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7章 买空
    吃饭时,穆东问道刘国庆的公司运营情况,得知一切顺利,现在除了帮穆东以及家人购买的房子,其他的房子也成交了七八套,对于刚成立的小公司来说,这个业绩已经很不错了。

    刘国庆问穆东剩下的几套房子还买不买。穆东想了一下,自己计划的是买10套,现在已经成交6套,还是买吧,也算是把刘国庆扶上马再送一程。正好最近银行可以解决自己的运营资金,手里也还有闲钱。

    吃完饭,刘国庆帮着收拾了桌子,告辞而去。

    穆东陪着老妈媳妇看会电视,然后去了书房,给王忻澜打去电话,问了一下公司管理软件的事情。

    王忻澜说已经谈得差不多了,埃森哲公司最近会派人去泉城和穆东面谈,征求客户对管理软件的具体要求。

    王忻澜同时告诉穆东,管理软件并没有想象的那么便宜,50万美元能买的只是最初级的。最好的物流和快递行业管理软件,可以精确预测各地物流量,合理分配车辆甚至是货运飞机的运输资源,最大程度的节约运输成本,而这样的软件,100万美元只是刚刚起步,最顶级的要200万美元左右。

    王忻澜的一番话,让穆东脑海里迅速涌出两个词,云计算,智慧物流。

    他当即指示王忻澜,就按照顶级的管理软件谈,至于200万美元,也不算什么,上次不是一下子就赚了389万美元吗?

    最后,王忻澜自然又问起什么时候再买入黄金,穆东还是那个字,等!

    王忻澜很无奈,提出一个建议,如果最近黄金价格看跌的话,能不能买空?

    买空?穆东心里一阵犹豫。

    所谓买空,通俗的说,就是在保证金机制下,先卖出一部分黄金,等到价格下跌了,在买入黄金还上,中间的差价,就是投资者的盈利。

    穆东之所以犹豫,是因为自己曾经长篇大论的忽悠过王忻澜,说投资的理念就是长期看涨,只要下跌就买入,上涨就卖出。

    所以,他传递给王忻澜的操作思路是,买涨,在黄金价格上涨中牟利。

    而买空的的投资思路是,买跌,在黄金价格下跌中牟利。

    这和自己的投资思路不吻合啊,会不会让王忻澜觉察到什么?

    可是,王忻澜说的也很对,资金闲置在这里,确实很浪费。

    想到这里,穆东回忆了一下数据,开口道:“忻澜,这样,你拿出大约一半的资金来操作买空,这样即使有风险,我们也能保存实力。我只提一点建议,小步快跑,每次买空的价格差距控制在10美元以内,并且,最多只运行一周。只要在这个范围之内,你可以自由操作,可以吗?”

    这段话的意思就是,我只画圈。圈子之内,怎么折腾,什么时候折腾,随便你。

    王忻澜反而有些踌躇了,黄金市场的风险和机遇是并存的,有时候一天的时间价差达到20美元以上,现在穆东让自己在一定的范围内自己决定,她觉得责任太重大了。

    不过王忻澜也是个胆肥的,她咬牙答应下来,挂了电话。

    她心想,我不用一半的资金,我用四分之一好吧?我也不求价差10美元,我设定5美元好吧?还有,我只运行三五天,不行的话,损失也不大。反正现在这几天看着价格一路下跌,心里的慌得难受。

    说干就干,王忻澜马上投资235.8万美元,以1179美元/盎司的价格,动用杠杆,买空20万盎司黄金。

    紧接着,王忻澜马上挂单,以1174美元/盎司的价格,买入20万盎司黄金。

    完成了操作,王忻澜整个人变得紧张起来,现在只能等了。只要黄金价格下跌到1174美元/盎司,除去点差和佣金,就能净赚80万美元。

    如果价格上涨,那么这两百多万美元就会不停折损直至变成零。

    一切只能交给时间了。

    时间并没有让王忻澜等太久,美国东部时间下午2点钟,神情紧张的王忻澜就赚到了期待中的80万美元,她兴奋的无以复加。

    因为这笔钱,是在自己的提议下,通过自己的决策赚到的,这和在穆东的指示之下赚钱完全是不同的感觉,让她很有成就感。

    她迅速行动起来,再次实施操作,这次她把胆子放大了一些,直接买空和挂单30万盎司,价差也设计成了6美元/盎司。

    然后又是新一轮的煎熬等待……

    第二天是12月3日。

    从这一天开始,穆东带着公司的不同项目负责人员,分别走访了国土局、规划局、城建局、工商银行、建设银行的一众领导,表达了真挚的谢意,送上了精美的手机,表达了期望对方继续支持的愿景。

    穆老板的举动,得到了一致好评。

    这几个单位,都是蔡市长的组织之下参与那天的座谈会的,说的难听点,就是被逼着去的。任谁心里,也不会太痛快。当时只是为了卖蔡市长一个人情,期待一份或有或无的未来收益罢了。

    不过穆东用积极的拜访、诚恳的态度和精美的礼物打动了几个人。

    不错!这小伙子没有恃宠而骄,而是很守规矩,有分寸。

    至于穆东送来的手机,几位领导无非莞尔一笑,或随手送人或束之高阁罢了。几千块钱的手机无所谓的,几个人看中的只是穆东这份心意。

    一直到12月5日中午,穆东一行才完成了走访工作,回到公司。

    穆东坐在办公室里,摸了摸笑得有些发僵的脸,终于松了一口气。

    这几天,还发生了几件事。

    一是东骑集团的院中院已经签约,刘芳菲已经带人过去收拾打扫了,有几个房间还要粉刷一下。

    二是穆东决定,在院中院重新安装一套分拣设备,并且已经向苏州紫鑫公司提出了进货和安装的要求,对方说10天左右就会过来安装。

    穆东通过希望这样的方式,无缝对接当前的业务。如果把仓库这一套拆过去再装上,一来一去估计一周左右,这期间的快件分拣就成了大问题。

    至于仓库里的设备,到时候直接装箱,以后运到需要的地市去。

    三是,朱雪松打来电话,说岛城分公司郊区的大院已经租赁好,签了5年的合同,需要支付第一年租金20万元,穆东让林晓媛安排了款项。

    是的,岛城的分公司是租赁的大院,不但是岛城,其他的地方穆东也都计划采取租赁的形式。如果都像泉城这样买地置房,穆老板就是有座金山银山也不够用。

    第四件事,也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是王忻澜的黄金交易。

    最近三天,王忻澜每天都会打电话来,说她经手交易的情况。第一次是赚了80万美元,第二是是赚了150万美元,第三次她玩大了胆子,直接买空挂单50万盎司,价差设定了8美元/盎司,结果十几个小时后,减去佣金,她就赚了350万美元。

    这三次交易之后,王忻澜感到了深深地恐惧。

    是的,不是兴奋,是恐惧,从12月1日黄金价格上涨到1206美元/盎司,到美国东部时间12月4日深夜,黄鸡价格已经一路跌倒了1161美元/盎司,整整跌落了45美元。

    在王忻澜三次小有斩获之后,这一轮诡异的价格下跌已经让她心生恐惧,她猜测,虽然不知道价格在哪里探底,但是黄金价格肯定要有所反弹了,这个时候,千万不能再买空了,要积蓄资金等着买涨。

    所以,在第三次买空交易完成后,她征求了穆东的意见,果断退出了这场买空盛宴,开始静等下一轮上涨。

    穆东自然是知道,价格还远没有探底,但是他不能说太细,更何况,这三次买空,已经净赚580万美元。现在,美国未来公司已经有1400万美元以上的资金了。

    这个赚钱速度,已经可以让穆老板睡觉都要笑醒了。

    而远在美国的王忻澜,这一刻也悄悄的做了一个小小的决定,她打算把自己这几年辛苦积攒的5万美元,也投入到黄金市场,按照穆东的提示一起炒作,她美美的盘算着,说不定过一段时间,我也能有百万美元的资产了。

    午饭后,穆东接到了两个电话,一是刘国庆打来了,说是又联系了几套房源,请穆东派人去看看,穆东直接把林晓媛和穆晓霞派去了,叮嘱再买4套房子,全权委托她俩办理。

    第二个电话是埃森哲公司打来的,对方是中国公司的业务代表,约定见面的时间,穆东一问得知对方已经在泉城,于是约了下午2点见面。

    2点钟,对方依约而来。一共三个人,一个是埃森哲中国区副总裁黎向华,

    一个是她的助理珍妮小姐,一个是业务代表章明西。

    黎向华是在美国出生的中国人,祖上是南方人,个子不高,黑黑瘦瘦的,带着一副金丝眼镜。

    他下了车,四处打量着这个忙碌的小院,心里一阵失望。

    就这么个小破公司,还要买什么顶级的管理软件?还在美国注册了公司?疯了吧?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