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1章 职称评定
    一下午,穆东在公司待得心烦气躁,下午四点钟就下班回家了。

    所有的坏情绪穆东都不会带到家里,上楼的时候,想到馨儿娇嫩的小脸,穆东已经是眉开眼笑了。

    穆东回来的正是时候,馨儿刚刚吃饱喝足,躺在婴儿床里玩耍。

    或者,这种状态还不能叫玩耍,馨儿只是睁着大大的眼睛,好奇的看着挤在婴儿床边的几个人罢了,间或露出一点笑容,就让大家开心不已。

    也就几分钟的时间,馨儿就倦了,打了个哈欠,闭上眼睡了。月嫂王蓉忙着整理东西,穆妈则去了卫生间洗尿布,肖肖躺床上休息,穆东则意犹未尽,趴在婴儿床边盯着馨儿看。

    肖肖笑话他:“老公,你这一看就是个女儿奴啊!”

    穆东不好意思了,站起身道:“当女儿奴有什么不好,我还是老婆奴呢,我骄傲过吗?”

    说完,在肖肖惊奇的目光里,穆东夸张的甩了甩头,雄赳赳的去了书房,身后传来肖肖一阵轻笑。

    傍晚,程强打来电话,他带了个一个好消息,总算让穆大老板心里舒爽了很多。

    五姐李文雁和五姐夫尹志的副高职称,双双获得了批准,现在资料已经审核完成,不日就要从省教育厅分发下去了。

    程强说的轻描淡写,其实今天下午他被吓出了一身汗。

    李文雁和尹志两个人的资料,程强早早的就报给了人事处的一位姓赵的干事,让他关照一下,赵干事当时满口答应了,程强因为最近筹备元旦结婚的事情,也就没顾得上再跟进。

    结果,今天下午三点,赵干事找到程强,不好意思的说道:“强哥,你拜托我的那两个人,只通过了一个。”

    程强大惊,问道:“怎么回事?哪一个没通过?”

    赵干事尴尬的说道:“那个男的叫尹志的,资料很齐全,获得的教学奖也比较多,通过了。女的那个资料有点弱,没通过。”

    程强急了,当时就开骂了:“放屁,特么的这是糊弄谁呢!这两个人的资料我研究过,不论是教龄、学历还是教学成绩和获得的荣誉,都足以晋级!你个王八蛋,你说,是不是塞进来其他人,顶了李文雁的名额?”

    赵干事没想到程强能翻脸,更没想到他会开骂,他涨红了脸,说道:“这是评审团决定的,我有什么办法?程强,有事说事,你怎么能骂人呢?”

    程强火了,喊道:“特么的我和你说事,你个狗东西,骂你怎么了,我还要打你呢!”说着程强卷袖子撸胳膊的,就要动手。

    办公室里几个人赶紧过来劝架,赵干事也有些心虚,借机溜了。

    这事确实是他搞了鬼。程强给他说的这两人,一开始他虽然答应了,但是后来发现程强没有跟进,也没做任何表示,甚至都没请自己吃顿饭,赵干事就有些不爽了。

    前几天正好一个老同学求到他,说是帮朋友运作的,还塞给他5000块钱的超市购物卡。这下,赵干事动了心思,他在名单里扒拉来扒拉去,就程强委托的这两人能做下手脚,于是他决定,两个人通过一个,省出的名额给自己的老同学。他觉得,通过一个已经可以给程强交差了,没想到程强大怒。

    赵干事心里愤愤不平,这个程强,翻脸比翻书都快,什么玩意!

    程强也气,不但气,还急!这事要是办不好,以后哪有脸见穆东!

    他立马给蔡娇娇打了电话,说了详细的情况,商量补救措施。蔡娇娇也顾不上埋怨程强了,俩人一通商量之后,觉得自身的能量已经不足以改变现状了,蔡娇娇立刻向蔡国梁做了汇报。

    蔡国梁一听是穆东的事情,自然马上行动起来,他当即给教育厅一个相熟的副厅长打了电话,如此种种,说了一番。

    副厅长得知前一段时间风头正劲的穆东老板的大姨子和连襟在厅里评职称,还落选了一个,顿时大怒!

    于是,先是人事处的处长被叫到副厅长的办公室,一通批评!

    接着,赵干事被叫到处长的办公室里,一通臭骂!

    赵干事有些蒙圈,他可是知道,自己这个处长,一般是笑眯眯的,破口大骂的事情,极少发生,他隐隐觉得,坏了!

    处长骂够了,喝道:“赶紧去补救!快去!”

    赵干事无奈了,提心吊胆的说道:“处长,已经评定完了,表格都出来了啊!”

    一本杂志带着“哗啦啦”的呼啸声扔了过来,处长骂道:“蠢货!把原来的资料和表格撤下来!重新做!”

    赵干事傻眼了,重新做?那就是重新评定啊!完了,我刚才都通知了老同学,这下彻底没脸见人了!

    10分钟后,李文雁第一次评审的资料被销毁,重新补充了一份资料,第二次进入评审环节。一同被销毁的,还有一份汇总表格和另外一个人的资料。

    半小时后,李文雁的评审通过,一份新的汇总表格出炉,一切尘埃落定。

    得知消息的程强,终于放下心了,可是他心里的邪火难消。他去了附近的五金店,买了两罐自喷漆,去停车场找到赵干事的捷达轿车,一通扫射,很快就把银灰色的捷达车装点的绚丽多彩。

    赵干事傍晚垂头丧气的下班,看着装点一新的轿车,欲哭无泪。他心中暗骂:程强,你个王八蛋,老子的车去年分期付款买的,每月都还着贷款呢!特么的你让我回家怎么给老婆交待啊!

    但是心里再怎么恨,心里也明知这事是程强干的,赵干事不敢去找程强理论,一是他自己心虚,二是下午的事让他觉得,这个平时低调的程强,背后应该有自己不知道的背景。

    哎,失策啊,错过了交好程强的机会,反而和他交恶了!

    这会的功夫,心情舒泰的程强,在给穆东打电话汇报完喜讯之后,去找蔡娇娇领罪去了。不过程强倒也不怕,马上结婚了,蔡娇娇最多埋怨自己几句罢了。

    穆东则赶紧把好消息告诉了李文雁。

    可怜的李文雁,这会正在别墅里被老妈数落呢,这都一天了,李妈的气还没散尽,想起那些下落不明的家具和衣服,就数落几句。李文雁无可奈何,坐在旁边的尹志也尴尬无比。

    穆东的电话解救了李文雁,她溜到卧室接电话去了,很快她就举着电话又冲了回来,大声的对尹志说:“尹志,我们俩的副高都通过啦!”

    尹志腾地一下站起来,喊道:“真的?消息确切吗?”

    李文雁大声道:“确切确切,穆东打来的电话。”

    尹志一把抢过电话,冲进卧室询问详细情况去了。

    穆东在电话里保证了消息的真实性,请尹志放心,还开玩笑说让他请客,尹志自然连连答应。

    职称评定带来的喜悦,冲淡了李文雁心中一天的阴霾。她腆着脸搂着李妈的脖子,讨好的说:“老妈,我和尹志都评上副高职称了,很快就能涨工资了。以后你要什么家具和衣服,我都给你买,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李文雁和尹志欣喜若狂的样子感染了李妈,再说人老成精,也不会在这个喜庆的时候泼冷水,她冷哼一声,说道:“今天先饶了你,以后再敢有事不和我说,一起算总账。”

    李文雁一阵舒爽,嘿嘿的笑起来。

    笑过之后,李文雁找出200块钱,大方地递给尹志,说道:“当家的,去买几个硬菜回来,再回家把上次穆东给的茅台酒拿一瓶来,今晚你陪着老爸,好好喝一杯。”

    尹志接过钱,眉开眼笑的出去了,李文雁也哼着小曲去了厨房,开始洗菜做饭。

    当晚,别墅里一派热闹景象,饭菜丰盛,美酒飘香。李爸和尹志翁婿举杯对饮,很是惬意。

    李爸也李妈也终于搞清楚了,这个副高职称,相当于大学里的副教授级别,乖乖,怪不得女儿和女婿这个高兴,原来他们俩的级别这么高了啊。李妈心里就暗暗盘算,既然孩子已经是教授了,那以后还是少说两句吧。

    喝到最后,李文雁实在忍不住酒香的诱惑,也主动讨了一小杯酒来喝,然后竟然迅速喜欢上了这个味道,接着又喝了一小杯,然后第三杯。

    最终,三人把一斤茅台一扫而空,还隐隐有些未尽兴的意味。

    好在李妈发现了苗头不对,及时出面阻拦,于是在每人吃了一点面条之后,晚宴终于结束了。

    李文雁和尹志没法不高兴,对于县城的小学教师来说,副高职称就是职业生涯的最高点。很多人从四十多岁开始申请评定,可能一直到退休都不一定能通过。而现在李文雁和尹志只有三十多岁,这次参评,虽然俩人资历齐全教学成绩也很优秀,但也主要是本着试试看的态度。俩人即使评上一个都是意外之喜,现在两人双双通过,怎能不激动万分。

    事实情况也确实如此,不久之后,年轻夫妇一同获评副高职称的消息,很快在束河县乃至鲁南市的教育界传播开来,一时被奉为美谈。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