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云白道长
    “三年死地三年生?”穆东不明白,喃喃的复述了一遍,继续问道:“程叔叔,我听不大明白,能不能请您详细解释一下?”

    程江峰悠悠的说道:“作为一名西医,我其实很关注中医的养生之道,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认识了万佛山的一位道长,道号云白。一来二去,我们就熟悉起来。去年的时候,我正和云白道长一起品茶,接到了石楷模的电话,石楷模就是那个院子的主人,我们曾经是同事。”

    “当时院子里第二次出了人命,石楷模很郁闷,喝醉了酒打电话来诉苦,正好被云白道长听到了,他很好奇,非拖着我去了院子,转了一圈之后,他说,三年死地三年生,善者居之。”

    说着停顿下来,喝了口茶,盯着穆东看了半天,继续说道:“我当时也听不明白,也像你这样追问,云白道长说道,这块地,三年之内,阴冷之气不散,三年之后,至善之气自来,一切都会冰雪消融。”

    穆东有些凌乱,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他继续问道:“那现在有三年了吗?”

    程江峰道:“具体的时间我不知道,你可以问一下石楷模。其实,我说你能租下,还有一个原因。”

    穆东脑子有些不够用了,疑惑道:“什么原因?”

    程江峰说道:“去年云白道长给我解释过之后,盯着我看了半天,说道:‘程小友,至善之气,弄不好就是你引来的。’穆东,不怕你笑话,昨晚你给强子打电话的时候,我浑身一激灵,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听完这一段,穆东全身的汗毛也一下子立了起来,他觉得脑子里完全乱套了。

    一个医生,一个西医,说着这么不可思议的事情,怎么都透着一丝诡异。

    好半天,穆东平静下来,急声问道:“程叔叔,我们现在能见到白云道长吗?”

    程江峰站起来,开始换衣服,同时说道:“走吧,去碰碰运气,他也不用电话什么的,我们去山上找他,但愿能碰到吧。说实话,我也想去找他。”

    俩人一起动身,去了万佛山公园,到了西门,穆东停好车,俩人步行进入公园,转过一片松林,到了山脚下,一条窄窄的台阶一直往山上延伸着。

    程江峰道:“这条路直通道观,平时很少有人走,我们要辛苦一下啦。”

    穆东点点头,没说话,两人登上台阶,开始爬山。

    一个小时候,两人汗流浃背的登上了山顶,到了一座道观前。这是一座很小的道观,除了门口一个矮矮的石质门楼,院子里只有两间正房和两间东厢房。

    门楼的上方,悬着一块匾额,上书“白云”二字,也不知道是不是从左往右念。站在门口,正房里的三清祖师塑像,都看的一清二楚。

    俩人站在院门口喘粗气,东厢房“吱哟”一声,房门打开,一个大约六七十岁的老道走了出来,远远地冲着俩人拱手道:“程小友,这位贵客,欢迎啊!”

    穆东抬眼看去,只见一个身材中等,微微显胖的道士,穿着一身宽松的道袍,头发胡乱的在抓了髻,用一根木簪绾着,嘴上一抹稀疏的胡子,颌下一丛杂乱的胡须,整个人看上去,一点仙风道骨的样子都没有,却隐隐显得有些邋遢。

    程江峰赶紧拱手回礼,说道:“云白道长,打扰了。”

    穆东本来也打算拱手,想想又觉得不妥,他弯腰施礼,打了个长躬。程江峰见状,暗暗惊奇。

    老道迎出来,边走边说:“这位小友,不必行此大礼,两位进来说话。”

    三人进了东厢房,分宾主落座,云白道长冲了茶水,说道:“两位请用茶,这是山顶种的茶树,我自己炒的,味道尚可。”

    穆东端起小小的茶杯,分三口慢慢饮尽,说道:“好茶,谢谢道长了。”

    云白道长一边倒茶,一边问道:“两位是为了去年之事而来吧?”

    穆东刚端起茶杯的手就是一哆嗦,好悬没把茶杯扔了。

    程江峰道:“是啊,云白道长,我们俩是找您解惑来了。”

    云白道长呵呵笑道:“没什么解惑的,人你都带来了,顺势而为就是了。”

    说完转身看这穆东,上下打量一番,说道:“这位小友,面色红润,器宇轩昂,眉重目明,直鼻口阔,一看就是至孝至善之人,完全可解去年之惑。”

    穆东闻言,开口说道:“道长,我去了那个院子,觉得阴森森的,身上发凉,所以,我并不想接手这个院子。”

    道长闻言,哈哈笑起来,说道:“你也是个妙人,怎么会感觉这么灵敏?不应该啊?”

    然后又仔细打量着穆东,突然脸色一变,脱口而出:“前世今生!”

    穆东头皮就是一麻,脑子轰的一下,浑身不由自主的战栗起来,心里懊恼无比。

    自己发的什么神经,竟然费劲巴拉的来到这里,让一个道士窥破天机,道出了自己身上最大的秘密。

    不行,得掩饰。穆东极力的控制着自己的心神,稳住身子,勉强笑道:“道长声音好大,吓了我一跳!”

    云白却坐不住了,他站起来,走到穆东面前,双手合拢,一躬到底,说道:“小友,多有得罪,小道失言了。”

    俩人这么打着哑语,程江峰却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困惑的看着两人表演。

    穆东无奈了,感觉自己装不下去了,就开口道:“道长多礼了,实在不敢当,我就想问问,院子那个事,还有什么说法吗?”

    云白道长望向程江峰,说道:“程小友,抱歉,还请你回避一下,我需要和这位小友单独一叙。”

    程江峰无奈,出了屋子,然后又出了院子,到山顶闲逛去了。

    云白道长道:“三年已过,院子里是还有一些阴冷之气,小友也感觉到了。即使什么也不做,三个月内,只要小友常去院子,阴冷之气必然烟消云散,并且,这对小友来说,乃是一件功德。如果小友不放心,我也可以帮忙做一场法事,驱散阴冷之气,只是这些气息,必然会弥散于天地各处。”

    穆东听明白了,不是谁进了那个院子,都能感到阴冷的。自己能中和那股气息,是一件功德。

    一个道破他来历的人,说出的话,穆东是非常相信的。

    于是,他摆了摆手,说道:“那就算了吧。还是慢慢来吧。”

    云白道长又说道:“小友,此处院落,有德者居之,我劝你还是买下吧,阴冷散尽,乃是一块福地。”

    穆东苦笑道:“不瞒道长,最近没钱。”

    云白道长笑起来,道:“至善之人,自带金钱,小友怎么会缺了钱。”

    穆东想想也是,手里是没钱,可是想弄钱的话,似乎是可以弄到的。

    话题谈完,场面冷了下来。穆东突然想到一件事,问道:“道长,我想问一下子嗣之事。”

    云白道长说道:“小友无需多虑,至善之人,福缘深厚,自然是天随人愿。”

    穆东心里无奈,这是句活络话,说了等于没说。

    最后两人大眼瞪小眼的干坐,穆东只好提出告辞,临走前,穆东道:“道长,前后之事……”

    云白到场叹息一声,道:“小友,泄露天机,必折阳寿。”

    穆东明白了,拱手道:“道长,那就告辞了,后会有期!”

    云白也拱了拱手,却什么也没说。

    穆东出了大门,在山顶找到程江峰,俩人一起下山离开。

    从那之后,程江峰再也没见到过云白道长,一开始山上的人说出去云游去了,后来道观里慢慢生了杂草,慢慢破败,都没见到云白道长回来……

    下山已经下午一点多了,俩人连午饭都没顾上吃,穆东先把程江峰送到医院,对他说道:“程叔叔,我还有急事,不能陪您吃饭了,晚上您叫上石老板和程强,我们一起吃个饭,我和石老板聊一下,您看可以吗?”

    程江峰答应下来。

    然后穆东赶紧去了茶座,他还约了赵冉呢。

    穆东赶到的时候,赵冉已经在茶座等了五分钟,看着穆东满头大汗的跑进来,赵冉不由笑了起来,对穆东迟到的不快也跑到了脑后。

    穆东连连告罪,说在万佛山上跑下来的,午饭都没吃,说完立马点了一个商务套餐,实在是饿得不行了。

    等餐的功夫,俩人闲聊,相互打量。

    赵冉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年轻不少,也就30岁的样子,她穿着一身深色套裙,留着齐耳的短发,面容姣好,身材也不错。

    穆东心里疑惑,这么好的女人,怎么就离婚了?

    赵冉也在打量穆东,小伙子看起来没有电视上那么白,不过倒是显得更加英气逼人,挺帅的。

    赵冉心想,人长得不错,事情办得漂亮,名声也好。和他合作,应该可以的吧?

    一会的功夫,穆东的套餐上来,他告了声罪,风卷残云的吃了起来,赵冉看着好笑,这得饿成什么样啊?心里却觉得,这样也挺好,很真实,不做作。

    10分钟,穆东吃完,满意的拍了拍肚皮,让侍者撤了餐盘,开始和赵冉聊天。

    穆东也不矫情,直接开门见山,问道:“赵女士,你的经验和资历,我完全认可,我只有一个问题,为什么选择大东公司,以你的资源,去任何一家大公司,都是核心的管理层人员,而大东公司,还未起步,可以说一无所有。”

    赵冉道:“穆老板,有三个原因,一个是因为你个人。我在电视上看过你的报道,知道你是一个可靠的人,所以我选择和你合作。二是我觉得,你掌握着庞大的民间艺人群体,并且很受他们爱戴,对后期的业务发展非常有利。三是,正因为你们是新公司,是一张白纸,我可以更好的描绘未来。我需要说明的是,我不是来给你打工,我是和你合作。”

    穆东有些意外,说道:“哦?怎么合作?”

    赵冉道:“第一,我用客户资源和运营经验入股,占比两成,同时,我再认缴注册资金两成的资金,一共占四成股份。”

    穆东无语了,大东公司的注册资金才100万,你出20万,就要四成股份,想什么呢?

    赵冉见穆东不说话,继续说道:“穆老板,我打听过了,大东公司的注册资金是100万,这个额度远远不行,这样的规模。,在外商眼里根本就是没有任何实力,我的建议是增资到1000万,我会认缴其中的两百万。”

    穆东想,你出200万,占四成股份,我出万,占六成,还是有点亏啊。想了一下,他开口说道:“赵女士,这样怎么样,你的客户资源和运营经验只能作价一成,你出200万现金,占比三成,我出万,占比七成。”

    赵冉本来就留好了讨价还价的空间,见穆东这么说,装作思考了一下,也就答应下来。

    穆东接着说道:“赵女士,如果你了解过我,你肯定知道,我现在的钱,都压在大蒜上,一时半会,估计没法到位,增资的事情,还得缓一缓。”

    赵冉噗嗤一声笑了,小伙子太实在了,难道不知道有一种文件叫做验资报告吗。

    她笑完了,开口说道:“放心吧,增资的手续,我去办,先把注册资金提上来再说,这样可以快速展开业务。至于资金到位,年底之前,我们俩的资金都到位了,再修改股东比例,没有问题吧?”

    穆东连忙道:“没问题。”然后又一脸疑惑的问道:“快速开展什么业务啊?现在广交会还早啊?”

    呦呵,还知道广交会?赵冉心想,嘴上说道:“穆老板,你不知道广交会需要提前报名参展的吧?”

    晕,穆东是真不知道。

    露怯了,真丢人,穆东感觉脸都热了。

    哎呀,对面这个小男生,还脸红了?赵冉觉得穆东可爱起来。就说到:“我也曾经是新手,没什么的。咱俩都确定合作了,别再叫的这么生分了,我大几岁,你以后就叫我赵姐,我就叫你穆东,怎么样?”

    穆东连忙说道:“好的,赵姐,其实你叫我小东就行。”

    赵冉道:“那可不行,有些外场,我还是要叫你穆总,你要叫我赵总,私下里,我们称呼上随便一点就行了。穆东,我现在就要进入工作状态了,首先,是要尽快实现增资,其次是要组建团队,准备样品,报名参加秋季广交会。所以,我们需要组织一场招聘。”

    穆东一下子蔫了,这么多事啊,自己怎么忙得过来。他想了想,既然合作了,那就不妨放手让赵姐去干吧。反正以前自己打算招人的时候,也是这么打算的,不能因为赵姐是股东了,就防备什么,应该更加信任才对。

    想到这里,穆东道:“赵姐,我一时半会抽不开身,你全权负责就行,关于团队,一个是苏大爷,我想请他来做技术指导。还有就是泉城这边有一个大学生,英语六级,口语非常好,你可以借调,合适的话你就用,其他的我就不管了,全部交给你负责。最后就是办公地点,在谭庄镇,那里有宿舍,可以给你单独整理出一间,不知道你能不能习惯?”

    赵冉一挥手,说道:“没什么不习惯的,我没那么娇气。我现在就想尽快做事,等我们赚了钱,在bj租写字间都行。”

    最后这句话说得极为霸气,穆东都被折服了。

    赵冉有问了一个关键的问题:“穆东,增资后,我们就是资本1000万的公司了,关于财务人员,你有什么准备没有?”

    穆东还真没有准备,虽然他自己就是会计专业毕业的大学生,但是这个也不能自己挽着袖子干吧?

    姐姐倒是非常值得信任,但是姐姐估计玩不转,并且,穆东对姐姐一家,还有其他的安排。

    他无奈的摊开手,说道:“我没有准备。”

    赵冉知道,这个岗位非同小可,必须穆东自己安排,她只好说道:“你要尽快想办法确定人选,这个位置很重要。”

    穆东直挠头,原来自己缺这么些人啊?这倒是提醒了穆东,泉城的这个公司,也需要这些人员,现在就要开始想办法了。

    俩人又聊了一起其他的问题,一直等到了5点钟,才分手告别。

    临走前,俩人商定,赵冉回鲁南后,直接去找穆晓霞,拿到公司证件后,去办理增资。穆东也答应尽快返回鲁南。

    离开时,穆东才发现,赵冉开着一辆火红的宝马z4。这车,这颜色,倒是和她的性格很相配。

    穆东正看着远去的宝马车感叹不已,程江峰打来电话,说已经约好了石楷模,晚上一起吃饭,穆东赶紧给程强打了电话,让他一起来。

    程强对这个邀请郁闷不已,和自己老子加上外人一起吃饭,肯定是自己不停的伺候,弄不好还不落好。

    东哥怎么回事啊,干嘛非叫我去?我去低三下四的给你们端茶倒水,哪有陪着娇娇逛街自在?

    对啊,蔡娇娇!想到女朋友,程强眼睛亮起来,老爸不给自己面子,娇娇的面子那是一定会给的!

    程强兴奋的拨通了蔡娇娇的电话。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