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 苏醒
    大人物是鲁东省的副省长,他在电话中告诉裘康达:“康达,放弃吧,这次小乐闯了大祸,那个受伤的女孩,是京城刘氏家族的,我们惹不起。要积极的去赔偿,但是不要提任何的要求,一切都交给法律来解决。还有,最近你低调一点,不要联系我。”

    电话挂了。

    裘康达呆呆的握着手机,站成了雕像,心里却有一万头***呼啸而过。

    这是什么路数?京城刘家?自己身后最大的靠山让自己积极赔偿不能提任何要求,还让自己也低调?

    裘小乐,你这个坑爹的货!你到底惹到了什么人啊?

    作为白手起家的大老板,裘康达有自己的生存智慧。他慢慢的明白了大人物的意思,那就是夹着尾巴做人,或许还能平安过关,否则的话,不但裘小乐保不住,自己也说不定会有麻烦。

    不能等了,大人物不是说了吗?要积极赔偿。

    医药费那是毋容置疑的,除此之外,每人再赔一笔钱,对方的奥迪车不是坏了吗,再给买辆新车。也不赔原样的了,我给升级,赔辆更好的。

    现在的问题是,每人赔多少?赔辆什么车?

    裘老板紧张的思考起来。

    裘康达紧张思考的时候,穆晓霞也是愁眉不展。

    穆东的手机都响了两次了,穆晓霞看了看,是肖肖打来的,可是穆晓霞不敢接,她知道肖肖和穆东的感情极好,也清楚肖肖现在挺着大肚子不能受刺激,她不知道怎么和肖肖说穆东的情况。

    看看窗外,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可是穆东依然在沉睡,一点苏醒的样子都没有。

    穆晓霞咬咬牙,去找刘县长商量对策。

    刘静云听了穆晓霞的说出的顾虑后,非常理解她的难处。毕竟,一个怀孕接近六个月的孕妇,确实受不得什么强烈的刺激。

    好在穆东的情况稳定,苏醒只是时间的问题。

    刘静云沉吟片刻,说道:“穆晓霞,这样吧,你回个电话,就说穆东感冒了,吃了药睡了,如果明天穆东醒了,一切都好说,如果明天不醒,我们再想其他办法。”

    也只能这样了。

    穆晓霞平复了一下心情,做了几次深呼吸,然后拿出穆东的手机,拨了出去。

    电话通了,肖肖的声音传来,柔柔的:“老公,你怎么不接电话?”

    穆晓霞眼泪差点掉下来,她赶紧抚了抚胸,努力装出轻松的语气,说道:“肖肖啊,我是姐姐。”

    肖肖很吃惊,穆东的手机可是很少离身的,她顾不上多想,赶紧道:“姐,怎么是你接电话,穆东呢?他没事吧?”

    “看你紧张的,他能有什么事?可能是今天回来的时候开着车窗感冒了,下午又忙了一下午,早早的吃了感冒药去睡了,手机也落在了办公室,我进来找东西,听见手机响,就给你回个电话。没事,你放心吧,肖肖。”

    肖肖放下心来,说道:“那好的,姐,麻烦你多照顾他一下,最近他确实够累的。”

    穆晓霞道:“好的,放心吧,我会照顾好他的,你也好好照顾自己,没什么事我挂了啊。”

    穆晓霞飞快的挂了电话,脸上已是泪雨滂沱。她无力的依靠着墙壁,慢慢的萎顿下去,终于嚎啕大哭起来。

    刘静云叹了口气,走过去蹲下,拍拍穆晓霞的肩膀,轻声劝道:“晓霞,别哭了,你看他俩都躺在这里,都没事,我们不能哭,不吉利,知道吗?我们要盼着他俩好。”

    哭声戛然而止,只剩下止不住的抽噎。

    晚上,董舒盈去买了几份饭菜,可是谁也没有心情吃,董舒盈劝了这个劝那个,最终饭菜还是放在床头柜上,慢慢的凉透了。

    晚上,京城和省里来的医疗人员不时的查看着刘薇的各项生理指标,大家都希望刘薇尽快醒过来,可是谁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能醒。

    刘静云不停的在打电话,不时通报着刘薇的情况。刘薇的父母,也就是刘静云的三哥三嫂,这会都在国外,一时半会根本赶不过来,老爷子年龄大了,家里人更是不会让他过来,至于其他人,刘静云一概拒绝了,不要来,把事情办好就行,等丫头醒了,就转回bj的医院。

    刘薇住在重症监护室,家属只能隔着玻璃偶尔看一会。到了晚上,偶尔的探望也被禁止了,刘静云无奈,只好和董舒盈去了穆东的病房里。

    好在医院给穆东也安排了单间,几个人待在里面,都不算拥挤。

    夜色渐渐的深了,劳累了一天的几个人也慢慢的疲惫起来。刘静云耐不住大家的劝阻,睡在另一张空着的病床上,其余的三个人,都坐在凳子上打盹。

    ……

    穆东感觉自己又一次体会到了无边的黑暗,他感觉全身空空的,一丝力气也没有,感觉自己就像一个气球一样,只剩下了一层薄薄的外皮,变成了一具了皮囊。

    慢慢的感到身上有了一缕浅浅的痛,自内而外的沿着四肢扩散延展,逐渐的痛感变得真实、变得沉重,直到浑身的骨头仿佛都疼起来,身体就像要被撕裂开来一样。

    穆东感觉自己再次的跌入了黑暗中,失去了意识,也感觉不到身上的痛了。

    ……

    ……

    就这样,一会儿陷入黑暗,一会儿全身剧痛,再次陷入黑暗,如此反复,也不知道反复了多少次……

    终于,穆东隐约有了一些不一样的感觉,他觉得,每次的剧痛,似乎在一次一次的舒缓,每一次和上一次相比,都好像减轻了一些,每次陷入黑暗的时间,好像也慢慢的缩短了……

    痛感又一次袭来,这次穆东感觉周围不那么黑了,好像隐隐的有了一丝亮光,亮光慢慢放大,光影里,朦朦胧胧的出现了一个人,慢慢的走近,慢慢的变得清晰。

    咦,是刘薇,穿着一身浅黄色的运动服,脚上一双白色运动鞋,头发简单扎了一个马尾,随着走动,身后的马尾左右的摇摆着,显得非常生动。

    这不是那次陪我逛颐和园穿的那身衣服吗?穆东心想,他赶紧迎上去,问道:“刘薇,你没事吧?”

    刘薇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穆东,你就不能盼我点好?我能有什么事?”

    穆东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讪讪道:“我这不是担心你吗?你没事就好。”

    等到再抬起头,刘薇却不见了,周围又是一片黑暗。

    穆东着急了,大声喊道:“刘薇!刘薇!”

    ……

    病房里,所有人都被穆东的喊声惊醒了,钟国栋赶紧打开灯,刺目的亮光让众人一阵炫目,大家顾不上躲闪,赶紧围到穆东病床前,只见穆东紧闭着双眼,双手胡乱的挥舞着,嘴里不停的喊着:“刘薇,刘薇……”

    就连手上预留的针头,都被他挥舞的双手弄掉了,手背上涌出了几滴血,滴落在被子上。

    刘静云心里既感动又凄苦,她抓住穆东挥舞的手,让他安顿下来,轻声在穆东耳边说道:“穆东,刘薇没事,刘薇没事……”

    穆东仿佛听见了,慢慢的安静下来,然后眼皮下面的眼珠一阵阵左右滚动,终于慢慢的睁开了双眼。

    穆东醒了!

    穆晓霞喜悦的泪水瞬间涌出,她上前捧着穆东的脸,高兴的说道:“小东,小东你醒了,太好了,小东,你终于醒了……”

    穆东感到浑身都在疼,身上一点力气也没有,他想拍怕姐姐的肩膀,努力几次,始终抬不起沉重的手臂,只好无奈的放弃了。

    眼光轮转,穆东看到了刘静云,知道她是为了刘薇而来,他艰难的张开嘴,声音嘶哑的问道:“刘薇怎么样了?”

    刘静云的眼泪也瞬间滚落,这孩子,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问小薇的情况,这份恩情,刘家记下了。

    她俯下身,轻声道:“穆东,刘薇没事,做了个小手术,已经睡了。”

    穆东想点点头,可是根本做不到,他恩了一声,又对姐姐说道:“姐,我没事,别告诉爸妈和肖肖,别让他们担心。”

    穆晓霞胡乱的点着头,说道:“没说,都没说,你放心,小东,你赶紧好起来,自己给他们打电话。”

    穆东又恩了一声,努力说道:“你们都出去吧,让姐夫留下来。”

    穆晓霞连连摇头:“没事没事,我在这里陪你……”

    刘静云却忽然明白了,拉了穆晓霞一下,说道:“我们出去吧。”

    穆晓霞还在坚持:“刘县长,没事,我在这里陪小东。”

    刘静云附在穆晓霞耳边,说:“走吧,穆东可能要方便一下。”

    穆晓霞顿悟,给钟国栋交待一声,赶紧随着刘静云和董舒盈出去了。

    房间里有小便器,钟国栋小心的解下穆东的裤子,帮助他小解,然后又赶紧去倒掉,帮助穆东整理好衣裤。

    穆东累了,闭上眼,又睡着了。

    几个女人又回到了病房,继续休息。病房里的气氛,轻松了很多。

    天还没亮,几个人就被敲门声吵醒,一个护士满脸喜气的进来,说道:“刘薇醒了,你们谁去看一下?”

    刘静云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顾不上整理自己的头发,喊道:“我去,我去。”然后迅速跟着护士出去了。

    董舒盈和穆晓霞也赶紧跟了过去。

    刘静云换好了消毒服装,跟着护士进入了重症监护室,

    病床上,刘薇脸色蜡黄的躺着,眼睛微闭。听到有人进来,刘薇睁开了双眼,看到姑姑,一抹笑容浮上了脸庞。

    刘静云眼睛湿润了,快步走进,双手捧着刘薇的脸,把自己的脸贴上去,轻声道:“丫头,醒了?可把姑姑吓坏了。”

    刘薇低声道:“姑姑,穆东怎么样了?”

    刘静云一下子愣住了,这一对活宝,原来不是不大对付的吗?怎么现在,两人醒来的第一句话,都是问候对方?

    或许,一同经历了灾难,让俩人关系缓和了吧?

    刘静云道:“丫头,穆东没事,他就是太累了,他抱着你跑了5公里,人累的昏过去了,昨天晚上已经醒了。”

    刘薇悠悠的出了口气,说道:“他没事就好。姑姑,一定要抓到那个坏人啊!”

    说着,突然轻咳了两声,刘静云紧张起来:“说道,丫头,放心吧,已经抓到了,你别说话了,好好休息,姑姑在这里陪你。”

    刘薇恩了一声,闭上眼,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刘静云坐在病床前,一只手握着刘薇的手,另一只手轻轻的替她整理了一下散乱头发,静静的陪着她。

    一会的功夫,几个医生进来,详细的检查了刘薇的情况,然后示意刘静云一起出去。

    刘静云抽出手,小心的掖了被角,随着医生走了出去。

    随后几个医生又去看了穆东的情况。

    穆东刚刚醒过来,穆晓霞正在给他喂粥,几个医生做了检查,然后去了一间小会议室。

    刘静云和穆晓霞跟去旁听。

    几个医生商讨了一阵子后,一个头发花白的医生开始代表大家发言。

    “从现在的情况看,名叫穆东的伤者,肌肉和关节劳损过度,会疼上几天,但是问题不大,剩下的就是静养。顺利的话,一周左右估计就可以出院,当然出院后也要注意休息。”

    “刘薇的情况也不错,现在她苏醒以后,神智清醒,各项生理指标都很稳定,主要的问题就是术后的恢复,注意伤口不要感染。我们建议,在icu观察一天,之后没有问题的话,可以转入普通病房,三天以后,如果伤口愈合情况良好,可以进行转院。”

    随后院方的领导也表了态。

    “请家属们放心,我们一定抽调最精干的护理人员,加强护理工作,确保刘薇的伤口不会发生感染,确保两位伤者得到最好的照顾。”

    刘静云代表家属说了几句:“刘薇是我的侄女,穆东是我的朋友,这两人的伤情,让大家受累了,我对此表示由衷的谢意。后期的护理工作,还请大家多费心,我们作为家属,感激不尽。”

    会后,京城和鲁东省的专家,离开了新平市第一人民医院,返回了各自的工作岗位,刘静云到门口相送,和大家一一握手告别。

    之后,刘静云给家里人打电话,说了刘薇苏醒的情况。

    刘家的很多人,此刻才真正放心下来,转而把目光投向肇事者。

    而此刻,肇事者裘小乐正在拘留所里歇斯底里的哭闹。

    昨天下午,裘小乐被带上手铐带走的时候,整个人处于醉酒的亢奋状态中,他是乐呵呵的被推上警车的。在车上,他还冲着抓捕他的警察一个劲的傻笑,搞得一众警察心里郁闷不已,心里充满了挫败感。

    这特么的是个什么玩意?抓这样的人,真是腥了手啊!

    裘小乐被投进拘留所后,还是傻乐傻乐的,审讯工作也无法进行。警察只能单独的把他关了起来,于是裘小乐就呼呼的大睡起来。

    早上,邱少爷慢慢醒来,才发现周围不对劲。

    昨天中午,不是和几个朋友在自家酒楼喝酒的吗?怎么现在待在这么个地方?手上还带着这么大大的俩手镯子?

    等到裘少爷一点一点的拼凑起残缺的记忆片段,终于明白自己是在监狱的时候,他爆发了。

    “混蛋!放我出去,谁把我抓进来的,我熬扒了你们的皮,你们这些王八蛋,赶快放我出去……”

    寂静的清晨,裘少爷刺耳的喊叫声,很快招来了一个手拿着橡皮棍的狱警,他狠狠的把橡皮棍砸在铁门上,喊道:“大清早的,嚎什么丧?老实点!”

    裘少爷哪里吃这一套,破口大骂:“你特么的赶紧放我出去,你个王八蛋,我告诉你,小爷出去饶不了你个混蛋……”

    胖胖的狱警乐了,转身走了。一会的功夫,带回来两个同事,手里拿着几本厚厚的杂志。

    三人也不说话,打开铁门,把还在骂大街的裘小乐按到在地,在他后背上垫上几本杂志,然后胖狱警挥起橡皮棍,狠狠的抽了下去。

    边抽边喊:“我让你骂,我让你骂。”

    沉重的撞击之下,一种从未体验过的痛感从后背传来,并且迅速的扩散到身体里,裘小乐倒吸一口气,一下感觉到喘不过气来,而抽打还在一下一下的继续,裘小乐挣扎起来,嘴里早就说不出话,剧痛让上下牙紧紧的咬在一起,只发出丝丝拉拉的吸气声。

    几个狱警停下手,锁上门出去了。临走时,胖狱警冲着裘小乐喊道:“小子,你要是有种的话,你就继续骂,我等着。”

    说完,几个人扬长而去。

    对付这样的刺头,对狱警来说,简直就是小菜一碟,他们甚至隐隐有些期待这样的刺头出现,这样就可以活动一下筋骨了呢!他们最烦的就是那些太懂规矩的老油条了。

    至于房间里的摄像头,别逗了,早就关上了好吧?

    此刻,一种全新的体验笼罩着裘少爷,他感觉到,自己就像是一条离了水的鱼,徒劳的张大着嘴巴,剧烈的喘息……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