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5章 巨大收益
    馨儿出生后,穆东心里那块最柔弱的小肉肉被拨弄的温情四溢,他想了很多,最最主要的,就是安全了。

    穆东重生以来,有三个执念。排在首位的是馨儿,第二位的是房子,第三位的是赚钱。

    现在看来,第一个目标已经完美达成,穆东可以确认,这个孩子就是他的心肝宝贝馨儿。至于第二个和第三个目标,可是说是基本完成。说完成是因为已经有了很多房子和很多钱,说基本是因为以后无非是买更多的房子和赚更多的钱。

    所以,现在开始,保护胜利果实,保证自己和家人的安全,就排上了首位。

    穆东的话让方健东一阵为难,他挠了挠头,尴尬的说:“穆哥,你要是找几个司机什么的,我没问题,甚至普通的保安什么的,我也能拉来几个人,但是你说的安保人员,我是真搞不定,我们消防队就没有类似的专业,你说的基本上等同于是保镖了,要不你找武队长问问。”

    穆东想想也是,安保工作,不是像方健东这样五大三粗看起来吓唬人就能搞定的,相反,看起来平平常常的人更适合贴身保护。

    得,那就问问武岩吧。

    武岩接到电话,也很是为难,他的圈子也不大,横竖都是消防队这一块,不过他倒是给出了更好的建议。

    “穆东,你怎么傻了,找刘家要几个退伍兵啊,刘家老大和老二在部队上深耕多年,这方面的人才还不是一抓一大把。”

    穆东放下电话,陷入了沉思。

    找刘家要人,绝对是最方便快捷有效的办法,但是穆东很犹豫。

    长久以来,穆东和刘家的接触,一直都是通过刘静云和刘薇,对这两个人,穆东是比较信任的。即使刘薇有点大小姐脾气,但是穆东知道她的品性非常好。

    后来刘敬堂的泉城之行,给了穆东很多底气,也让他下了一些决心,但是他对这样的高官并不了解。可以说很尊重,但是却谈不上什么信任。

    至于刘家两位军界的大佬,穆东从未谋面,更谈不上什么了解和信任了。穆东曾经仔细回忆过记忆里关于军界一些丑闻的信息,并没搜索到刘家人的名字,但是对于这两位,穆东还是愿意敬而远之。

    穆东知道,只要向刘静云开口,几个安保人员,那都是小事。但是穆东不敢保证,刘家两位大佬安排过来的人员,会不会别有用心。

    总而言之,穆东自认为没有什么作奸犯科的事情,以后也不会有。但是他依然不想把自己和家人的生活,暴露在可能存在的窥探之下。

    没辙啊,穆东摇头叹息。

    看到穆东苦恼的样子,方健东有些不忍,他想了想,硬着头皮说道:“穆哥,其实我可以推荐一个人,绝对非常优秀的退伍军人,只是他身上有残疾。”

    哦?穆东一愣,有残疾你还推荐?

    看到穆东发愣,方健东赶紧道:“穆哥,我就是一说,还是算了吧。”

    穆东倒是起了好奇心,连忙道:“说说看,有枣没枣打三竿嘛。”

    方健东无奈,只好说道:“这个人是我的小姨夫,以前是特种兵,在yn那边执行缉毒任务受了伤,左手截肢了。我原来当兵的时候,他还帮我找过人,想让我去特种部队,不过我的文化水平低,当时的体能也一般,所以没进去,才去了消防队。”

    “左手截肢?那就是说,其他地方没有受伤?”穆东问道。

    “脸上和左胳膊也有一些伤,但是不严重,左脸有一些爆炸冲击伤,只能说是破相了,不算毁容。不过我小姨夫真的很厉害,就我现在这样子,他一只手就能把我干趴下。还有还有,他左手也装了假肢,很高级的那种,有手指头,平时他戴手套,一般人发现不了。”方健东兴奋的说道。

    穆东心里琢磨,这个人还真可以试一下,只是他一个人也没什么用处啊。咦,对啊,可以让他组建、训练一队人马啊,就从消防队里选身体素质好,机灵一些的,让他来训练。

    想到这里,穆东问道:“你小姨夫愿意出来工作吗?还有,他多大年龄?”

    方健东一听有门,连声道:“愿意愿意,我小姨夫今年31岁,退伍时本来也给他安排了工作,在我们县上的公安局管理枪械,他干了一年,说没意思,辞职了。后来去岛城和南方打过工,当过保安,可是他心气高,加上好管个闲事,总是干不长时间,前几天我给他打电话,他还说在老家天天和小姨吵架,腻歪透了。”

    穆东一下子就听明白了,这是一个心已经玩野了的男人,几年的特种兵生涯,已经让他无法平静的过小日子,年龄也合适,你别说,这人还真行。

    想到这里,穆东说道:“健东,给你小姨夫打电话,让他来泉城一趟,我和他聊聊,你看怎么样?”

    方健东不迭声的答应下来,赶紧下车打电话去了。

    一会的功夫,方健东回来了,高兴的对穆东说道:“穆哥,我小姨夫答应了,明天就来面试。”

    其实方健东没说实话,他小姨夫一听是给私人老板当保镖,根本不愿意。是方健东好说歹说,说了穆东很多好话,还说穆东上过报纸,是个不错的老板,他小姨夫才答应来试试。也没想着来了就留下工作,其实就是想借着机会出来散散心。

    穆东叮嘱方健东明天去车站接人,然后让他回去休息,自己也慢腾腾上了楼。

    病房里此刻欢天喜地的,肖肖下奶了。更让穆妈高兴的是,把小馨儿抱到肖肖怀里,**塞到她嘴里,她立马就会吮吸。要知道,有些刚出生的孩子,要好多次才能学会喝奶。

    穆东进来的时候,看到肖肖正抱着孩子喂奶,老妈在一旁不停的低声夸奖赞扬,心头就是一暖。看看病房里大姑带来的那些婴儿奶粉,穆东不由苦笑,这些东西,暂时怕是用不上了。

    当晚,穆东在病房住下了,他喜欢这种馨儿近在咫尺的感觉,他想守着她,哪怕她半夜哭闹也愿意。

    馨儿半夜倒是没主动哭闹,穆东的手机铃声却把大家吓了一跳,这下连馨儿都被吵醒了,大哭起来。好在穆东快速挂了电话,馨儿委屈的哭了几声,然后皱着眉头又睡着了。

    穆妈低声的埋怨着穆东,穆东讪讪的,披上衣服去了楼道。结果发现楼道里也很安静,他干脆拿上手机下了楼。

    电话是王忻澜打来的,是个好消息,金价已经到了1124美元/盎司,现在已经卖出并且再次动用100倍的杠杆买入,她向穆东汇报说:“穆哥,现在你的名下已经有7106万美元的资金了,运用100倍杠杆,现在已经买入了631.97万盎司黄金……”

    “多少?”穆东闻言一惊:“七千多万?美元?”

    王忻澜在电话里笑了:“穆哥,想不到吧?我一开始也没想到这么多,今天操作完之后,我测算了一下,按照你的思路,如果黄金价格能达到1150美元/盎司,我们可以这样顺利操作的话,你知道最后的资金会变成多少吗?”

    “多少?”穆东呼吸急促起来,心里隐隐有些期待。

    “3.899亿美元。”王忻澜平静的说道。

    “怎么可能?”穆东心里大惊!

    “怎么没可能,穆哥,这是严格测算过的。当然了这是理论数字,万一金价下跌,这个数字变成零也就是眨眼之间的事情。”王忻澜说道。

    呼!穆东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却怎么也压不下内心的思绪翻腾。接近4个亿美元,折合人民币26亿多元,有了这笔钱,自己的快递公司可以迅速发展,甚至也有资金建立房地产公司了。

    “忻澜,辛苦了!这段时间忙完了,我给你放个大假,回国来休息一段时间吧。”穆东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语气,平静的说道。

    “好啊,穆哥,谢谢老板!”王忻澜笑道。

    挂了电话,穆东在寒夜中的院子里溜达了好久,才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一些,飘飘然的上了楼。

    电话那一端的王忻澜,同样是兴奋的无以复加。她刚才给穆东做数据测算的时候,顺便也对自己的资金做了测算。最后的结论是,如果穆东能赌赢的话,那么自己跟风的这5万美元,最后将变成152万美元。

    王忻澜是在办公室里狂笑了很久,才平静了心情给穆东打电话的,在测算数据出来的那一刻,王忻澜觉得,最近几天没日没夜的辛劳,有了近乎完美的回报,所有的疲劳瞬间一扫而空。

    王忻澜感觉自己瞬间满血复活了,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自己将会无比欢欣鼓舞的投入到工作里,直到黄金价格到达1150美元/盎司的关口,才会停下征战的脚步。

    第二天一早,穆东醒来的时候,发现老妈和肖肖都在盯着自己看,他浑身上下摸了摸,看了看,衣服也没问题啊,屋子里暖气充足,自己也没脱衣服睡,难道是脸上有脏东西?

    这时,肖肖开口了:“老公,你做什么梦了?怎么一直嘿嘿的傻笑?”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