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非法揽储
    中午,穆东干脆让谢东林清点了人数,去镇上的包子店买了两百多个大包子,凡是在场的,大人两个,小孩一个,按照人头发下去。

    结果镇上的包子铺当天迅速脱销,晚去的人,连包子皮都没见到。

    村民吃惊之余,更加觉得年轻的穆老板简直就是菩萨心肠。桌椅、茶水、瓜子,现在干脆管饭了,去各大银行办理业务这么多年,何曾有这个待遇?

    赵冉三个人也很吃惊,穆东的这个做法,让她们很触动。赵冉自问,换成自己,很难考虑的这么周到。

    陈晓莜今天有些不爽。

    自己放弃了岛城的财务工作,想回到束河县和男友团聚完婚,所有就想在束河县找一份稳定的工作。左思右想,找到了高中同学董舒盈,她现在可是副县长的秘书,帮忙找份财务工作,还不是手到擒来。

    况且,自己也不会给她丢人,大学毕业两年,自己通过努力连续考取了助理会计师和会计师,拿到了中级职称,在原公司的时候已经坐上了财务副总的位置。

    这样的资格和资历,绝对不会让老同学为难,只会让她脸上有光。

    可是老同学给自己介绍的是什么破工作!工作地点竟然在镇上!还是新成立的一家公司,要什么没什么。虽说老同学一个劲的介绍这个老板怎么怎么好,刘县长多么支持,前景多么可观,可是陈晓莜明白,这些话的潜台词就是,这个新公司,现在只是一个空壳,啥都没有。

    陈晓莜有些不高兴,但是碍于老同学的情面,不好说什么,于是答应去看看。她打定了注意,凭你说的天花乱坠,我只去走个过场,然后就拜拜了。

    陈晓莜开着自己的乐驰小车,一路打听着,找到了谭庄镇旧小学。还行,交通便利,从县城到这里,开了20分钟。

    到了院子门口,陈晓莜放眼一望,人就有些傻掉了。

    这是个什么路数?不是说是公司吗?可是这么多人,在树荫下围着桌子喝茶嗑瓜子,还有人在打牌,这是怎么回事?

    更奇怪的是,有些人还在吃着手里的包子,有几个孩子也举着包子窜来窜去。

    改饭店了?可是为什么大家只吃包子,没有其他菜?

    陈晓莜小心的开车进来,躲避着那些四处乱跑的孩子,绕到小楼后面,停好车,慢慢的踱步回来,仔细的打量这个小院。

    总体来说,还不错,小院干净利索,黄色的小楼看上去赏心悦目,尤其这几棵高大的法桐树,让人很是喜爱,巨大的树冠下,一地的树荫,一站过去就觉得遍体生凉,很是舒服。

    只是这一地瓜子壳、塑料袋,大煞风景,陈晓莜不禁皱了皱眉头。

    转而一想,风景好坏和自己又又什么关系,自己只是一个过客而已。

    正想着呢,一个瘦瘦的小伙子走到自己跟前,拿着一张纸条,塞到自己手里,说道:“你的号码,拿好了,121号。”

    说完转身走了。

    号码纸?陈晓莜不禁好笑,这样的乡镇,还有大城市里才有的东西。可是人家那些银行啊、机关单位什么的,号码纸是热敏纸打印的,手里这个玩意,是手写的啊。

    简直是装蒜啊,陈晓莜心想。

    这时候又听见有人喊:“52号,52号!”

    抬眼望去,小楼的门厅前,一个黑壮的男人拿着个破旧的电喇叭,在哪里吆喝:“52号,下一个53了啊!”

    陈晓莜有些疑惑了,难道今天是招聘会?可是这些人都是来应聘什么职位的?还有,怎么还有人带着孩子来应聘?

    陈晓莜感觉脑子不大够用了,于是就问了问旁边的大嫂:“这位大嫂,我问一下,你们是来应聘的吗?”

    大嫂正嗑瓜子,闻言道:“什么品?不知道啊,我们是来存钱的。”

    存钱?号码纸?难道是银行?不对!

    难道是非法揽储?

    陈晓莜一下子厌恶至极,这个老板根本不像董舒盈说的那样优秀,而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子!

    她掏出手机,打通了董舒盈的电话,一通狂轰滥炸:“这是什么大老板啊,还标兵企业家?他在非法揽储,一院子的人来存钱……”

    董舒盈有些纳闷,她只好安抚一下陈晓莜,赶紧给穆东打了电话。

    穆东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忙得天昏地暗的,听董舒盈说人到了,发现了他非法揽储,非常生气,自己才想起来,还约了财务人员见面呢。

    他快速签了一些空白的借据,然后交给姐姐穆晓霞,自己则跑到院子里找人。

    陈晓莜很好认,她穿着一身职业的套裙,站在小楼前。穆东几步跑上去,说道:“陈女士吧,你好,我是穆东,不好意思啊,今天这里有点乱。”

    陈晓莜看到穆东的第一眼,整个人已经傻掉了,这不是自己的学长吗?也是自己的老乡,穆东?穆老板?

    原来穆老板是自己的学长穆东啊?

    她兴奋的大叫一声:“师兄,是我啊,陈晓莜!”

    说完一下冲上来,和穆东来了个熊抱!

    院子里的村民很少见到这个,轰的一下大笑起来。

    穆东也傻了,董舒盈介绍来的,竟然是低自己一届的大学学妹,自己的老乡陈晓莜。

    以前上大学的时候,经常有各种各样的联谊活动,俩人是在一个老乡会上认识的,后来经常见面,连肖肖都和陈晓莜很熟悉,三人熟悉了之后,寒暑假的时候,经常一起结伴坐火车回家。

    也怪董舒盈没说清楚。她对穆东说有人愿意试试,根本就没说名字,直说了对方姓陈。对陈晓莜说的是,大东公司穆老板招聘财务人员。

    短暂的吃惊过后,穆东赶紧带着陈晓莜去了下楼,找了个单独房间,坐下聊天。

    “晓莜,我真没想到是你,不好意思啊,我记起来了,你说过喜欢岛城,原来你真去了岛城上班啊?”

    “师兄,你毕业之后就联系不上了,我以为你还在泉城呢,怎么回老家开柳编公司了啊?”

    穆东苦笑道:“上学的那会,没有手机,毕业后很多人都断了联系。你怎么样?为了爱情,打算放弃岛城的工作了?”

    陈晓莜脸上飞过意思红霞,“总不能这样两地分着,这不就投奔你穆老板来了吗?不过师兄,你搞的这个存钱,很危险的啊,这是非法揽储啊!”

    穆东笑了,站起身来,说道:“走吧,去看看。”然后带着陈晓莜去了办公室。

    陈晓莜仔细的查看了借据,上面金额、约定利息、期限都清楚明白,出借人和借款人都签了字,盖了大东公司的章。

    原来是民间借款,陈晓莜松了一口气。

    俩人出了办公室,继续聊了一会。都是熟人,剩下的问题就简单了。

    穆东直接说了,自己需要一个值得信任的财务总监,陈晓莜是不二人选。穆东详细的介绍了现在大蒜的收储情况,未来的收益预测(当然不能说太多),柳编公司的后期增资和运作计划,泉城的快递公司情况,后期的规划。最后诚挚的发出邀请,让陈晓莜来帮自己主持财务工作。

    陈晓莜上大学时就对穆东敬重有加,尤其敬重穆东和肖肖那份坚定的爱情,现在听穆东一介绍,感情自己这位学长,已经有了数千万元的身价了。并且光在柳编这一块,就打算注资1000万元,这个规模,比自己在岛城工作的公司,也差不了太多了!所以在穆东发出诚恳的邀请后,她果断的答应下来。

    结果是,本来是来面试的陈晓莜,去了办公室,直接开始帮忙操作,开始正式上班了。

    中午,办公室里的人休息了一刻钟,每人吃了两个包子,简单的喝了点水,就继续投入了工作之中。

    大家都很累,但是都很兴奋,数钱,大部分都都喜欢的。

    虽然只是点钞机在数,但是声音也让人迷醉。

    到了下午三点钟的时候,穆东清点了一下,已经收到了520万元的现金,他火速安排谢东林去统计院里村民的资金规模,半小时后,数据出来了,院里的村民,还没办理业务的,手里还有230万元。

    无奈了,穆老板只能再次关上了大门,同时心里哀叹,谁说农民没有钱啊?这钱也太多了啊!

    然后,穆东安排高敏负责叫号,他带上穆大国和谢东林,三人小心的护送着已经收到的现金,去了镇上的农行。

    镇上农行大部分人员都赶紧围上来,清点穆老板带来的巨额现金,然后存入账户。

    农行下班前,穆东又来送了一次钱,这次少了很多,是110万。

    小学校的人一直忙到晚上7点钟,终于把院里所有村民的款项都办理完了手续。

    全天累计收到了750万元的现金,其中存入银行630万元,剩下的120万元,只能小心的藏在穆东的房间里了。

    当晚,穆东从饭店要了菜,招待大家。因为手头还有巨款,大家都没喝酒,简单的吃了饭,几个女人去休息,穆东和大国、谢东林商量了轮流值夜,从晚上9点到第二天早上6点,每人三个小时。

    穆东值第一岗,陈晓莜没走,和高敏挤在一起睡,晚上,几个女人就和穆东在办公室里聊天。

    聊天中知道,陈晓莜和程强是一个班的,俩人还挺熟悉,于是穆东给程强打了电话,陈晓莜还和程强聊了一会。

    时隔两年,还能再次联系上,三人都唏嘘不已。

    聊天中,穆东发现,赵冉卸下防备的时候,其实很温柔,不像她平时表现的那么有棱角。高敏话多,语速很快。陈志婷性子淡淡的,很少说话。

    穆东突然发现,整个大东公司,貌似大部分都是女将啊!也不知道自己带领这帮女将,能在柳编这个完全陌生的行业取得什么样的成绩。

    10点钟,几个女人都去睡了,穆东一直坚持到12点,去宿舍叫醒了谢东林,自己也沉沉睡起。

    一夜无事。

    其实觊觎的目光是有的,只是穆老板这里摄像头林立,让人兴叹,没人敢轻易犯险罢了。

    第二天一早,赵冉找到穆东,神神秘秘的问道:“穆总,这些钱是用来增资的吧?什么时候去办手续啊?”

    穆东瞬间无语,想了好大一会,这事只能直说啊。

    “赵姐,这个钱我有其它的用途,我在泉城市区买了一个院子,至于增资,还是我们以前商量的,年底之前。”

    赵冉大失所望,说道:“不是吧?昨天白给你帮忙了啊?”

    穆东赶紧道:“赵姐,你放心,我会尽快安排的。”

    失望归失望,事情还得继续干。赵冉来找穆东,还有其他事情商量。穆东干脆把陈晓莜、高敏和陈志婷也叫来,大家一起开个短会。

    一是,要组建财务室,需要装修房间,要购买办公家具、电脑等东西。

    二是,要组织一些艺人,开始打样品,穆东这才知道,陈志婷还是一个柳编产品设计师。穆东通知了苏老头,这件事让苏老头和陈志婷一起,去找一些艺人办理此事,同时穆东还把在义乌拍的一些照片交给了陈志婷让她参考一下,这倒让赵冉很意外,原来这小子,已经考察了一些市场啊。

    三是,大家商定,总经理办公室(穆东专用)、副总办公室(赵冉专用)财务室、员工办公室、接待室和样品室全部放在一楼,这样有客户来访的时候,显得整洁干练。这样一楼的6间教室,就全部排上了用场。

    穆爸穆妈房间、穆东的房间、两间员工宿舍,则全部转移到二楼。

    商量完毕,大家各自去忙碌,穆东也让穆大国和谢东林帮着收拾东西,转移房间。

    陈晓莜找到穆东,商量出纳的事情。

    穆东的意思,是让陈晓莜自己找一个就行,但是陈晓莜坚决不同意。这个人选和会计一样,至关重要,不容有失。

    姐姐穆晓霞倒是绝对可以信任,但是她没有会计证,不能正式入职。最后俩人商量,公开招聘,由俩人共同把关。现在的出纳工作,暂时由穆晓霞兼任。

    一切商量好了,采购和装修房间什么的,全部交给赵冉负责,赵冉干劲十足的开始忙碌起来。

    早饭后,穆东先去了镇上银行,存上了手里的现金。然后他单独给穆晓霞办理了一张50万银行卡,用于装修和办公桌椅、电脑等的采购。

    接着穆东开车去了冷库,穆三叔正在打电话,看到穆东进来,快速的说了几句,挂了电话,兴奋的对穆东说:“小东,今年大蒜的国际出口业务已经开始了,价格已近初步确定,刚才有以前的供货商打电话来,说现在一级蒜已经到四块六,二级蒜已经到了三块五,问我们卖不卖?”

    当然不卖,这个价格,和穆东的期望价格,还差着一半呐。

    只是穆东也意识到,从现在开始,他或许就要开始面对想要上门买蒜的人了,还是赶紧躲一躲吧。

    他马上离开冷库,去自家的房子那里看了看。

    装修队已经进场,正在涮涂料,部分房间已经开始安装天花板。穆东看了一下用料,符合自己对环保的要求。

    他和老爸聊了一会,叮嘱他一定注意使用环保材料,然后开车离开了。

    也别回学校了,他直接开车,上了高速,返回泉城。

    还在路上呢,穆东的电话就响个不停,穆东一看,是蒜商张吉顺,穆东心想,这就来了。

    他把车停靠到服务区,回了电话。

    张吉顺在电话里客气的说道:“穆老板,现在出口的价格已经出来了,你这次可发大财了!”

    “张总,看您说的,发什么财啊,和您比,我就是小虾米,让您见笑了。”穆东很低调的说道。

    “小穆,我现在手里还有一些等级蒜,能应付一段时间,后期货源紧张的话,你可一定要拉老头子一把啊!”张吉顺道。

    穆东赶紧说道:“行啊,张总,只要价格合适,什么都好商量。”

    俩人客气一阵,挂了电话。

    穆东暗自琢磨,这还是很客气的,幸亏自己没和太多人说自己存了多少蒜,否则不知道多少人会找上来。

    张吉顺也在暗自琢磨,这小子说只要价格合适,什么都好商量,怎么着算是合适啊?难道现在的价格还不合适?

    穆东估计弄不好会有其他的蒜商打电话来,他干脆给老妈打了个电话,说自己下午到泉城,然后关了手机,继续开车上路。

    还真有几个蒜商找穆东,结果穆老板的电话关机,他们就想方设法的联系上穆三叔,结果穆三叔说做不了主,问穆老板呢,答曰穆老板去泉城了……

    蒜商们无奈,等等再说吧,反正现在也就是探探路,攀个交情,还没到十万火急的时候。

    蒜商们宽心了,方晓杰和刘芳菲不淡定了。

    昨天她们俩找到了房子,搬完了家,终于安顿下来。

    两人想着不能空着手去见穆老板,从昨天晚上开始,俩人开始汇总收集来的资料。

    一晚上加上今天一上午的时间,终于把资料汇总好,制作了详细的表格,形成了一份调查报告。

    然后方晓杰给穆老板打电话,却怎么也打不通了……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