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二章 苏大爷的名字
    接下来,穆东向张吉顺介绍了自己的父母和媳妇,也向家人介绍了张老板,然后让穆东更为无语的事情发生了。

    张吉顺管自己老爸叫老哥,管自己的老妈叫嫂子,管自己的媳妇叫弟妹!

    这尼玛什么玩意啊!

    好在张老板略坐了一会就起身告辞了,一家人面面相觑,轰然大笑起来。

    第二天是10月5日,赵冉一早就到了小学校,其他几个员工也陆陆续续的来上班了,原来她们也只是放了4天假。

    穆三叔照例来说今天的大蒜行情,今天的价格涨的多一点,二级蒜涨了3毛钱,一级蒜涨了4毛。现在一级蒜已经到了每斤8.35元,二级蒜每斤6.9元。

    三叔说完,利索的转身,跨上电动车去了冷库。

    早饭后,赵冉找到穆东,说了几件事。一是最近几天,上次美国的100万元的订单,就要从加工户手里收货了,需要一笔资金支付给加工户,大约是600万左右,赵冉自己有200万,让穆东准备剩下的400万。穆东点头答应,穆东现在手里大约有200万左右,他打算如果这几天不销售大蒜的话,找穆进乾短期拆借200万,先把这件事应付过去。

    赵冉说的第二件事是广交会的事情,赵冉计划10月16日动身,已经订好了火车票,她记得穆东说泉城有个英语人才,就让穆东尽快安排一下,尽快过来熟悉一下业务。

    穆东点头答应,马上给刘芳菲打了电话,让她尽快来鲁南。

    打完电话,穆东问道:“赵姐,你们坐火车去广州太辛苦了,为什么不坐飞机去?”

    赵冉无奈的说道:“我们是小公司,一切才刚起步,当然要省着点。如果我们在广交会拿下大订单,我们就坐飞机回来,怎么样,穆老板?”

    穆东当然是满口答应。

    赵冉最后说了那个欧洲大订单的事情,这个订单还在谈,并且欧洲的客户也会参加这次广交会,如果顺利的话,订单将在广交会现场敲定,赵冉邀请穆东参加洽谈,穆东算了一下时间,弄不好到时候正忙着卖大蒜,只好对赵冉说看情况。

    工作谈完,赵冉主动说起了前天的事情,简单的向穆东介绍了自己的家事,最后保证,一定会尽快处理好,不会耽误工作。

    清官能断家务事,穆东对此未予置评,只是让赵冉多注意休息。

    赵冉说完就去忙碌了,穆东给穆进乾打了电话,说了最近有可能会用200万的事情,问穆进乾手头是不是方便。

    穆进乾接到电话非常高兴,连说方便,恨不得马上就把钱送过来,穆东连忙说只是先打个招呼,最终用不用还不确定,好歹劝住了。

    对于穆进乾,穆东还是想保持一些表面的联系,但是不会更深入了。毕竟,自己还有公司在这里,自己的家人也还要在这里生活,乡村里的这些能人,还是要尽量交好,保持一团和气。

    打完电话,穆东去了冷库。

    穆三叔正领着几个人在冷库里巡查,穆东换好衣服带上风镜,进去到处看了看。高大的冷库里,成袋的大蒜密密麻麻的在货架上沉睡着,让穆东感到阵阵欣喜。

    这些辛辣的蔬菜,带着刺鼻的味道,用了三个多月的时间,悄悄的把穆东的财富推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怎能不让穆东欣喜万分。

    稍后,穆三叔检查完,几个人一起出来。

    几个人只拣出了几头刚刚霉变的大蒜。孙明福的冷库是新库,设备新运转好,库内气温控制的非常到位,所以,这几个月以来,霉变的大蒜非常少,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

    几个人在冷库门口说着话,穆三叔的电话响了,他接起来,听着听着,脸上的表情变得非常精彩。

    放下电话,穆三叔告诉大家,大蒜又涨价了,一级蒜涨了两毛五,到了每斤8.6元。二级蒜涨了两毛,每斤到了7.1元。

    涨的幅度并不大,但是,这次涨价的意义非比寻常。

    这是最近几个月以来,第一次在一天当中,涨了两次价。

    穆东琢磨了一会,心想,看来接下来大蒜价格会疯狂的上涨一段时间了。离自己预期的价格,已经越来越近了。

    下午的时候,刘芳菲就赶到了小学校,并且迅速进入了工作状态,翻看赵冉提供的一些英文资料和合同样本。

    赵冉和刘芳菲交流了一会,非常满意。她悄悄溜到穆东的办公室,对刘芳菲的表现竖起了大拇指,问穆东能不能把她留在这里上班。

    穆东无奈,说只能偶尔借调不能长期驻扎鲁南,让赵冉很是遗憾。

    穆东下午倒是清闲了很多,陪老妈媳妇说说话,晒晒太阳,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了。

    晚饭时,穆家人和大东公司的一众人在一起吃饭。穆东陪着老爸和苏大爷喝着小酒。

    陈晓莜突然说道:“苏大爷,您的身份证复印件还没给我呢,我得给你办入职资料和工资卡啊。”

    苏大爷头摇的像拨浪鼓,说道:“办什么入职资料?我老了,随便给点现金就行,也不用办银行卡,不给工资也行。”

    穆东道:“大爷,一张复印件而已,你还担心我们会拿去做什么啊?赶紧交上来吧!”

    苏大爷继续摇头:“不交不交,你们看着办就行啊。”

    穆东见苏大爷态度坚决,心想,难道还有什么难言之隐?

    于是对陈晓莜说道:“算了,不交就不交,实在不行,苏大爷的工资发现金吧。”

    陈晓莜无奈,只好答应,她继续对苏大爷说道:“那就这样吧,苏大爷,那您把自己的名字报一下,我好做花名册。”

    苏老头把筷子重重一放,厉声说道:“没完了是吧?弄什么花名册,就写苏老头就行!”

    说完气鼓鼓的转身走了,饭也不吃了。一桌子人面面相觑,不知道怎么回事。陈晓莜委屈的说道:“我也没说什么啊……”

    穆东也感到好奇,百思不得其解,算了,还是不想了,没事烧这个脑子干啥。

    10月6日,穆三叔一早还说了今天的大蒜价格。一级蒜涨了4毛,达到了每斤9元,二级蒜涨了3毛,达到了每斤7.4元。

    听完价格的穆东心花怒放的开着车出去了,他去了大姑家里。张老板又送来了那些黑蒜啊鱼啊肉啊什么的,得拿一些给大姑尝尝。

    结果穆虹当面品尝了穆东送来的黑蒜,然后呸呸的吐掉了。

    她气愤的说道:“这什么玩意啊?一股子霉味!还出口的东西,外国人就这么喜欢这东西啊?真是奇了怪了!”

    最后,肉和鱼留下,黑蒜一点不留。

    穆东也不大喜欢黑蒜的味道,他暗想,这些时尚的玩意,终究不是普罗大众的碗里的菜。

    中午穆东在大姑的酒楼吃了饭,看着车慢慢悠悠回家。路上,穆三叔打来电话,说今天中午大蒜的价格没涨。

    穆东哭笑不得,疯狂的大蒜价格,把三叔都弄得魔怔了,没涨价你给我打什么电话啊?

    结果还没到小学校,三叔的电话又来了,说是涨了,一级蒜涨了1毛,二级蒜涨了2毛。

    挂了电话,穆东心想,三叔这样的人,不知道有多少,为了蒜价的波动而或悲或喜、或痴或狂。

    穆东回到小学校,赵冉神神秘秘的找到他,悄悄的说道:“穆东,你知道昨天苏大爷为什么生气吗?”

    穆东两手一摊,说道:“大姐,有话就说嘛,别吊胃口了。”

    赵冉低声道:“因为他的名字。”

    穆东疑惑,“名字怎么了?”

    赵冉凑近了一点,“你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吗?”

    穆东一愣,还真不知道。认识以来,只知道他姓苏,平时就是苏大爷苏老头的叫着,他也没说过自己的名字啊,也没听别人提起过。

    穆东来了兴致,赶紧问道:“叫什么?”

    赵冉回身看了看门口,贴到穆东耳边,低声道:“他叫苏大苟。”

    说完自己哈哈大笑,花枝乱颤的。

    穆东先是一愣,接着也哈哈大笑起来,边笑边说:“哈哈,笑死我了,大狗,哈哈哈,大狗……”

    赵冉吓了一跳,低声喝道:“要死了,你小点声!”

    赶紧去把办公室的门关上,想想又觉得不妥,赶紧又打开,回身说道:“我费了大劲打听出来的,你这么大声,要害死我吗?我给你说,是一丝不苟的苟,没你想的那么龌龊。”

    穆东止住笑,心里说,这个苟和那个狗有什么区别,听起来还不是一样,哈哈。

    原来,赵冉昨天也感到不对劲,她起了好奇心。

    因为赵冉当初是托了中间人,通过苏大爷联系的穆东,所以她就给当初的中间人打了电话,问苏大爷的名字是不是有什么问题,结果对方哈哈大笑,给出了这么一个答案:苏大苟。

    中间人最后告诉赵冉,注意保密,千万别拿着这个取笑苏老头,他会发疯的,弄不好会拼命!

    可是保守这样的秘密实在太煎熬了,赵冉先是和陈晓莜分享了一下秘密,然后又和其他几个员工分享了一下,最后见到穆东从外面回来,继续分享了一下。

    现在这个院里,大部分都知道,昨晚为什么苏大爷愤而离席了。

    还好,今天苏大爷不在,钟国栋开车带着他出去准备广交会的样品去了,否则的话,大家弄不好就露馅了。

    下午,穆东接到了孙秘书的电话,说是明天在鲁南大酒店举行惠农基金会成立酒会,并且说已经正式任命穆东为基金会的副理事长,让他正装出席,穆东连忙答应下来。

    晚饭时,气氛怪异了很多。不时的有人盯着苏老头噗嗤一笑,穆东强忍着,瞪了几眼,好歹压住了风头。

    晚饭后,林晓媛打来电话,说佛山路2号的房子已经全部装修好了,家具家电也都齐备,通风一段时间就可以入住了。

    穆东应了一声,问了鲁大路院子的事情,得知进展顺利,估计再过10天左右就能完工。

    第二天一早,穆东穿着长袖的衬衣,打上领带,下身一条笔挺的西裤,脚上一双黑色皮鞋,精神抖擞的开车去了鲁南大酒店。

    四十分钟以后,穆东到达了鲁南大酒店。

    酒店门前拉起了巨大的彩虹门,门厅上方的led屏幕打出了“鲁南市绿盾惠农基金会成立暨募捐酒会”的字样。穿过门厅,大堂内设了签到台,穆东签到后,有专门的礼仪小姐把他带到举办酒会的大厅。

    政府这次也动了心思,没把现场设在市政府礼堂,就是为了让商人们觉得轻松一些。募捐嘛,弄成会议的样子就不合适了,直接是酒会的模式,请了专业的公关公司来布置现场和组织酒会流程。

    穆东赶到的时候,来的人还不是很多,孙秘书倒是正在,看见穆东,一把拉住,说道:“走,赶紧去给你的车拍个照片,给你办市委市政府通行证,张部长专门交待的。”

    穆东对孙秘书的热情有点不适应,心想,他以前不这样的啊。

    其实孙秘书热情是有原因的,张部长交待给穆东办通行证的时候,孙秘书并没有很重视,觉得有时间办理一下就行了。

    结果他听见了张部长低声嘀咕的一句话,“省的再来了我还得打电话。”

    孙秘书才一惊,难道部长亲自联系过穆东,而自己却不知情?

    于是他悄悄的去门岗差了登记记录,发现那天自己休班的上午,穆东来过大院,接待人一栏赫然填写着:张部长电。

    孙秘书虽然以前已经比较重视穆东,但是这次他一下子把穆东的重要性级别提升到了顶级。

    可以绕开自己见到张部长的人,必须格外重视。

    所以,今天他见到穆东,赶紧上前招呼,拉着一起去给车辆拍照。

    孙秘书拍完照匆匆的走了,说是马上去办证,一会塑封好了就送过来。

    穆东也想明白了原委,任由他去忙碌,自己又去了酒店大堂,优哉游哉的四处溜达。

    一会儿张吉顺也到了,见到穆东老远就打招呼。

    穆东一看,张老板穿着一身正式的西装,打着领带,也难为他了,10月的天气,还是有点热,张老板脸上已经渗出了汗珠。

    再看这身西装,估计也是定做的,或许为了包裹住张总这圆滚滚的身材,曾经把裁缝师傅难为的够呛。

    心里不停吐槽,行动上还是要热情,穆东赶紧迎上去,笑着说道:“张总,张理事长,上午好啊!”

    张吉顺哈哈大笑起来,脸上瞬间绽放了一朵花,他重重的拍了拍穆东的肩膀,说道:“小穆,别瞎说啊,还没宣布呢!”

    两下拍击,让穆东肩膀一沉,险些跌倒,他白了张吉顺一眼,无奈的说道:“张总,就算我瞎说,你也不用这么大劲啊?”

    张吉顺笑得更开心了。穆东的话不见外,让他心里很满意。

    说笑间,不时有其他老板进来,张吉顺忙着去给其他人打招呼,有些认识穆东的老板也过来寒暄,穆东虽然不大习惯这样的场合,也只能硬着头皮应付。

    “是穆东穆老板吧?”一个男士的声音从侧面传来。穆东连忙转身,回应道:“我是穆东,您好,很高兴见到您。”

    对方身材消瘦,身高中等,三十多岁的样子,穿着一身boss的西装,腕上是一块硕大的金表,皮肤白净,油光可鉴的头发整齐的往后梳着,戴着一副金丝眼镜,整个人显得很文雅,一副成功人士的模样。

    对方见穆东并没有喊出自己的名字,微微一笑道:“穆老板可能不认识我,我叫张月朗。”

    穆东还是一头雾水,张月朗,没听说过啊?

    对方有些气馁,撇撇嘴,无奈的说:“我是赵冉的老公!”

    “哦――”穆东赶紧道:“你好张总,我听赵总提起过你,你看我这记性,对不住对不住!”

    心里却在暗自嘀咕,老公?不怕闪了舌头,是前夫吧?

    张月朗温文尔雅的说道:“穆老板,我太太在你那里工作,你可要多多关照啊!你们如果有什么困难,尽管给我说,我一定全力协助。”

    话说的漂亮无比,语气却不是一般的盛气凌人。

    穆东心里无比厌恶对方的嘴脸,嘴上说道:“看你说的,张总,我们是小企业,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可不敢麻烦您。”

    张月朗听出穆东的不爽,心里不以为然。还是年轻啊,城府太浅了。

    他继续道:“穆老板,我太太对我有些误会,我们正在积极的和解,或许过段时间,我太太就会离开贵公司了,还请穆老板从长计议啊。”

    说完转身走了。

    穆东大摇其头,这都什么人啊,自我感觉太良好了啊!

    正在这时,穆东的手机响起,掏出一看,是穆三叔。

    “小东,今天大蒜价格还是上涨,一级蒜涨了2毛钱到了9块3,二级蒜涨了3毛钱到了7块9……”

    挂了电话,穆东想了一下,这个价格离自己预期的价格已经非常接近了。看来自己不能陪着老妈和肖肖回泉城了,要留下来盯紧大蒜价格的变化,一旦价格到位,快速出手。

    想到这里,穆东给林晓媛到了电话,让她回来一趟,把老妈和肖肖接回去。

    对于这个吃苦耐劳、驾驶技术稳重的弟妹,穆东还是非常放心的。

    这时,一阵掌声响起,市里的领导在密集的掌声中顺着红毯步入酒会现场,重头戏马上就要开始上演了。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