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3章 消防战士
    穆东环顾四周,众人渐渐安静下来,他开口道:“这个车尺寸比较大,我得打听一下,普通的驾驶证能不能开,即使能开,也不敢随便让你们试驾,需要一个宽阔的场地才行。车大约100万,以后会作为公司的用车,大家好好干,公司每年会评选10名优秀员工,年度优秀员工可以免费使用这辆车一天,怎么样?”

    众人轰然叫好,然后在方晓杰的催促下,各自去忙碌去了。

    穆东也回到办公室,先给刘静云到了电话,说了裘康达送车的事。

    刘静云淡淡说道:“送了你就收着,又没几个钱。”

    穆东接着给刘薇打了电话,也说了这辆车的事。刘薇倒是有些兴奋,说以后需要的话,要借来用用,穆东自然连忙答应。

    随后,穆东又给蔡娇娇打了电话,也是说这辆车的事,然后让蔡娇娇帮忙弄个差不多的车牌。

    蔡娇娇表示没问题,马上找人联系,同时让穆东可以先去办理购置税和保险等手续。

    最后,蔡娇娇说了,她结婚时,这辆车她要征用,作为新娘化妆车,穆东也是连连答应。

    忙完这些,穆东叫来林晓媛和刘芳菲,商量挂牌的事。

    林晓媛是个懂行的,毕竟她是驾照b本、曾经想过开渣土车的女汉子。她拿来车上的资料,一番检查,找到了一些数据,车长5.69米。

    不超过6米的车上蓝牌,也就是说,这辆车,普通的c1驾照,完全可以驾驶。

    接着,林晓媛自告奋勇的上去操作了一番,她果然是个女汉子,庞大的车辆在她的操纵下在院里灵活的游走一番,让满院子的人目瞪口呆。

    穆东也上去试驾了一下,感觉自己勉强也能开开,但是达不到林晓媛那种挥洒自如的境地。总觉得车体太长太宽了,根本估算不清楚车体周围的情况。

    也就是说,不习惯这辆车庞大的空间。

    看来,自己还需要练习一段时间,才能适应这辆车,穆东心想。

    咦?我为什么要开这辆车?不对啊,这么大的车,应该配个专职司机的啊!难道天天让林晓媛开?

    想到这里,穆东开始琢磨,谁能帮忙尽快介绍一个可靠的技术好的司机。

    穆东捏着下巴想了一会,目光落在院里一个大型干粉灭火器上的时候,他突然笑起来,对啊,找武岩,让他介绍一个可靠的退伍兵。

    说干就干,穆东立即给武岩打了电话,说自己刚买了一辆gmc房车,需要一个专职司机,请武哥留意一下,帮忙给介绍一个。

    武岩在电话那头,半天没说话。

    穆东以为他为难,赶紧道:“武哥,你要是不方便就算了,我再想其他办法。”

    武岩恨恨的发话了,声音一听就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穆老弟,你这个家伙,气死我了,你为什么不昨天打电话!”

    昨天?我为什么要昨天打电话?昨天我还不知道有这么一辆车啊!

    穆东连忙道:“武哥,你别着急,慢慢说,怎么回事?”

    武岩道:“我们最近正好是退伍季,我们队里一个很优秀的战士,今天刚走,你要是早一天打电话,我就能把他留下了!”

    原来,武岩手底下有一个叫方健东的消防战士,非常优秀,很受武岩的赏识。小伙子很努力,去年报考了军校,可惜以10分之差败北,今年续签合同,不知道为什么又没获批。

    这几天武岩上蹿下跳,到处找关系,就想在省城给方建东找份工作,可是,辛苦的工作武岩看不上,体面的工作又找不到,最终,昨天下午,方建东泪洒消防车库,抱憾而去。

    现在穆东张口,怎能不让武岩耿耿于怀,虽说穆东这里只是个私企,但是以穆东的背景,腾飞是迟早的事情,在这样的企业当司机,不论是待遇还是社会关系,都是非常不错的选择了,更何况,开的还是豪华房车。

    穆东听到这里,也感到很是无奈,他问道:“他老家是哪里的?我们去找他行不行?或者给他打电话,让他回来?”

    武岩叹口气,说道:“这小子说没脸回老家,买的是去南方的车票,说是要出去打工,至于手机,部队上普通士兵是不许用手机的。有些战士也偷偷的买手机,可是这个小子一直想好好表现,所以没有手机,现在的他,应该在火车上,我们是联系不上他了。”

    穆东感叹,是个有上进心的傻小子,可惜运气不大好。

    在火车上,怎么办呢?穆东琢磨着。

    想到这里,穆东问道:“武哥,知道他的目的地或者车次什么的吧?”

    武岩连忙道:“退伍人员的车票是队上统一订的,应该有记录,你等一会,我去查一下。”

    五分钟后,武岩回电话了。t179,目的地广州,人现在肯定在车上。按照列车时刻表估算,现在应该在湘省境内。

    好吧,穆东决定疯狂一次,动用一些刘家的关系。

    他给刘静云打了电话,说了这个情况,希望刘静云能够帮忙。

    刘静云出生在军旅之家,对军人很有感情,当即答应,全力帮忙。很快,一个个电话,一道道指令,向着疾驰的列车传递过去。

    方建东这会正坐在硬座车厢里发呆,胸口却像有一团火焰在燃烧。

    回望这四年的军旅生涯,方健东心里一阵茫然,那些激昂奋斗的青春岁月,就这么轻易的溜走了吗?

    军校考不上,自己不怪谁,文化基础薄弱,实力不逮,没辙。

    可是这次签合同没批下来,他有点想不通。不论是资历、还是考评或者战斗力,自己的排名都是靠前的,可是为什么通不过呢?

    虽然,消防工作那么的苦那么的累那么的危险,可是自己真的喜欢在军队里的感觉,真的想就这么一直待下去。自己曾经以为,自己最起码可以服役到30多岁,可是现在自己才24岁,怎么就离开了呢。

    想不通,也没脸回家,没办法给父母和妹妹解释,也没办法给对自己寄予厚望的小姨夫解释。前几个月给家里打电话,还说自己肯定能再签三年呐,可是现在灰溜溜的离开,怎么张得开嘴。

    ……

    自从上了火车,方健东就这么一直凌乱的瞎想,已经十几个小时了,期间他除了喝了一点水,什么都没吃。奇怪的是,肚子也没觉得太饿。

    终于,层层传递的电波到达了列车,火车上的音乐停了,广播员的声音响起:“泉城消防支队的方健东同志,泉城消防支队的方健东同志,请您听到广播后尽快到火车中部的餐车,您的队长武岩同志有急事找您。再播报一遍……”

    等到连续播报道第三遍的时候,方健东终于在冥想中惊醒。

    在叫我?队长找我?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方健东迅速反应过来,立即站起身,取下行李架上简单的双肩包,穿越人群,快速向餐车跑去。

    这一刻,方健东恢复了生气,军人的良好素质展露无疑。

    5分钟后,方健东赶到了餐车,直接走向带着袖标的列车长,拿出自己的退伍证交给对方,然后说道:“我是方健东,这是我的证件,请问我们武队长找我什么事?”

    列车长松了一口气。

    10分钟前,当这个层层传递的消息自上而下到达自己手里的时候,他很紧张。他知道,一旦出现这样的情况,要么是寻人的人身份特殊,要么是被寻找的人身份特殊。

    看着眼前这个干净利落的小伙子,他不敢怠慢,接过证件简单翻看一下,然后迅速交还,说道:“方健东同志,我们奉上级的命令联系您,现在你可以直接和武队长通话。”

    说着,递过一部手机。

    方健东虽然没有手机,但是几个领导的电话号码他一直印在脑子里,他迅速的拨出了号码,对面立即接通了,武岩的声音传出来:“方健东,是你吗?”

    “是我,队长,发生什么事了吗?”方健东心里一暖,眼泪差点涌出来。

    武岩长出一口气,轻声道:“没发生什么事,是好事。电话里说不清楚,你现在立刻回泉城,火车上的领导会帮你安排一切,你执行就可以了,到了泉城立刻给我打电话,能做到吗?”

    方健东条件反射般的迅速并拢了双脚,沉声道:“是!能做到!”

    武岩很满意,说道:“回来吧,见面再说。”然后挂了电话。

    火车上,列车长先是安排方健东吃了午饭,然后在列车到达郴州后,把他送下车,交给了一个火车站的领导,这个领导领着方健东去了车站旁的铁道宾馆,让他好好休息,然后交给他一张凌晨1点钟的返程卧铺车票,叮嘱他按时乘坐,最后告诉他晚饭去哪里吃,夜里的房间怎么退。

    总的宗旨只有一个,不用你花一分钱,还得尽量让你满意。

    方健东一直是懵的。作为一个家境普通的消防战士,他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优待。

    不过从周围人对他的态度,他隐隐感到,就像队长说的,是好事。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