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9章 难题
    举个例子,比如1万美元,100倍杠杆,买1000盎司黄金,每盎司涨价5美元之后,盈利5000美元。卖出之后就有了1.5万美元,再次利用杠杆,撬动的就是150万美元的资金了。

    而穆东的资金,12月10日的时候就是1289万美元之多,在一个上涨周期内,每次出手之后再次利用100倍杠杆,所撬动的资金和带来的收益,将是非常惊人的。

    得意的穆东,迅速查看了一下相关数据,还好还好,还有很大的上涨空间,还来得及博一下。

    他迅速向王忻澜做出了部署。

    现在立刻把手头所有的黄金出售,然后再次运用100倍杠杆买进,接着,只要金价上涨5美元就售出或者干脆买入之后加价5美元挂单售出。

    然后再次买进,上涨5美元之后再次售出。

    如此反复,到金价为1150美元时,停止操作。

    这一系列的安排,直接把王忻澜的思绪冲击的七零八落,她好半天才醒悟过来,原来,穆哥是看好黄金价格还会持续上涨,要用杠杆工具放大收益了。

    可是,万一金价跌了呢?那样现在的这些收益包括本金,弄不好会都赔进去。

    王忻澜小心的问道:“穆哥,你就这么看好这一轮金价还会继续涨,现在的价格比我们买入的时候,每盎司已经上涨了22美元了。”

    穆东知道,如果没有一些说辞的话,王忻澜肯定会提心吊胆的,他组织了一下语言,缓缓说道:“忻澜,上一次的金价下跌,你应该还有印象,国际黄金价格从每盎司1202美元一路下跌到1090美元,每盎司下跌了112美元,并且,持续时间很短,只用了10天的时间,可以说是连续暴跌。所以我预测,这一轮的金价上涨,即使不能涨到上一次的顶点,但是最起码会上涨到中部,所以我赌金价会一直上涨到每盎司1150美元,在这以后,我觉得风险会变大,所以到时候我们必须收手,静观变化。在这之前,你必须按照我的安排,把全部的资金调动起来,抓住这一轮行情,不容有失。”

    穆东说完了,王忻澜心里并不是全部认可,但她也觉得这一轮行情值得一赌。于是她答应下来,会严格按照穆东的要求,全力操作。

    接着,王忻澜立马行动起来,先把穆东名下的108万盎司黄金售出,由于差价达到了每盎司22美元,除去每盎司0.5美元的佣金,再减去最近一段时间的过夜费,收益达到了2322万美元,加上原本的1289万美元资金,合计3611万美元,然后直接使用100倍杠杆,购入了324万盎司黄金。

    随后,王忻澜把自己名下额4100盎司黄金售出,收益88150美元,这样加上原来的5万美元,王忻澜就有138150美元的资金了。

    要不要继续投进去呢?王忻澜犹豫了一会。

    最后一咬牙,拼了!胆小不得将军做!穆哥这么大的盘子都敢赌,我也敢!反正我还有每年25万美元的年薪呢!

    可怜的姑娘,已经被黄金冲昏了头脑,你也不想想,穆东要是赔光了,你的年薪哪还有影?

    王忻澜把自己所有的资金投进去,使用100倍杠杆,买入了12300盎司黄金。

    接下来,王忻澜就几乎寸步不离电脑了,没办法,5元的价差,说慢可能两三天,说快可能几分钟,虽然有挂单工具可以用,但是王忻澜还是觉得盯紧一些更放心。

    远在大洋彼岸的穆东,此刻依旧沉浸在狂喜之中。他琢磨着,这一轮金价上涨万之后,自己的资产说不定能达到1亿美元了,恩,这回是真的得让肖肖辞职了,反正也达到她的要求了。

    其实,此刻穆老板只要找出一张纸算上一小会,就会惊奇的发现,实际的收益,远远大于他的预期。

    满细心欢喜的穆东,晚上睡觉时,轻抚着肖肖高高的腹部,心里默念,馨儿,快些到来吧,老爸现在终于有钱了,可以让你过上好日子了。

    第二天一早,穆东照例早起,去公园锻炼。

    小跑一阵之后,穆东在空地上活动腿脚。一声问候在旁边响起:“早上好啊,穆总!”

    “早上好!”穆东边说边转过身子,看到的是陈必树那张堆着笑的脸,再一看,他手里还领着个孩子。

    恩?穆东使劲睁了睁眼,仔细看了看,陈必树手里领着的这个孩子,赫然就是昨天晚上那个“送财童子”!

    可怜的童子估计是起的太早了,撅着个嘴,不时还揉揉眼!

    穆东瞬间明白了,昨晚孩子上门问作业,是陈必树刻意安排的;现在的公园偶遇,也是陈必树刻意安排的;甚至老妈和那个老太太认识,极有可能也是刻意安排的!

    这个陈必树,怎么这么――讨人喜欢呢!

    “老陈,这是你儿子?”穆东装作惊奇的问道。

    陈必树连忙道:“是啊,穆老板,我儿子,昨天听我妈说还去你家问作业去了,给您添麻烦了吧?”

    穆东腹诽,生活不易,全靠演技啊!这个老陈!

    “有什么麻烦的,老陈,你这么说不见外了吗?昨天失礼了,不知道是你儿子,以为是普通邻居,早知道是你儿子,怎么着都得给个见面礼。”说着穆东在身上上下左右一通摸索,可是晨练穿着的运动服里能有什么玩意,最后只好无奈的说道:“老陈,你看,身上空空的,太对不住了。”

    接着,弯下腰摸了摸小男孩的脸,笑道:“小家伙,长的真帅,改天叔叔给你补上见面礼!”

    陈必树在一旁兴奋的都快飘起来了。穆东的一串话给了他一浪高过一浪的冲击。

    没拿自己当普通邻居,要高于普通邻居;

    要给孩子见面礼;

    改天还要给补上。

    苍天呐,开眼了啊!穆老板终于拿我当自己人看待了啊!

    穆东寒暄几句,慢跑着离开了。陈必树微仰着脸,看着初生的红日,心里洒满了阳光,温暖无比……

    回到家里的穆东,问了老妈,什么时候认识昨晚那个老太太的,果然,认识时间不长。

    接着穆东说起,这个男孩就是那个老陈的儿子,老太太是老陈的老妈或者岳母,至于老陈,是那个以前老喊阿姨好的那个人。

    穆妈终于把这三人对上号,有些不高兴了,她一直对老陈印象不怎么好。

    穆东赶紧解释,老陈不错,是报社的摄影记者,帮了不少忙,前几天自己上报纸,老陈给拿去1000份,立了大功。

    穆妈终于高兴起来,对自己儿子好,肯定是好人。

    穆东顺势提出,以后家里有什么稀罕水果或者零食,给老太太拿点过去,穆妈答应了下来。

    给“观音菩萨”的供奉算是安排好了,“送财童子”那里,还是给买个学习机之类的吧。

    吃完早饭,穆东去了公司。

    公司里忙碌依旧,不过秩序倒是好了很多,不像前两天那么慌乱了。

    9点钟,穆东交待刘芳菲,让她买一台学习机,再买些文具之类的。

    刘芳菲随口问道:“老板,是给小雪莉的吗?”

    穆东一愣,对啊,还有小雪莉啊,还有书娜,书杰还在上幼儿园,就先算了。

    得,学习机买三台,文具什么的买四份。刘芳菲问明了几个孩子的年龄和年级,领命而去。

    中午,刘芳菲采购归来,不但买了学习机和文具,还买了一些漫画书和课外读物,穆东很是满意。

    小雪莉的那一份中午直接交给了她,雪莉笑弯了漂亮的眼睛,开心的不得了。

    书娜和书杰的两份,直接交给了穆晓霞。穆晓霞倒是埋怨穆东一通,嫌他乱花钱。

    剩下的一份,穆东放在了车上,准备找机会交给陈必树。

    林晓媛下午带回来一个好消息,郊区分拣中心的土地贷款已经审批下来了。不过只审批了1500万元,已经到账。

    这倒也是正常的贷款政策,一般贷款额度能在地价的80%以上,就很是不错了。

    不过穆老板现在也不在乎这些钱了,也是,在穆老板的想象里,再过一段时间,自己就能身价上亿――美元了!

    刘芳菲下午也找到了穆东,说了一个难题,常娥无视公司的用餐规定,下午下班带饭回家。

    说起来,最近一段时间,常娥也成了吃饭时的一道风景。

    这姐们吃饭的样子,简直可以用凶猛来形容。一个人吃好几个人的饭量不说,吃的还那叫一个快。常娥吃饭时,经常有人在会议室捂住嘴笑,不过常大姐几个凌厉的眼神扫过之后,大家都赶紧装出一副无辜的表情,之后几个实在忍不住的,只能逃离会议室,去集装箱休息室吃饭。

    后来,常娥大姐吃饭的时候,会议室里经常是她的专场了,其他人都是打了饭菜,赶紧溜走。

    现在,竟然发展到往家里带饭了。用餐规章制度,可是贴在会议室的墙上呢。关键是,常娥带走的东西还非常多,虽然这些东西她努力一下肯定一顿饭就能吃完,但是外人看来,就属于公然挑衅公司制度了。

    刘芳菲没辙,她也不敢去问铁塔一样的常娥,只好来找穆东,向他讨教。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