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数据流量
    好歹打开局面了,穆东心想。他接着说道:“好啊,刘薇,就像你说的,我们也是熟人了,刘县长说你工作上可能有点小问题,你如果需要我帮什么忙的话,我一定尽力。你放心,我绝对值得信任。”

    说完,直直的看着刘薇,目光清澈,纯净如水。

    刘薇心里一动,想起了姑姑说过的话。

    “吴刚是什么人?你姑姑我是什么人?能被我俩都看好的年轻人,能差到哪里?”

    死马当活马医吧,想到这里,刘薇开口道:“穆东,谢谢你来看我,那我就直说了,我最近的工作不大顺利,虚拟运营的放号量,全面下挫,营业收入直线下滑,公司上下,都很着急。”

    穆东很意外,不应该啊,他看过北方电子的资费套餐,很有优势,主要针对的是学生和低收入人群,价格很有优势。

    他问道:“你们分析原因了吗?”

    刘薇道:“分析了啊,可是找不到原因啊,韩总去bj求救去了。”

    穆东道:“刘薇,你详细的给我说说。”

    于是刘薇详细的介绍了北方电子的套餐情况,最近的业绩下滑情况,市面上其他运行商的资费情况。

    当穆东听到中国移动的低端套餐时,他明白了问题的所在。

    他心里琢磨着,怎么开口呢?

    刘薇的心高气傲,自己是见识过的,如果自己这么贸然的说出来,她会不会生气?会不会觉得自己抢了风头?

    算了,启发一下试试吧,实在不行,再直接说出来。

    他开口道:“刘薇,我觉得问题还是出在套餐上,你们有没有详细的比对一下?每一项都比对一下?”

    “比对了啊,我们的套餐设定的up值已经很低了啊,不论是套餐价格,还是每分钟的通话资费,都是最低的了,我们还设定了省内被叫免费。”

    穆东无语了,最关键的东西,你们反而是忽略了啊。

    作为穿越者,穆东自然理解手机数据流量的重要性,因为智能手机虽然还没有铺开,但是很多手机已经开始向智能化延伸,基本上都能使用qq和玩一些其他的小游戏了。

    而这些,是需要流量的。

    而此时运行商对于流量的设置,是以兆为单位的,一般的也就送个5m,有些甚至送2m,而这次中国移动一下子在低端市场推出了赠送10m的套餐,瞬间俘获了广大年轻人的心。

    可以经常用手机登陆qq了耶!

    而这样的大趋势,在没有明朗之前,不是普通的业内人士能感觉到的。

    北方电子,作为刚刚涉猎虚拟运营的菜鸟,更是根本感受不到数据流量的重要性,所有的人,集体的选择了无视这一项目。

    大家的目光还都聚集在话费上,聚集在月租啊、套餐啊、被叫免费和赠送短信条数这些项目上。虽然,北方电子的套餐里,也赠送了5m的流量。

    穆东无语了,算了,直接说吧。

    “刘薇,你们有没有注意到,你们赠送的是5m的流量,而中国移动赠送的是10m?”

    刘薇道:“流量?这个没什么用吧?我的手机基本用不到流量的啊?”

    穆东心想,你都多大了,自然不会天天挂着qq,估计也没时间打游戏。

    “既然套餐内的项目都差不多,只有赠送的流量不一样,为什么不从这个角度入手,问问消费者怎么说呢?”

    流量?这个靠谱吗?

    刘薇有些狐疑,她还是掏出手机,给林翔雁打了电话,让她安排人员,火速在校园市场走访几个选择中国移动套餐的学生,问一下客户怎么说,重点关注一下数据流量。

    挂了电话,刘薇道:“穆东,谢谢你了,不管是不是流量的问题,你能为公司出一份力,我们都会感激你。”

    气氛一下子变得轻松起来。

    穆东习惯性的靠上椅背,摊开双手说道:“小意思啦,北方电子养了我两年多,这都是举手之劳。”

    刘薇心里暗自腹诽,就好像你说的什么流量真的很关键似的,还挺能装。

    不过心里还是有些高兴,万一真被这个家伙说中了,那整个鲁东公司的问题都能迎刃而解了,并且这对总部的业务规划也有重要的作用。

    俩人继续聊起来,话题慢慢变多,气氛也变得融洽。

    穆东发现,刘薇放松下来的时候,确实是个大美女,尤其是那眉眼,自带无限风情。

    刘薇觉得,穆东这个家伙,其实也没有那么讨厌,说话还挺风趣的,竟然说身价两亿的话,老婆才肯辞去教师工作,开什么玩笑?

    正聊得高兴,刘薇的电话响了,林翔雁打来了的。刘薇接起电话,一开始还笑嘻嘻的,慢慢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她一边接电话,一边拿眼扫过对面笑嘻嘻的穆东,心里哀叹,果然被他说中了啊!

    半个多小时的时间,林翔雁安排了几组人员,走访了不下几十个学生,大家的回答,出奇的一致。

    “移动的流量多啊。”

    “要挂qq啊。”

    “要玩小游戏啊。”

    ……

    刘薇对穆东有些佩服了。

    一是佩服穆东敏锐的发现了是流量的问题,二是佩服穆东让去问问消费者怎么说。

    北方公司上下,出现问题的时候,大家想到的,就是开会、分析、探讨,甚至韩勇去了总部求救。

    可是最方便的最有效的手段,明明就在身边,可是没有人想到过,问问消费者怎么说。

    刘薇挂了电话,思忖良久,站起身来,伸出右手,说道:“穆东,我以前对你有些误会,所以对你有些偏激,我向你道歉,我希望,我们以后能成为朋友。”

    说完,眼神直直的看着穆东,右手一直伸着。

    穆东赶紧搓了搓手,伸出右手握上去,想了想,又把左手也覆上去,说道:“刘薇,你言重了,能和你做朋友,是我的荣幸,我会很珍惜。”

    穆东的意思,是表达一份敬重,你一只手,我两只手,这够重视的了吧?

    可是他忽略了一条,对方是个女孩,这个姿势,实属不雅,隐隐有轻薄之意。

    刘薇羞红了脸,暗自用力,抽出自己的右手,心里有些懊恼。

    这家伙怎么脑子有时灵光,有时迟钝啊?难道是智商高情商低?

    心里不爽,脸上还是笑呵呵的,说道:“穆东,改天介绍你太太给我认识,等你孩子出生了,要记得请我喝喜酒。”

    穆东浑然不知自己的冒犯,高兴的说道:“一定,一定。”

    刘薇要去忙着部署一些事情,所以俩人简单聊了几句,告别离开。

    离开后,刘薇心情大好,终于找到症结所在,又可以大干一场了。

    穆东也很高兴,以后终于不受这个冰山美女的气了,不用躲着她了,想去北方电子找韩勇吹牛皮,随时都可以去啦!

    而此刻的韩勇,正和吴刚以及公司的几个高层一起分析鲁东市场销量下滑的原因。

    突然,韩勇的手机在口袋里嗡嗡的震动,韩勇一看,是刘薇的电话,他没接,挂掉了。

    接着一条短信进来,还是刘薇,短信写着:韩总,接电话,问题已经解决了,详谈。

    问题解决了?韩勇一头雾水,他想了一下,刘薇是个做事有分寸的人,她的话值得信赖。

    于是他开口道:“吴总,刘薇发来信息,说问题已经解决了,要不我们一起听一下?”

    “哦?”吴刚很吃惊,也有些兴奋,赶紧说道:“打开免提,听听她怎么说。”

    韩勇把电话拨回去,开了免提,对面出来刘薇兴奋的声音,她快速地说完了自己见到穆东,找到原因的经过。

    一屋子人面面相觑,竟然是流量!竟然又是那个已经离职的穆东!

    吴刚心里很不平静。

    北方电子,和传统大运营商的底蕴,差了不是一点半点啊,一个小小的流量问题,就把公司上下折腾的鸡飞狗跳。

    多亏了这个穆东,想到这里,他忽然记起,自己手机里还存着穆东的手机号呢,他拿起手机,直接拨了过去。

    穆东刚到家,正准备吃午饭,一看是吴刚的电话,赶紧接起来:“您好吴总,我是穆东。”

    吴刚爽朗的声音从话筒传来:“小穆,看来你存了老头子的手机号,我很高兴啊,今天的事情,小刘已经向总部汇报了,老头子要给你说声谢谢啊!”

    穆东受宠若惊,赶紧道:“吴总,看您说的,我就是动动嘴皮子的事,这是我和刘薇俩人探讨出来的,我可不敢居功。”

    吴刚道:“好啊,好啊,你和小刘都不居功,这很好,你们年轻人有这个风度,我很高兴。小穆,还是那句话,以后来bj要给老头子打电话,我请你吃饭。”

    穆东道:“一定一定,您放心吴总,如果去bj一定上门叨扰。”

    ……

    吴刚挂了电话,环顾了一下会议室的众人,说道:“同志们,事情解决了,但是我们要看到我们和老牌运行商之间的差距,以后大家要加强学习,继续一起努力啊,拜托各位了。”

    众人心里都有些不是滋味,问题被两个小年轻轻松解决,怎么看都是打了这些高层管理者的脸。

    幸好这个穆东离职了,要是在公司的话,吴总指不定怎么护着呢。

    至于刘薇,众人隐隐知道她背景惊人,惹不起啊。

    韩勇倒是很高兴,一是为了鲁东公司接下来的业绩高兴,而是为了有穆东这样的哥们而开心。

    这兄弟,不但是个招财猫,还是个万事通啊!

    万事通穆东,愉快的吃完了午饭,搂着媳妇美美的睡了个午觉,下午开车去了鲁大路的院子。

    刚进了院子,接到刘静云的电话。

    “穆老板,谢谢啦,小薇给我打电话了,说你帮她解决了一个大问题。”

    穆东赶紧道:“刘县长,看您说的,我哪有那么厉害,这是我们俩是集思广益,脑力碰撞的结果。”

    “净整些新词,还脑力碰撞。行了,我还忙,不给你多说了。对了,你啥时候回鲁南,把刘薇给我捎过来,我有点想她了。”

    穆东心说,我最近可不敢回去,这两天老接到电话有人打听我的大蒜。

    嘴上说道:“好的,刘县长,您放心,我回去的时候一定把刘薇带着。”

    ……

    接着韩勇也打来电话,说是晚上到泉城,请穆东吃饭。

    穆东答应下来。挂了电话,在院子里四下看。

    结果发现刘芳菲也在这里,一问才知道,方晓杰和刘芳菲两人分工,一个去跑公司注册,一个来这里帮忙拾掇。

    穆东道:“晓媛,芳菲,你们俩不要动手干活,都是些粗活,让工人们干,你们在这里盯着,别出了什么纰漏就行。再说了,我们可是花了钱的,哪能自己干啊?”

    林晓媛和刘芳菲笑起来,刘芳菲道:“老板,你放心吧,我听你的,我也就是到处看看。”

    穆东道:“注意安全,恩,要戴安全帽。”

    俩人都答应下来。

    穆东突然又想到一件事,对刘芳菲说道:“芳菲,我记得你英语很好,鲁南柳编公司那边,10月份参加广交会,你去帮几天忙行不行?”

    刘芳菲道:“行啊,只是那些柳编产品的名字,我需要记一下单词,恩,我去书店找找,有没有这方面的词典什么的,放心吧,老板。”

    林晓媛羡慕的说:“大哥,你看有知识多好,芳菲都能去和外国人说话,我就不行了。”

    穆东道:“晓媛,你也很不错了。对了,你要是想学习的话,可以上个成人高考,咦,不对啊,你有大专毕业证的,可以专升本啊。”

    想到这里,穆东一拍大腿,说道:“对啊,我怎么没想到,晓媛,我出钱,你去参加培训,去考会计证,帮我管理财务,怎么样?”

    林晓媛被穆东这一套组合拳打的有点蒙,嗫嚅道:“大哥,我可以吗?”

    “可以啊,晓媛。”穆东道:“太可以啊,就这么定了啊,我去打听一下,哪里有专门的会计考试培训。”

    说完开车一溜烟走了。

    林晓媛有些凌乱了……

    晚上,韩勇请客,穆东、刘薇、程强、蔡娇娇出席。

    席间,韩勇再次转达了了吴刚的谢意,并且转交给穆东一份吴刚让带来的礼品,一套景德镇的瓷器。

    穆东打开一看,是一套纯白的茶具,一把壶六个杯子。茶具胎体纯白,瓷面细腻,胎体很薄,对着灯光看看,隐隐透光。

    穆东知道,这套瓷器,虽然自己不懂,但也绝非凡品。

    程强和蔡娇娇才知道,原来穆东在北方公司总部这么有名气,连老总都亲自送礼物,言语间羡慕不已。

    刘薇道:“这套瓷器不算什么的,上次我们吴总还送给穆东两瓶几十年的茅台呢。”

    程强闻言道:“东哥,你哪天把茅台拿出来我们尝尝呗?”

    穆东没好气的说道:“给我老爹了,想喝自己去要吧。”

    程强无语,心想,我哪有那么大的面子。

    蔡娇娇接话道:“东哥,你家的那个窖藏了二十多年的瓜干酒也很不错啊!”

    韩勇、程强和蔡娇娇在穆东的婚宴上都喝过这个酒,给三人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这一下,可挠着穆东的痒痒肉了,他滔滔不绝的讲了一遍自己老爸当年多么英明神武乾纲独断慧眼识珠的储存了二三十坛瓜干酒,又如何殚精竭虑冥思苦想绞尽脑汁的埋在地下,说的眉飞色舞的。

    刘薇有些奇怪,就问道:“穆东,他们都喝过,你啥时候弄点给我尝尝啊?”

    穆东一下子泄了气,说道:“我老爹看的紧,不大好搞啊!对了,我给刘县长送了一斤,要不,你问问她?”

    刘薇郁闷了,轻声道:“小气鬼!”

    几个人都喝了点酒,期间穆东说起了现在大蒜的行情,说是已经涨了一倍以上了,自己存了不少大蒜,估计能挣不少钱。

    没办法,碍于刘薇在场,只能这么说,如果她知道韩勇参与了穆东的生意,或许影响不太好。北方电子,毕竟是是国营企业,有些事情如果较真的话,还是有一些麻烦的。

    韩勇、程强和蔡娇娇心领神会。

    没想到的是,刘薇提供了一个重磅消息,她说:“我知道,有些游资在炒作大蒜,刚开始炒。京城有些人也参与了,估计后期还要涨价呢。”

    然后转头对穆东说:“穆东,你手头的大蒜可别卖,还能赚更多呢。”

    穆东赶紧问道:“那什么时候卖合适啊?”

    刘薇道:“明年一月份,最好能出手,在这之前,最好捂在手里。”

    穆东疑惑,问道:“为什么是明年一月份?这有什么说法吗?”

    刘薇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你还存大蒜呢,你不知道每年二三月份yn的新鲜大蒜就上市了吗?所以一月份的时候要尽量出手啊。”

    穆东还真的不知道这一点,他甚至不知道yn也有大蒜产区,这一点,弄不好穆三叔都不知道。

    穆东心里暗自琢磨,果然是,三人行必有我师,今天刘薇这一席话,可是给自己不少启发。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