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4章 常娥
    电话铃声把穆东和肖肖都吵醒了。穆东赶紧挂了电话,小声安慰肖肖几句,让她继续睡,自己则披上衣服,去了书房,给王忻澜回了电话。

    王忻澜焦急的声音传来:“穆哥,不好了,金价下跌了!”

    穆东一惊,赶紧问道:“跌了多少?”

    王忻澜都快哭出来了,说道:“每盎司跌了1.5美元,看样子还在继续下跌。”

    穆东心想,不对啊,难道是史昆的数据除了问题?

    他瞬间惊出一身冷汗。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学习,穆东知道,100倍的杠杆,确实能获取非常大的利益,但同样也会害死人的!

    他赶紧让王忻澜说一下详细情况。

    于是王忻澜从挂单买入的时候开始说起,说了挂单时是1094美元/盎司,然后三个小时候金价到了1092美元/盎司,交易成功,然后金价一路下跌,现在到了1090.5美元/盎司了。

    穆东瞬间明白了,史昆的数据没有问题,是自己忽略了一个细节,才造成了这次损失。其实细说起来,或许不会有什么损失。

    原来,根据史昆的数据,这次的金价最低点是1090美元/盎司,穆老板在吩咐王忻澜买入的时候,考虑到了谨慎原则,往上加了2美元,要求以1092美元买入。意思就是,我别踩点太准了。

    问题是,在1090美元/盎司的波谷两侧,有两个1092美元。一个是从1092下跌到1090,一个是从1090上涨到1092。

    穆东的潜意识里,自然是让王忻澜买上涨后的1092美元。

    但是阴差阳错,王忻澜买的是下跌时的1092美元。

    穆东看看手表,现在是凌晨3点钟,算算时差,美国应该是下午3点。根据黄金交易规则,当日发生亏损,需要补交保证金直至被平仓,现在,只要在当地时间夜里12点之前,黄金价格再次上涨到1092美元/盎司,就不会有任何亏损。

    能涨上去吗?穆东心里也没底。因为,史昆给出的数据里,只有一些关键的节点,不可能精确到每一天的黄金走势。现在看来,只能听天由命了。

    穆东安慰王忻澜几句,说一些小范围的金价变化肯定是正常的,有时候每天就浮动20美元呢,让她耐心再等等,这个交易日不是还有好几个小时嘛。

    王忻澜欲哭无泪,她强忍着没有说出自己投入了5万美元的事情。

    两人商定,密切关注金价变化,每半个小时通一次电话。

    这下,穆老板也不用回去睡觉了,再说他也睡不着,提心吊胆的。刚才王忻澜可是说了,他已经损失了162万美元。

    20分钟后,王忻澜打来电话,金价继续下跌,到了1090美元/盎司,穆东的损失达到了216万美元。

    穆东无语了,这才多大一会啊!216万美元,折合1400多万人民币,疯了!

    好在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现在金价已经跌到最低点了,剩下的几个小时如果能上涨到1092美元,自己就不会有损失,否则就麻烦了。

    结果,金价在1090美元的价位上,一趴就是2个多小时,一直到了bj时间凌晨6点,才上涨了0.5美元。

    穆东紧张起来,也顾不上去锻炼了,在房间里坐立不安的,后来干脆揣上手机,去了平台。

    天刚蒙蒙亮,楼下的路灯还在闪着昏黄的灯光,远处依然有清脆的鸟鸣声,这次在穆东耳朵里,却显得那么刺耳,那么呱噪。

    穆东围着平台慢慢小跑,努力想放松心情,却始终做不到。

    算算时间,肖肖快起床了,穆东换了衣服,和老妈说了一声,开车去了公司。

    肖肖快生了,自己不能把这种烦躁的情绪传递给她。穆东心想。

    公司的伙房里,穆东见到了可爱的小雪莉,她甜甜的问候让穆东的心情好了很多,拉着小雪莉一起吃完早饭,穆东平静了很多。

    算了,不想了,不就是一两百万美元嘛,自己又不是输不起,公司还一大堆事情需要忙碌呢。

    看着小雪莉背着书包出了院门,穆东也打算去办公室了。

    这时,一阵沉闷的发动机声音传了过来,紧接着一辆白色的jeep越野车冲进了院子,几个快递员赶紧躲闪,车辆吱嘎一声刹住了。

    车门打开,下来一个人。

    只见这人个子不高,皮肤黝黑,头上一个瓜壳发型。从穆东这里远远望去,这个人有头没脖子,有肚子没胸,有腰没屁股,有大腿没小腿,一个字,胖!

    至于穿着,更有意思了,一身迷彩服。

    这么说吧,如果不是熟悉的话,你根本看不出这人是男是女。

    至于年龄,更是无法确定,可猜测的跨度极大,25岁到45岁都有可能。

    穆东呆住了,这个造型,可比林晓媛的描述奇葩多了。这应该就是那个常娥了吧。

    穆东收起心思,赶紧走过去,脱口而出:“您是……常娥吧?”

    来人确实是常娥,她白了穆东一眼,伸手从衣兜里摸出一盒烟,弹出一根点上,然后倚在吉普车上,吐出一个烟圈,慢悠悠的说道:“很多人怕我生气,都叫我常大姐,也有人叫我常大哥。”

    常大哥?穆东一阵恶寒,这尼玛什么情况?

    他只好硬着头皮说道:“常大姐,那个,这里是快递公司,不能吸烟。”

    “哦?”常娥环顾四周,把手里的烟小心的用手捏灭,然后又装进了烟盒里,说道:“我倒是冒昧了,可是你这院里也没个禁烟的标志啊,这么弄不行啊!”

    穆东心想,得,倒成了我的错了。

    常娥还在继续问道:“哎,我说,你是谁啊?怎么知道是我?”

    穆东忙到:“常大姐,我是穆东,这家公司的老板,也是林晓媛的大哥。”

    常娥倒是惊奇了,瞪着不大的小眼睛问道:“你就是老板?这么年轻啊?靠谱吗?”

    穆东彻底无语了。

    从见到常娥的第一眼开始,穆东感受到的就是一种压迫感,没错,就是被碾压的感觉。

    这个和漂亮不沾边的女人,用她奇葩的造型,淡淡的语气,鸡蛋里挑骨头的刻薄,稳稳的占据了上风,生生的碾压着自己。

    “也不请我去办公室坐坐?你这个老板也太不称职了吧?”穆东发愣的工夫,碾压又开始了。

    “快请,快请,常大姐,您吃早饭了没有,我们这里有伙房,要不您先吃点东西?”穆东热情的说道。

    “哦?有伙房?那可真是太好了!”常娥终于开心起来:“我说闻着这么香呢,我刚才还以为是大街上传进来的呢,赶紧带我去,正饿着呢。”

    穆东刚要带路,手机响了,是王忻澜,她兴奋得喊道:“穆哥,又上涨了1美元,已经1091.5美元了,我们的损失已经很小了。”

    “真的!?”穆东兴奋的大叫一声:“那太好了!继续盯着,哈哈哈!”

    声音把常娥吓了一跳,等着穆东放下电话,她伸着短短的脖子,盯着穆东看了几秒钟,问道:“这么大声,你有病吧!”

    穆东有些兴奋,大脑搭错了神经,脱口而出:“你有药吧?”

    常娥就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抬起手使劲的拍了拍穆东的肩膀,大声说道:“不错不错,对我的脾气,要是项目也还行,我就跟着你了。”

    这话说的一点都不见外,手上的力道也颇重,倒让穆东心里一哆嗦。

    你入职了就是我的员工好吧,什么叫跟着我了?

    言语间,俩人进了会议室,几个员工正在吃饭,看到穆东进来,赶紧招呼。

    穆东客气的回应着,旁边的常娥却已经两眼放光,几步跑到了餐台前,嘴里啧啧有声:“不错嗳,不错嗳!”

    今天的早餐有小米粥,豆浆,主食有包子和油条,还有煎鸡蛋、煮鸡蛋和两份小咸菜。

    接下来,屋子里的一众人,见识到了常娥的彪悍,一个不锈钢餐盘上全是油条,还有一个餐盘上全是包子,然后好几碗稀饭,好几碗豆浆,一小碗咸菜,还专门去厨房要了辣椒面。

    半个小时,风卷残云,这些东西全部进了常娥的肚子,她满意的拍拍肚皮,说道:“穆老板是吧?就冲这个伙房,我更想在你这里上班了。”

    穆东嘴上笑着应答着荣幸之类的话,心里却暗自腹诽,大姐,你这吃的是七八个大小伙子的饭量啊!

    穆东带着常娥去了办公室,厨房里倪鸣翠三个人面面相觑,很是无奈。本来还可能有点富余的早饭,现在一扫而空了。不但这三个厨师没的吃,还有好几个快递员饿着肚子呢。

    倪鸣翠无奈,坐锅开火,煮了些面条,好歹对付过去了。

    总经理办公室里,林晓媛也赶了过来,让穆东无语的是,林晓媛对常娥的称呼,赫然就是,常大哥!

    这姐们,果然是活成了女人心中的大哥!佩服!

    常娥和林晓媛亲亲热热的说一会话,接着林晓媛找出大楼的图纸和资料,让常娥过目。

    得知这栋大楼是自建项目,设计单位也是省内著名的规划院,常娥很是高兴,她开口道:“穆老板,晓媛,这个担子我接了,不过,我有件事,需要你帮忙。”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