,那么被及时摘除内脏的狗肉,再加上充分煮透,可以保证食用者不出现生命危险,但是拉几天肚子什么的,估计少不了。

    这只狗,是计划里重要的一个道具,如果林景天家里没有狗的话,他们计划在村子里捉一条,也要完成这个步骤,现在倒是省了。

    接着,郭天德和王大江从包里取出一些服装,俩人装扮起来,几分钟后,郭天德一身白衣,王大江一身黑衣,俩人赫然变成了黑白无常的样子。

    随后,俩人每人取过一辆电动平衡车,遮挡在宽大的衣袍之下,然后在院子里演练一番。

    远远望去,两人就像是飘着在地上行进,由于没有月光,地上也没有俩人的影子,效果可以说是非常震撼了。

    其他的两个队员,本来就是一身黑衣,隐藏效果也是极好的。

    之后,两个队员先在堂屋中央摆了一把椅子,然后把沉睡中的林景天拖到椅子上坐好,脸朝着大门的方向。

    接着,留下一个身材矮小的队员,躲在林景天身后。另一个队员则先是打开了堂屋的房门,接着迅速跑到院门处,准备随时开启大门。

    现在一切都准备停当了,表演开始。

    林景天身后的队员,拿着一个小小的口喷,快速的在林景天鼻口处喷了一下,接着又迅速隐藏起来,接着院子里的一盏灯亮了起来,灯泡郭天德更换过了,并且遮盖了红布,光线非常微弱。

    几分钟后,林景天悠悠醒转,他四下一看,心中惊奇无比。

    不对啊!我不是在屋子睡觉的吗?怎么坐在了堂屋的椅子上?这堂屋的房门怎么四敞大开的?

    正疑惑间,院里的大门也缓缓的打开了,四下无人,院门就这么自己开了!

    其实院门只是郭天德和王大江各用一根棍子从两边推开的,林景天自然看不到什么。

    林景天瞬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喉喽一阵发紧,他想喊,却发现怎么也发不出声音,嗓子里只是挤出了低低的呵呵声。

    也幸亏他发不出声音,只要他一出声,他身后的队员就会瞬间把他打晕过去。

    接着,林景天借助微弱的灯光,看到从宽敞的大门里,飘过来两个高大的身影,一黑一白,就那么远远地,一点一点的向他飘过来。

    同时,两扇沉重的大铁门,竟然自己慢慢的关上了!

    这其实是守在大门口的队员,用事先拴好的两根钓鱼线,把大门关上的。

    林景天觉得头皮一阵发麻,头发根根直立起来,嗓子里再次发出沉闷的呵呵省,他满脸惊恐,睁着大眼,浑身僵硬,脑子里一片空白。

    一黑一白两个身影接近了林景天,两人的脸上也是一个漆黑,一个惨白。那个白色的身影桀桀的笑了两声,低声道:“林景天,你为人好吃懒做,对父母不孝,对妹子刻薄,我们来取你的狗命来了!”

    林景天一阵剧烈的惊恐袭来,两眼一翻,昏死过去了。

    这倒让“黑白无常”和林景天身后的队员措手不及,按照剧本,白无常说完话后,后面隐藏的队员会给林景天喷射迷药,让他再次昏迷,现在他倒是自行了断了!

    特么的,你不按套路出牌啊!

    三人面面相觑一阵,觉得林景天不像是装的,保险起见,还是又在林景天鼻下喷了一些迷药。

    接着,留下一人值守现场,避免意外,其余三人轮流背着昏迷的林景天,迅速往村外撤去。

    20分钟,三人抵达村外坟场,黑白无常整理了一下装扮,之后再次弄醒了林景天。

    林景天醒了之后,发现自己是躺在一片空地上的,他一咕噜爬起来,一眼看见了近在咫尺的黑白无常两个人,不,两个鬼!

    林景天为人非常迷信,他已经确认了,这两个就是鬼,是来索命的。

    他赶紧翻身跪倒,不停磕头,哆哆嗦嗦的说道:“两位……”

    卡壳了,两位什么呀?怎么称呼合适啊?

    人是有急智的,尤其是林景天这样油滑的人,他立马想好了称呼。

    “两位鬼仙,我知道错了,饶命啊,饶命啊!”

    王大江差点没笑出声来,强忍着没说话。

    郭天德又桀桀鬼笑两声,开口道:“林景天,晚了,看看吧,这里好像是你们林家的坟场,地方不错啊,很快你也会在这里沉睡了。”

    林景天这才顾得上看四周,环顾之下,心中惊惧,这里果然是村外的坟场,黑白无常身后,赫然是村里老祖的大坟堆,高大的墓碑,在浓密的夜色中隐约可见。

    他赶紧再次磕头,惊恐的说道:“两位鬼仙,我不想死啊,我不能死啊,我还有老父亲,我还有孩子,饶我一命啊!”

    此话一出,郭天德放下心来,他就担心林景天这家伙认了命,吓傻了之后,不知道求饶,现在终于可以顺着他的思路说下去了。

    “林景天,你有老父,但你事父不孝,老父独居,晚景凄凉,要你何用?你有幼子,但你喜怒无常,经常打骂,要你何用?更可恶的是,你有小妹,你对她薄情寡义,经常盘剥,要你何用?”郭天德作出一副威严的声音,大声说道。

    林景天不停的磕头,说道:“两位鬼仙,我有罪,我错了,我一定改,一定改!”

    王大江说话了:“林景天,按照命数,你今年该有一劫,足以丧命。但是现在你家中有一喜事,可以帮你减轻罪责,但十年之后,你还有另外一劫,所谓一念善一念恶,能不能再次渡劫,就看你的表现了。”

    林景天磕头无数,赶紧道:“两位鬼仙,我一定好好孝敬父亲,善待家人,饶我一命啊。”

    黑无常转身对白无常说道:“白兄,你怎么看?”

    白无常傲然道:“此人死不足惜,要不是此次家中喜事,定让他魂游天外。不过我等这次出来,不可空手而回啊!”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