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 凌乱的穆爸
    上午,穆东依然待在冷库里,盯着装车的事情。

    现在所有的大蒜都已经售出了,只要按照合同出货就行。到了中午,吃过饭后,穆东给了穆大国一份未提货客户的明细单,让他根据明细单上的数据安排装车。自己离开冷库,去了自家的房子那里。

    装修已经全部完成了,穆东和房屋设计公司的人约好了下午验收。

    穆东、穆爸和穆晓霞三人参与了验收。

    三人也不是什么专业人员,再加上装修的全程都有穆爸盯着,所以验收过程也只是走走看看而已。

    穆东的验收重点则是集中在了家具和家电上。

    家具不错,柜子什么的都是实木的,沙发是真皮的,还配了一组芝华士的商务舱沙发和一个按摩椅。

    家电也挺好,都是名牌,规格也都很大,电视是55寸的,屏幕清晰度也很高。

    总体来说,穆东非常满意。

    房屋设计公司的老板全程陪着,见到穆东露出满意的神情,终于放下心来。他向穆东表示,两年以内,装修方面有任何问题,他们都负责解决,一定会做好售后工作。

    随后,穆东让姐姐去银行给房屋设计公司支付了28万的尾款,穆家的房子,终于算是大功告成。在晾晒通风一个月,就可以入住了,

    穆晓霞非常喜欢这套房子,也动了改建自家房屋的心思,结果问了一下穆东,光装修就48万,不禁有些咋舌。

    穆东笑道:“姐,这套房子从建造道装修,我拿了60万,咱爸拿了20多万,一共花了80多万。如果你要是想改建房子,我觉得可以适当控制规模,面积小一点,装修再节约一下,控制在40万左右,房子还是可以弄得很坚固也很漂亮的。”

    穆晓霞没吱声,想起了在新平时穆东说过的关于百万富翁的话题,心想,真要分到这么多钱的话,就按照小东说的,花上40万盖起房子。

    咦,好像小东还让我们去泉城工作呢,那这房子到底盖不盖?

    穆东和姐姐又去了冷库,穆爸则留在新房子里,到处拾掇一下。

    其实哪有什么好拾掇的,穆爸只是不舍得离开罢了。要不是穆东说还要通风一段时间,穆爸恨不得马上就搬到新房子住了。

    冷库里,依然是一副忙碌的景象。

    穆东四处观望,心里也有些一些感概,这些承载了自己财富追求的大蒜,终于要各奔东西了。

    穆东叫过姐姐穆晓霞,让她着手制作冷库人员的工资表。工资从6月19日计算到10月15日,工资标准每人每月3000元。穆东直接让按照4个月计算,然后每人再发2000元奖金。

    需要特殊计算的有两个人,一个是穆三叔,他的月薪是0,从7月1日计薪,三个半月,然后额外发奖金一万元。三叔的辛劳,当得起这份工资和奖金。

    另外一个是林晓媛,她7月26日入职,8月19日就去了泉城负责装修房子,所以她在冷库的工资只有25天。穆东让姐姐给林晓媛发放一个月的工资3000元加上奖金500元。其余时间林晓媛的工资,穆东以后会补齐。

    傍晚,穆东回到小学校,姐姐把做好的工资表交给了他,穆东仔细看了一下,没有问题,总额是125500元。

    既然想到了工资的问题,穆东顺便叫来赵冉和陈晓莜,商量一下大东公司工资标准。

    最后两人商定,总经理穆东不拿工资,只参与分红。副总经理赵冉,月薪6000元,参与分红。财务总监陈晓莜月薪5000元,出纳李小环月薪4000元。其他几个员工月薪3000到4000不等。技术指导苏大爷月薪4000元。除了苏大爷因为年龄原因不再参加社保,其余员工全部缴纳五险一金。年底,根据公司的绩效情况,所有员工会发放一份年终奖,暂定不低于一个月工资。

    如有工作需要雇佣临时工人,技术工人月薪3000元,辅助工人月薪2000元。

    这个工资标准,别说是放在谭庄这样的镇上,即使放在省城,也说得过去了。

    穆东觉得,赵冉和陈晓莜都是见过大公司运作模式的人,这样的工资标准,可以给她们更大的自信,来推进公司的业务。虽然公司身处小镇,但是做的是出口生意,要有国际视野。

    穆东计划,如果大东公司业务进展顺利的话,这份工资标准还会提高。

    工资标准制定好了,穆东叮嘱赵冉和陈晓莜,以后每个月的月底制作工资表,次月5号之前发放工资,即使自己不在,也可以由副总经理赵冉代签工资表,按时发放。

    接着穆东又说起了资金的事情。

    一是最近美国订单需要的400万资金,二是欧洲订单需要的2000万资金,还有就是需要公司资本金增资的万资金。

    穆东决定,先给出万的资金,办理增资事宜,增资完成后,账面资金直接用于美国订单的货物采购,至于欧洲订单的2000万资金,到时候公司账上缺多少,自己就补齐多少。

    穆老板最后豪气的说道:“赵姐,晓莜,你们放心,只要有订单,只要业务发展顺利,要多少资金我都全力支持。”

    赵冉和陈晓莜都知道穆东最近出售了大蒜,手里有钱,看着穆东豪气的样子,她俩感到非常踏实。

    既然资金不是问题,那就努力工作吧。

    晚上,穆东接到了刘静云的电话,得知她已经回到了束河县,穆东当即表示,明天一早就把20斤瓜干酒送到办公室。

    接着,穆东和老爸说了明天要给刘县长送酒的消息。穆爸小心的从床底下取出两坛酒,磨磨蹭蹭的摩挲一番,叹了口气,说道:“拿去吧,虽然有些舍不得,但是这个酒我愿意给。”

    穆东赶紧把两坛酒装到了汽车后备箱,生怕老爸反悔了,那可就没办法和刘县长交待了。

    酒坛有点重,再加上滑溜溜的不好拿,穆东每次只能抱一坛,第二趟的时候,

    穆爸取了一床旧棉被跟着,小心的把棉被塞在酒坛周围,以防磕碰了坛子,这个举动让穆东很是无语,他确实明白了,一次送出去这么多,老爸看来是真心疼了。

    第二天一早,穆东开车去了县政府,分两趟把坛子抱进了刘静云的办公室,刘静云早早的等在办公室了,真正看到这两坛酒,看着封口上陈旧的黄泥,她心情很复杂,有感动,也有愧疚,还有一些说不出来的感觉。

    她对穆东说:“穆东,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我替我父亲谢谢你。他在有生之年还能喝到记忆中的瓜干酒,对他来说意义重大,对我们全家来说更是意义非凡。”

    说完,刘静云敛容正色,对着穆东深鞠一躬。

    穆东吓了一跳,连忙往旁边躲,嘴里说道:“刘县长,你可折煞我了,我可当不起。老爷子为了这片土地流过血,这点酒算什么。”

    刘静云道:“穆东,你不懂的,老人的世界,其实非常孤寂,能有一样东西让他追抚往昔的话,他会非常充实快乐。所以,真的谢谢你。”

    其实还有一层意思,刘静云没好意思说。刘老爷子作为刘家的标志性人物,只要他活着一天,刘家就会平稳发展一天,刘家就会在军政两界有更大的影响力。所以,让老爷子开心的活着,是所有刘家人共同的心愿。

    而这些瓜干酒,足以让老爷子开心很久了。

    刘静云拉着穆东坐下聊天,并且不顾穆东的阻拦,亲自给穆东泡了茶,期间穆东说起了大蒜已经出售完,以后会重点运作鲁南的柳编出口和泉城的快递公司两项业务。

    刘静云频频点头,她对穆东清晰的事业规划非常认同。她对穆东说,柳编出口业务这方面自己会大力协助,请穆东放心。

    聊了一阵子,穆东起身告辞,刘静云专门送到楼下,而这个时候,董舒盈才刚刚上班,在楼下遇到了离开的穆东和下楼的刘静云。

    董舒盈很意外,刘静云抛开自己约见穆东,让她很紧张,怎么回事?难道刘县长不信任我了?

    穆东和董舒盈打了招呼,告辞离去。

    刘静云看着穆东离去的背影,轻声对董舒盈说:“小董,我和穆东谈了些私事,慢慢你就知道了。你去叫几个工人过来,帮我搬点东西,看看下午有没有时间,我们一起出去一趟。”

    董舒盈心下大定,赶紧找人去了。

    当天上午,穆晓霞按照穆东的吩咐,把万元资金转入了大东公司账户。赵冉也把自己的200万元资金转入了公司账户,然后和陈晓莜一起,立即开始办理公司增资的最后手续。

    此时的穆东,依然在冷库里忙碌着。眼见冷库的大蒜越来越少,穆东估计,顺利的话,今天下午就能清库了。

    中午,穆东陪着工人一起吃饭,席间,穆老板给工人鼓劲:“各位乡亲,下午大家努力一把,一定要把冷库里的大蒜全部装上车,只要今天能干完,每人除了工资,额外发100块钱。今天要是干不完,这100块钱可就没了。”

    得,金钱的刺激是最直接最有效的,穆老板的这一席话,起了巨大的作用,午饭后,工人们激情爆发,协作增强,每个岗位的人都开始全力装车,穆老板眼见大家干的高兴,自己也换上工装,卷起袖子上阵了。

    正干的热闹呢,手机响了。

    穆东停下来,擦了擦汗,掏出手机一看,是刘静云。

    怎么又打电话,不是早上刚见了面吗?穆东疑惑,赶紧接起电话。

    “穆东,在哪里?”刘静云问道。

    “刘县长,我在冷库,您有什么吩咐?”穆东道。

    “什么吩咐不吩咐的,我马上到大东公司了,你过来一趟吧,找你说点事。”

    穆东赶紧答应,换好衣服,开车回了小学校。

    穆东赶到的时候,刘静云和董舒盈已经到了,赵冉正陪着在会客室聊天。

    穆东赶紧赔罪。

    “刘县长,对不住了,久等了,久等了。”

    刘静云闻言不爽,说道:“穆东,别这么生分行不行,以你和刘家的关系,用得着这么客套吗?”

    董舒盈和赵冉心里就是一顿,看来刘县长确实是对穆东高看一眼了,已经上升到家族层面了。

    穆东无奈的笑了笑,说道:“刘县长,我这就是随口一说,我改,以后改。”

    说着,给众人的茶杯续水。

    刘静云喝了口茶,继续道:“行了,虚头巴脑的,走吧,给你带了东西,去瞧瞧吧。”说完站起身,往外面走去。

    赵冉彻底无语了,副县长亲自上门给穆东送东西,这个世界怎么了?我是不是听错什么了?

    穆东心想,怪不得我早上去的时候,刘县长没提拿茅台换瓜干酒的事,原来是亲自送来了。只是她这么正式的上门,不会是什么大手笔吧?

    哎呦我的小心脏哦,我是收还是不收啊?

    嘴上赶紧说道:“刘县长,您来就来呗,还带什么东西?”

    这句话说得非常不生分、不见外、不客套,让赵冉心里一阵抽抽。

    穆老板,咱不带这样的行不行,你这么跟一个上门送礼的县长说话,真的好吗?

    刘静云却对穆东戏谑的语气很满意,真真是各花入各眼啊。

    她白了穆东一眼,说道:“你当是给你的啊?是给你家老爷子的,他在不在?”

    穆爸当然不在,这会他肯定在新房那里。

    穆东赶紧道:“他应该在附近,我打电话让他过来。”说完拿出手机,让老爸来学校一趟,说有重要的事情。

    说着一行人就已经走到了停在小楼的车前,董舒盈打开了后备箱,满满一后备箱的茅台酒露了出来。接着,董舒盈又打开了车辆后门,后座上也还有好几箱茅台酒,有几个箱子看起来已经非常陈旧了。

    赵冉直接傻掉了,擦了好几下眼才相信自己看到的事真的。她是见过世面的,自然看出了这里的一部分茅台酒年份久远价值极高。

    穆东也吃了一惊,天哪,确实是大手笔啊。

    刘静云开口了,她略带歉意的说道:“穆东,不好意思了,20年窖藏的茅台酒,只有一箱,还有10箱10年窖藏的和20箱最近几年的,不怕你笑话,我们刘家倾尽全力,暂时只能找到这些了,你放心,以后再有的话,还给你弄点过来。”

    赵冉几乎要崩溃了,我这是怎么了?我怎么这么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

    穆东却撇了撇嘴说道:“刘县长,以我和刘家的关系,你这么对我,真的好吗?用得着这么客套吗?”

    六月的债还得快,刘静云哈哈大笑起来,董舒盈也捂着嘴笑。

    赵冉彻底看不下去了,瞪了穆东一眼,转身走掉了。她已经彻底凌乱了,连招呼都没和刘静云打。

    刘静云笑够了,重重在穆东肩上拍了一下,说道:“小伙子不错,知道活学活用。行了,别墨迹了,卸车吧。”

    穆东双手一摊,说道:“我可不敢收,等等吧,我老爸马上回来了,让他决定。”

    刘静云瞪了他一眼,说道:“别耍滑头啊,这点小事,还要等老爷子做决定,你糊弄谁呢?”

    穆东道:“刘县长,我是真不敢收。要是一箱两箱,我收了也就算了,你弄这么多来,太吓人了。赵冉已经被吓走了,你没看到吗?”

    正说着,穆爸风尘仆仆的骑着电动车进了院。

    穆东赶紧迎着老爸,介绍道:“爸,这位是刘县长。”

    穆爸憨厚的笑了笑,尴尬的搓着大手,不好意思的说道:“刘……刘县长,让您久等了。”

    刘静云一见穆爸,心里就一阵感动,眼前这个面相忠厚的农民,做事那是少有的慷慨。

    刘静云上前一步,伸出右手,开口说道:“穆大哥,真的非常谢谢你,你家的瓜干酒,我家老爷子非常喜欢。”

    刘静云的称呼让穆东和董舒盈吃了一惊,更让穆化山手足无措。

    穆化山使劲在衣角上蹭了蹭手,伸出手和刘静云闪电一触,温热的感觉让他一下子红了脸,赶紧缩了回来,嘴里吞吞吐吐的说道:“刘……县长,可……可不敢……这么称呼,我……我一个农……农民,您叫我老穆就行。”

    刘静云呵呵笑起来,说道:“穆大哥,你有个好儿子啊,他可是救过我侄女的命,现在你又给我们家老爷子这么珍贵的好酒,你当得起这个称呼,穆大哥,这次我受老爷子的委托,给你带来一些东西,你千万可别推辞啊!”

    穆东没说话,冲着老爸使个眼色,指了指后备箱里的那些酒。

    穆化山目光所及,吃了一惊。家里的瓜干酒自己虽然宝贝的紧,但是他从来没想过拿来谋取什么利益,完全是自己家里逢年过节喝一点,现在这么多茅台酒,让他感到一阵迷茫。

    这可怎么办?

    县长对自己的称呼,县长温热的小手,这满后备箱的茅台酒,让穆化山无比的凌乱。

    他抖动着嘴唇,完全说不出话了。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