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 愧疚难当
    刘静云闻言,暗道庆幸。

    她心情很复杂,一方面,她暗怪穆东没有好好开车,让刘薇遭受这样一场弥天祸事。另一方面,她又为穆东为了抢救刘薇做出的不懈努力而感动。

    哎,功过相抵,还是原谅他吧!只要小薇没事就好。

    想到这儿,她出言道:“医生,我需要解释一下,他俩只是普通朋友,不是男女朋友关系。男的叫穆东,是我们鲁南市的青年企业家,已经结婚了。女孩是我的侄女,叫刘薇。刘薇是搭了穆东的车去束河县看我,没想到中途出事。”

    医生困惑了,喃喃道:“普通朋友?这么拼命?不至于吧!”

    正说着,几个警察走了进来,其中一个人问道:“哪位是刘县长?”

    刘静云起身道:“我是,请问您是?”

    “我是和你通话的警察朱道凯,刘县长,有些事情需要给您交待一下,我们借一步说话。”

    刘静云和董舒盈俩人,跟着警察去了另一个房间。

    朱道凯一开始只把这件事当成了普通的车祸。穆东在报案的时候,情况紧急,只是说发生了车祸,并没有说的很详细,结果警察也以为是驾驶员操作不当或者爆胎等原因造成的。

    没想到,一个小时前,自上而下一层层传达下来巨大的压力,要求彻查车祸原因,包括对驾驶员验血、调取监控录像、检测车辆情况等等。

    好吧,那就执行吧。

    驾驶员的血液检查没有任何问题,排除酒驾毒驾的可能性;

    车辆检测,也没有任何问题,刹车系统良好,可以正常工作,甚至轮胎也没有爆胎。

    等到一调取监控录像,朱道凯浑身惊出一层冷汗,原来,这根本不是普通的车祸,这是一场恶性的、充满了敌意的交通肇事行为,并且肇事者驾车逃逸了。

    也幸亏服务区附近的监控摄像头分布密度大,事故的过程,被完完整整的记录了下来。

    朱道凯长了个心眼,又往前回溯了一下两辆车的行驶轨迹,结果,在服务区的摄像头里,找到了黑色宝马车加塞不成的录像。

    继续往前回溯,两辆车就没有交集了。

    至此,朱道凯完整的还原了事故的起因和经过。

    这是一起宝马车因加塞不成,迁怒于奥迪车主,高速行驶中恶意变道别车,造成奥迪车两人受伤,而肇事车辆逃逸的恶**通事故。

    房间里,朱道凯首先向刘静云转交了一些物品,包括穆东和刘薇的手包,手机和奥迪车手套箱里的一些物品。

    然后,朱道凯打开了一台笔记本电脑,找到几段视频,点开,让刘静云和董舒盈观看。

    奥迪车进了服务区,穆东和刘薇有说有笑的下车……

    奥迪车在加油站排队,黑色宝马车加塞不成……

    黑色宝马车狂追奥迪车……

    黑色宝马车急剧变道别车,两车相碰,奥迪车冲向护栏……

    奥迪车慢慢停下,穆东踉踉跄跄的下车……

    ………

    ………

    泪水慢慢的弥漫了刘静云的双眼,她被巨大的震惊和羞愧笼罩了!她深深的懊恼,自己怎么可以不信任穆东?怎么可以冷漠的对他不闻不问?怎么可以迁怒于他?

    她看到穆东千方百计的撬开车门,抱着刘薇一路狂奔,从一个摄像头跑向另一个摄像头,在每一个摄像头下面从前影奔跑成背影,直到高速入口处,刘薇被放上担架,穆东颓然倒地……

    刘静云实在忍不住了,嚎啕大哭起来。

    董舒盈也控制不住自己,嘤嘤的哭泣着。

    猛然,刘静云止住了哭声,用手背胡乱抹了几下眼泪,咬牙切齿的对朱道凯说:“朱警官,给我查,一查到底,不论涉及到谁,必须尽快抓住,第一时间验血,我要让他坐牢!另外,这份视频,还得麻烦您给我拷贝一份,我留个纪念,穆东这孩子,太让我感动了。”

    说完,刘静云拿出手机,打出去一个电话:“爸,小薇没事,您放心,这次车祸,是有人恶意别车造成的,我需要一查到底,揪出肇事者。”

    接着又打出一个电话:“三哥,你放心,小薇没事,这次的事……”

    刘家再次运作起来,这次的目标,是追查一个车号为“东a51188”的黑色宝马车。

    穆晓霞和钟国栋赶到新平市第一人民医院的时候,正好是刘静云看视频那会。穆东现在在医院也算小有名气了,一个抱着伤者狂奔5公里的男子,收获了太多敬佩之情。所以,穆晓霞一打听,马上就有护士把俩人带到了穆东的病房,并且小声安慰道:“没事的,他其实就是睡了,很快就能醒过来。”然后就开始宣讲穆东的光辉事迹。

    穆晓霞却顾不上听护士说什么,她看着病床上脸色蜡黄的弟弟,一瞬间泪如雨下,心里的疼痛,简直让她无法呼吸。

    钟国栋也抹着眼泪,不知所措。

    俩人正哭着,打完电话的刘静云进来了,见到两人就是一愣,询问之下,知道是穆东的姐姐和姐夫,赶紧说道:“我是刘静云,是穆老板的朋友,你们俩别哭了,穆东没事,睡醒了就好了。”

    钟国栋有些迟钝,穆晓霞却一下子明白过来,眼前是穆东经常提起的刘县长,她有些吃惊,止住了哭声,抽噎着说:“刘县长,怎么还把您惊动了?”

    刘静云长叹一口气,说道:“不惊动不行啊,我侄女刘薇也在车上。”

    穆晓霞大惊失色,问道:“那她怎么样了?没事吧?”

    刘静云道:“没事,受了点小伤,多亏了穆东及时救治,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穆晓霞才放下心来,暗道侥幸。

    赵冉给穆晓霞说的时候,怕穆晓霞心神不定,根本就没说另一个伤者的事,所以,穆晓霞一直以为,车上只有穆东一个人。

    现在得知刘县长的侄女在车上,穆晓霞一阵后怕,还好,没什么大事。

    裘小乐今天很不快乐。

    上午开着老爸的黑色宝马去泰城,结果错过了高速口,只能继续跑下去,在下一个路口下车。

    后来邮箱又报警了,裘小乐气的只骂,这个该死的张秃子,怎么就不把油箱加满。

    张秃子是裘小乐老爸的司机,叫张大刚,40多岁,脑袋大头发少,裘小乐天天叫他张秃子。

    没办法,去加油吧,裘小乐进了前面的服务区,横冲直撞的赶到加油站,正好前面车辆启动,有个位置,他就想加塞进去,结果旁边那辆破奥迪也启动了,没塞进去!

    裘小乐这个气啊,不知道小爷有急事吗?好几个朋友在泰城等着吃午饭呢。裘小乐今年19岁,正是玩心重的时候,耽误了和狐朋狗友一起玩,那就是天大的事。

    裘小乐终于在后一辆车前面加了塞,看着前面正在加油的黑色奥迪,还是鲁南的牌照,他心想,土包子,等着,一会小爷让你好看。

    两车几乎同时加完油,裘小乐开着宝马急速的追上去,结果发现奥迪似乎想靠边停下,那怎么行,你想停,小爷可不答应。他一个加速,往右一打方向,别了上去。

    似乎撞上了,车子有一点震动,不过问题不大。

    后视镜里,裘小乐看到奥迪一溜烟的沿着护栏滑行,心里乐开了花,小子,自己修车去吧,小爷我不奉陪了。

    裘小乐根本不知道,自己惹了多大的麻烦。

    裘康达正在公司上班,秘书进来说公安局的人来找他。裘康达有些纳闷,公安局,找自己什么事?

    正打算让秘书带进来,几个穿着警服的人已经气势汹汹的冲了进来。

    为首的人不认识,但是旁边跟着辖区派出所的孙所长,这是怎么回事啊?裘康达心想。

    裘康达是裘式海鲜的老板。裘式海鲜是泉城著名的高端餐饮店面,在市区有四五家店面,在岛城、泰城、潍城、鲁南等地有多家分店,在省内的餐饮行业里,裘康达老板也是叫得上号的人物。

    这样被警察冲进办公室的情况,裘老板可是从来没遇到过。

    50多岁的裘老板颇有城府,他不动声色,笑呵呵的问道:“几位有何贵干啊?”

    为首的警察说道:“裘康达是吧?我们是新平市警方的,这是我的证件。”出示完证件,警察继续问道:“你名下是不是有一辆牌号为东a51188的黑色宝马轿车?”

    裘康达脑子急转,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只好说:“是啊,我名下是有这么一辆车。”

    警察道:“请问这辆车现在在哪里?”

    裘康达道:“应该在司机手里吧,弄不好就在楼下,等一下,我问问。”

    说完,裘康达给张大刚打了个电话,得知他就在公司,就让他上来一趟。

    放下电话,裘康达道:“司机就在公司,车应该就在楼下。”

    说话间,张大刚上来了。

    裘康达连忙问道:“老张,我的车在楼下放着吗?”

    张大刚一张脸瞬间拧成了苦瓜,他搓着手,不安的说道:“老……老板,车让少……少爷……开走了。”

    裘康达心里一惊,完了,出事了,警察都找上门了!

    他瞬间发作:“我不是说过,不让他碰我的车吗?你怎么还让他开走了?”

    张大刚低下头,说道:“老板,少爷找了两个保安,把我按到在地,抢了钥匙就开走了。”

    裘康达长叹一口气,转身对警察说道:“这位警官,请问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放心,我儿子19岁了,他有驾驶证。”

    警察正要说话,正好手机响了,他接通电话:“喂,抓到了?好好,喝酒了?太好了,好的知道了。”

    放下电话,警察说道:“裘康达,你儿子涉嫌酒后驾驶、危害公共安全和肇事逃逸已经被我们抓获,你作为车主,有责任配合我们调查,请你最近不要外出,等待我们传唤。”

    说完,一众警察转身走了。

    裘康达惊呆了,酒后驾驶?危害公共安全?肇事逃逸?已经被抓获?

    儿子这么小的年纪,怎么会犯下如此大的错误?不行,得赶紧想办法。家里就这一个宝贝儿子,老婆要是知道儿子被抓获了,指不定怎么闹呢。

    想到这里,裘康达赶紧追出去,紧走几步,好歹拖住了派出所的孙所长,想问个究竟。

    孙所长逢年过节都能收到裘老板的供礼,自然有一份香火情在里面。他推脱不过,叹了口气说道:“裘老板,具体的情况我也不知道,只是听说你家少爷恶意变道引发对方撞了高速护栏,有人受了重伤,你还是赶紧打听一下,破财免灾吧。”

    说完转身要走,想了想又回身道:“老裘,对方的来头很大,我们惹不起,我听说省公安厅的领导发了话,要彻查此案,绝不姑息。所以,你要谨慎一些。”

    这次说完,果断的转身走掉了。

    裘康达完全呆掉了,来头很大?惹不起?

    转念一想,公安厅领导又怎么样,裘式海鲜发展到现在这个规模,也不是没有根脚的。

    当务之急,是先搞清楚情况,尽快把被抓的儿子捞出来。

    裘小乐被塞进警车的时候,有点发懵,不就撞个车嘛,有什么大不了的。他自然不知道,为了抓到他,朱道凯费了多大的力气。

    朱道凯先是沿途一路追查宝马车的行踪。由于宝马车前挡风玻璃也贴了膜,拍不清楚驾驶人,终于在泰城出口收费处,驾驶人降下玻璃缴费,才拍到了驾驶员的相貌,让人惊奇的是,竟然是个小屁孩。

    朱道凯心想,这又是个坑爹的富二代啊。

    然后顺着泰城监控摄像头一路查下去,最后在泰成裘氏海鲜门口发现了肇事的黑色宝马车,然后顺利的在其中一个房间找到了驾驶员,并立即实施了抓捕。

    可怜的裘小乐,在自家的分店里,在几个狐朋狗友面前,在自家的员工面前,被带上手铐、塞进警车,拉着警笛带走了。

    这个时候,裘小乐还醉着呢!他肯本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同一时刻,京城来的三位专家和其他的医生一起,会诊了刘薇的伤情。刘薇主要的问题就是大出血和脾脏破裂,新平市人民医院的诊断和处理,都没有问题,最后会诊的结果还是那样,生命体征平稳,已经脱离危险,加强术后的护理,等待苏醒即可。

    在刘静云的要求下,医生们又给穆东做了会诊。穆东的情况就更简单了。没有外伤,没有内伤,各项检查没有任何问题,呼吸平稳,心跳血压正常。

    严格的说,他只是在睡觉。

    裘康达带了一名律师,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新平市。从新平警方那里得知了车祸的具体情况。

    裘康达有些无奈了,警方的证据太充分了,完全无懈可击。律师给出的建议,只能是积极赔偿,争取伤者的谅解,拿到和解书,这样能最大限度的减轻对裘小乐的刑罚,除此之外,再无高招。

    本来裘康达还计划能不能找个人顶包的,人选也有,老实巴交的张大刚就行。现在警方说有确切的证据可以证明驾驶人就是裘小乐,所以也只好放弃了这个想法。

    好吧,那就赔偿吧,裘老板觉得自己有钱,赔得起。

    至于谁去谈,当然是律师去谈,裘老板才不会这个时候去面对伤者家属的怒火。

    于是,下午4点半,律师在医院里找到了刘静云和穆晓霞,商谈赔偿事宜。

    律师没想到的是,对方其中一位竟然是县长,更没想到,这位女县长说出的话如此决绝。

    “你转告肇事者的家属,他愿意赔偿,就积极一些,不愿意赔偿也无所谓,我们会就民事部分提起诉讼,告到他心甘情愿的赔偿为止。至于你说的什么和解书,对不起,我们绝对不会签。肇事者必须为自己的恶行付出代价,接受惩罚。”

    说完,刘静云扯起穆晓霞的胳膊,俩人一起走了。

    走到门口,刘静云又回头说道:“作为律师,你肯定知道,恶意变道、酒后驾驶和肇事逃逸,几项加起来,会有什么样的惩罚。可惜了这个小孩,大好的年华,就要耗费在监狱里了。”

    律师不由得苦笑,作为中间人,他没法说什么,只好回去找到裘老板,一五一十的说了刘静云的原话。

    裘康达闻言,火冒三丈。给你点颜色就要开染坊了,一个小小的县长,还是副的,还是个女县长,怎么就敢有如此大的口气,也不怕闪了舌头!

    他愤愤不平的掏出手机,给自己背后的大人物打了个电话,说明了事情的经过,并且重点强调了自己想积极赔偿,可是对方欺人太甚,并且点出了对方的副县长身份。

    大人物闻言,觉得事情也不大,只是受了伤,又没死人,多大的事?于是答应协调,让裘康达等消息。

    裘康达松了一口气,只要大人物愿意伸手,事情就会变得非常简单了,不就是给钱吗?我老裘有的是钱!

    一个小时以后,大人物回电话了。

    裘康达满心欢喜的接起来,可是对面传来的话,却让他的心一点一点的跌入了冰冷的深渊。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