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包库
    刘楠略看了一会就走了,他看到工人装车的现场,心里明白张吉顺的这2000吨大蒜确实需要一些时间才能运走,于是就和穆东约好了后天一早来装车。

    所有的工人一直忙到晚上8点,才勉强装车500吨,然后穆老板带着大家去吃晚饭,吃饭后叮嘱大家明天早点来,6点就开始上班,早饭都到饭馆来吃。

    工人们各自离去,冷库里留下穆大国和谢东林留守,穆东和姐姐、姐夫回到了小学校。

    晚上10点半,张吉顺终于送来了两个大箱子,里面是剩下的380万元现金,等到穆东和穆晓霞当面清点完毕,已经晚上12点多了。

    箱子就放在了穆东的床底下,穆晓霞和钟国栋也在小学校将就着住下了。至于书娜书杰两个孩子,下午就去爷爷奶奶家了。

    第二天5点钟,天还没亮,穆东就起来赶往冷库,床底下的钱搬到了父母屋子里,等到银行上班让姐姐姐夫去存上。

    结果,穆爸穆妈一早上都没敢出屋子,早饭都没吃,穆晓霞和钟国栋去银行的时候,穆爸还跟着一起去了。

    6点钟,工人陆陆续续的到了,饭馆老板早早备好了稀饭油条和包子,穆东和工人们一起吃早餐,并且不停鼓励大家多吃点,中午饭可得12点钟呢,这几个小时的强体力劳动,肚子里没点存货可是抵挡不住。

    6点半,工人吃完早饭,盛通果蔬食品厂的货车也到了,天光也开始泛亮,忙碌的一天又开始了。

    8点钟,穆三叔带来了大蒜价格的最新消息,今天一级蒜的价格是每斤9.7元,比昨天上涨1毛钱,二级蒜价格8.7元,比昨天上涨了4毛钱。

    现在,二级蒜也开始超出了穆东的心里价位了。

    9点钟,开始有客户陆续上门,一是看货,二是确定订单。至于价格,当然是按照今天早上的最新价格,至于提货时间,穆东按照每天装车1200吨的计划,往后顺延,只要在穆东规定的时间内把货提走,价格按照合同约定价格。

    穆东就在孙明福的办公室里接待了前来谈业务的客户,并且很快和大家签订了合同。合同签订完,这些老板或者电话通知或者回去筹备,都开始迅速的安排货款。

    穆老板说了,合同上的价格,有效期只到今天下午5点钟银行下班前,超过这个时间货款不到账的,明天重新计价、重新签合同。

    穆老板还说了,只接受银行转账,至于什么电汇、承兑汇票一概不接受。现金更是谈都不用谈,昨晚大半夜点钱的那一出,已经让穆老板受够了!

    现在大蒜一天一个价,不,是一天两个价,还是尽快打款等着提货比较稳妥。

    穆东知道今天才想明白,为什么装车的效率远远低于卸车。因为卸车是一个破坏的过程,而装车却是一个构建的过程。就像拆房和建房,当然是拆房更快一些。

    所以原来冷库里三四十个人就能应付卸车的工作,而现在,70多个人应付起来依然紧张缓慢。

    昨天之所以装车慢,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大蒜入库的最后一天,为了扩大库容量而在通道上码放了一些大蒜,这些大蒜限制了工人的活动范围,造成窝工。

    好在昨晚这些通道上的大蒜已经基本清理完毕,再加上工人干活已经顺了手,几个优秀的工人脱颖而出,专门负责在货车上码放蒜袋子,经过一上午的努力,顺利装车730吨。

    而一上午的时间,穆老板又销售了一级蒜200吨,二级蒜600吨。提货的计划安排到了后天上午。

    中午12点,穆东让工人停下了休息一会,等大家气息稳定了,一起去饭馆吃午饭。饭菜很丰盛,大量高热量的肉类让工人胃口大开,赞不绝口。

    午饭后,正和工人聊天的穆东,看到林晓媛开车带着穆妈和肖肖赶到了冷库。

    穆东慌得赶紧去扶着肖肖下车,嘴里说道:“媳妇,这里面味道刺鼻,你怎么来了?”

    肖肖笑道:“味道再刺鼻,你还不是天天盯在这里,我来和你告别,我们现在马上要回泉城了,老公,你要多注意休息,可别累坏了啊!”

    说着说着,肖肖不禁红了眼,几欲落泪。

    穆东赶紧安慰:“媳妇你放心,我天天在这里数钱,怎么会累。”说着靠近肖肖的耳朵,小声说道:“媳妇,我算了一下,昨天下午到现在,我们已经收到了5000多万的货款了。”

    肖肖瞬间被转移了注意力,吃惊的问道:“这么多?”

    穆东道:“是啊,接下来还会更多呢!你放心,这几天是会忙一些,但是忙完这阵子就好了,你就放心的去泉城吧,我很快就回去陪你。”

    肖肖点点头,穆东把她扶上车,又和老妈和林晓媛聊了几句,就让她们动身离开了。

    工人也休息好了,一点钟,继续开始装车。

    这个时候,穆三叔带了最新的价格,一级蒜上涨1毛钱,达到了9.8元,二级蒜价格没有变动。

    整个下午,穆东又接待了几个来采购的蒜商,其中还有几个是三叔和孙明福介绍来的。

    下午签订了合同,按照市面价格制定了采购价,穆东给出的支付货款期限是,明天中午12点之前,否则合同自动失效。

    一下午又销售了150吨一级蒜,700吨二级蒜,有一些订单的提货时间,已经延后到了大后天了。

    下午4点半,肖肖打来电话,说是三人已经顺利到了泉城,已经进了家门,穆东终于放下了一下午揪着的心。

    下午6点半,张吉顺采购的2000吨大蒜终于全部运走,忙碌的一天终于结束了。

    穆东依然是和工人们一起吃了晚饭,然后回到学校。

    媳妇不在跟前,穆东心里总是空落落的,和肖肖打了好大一会电话,心情才好了一些。

    10月9日一早,刘楠带着货车来提货,同时他还带来了两个朋友,这两人按照当天的价格,采购了300吨一级蒜和1000吨二级蒜。

    当天的价格,已经达到了一级蒜9.9元,二级蒜8.9元。

    同时,还有一些其他的蒜商,采购了400吨二级蒜。

    今天出售的这些大蒜,提货计划已经安排到了10月11日的下午。

    整整一上午,穆老板还是在仓库不停的忙碌着,这让前来提货的刘楠唏嘘不止。刘楠也是白手起家,一点点的打拼到现在。但是他很久没见多这样卖力、亲力亲为的老板了。

    上午11点钟,刘楠采购的500吨大蒜全部完成了装车,临走前,他紧紧握住穆东的手,诚恳的说道:“理事长,你放心,我认捐的5万元捐款,我回去马上安排。”

    穆东哭笑不得,心想,我就是挂个名好吧?

    嘴上还是很客气的说道:“刘总,多谢您支持基金会的工作。”

    刘楠告辞而去,孙明福带来了一个客户。

    孙明福简单介绍了双方,对方叫甄林林,大约30岁左右,长的高高瘦瘦的,留着长一些的毛寸,带着一个黑框的眼镜,一副文艺青年的样子。

    穆东陪着甄老板在冷库里到处看了看,简单介绍了一下还有多少可以出售的大蒜。

    甄林林说着一口流利的京腔,说出来的话口气非常大。

    “穆老板,您这儿还有多少货,我全要了,包库,怎么样?”

    包库?什么意思,穆东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孙明福连忙解释道:“穆老板,包库的意思就是,库里还有多少货,甄老板全接了,你拿钱走人,货原封不动,甄老板接手。”

    咦?还有这样的好事,太好了啊,穆东高兴起来,他正想着尽快出手呢。

    他连忙回答道:“行啊,可以包库,只是很多货我已经收了货款,大约要后天才能出完货,所以10月12号之前您才能接手,甄老板您看可以吗?”

    甄林林撇撇嘴,不以为然的说道:“无所谓了,价格怎么算啊?穆老板,包库的话,是不是能便宜点?”

    穆东诚恳的说道:“甄老板,您也知道,现在大蒜一天一个价,今天的价格是一级蒜9.9元,二级蒜8.9元,如果您确定包库的,我们肯定能节省一些装车的成本,这样,我给您一个实价,一级蒜9.7元二级蒜8.7元,合适的话,您今天下午需要支付定金,明天中午之前需要支付全款。”

    甄林林闻言,不满的说道:“穆老板,太没诚意了吧?每斤才便宜两毛钱,还需要付全款,您四处打听打听,包库都是一周后付款,哪有付全款的?”

    穆东闻言,裂开嘴笑了。

    本来,这个甄林林充满优越感的腔调就让穆东有些不爽,但是上门是生意,穆老板强打精神和他周旋,但是这个甄老板说出一周后付款之后,穆东瞬间明白了他的套路。

    往小了说,这个家伙可能用一周的时间差,加上包库压缩下来的价格,赚一些差价。现在穆东手里大约还有2300吨大蒜,运作好了,一周的时间,每斤即使赚5毛钱,也可以空手套白狼的赚取230万元。

    往大了说,如果对方用这个时间差,把大蒜卖掉了,然后跑路,那穆东可就连哭的地方都找不到了。

    穆东呵呵笑了几声,开口道:“甄老板,我哪里也不用去打听,大蒜是我的,规矩我来定。不瞒您说,听您一口的京腔,不知道束河县的刘静y县长,您认不认识?还有她家的刘薇小姐,您听没听说过?方便的话,您受累,找她俩打听一下我,再决定是不是对我下手。如果您连这两人都没听说过,我奉劝您,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我还忙,恕不奉陪了!”

    说完转身走了。

    甄林林听完这些话,心里就是一沉。但是面上的文章还得做,他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起来说道:“穆老板,怎么说话呢,好好的生意,怎么还让你说的有了龌龊似的?”

    穆东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盯着甄林林看了一会,开口道:“甄老板,换位思考一下,如果你是我,现在这个行情,大蒜一天一个价,你接受一周后付款吗?”

    甄林林被穆东盯得浑身不自在,没再接话。

    穆东再次走掉,结果孙明福追了出来,说道:“穆老板,要不要再考虑一下?实在不行,让甄老板明天付款也行啊?”

    穆东无奈,只好把孙明福拉到门外,问道:“孙老板,这个人你怎么认识的?知不知道底细?”

    孙明福说道:“我一个同学介绍的,说是京城的大老板,很有实力。”

    穆东继续问道:“那我再问你,他许了你多少钱?还是许了给你办什么事?”

    孙明福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嗫嚅道:“他答应帮我孩子办个bj户口,我这不想让孩子去bj参加高考嘛。”

    穆东心想,那就是了,这就是典型的空手套白狼了。

    “孙老板,如果这个甄林林一周的时间把大蒜卖了,然后人跑了,你能找到他吗?还有你那个同学,多久没见了?”

    孙明福一下子呆住了,同学是高中同学,确实好几年没见了。而甄林林的派头极大,一开始就把自己镇住了,自己真的从来没往坏处想过。

    穆东转身走了,剩下孙明福站在那里,心慢慢的沉到了谷底。他有点明白,自己好像是上当了,这几天光是招待这个甄老板,大几千块钱已经花出去了。

    孙明福作为一个小有成就的冷库老板,社会经验还是很丰富的,其实他是被自己最关心的问题蒙住了双眼。

    他终于想明白了,自己被做了个局,而且那个高中同学,很可能也是做局者之一。问题应该出在自己曾经在高中同学的qq群里,发过一些关于高考地域差别的牢骚,感慨过自己的儿子明年面临残酷的高考。或许那时候,自己已经被人盯上了,即使没有大蒜这件事,自己也可能面临着其他的算计。

    想到这里,苏明福赶紧走进屋里,对趾高气昂的甄林林说道:“甄老板,您别生气,穆老板这人就这样,没事,我们想其他办法。正好有个事给您说一下,刚才商场打来电话,昨天给您那张购物卡忘了做身份验证,还不能用,您给我,我马上去验证一下。”

    甄林林有些疑惑,但是为了继续装下去,还是掏出购物卡,无所谓的说道:“小地方的商场就是麻烦,诺,给你。”

    孙明福接过来,心想,这2000块钱的损失算是挽回了,其他的就算了,这样的事情根本说不清楚,即使报警也起不到什么作用。

    他继续对甄林林道:“甄老板,那您赶紧去忙吧,我还得去商场。”

    甄林林愣住了,什么意思?撵我走?这个时间不是应该吃午饭了吗?我做错什么了吗?

    孙明福见他不说话,出去叫了两个工人进来,叮嘱他们过一会就赶这个家伙滚蛋,然后自己匆匆走了。

    市区的豪华酒店里,还给这个混蛋定了房间呢,得赶紧去退了,还能退些押金回来呢。

    至于甄林林,一刻钟后就被两个工人轰出了冷库大门,不知去向了。

    而此刻的穆东,正带着工人在门口的小饭馆里,大快朵颐,不亦快哉。

    下午,当天的大蒜价格没有变动,没涨也没降。好在穆东的库存已经出去了四分之三,已经不是很担心了。

    三点钟,穆东老板正在接待几个客户的时候,孙明福急匆匆的赶了回来,说了甄林林事件的前前后后,然后向穆东表示了感谢。

    穆东听到孙明福索要购物卡和退酒店押金的细节,不由哈哈大笑,孙明福很尴尬,再次红了脸。

    笑过之后,穆东拍拍孙明福的肩膀说道:“老孙,做的不错,其实你可以做的更好,大嘴巴抽他一通。”

    孙明福无奈的说道:“算了,也没什么真凭实据的,饶了这个混蛋了。”

    一下午的功夫,又有客户采购了100吨一级蒜和500吨二级蒜,穆东的压力更小了。

    傍晚,刘静云打来电话。

    穆东以为她要问大蒜出售的事,接起来赶紧说道:“刘县长,大蒜已经开始销售了,很顺利,请您放心。”

    刘静云在对面呵呵笑起来,“穆东,看来你是挣大钱了啊,说话底气这么足。我找你倒不是说大蒜的事,我想给你讨点东西。不知道穆老板是否方便?”

    穆东心里就是一哆嗦,能让刘县长开口相求,这东西怕是不简单啊。

    他只好硬着头皮说道:“刘县长,看你说的,什么讨不讨的,您说,只要您要,只要我有。”

    刘静云对穆东的态度赶到很满意,她定了定心思,说道:“穆东,上次你给我的那一斤瓜干酒,能不能再帮我弄点,你放心,我不白要,我给你拿20年窖藏的茅台酒换,一斤换一斤,怎么样?”

    穆东无语了,一斤换一斤?看来是想要不少啊?

    可是这个酒,是老爹的心头宝贝,三斤两斤的,自己敢答应,可是太多的话,自己还真做不了这个主。

    怎么办呢?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