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刘薇的发现
    当天下午,律师见到了裘小乐。

    刚见到裘小乐的一瞬间,律师吃了一惊。作为裘氏海鲜的律师,自然是认识裘少爷的,可是眼前的这个人,哪有还有一点少爷的样子。

    衣服上沾满了尘土,原本五颜六色的头发,现在也是乱糟糟灰突突的,面上一脸的凄苦,隐隐还有泪痕,走路也一瘸一拐的。

    律师隐隐感到,裘少爷恐怕是吃了些苦头。作为游走在司法领域的律师,他心里明白,有些灰色地段是真实存在的,警方的一些小手段也是无法取证的。律师暗自叹了口气,小乐,你自己不长眼,这次的麻烦大了。

    律师姓孙,裘小乐一看到他,眼睛一亮,几步就奔了过来,带着哭腔喊道:“孙叔叔,孙叔叔,是我爸妈让你来的吧?你赶紧把我弄出去吧,这里的人打我,我受不了了!”

    后面的狱警不干了,喝道:“年轻人,说话要有证据。”说着狠狠的瞪了裘小乐一眼。

    裘小乐浑身就是一哆嗦,眼泪都下来了,对着孙律师哭喊道:“孙叔叔,赶紧把我救出去吧,他们真的打我……”

    孙律师无奈,只好对狱警说道:“这位警官,如果我的当事人说的是真的,我们会保留追诉的权利。”

    狱警懒洋洋的回到道:“随便!这位少爷脾气很大,早上醒了就撒泼打滚的,你看把身上弄的这个脏样,你好好劝劝他吧。”

    说完转身走了。

    孙律师皱了皱眉头,没说话。他转向裘小乐,开口说道:“小乐,现在的情况很严重,警方说有确凿的证据,证明你危险驾驶制造了这起车祸,造成了一人重伤,并且肇事逃逸,如果数罪并罚的话,你可能要在监狱里待几年。现在,你需要如实的向我说明当时的情况,我好在法庭上为你做出合理的辩护。”

    裘小乐傻掉了,他一直觉得,事情不大,自己待在这里面,很快就能出去。即使被一帮狱警教训,他也觉得只是暂时的,只要自己出去,就可以教训回来。可是现在,孙律师说了什么?在监狱里待着?还要待上几年?

    别说几年了,自己一秒钟都不想待了啊!

    裘小乐怔怔的坐着,完全说不出话来了!

    孙律师轻声叫道:“小乐,小乐!”

    裘小乐木木的抬起头,咧了咧嘴,放声大哭起来。

    孙律师没有办法,只能任由他哭泣,一直等他他哭声小了,才慢慢的安慰他,让他平静下来。

    裘小乐最终还是抽抽噎噎的如实说了事件的经过,当然在他嘴里,自己几乎没有什么责任,加塞嘛,多小的事,别车嘛,问题应该也不大啊?

    孙律师却是听得一阵无语,事实确实如警方所说,现在的情况,真的是无力回天了。

    他叮嘱裘小乐,一定要如实的向警方陈述事实经过,不要推卸任何责任,一定要有悔过的态度。

    慢慢的,裘小乐也意识到,这次真的完蛋了,想想还要在回到小屋子里,他就浑身发冷。

    他恳求孙律师,一定要想想办法,不要让里面的人再打他了。

    于是会见后,孙律师找到了拘留所的领导,委婉的请求领导关照一下裘小乐,并且略略表示了一下。

    于是,一些指令层层下达,裘小乐的日子,终于好了起来。

    只要不挨打,就是好日子了。

    接下来的两天,穆东和刘薇的情况都在稳定的恢复着。穆东已经可以不用别人搀扶,小心的在屋子里走上一会。而刘薇,也可以在刘静云的搀扶下,偶尔下床活动了。

    在此期间,警方提审了裘小乐。

    裘小乐如实的供述了事件的经过,态度非常诚恳,表达了悔过之意,倒是让审讯的警官暗自唏嘘。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这天下午,刘薇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向刘静云问道:“姑姑,你不是说有个什么视频吗?拿给我看看呗。”

    刘静云担心侄女看了会影响心情,自然是百般推脱,说等她伤好了再看。

    结果刘薇更好奇了,一定要现在看,最后任性的撅起了小嘴,气鼓鼓的瞪着眼。

    刘静云无奈了,这都不用以后了,已经影响到心情了,只好取来笔记本电脑,找到视频,播放给刘薇看。

    刘薇慢慢看完,心里非常感动,眼泪婆娑的抽泣起来,刘静云慌了神,赶紧去安慰她,接着就要把笔记本拿走。

    可是刘薇坚决不肯,还要再看一遍,刘静云这个气啊,可是又不敢爆发,只能由着刘薇。

    于是刘薇又看了一遍。

    结果这次,刘薇看到了不一样的东西。

    ……

    穆东把自己从车里拖出来的时候,自己的上衣挪到了上面,而裤子却被搓到了下面,大半个腰肢就这么暴露着,连屁股沟都隐隐可见了,而穆东这个家伙,就这么直接搂着自己的腰,一个劲的往外拖拽自己的身体……

    穆东,你这个混蛋!占了本小姐的便宜!刘薇心里暗自咒骂着。

    继续看。

    ……

    穆东抱着自己奔跑,每当面对一个新摄像头的时候,就能清楚的看见,穆东的左手,环过自己的腋下,就那么直接的放在自己暴露的腰肢上。

    ……

    穆东抱着自己奔跑,自己高高的胸部也随着奔跑的节奏一起一伏的,穆东偶尔停下来调整一下抱着的姿势,轻轻的反转一下自己的身体,这样,自己的胸部不就紧贴着穆东的胸膛了吗?

    刘薇涨红了脸。

    她甚至看到,在一个镜头了,穆东抱着自己,估计是快抱不住了,自己的身子一点点的滑落,穆东猛地往上一托,左手直接就按在了自己的胸部!

    这个混蛋啊!!!

    刘薇郁闷了!虽然她非常理解,当时情况紧急,换成谁也是这样,但是她还是不可抑制的生气了。

    刘静云不知道怎么回事,看到小公主气鼓鼓的,还以为在生自己的气。小心的撤了电脑,悄悄的溜了。

    刘薇索性躺下,蒙上被子,可是脑子里老是闪现着穆东的大手托着自己的腰肢,按上自己的胸部,刘薇慢慢觉得,身上的皮肤燥热起来,心里也涌出一种从没有过的感觉……

    刘薇正在生闷气,突然传来了敲门声,董舒盈去看了门,刘薇一看,竟然是穆东!

    董舒盈扶着穆东,一瘸一拐的走了进来!

    刘薇脸上腾的一下红到了脖子,她心里一下子乱了。

    这个该死的家伙,来干什么!混蛋啊,来的真不是时候!刘薇心里哀嚎着。

    但是无论如何,面对自己的救命恩人,刘薇还是要有一些态度,她红着脸,慢慢的起身。

    穆东已经坐在了凳子上,董舒盈赶紧去扶刘薇,把病床摇了起来,让刘薇靠着。

    穆东看着刘薇面上红红的,开口说道:“美女,看起了气色不错啊!”

    穆东是想把气氛弄得轻松一点,他哪里知道,这样说让刘薇心里更加郁闷。

    刘薇白了他一眼,说道:“还美女呢,差点破了相,穆大老板,救命之恩,小女子谢过啦!”

    咦,穆东疑惑,这是什么意思?怎么听着极其不爽的样子?

    他赶紧道:“什么救命之恩,别瞎说,是你福大命大造化大,连我都跟着沾光了。”

    刘薇其实说完就后悔了,作为家教良好的女孩,她意识到了自己的刻薄,现在又听穆东这么一说,心里有了一丝愧疚。哎,不就被他占些小便宜吗,事情紧急,还能怎样?

    她赶紧笑着说道:“给你开玩笑呢,穆东,真的,要好好谢谢你,等我们俩康复了,我好好请请你,怎么样?”

    穆东也松了一口气,原来是开玩笑啊,吓了我一跳。他接话道:“好啊,咱俩这也算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是该好好的庆祝一下,恩,我还打算去买几张彩票,试试手气!”

    说着,穆东还霸气的挥了挥手,夸张的样子让刘薇一阵大笑起来。

    刘静云正好回来了,看到自家的小公主喜笑颜开的样子,心里安稳下来,笑着给穆东打招呼。

    穆东道:“刘县长,我听护士说,刘薇明天就转院了,要回bj刘静云点点头,说道:“我还要上班,不能老这么照顾小薇,还是让她回去吧,现在她情况稳定了,回去过几天伤口就能拆线了,再静养一段时间,基本就能恢复了。主要是家里有人能照顾她。”

    穆东闻言道:“也是,在这里确实不怎么方便,我明天也出院,回泉城休息几天。”

    刘静云问道:“那你太太那边,你怎么解释?”

    穆东道:“解释什么啊,如实说啊!此一时彼一时,她会理解的。”

    不知怎么的,听姑姑提到穆东的太太,刘薇心里一阵躁动。她心底有些疑惑,我这是怎么了?看着还在和姑姑侃侃而谈的穆东,刘薇觉得,这个小子,仔细看起来,还有点帅呢!

    穆东略坐了一会,就起身告辞了,临走时对刘薇说:“美女,加油哦,一起努力,早日康复!”

    刘薇甜甜的笑着,握了握小拳头,说道:“加油,一起努力!”

    穆东拒绝了董舒盈的搀扶,自己坚持着离开了,说要自己锻炼一下。看着穆东离去的背影,刘薇心里怅然若失。

    当天晚上,穆东给肖肖打了电话,说明天回泉城,肖肖很高兴。

    不知怎么呢,最近几天肖肖总觉得穆东怪怪的,可是又说不上来哪里怪,好在穆东每天都打几次电话,现在他要回来了,终于不用担心什么了。

    至于老家那边,穆东给穆大国打了电话,说姐姐和姐夫要在泉城办点事,也搪塞了过去。

    赵冉倒是每天都给穆东打电话,问问穆东恢复的情况,说说订单的进度。在苏老头的带领下,订单已经分解成接近200份,分发到了不同的艺人和农户手里,听说是穆大老板的订单,农户和艺人非常热情,一再表示,包工包料,保质保量,按时完成。

    这一点,让赵冉深深地佩服,可以说,穆东在农户和艺人里的号召力,无人能出其右。

    当天晚上,穆东还接到了三叔的电话,说的是大蒜的事情。最近大蒜的价格还在持续的上涨,杂交蒜的价格涨幅倒是不大,但是等级蒜的价格,涨幅很惊人,现在二级蒜已经到了每斤5元,一级蒜已经到了每斤6.5元。

    穆东对三叔说,这个价格依然不能卖,应该还有上涨空间。

    挂了电话,穆东极其兴奋,穆三叔极其担心。

    做了这么多年的蔬菜生意,穆三叔从没遇到过大蒜这么短的时间内涨价这么多,他觉得,价格已经很高了,可是小东怎么就这么固执呢?

    固执的小东,这会正在病房里和姐姐姐夫聊天。

    “姐,姐夫,等到大蒜生意结束了,我们都到城里生活怎么样?让书娜和书杰都到城里上学,让他们接受更好的教育。”

    穆晓霞有些疑惑问道:“那爸妈怎么办?他们需要人照顾的。”

    穆东道:“爸妈也去城里,再说了,他们年龄也都不大,身体也很好,几年以内,不会拖我们的后腿的,他们愿意在老家生活也可以。”

    钟国栋道:“那我们去了城里做什么,还有,听说城里的房子很贵的。”

    穆东点点头,说道:“是的,城里房子挺贵,不过你们放心,我有安排。至于工作,我已经成立了一家快递公司,我想让你们来帮我。”

    穆晓霞道:“行倒是行,只是我们什么也不懂,也帮不上你什么的,小东。”

    穆东笑了,说道:“姐,都是边学边干的,两年以前,你能想到你自己会开车吗?现在还不是天天开车到处跑。”

    穆晓霞也笑,说道:“倒也是,行啊,只要你需要,我们都去,也让孩子过上城里的生活。”

    钟国栋兴奋的直搓手,说道:“小东,你放心,我们都听你的。”

    穆东很开心,他决定再给姐姐和姐夫加点料。

    他慢悠悠的说道:“姐,姐夫,按照现在的大蒜价格,根据你们投入到大蒜里的资金,我估计,你们俩的身家,已经超过200万了,所以,你们俩每个人都是百万富翁了,放心吧,进了城,你们也会生活的很好的!”

    两个百万富翁直接傻掉了,结果兴奋的一晚上都没睡好。

    而始作俑者穆东,一晚上却睡得又香又甜。

    第二天一早,医院派了一辆救护车,送刘薇一行几人去了泰城火车站,她们将在那里搭乘火车软卧,返回bj穆东几个人,在医院大楼门前送别了刘薇,也踏上了返回泉城的旅途。

    钟国栋开着奥迪a6,载着穆东,穆晓霞开着朗逸跟在后面,两辆车打着双闪,组成了一个小小的车队。

    一个半小时之后,上午10点,两辆车进入了电信小区,停在了10号楼前面。

    林晓媛刚从外面回来,看到穆晓霞的车就是一愣,又看到钟国栋扶着穆东一瘸一拐的从另一辆车上下来,顿时吓了一大跳。

    她赶紧迎上去,连声道:“怎么了?怎么了?大哥这是怎么了?”

    穆东摆了摆手,说道:“别大惊小怪的,我没事,走,回家说。”

    几个人搀着穆东慢慢上楼,进了屋,穆妈也是大吃一惊,连连追问。

    穆东坐定,把情况向穆妈和林晓媛做了说明,重点说了现在没什么问题,只是需要休息一段时间。

    穆妈心疼的直掉泪,少不得把穆晓霞和钟国栋数落一顿,俩人讪讪的,没敢说话。

    眼下这个小小的难关算是过去了,可是,还有肖肖那一关呢,想到这里,穆晓霞一阵头皮发麻。

    今天是教师节,下午没课的老师可以中午下班,正好肖肖下午没课,她11点钟给林晓媛打了电话,让林晓媛来接她。

    林晓媛接到电话就走了,留下屋子里的人面面相觑。

    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还能怎么地?

    穆晓霞定了定神,拿定主意,一定要把所有的问题揽到自己身上来。

    中午12点,房门轻响,肖肖挺着大肚子进来了。一进门,看到穆东坐在沙发上冲着自己笑,心里暗自纳闷,不对啊,这个家伙以前只要在家,都是抢着过来扶着自己的啊?

    又看到了姐姐和姐夫也在,她赶紧笑着打了招呼。

    穆晓霞走过去,扶着肖肖,说道:“肖肖回来啦,来,我和你说个事。”

    说完,扶着一脸雾水的肖肖进了书房。

    书房里,穆晓霞看着肖肖,诚恳的说道:“肖肖,有一件事,姐姐给你道个歉,小东前两天出了一点意外,不过你放心,他人没事,你也看到了。都是我的错,是我拦着小东,不让告诉你,姐姐请求你能原谅我。”

    接着,穆晓霞详细的叙述了穆东车祸的前后,重点解释了穆东当时人没有事,只是脱力昏睡,所以她才隐瞒了肖肖。

    肖肖一开始很困惑,然后就是嘴巴越张越大。她明白了最近几天为什么总是心神不定,肚子里的小宝宝也躁动不已,原来是自己的丈夫,在生死边缘游走了一遭。

    肖肖哭了。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