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三年死地三年生
    穆东无语了,问道:“你这么折腾,影响不好吧?以后万一这个周老板知道点什么,也影响你们医院的声誉。”

    蔡娇娇大气的一挥手,说道:“没事,这些东西账上都没有,我倒了好几次手弄出来的,放心吧!”

    也是,蔡娇娇背后,可站着一位副市长呢,加上一个有钱的老爸,能有什么事?

    穆东放下心来,对方晓杰说道:“怎么样,晓杰,这些都是你的了,快谢谢你蔡姐。”

    方晓杰连连摆手,说道:“老板,我可不要,我和芳菲租的小屋,哪里放得下这些东西,我们也用不上,还是你带走吧。”

    说完转过脸来,对着蔡娇娇说道:“谢谢蔡姐照顾,这两天真的麻烦您了!”

    蔡娇娇摆摆手,没说话。

    穆东自然不会要,方晓杰闹着要出院,他开上车,送两人回家。

    至于这些礼品,蔡娇娇又抱走了,说变现了把钱给方晓杰。

    方晓杰所谓的家,是一个三室一厅楼房中的一间卧室,两个女孩弄了一张双层床,上下铺。客厅里乱七八糟的,屋子里明显有男人的痕迹,说明这套房子里,是男女混住的。

    穆东叹了口气,这样的场景,自己也曾经经历过。

    两个女孩有些尴尬,屋子里确实太糟糕了。穆东找到一把椅子坐下来。他打算好好和两个女孩谈一下。

    “两位老乡,最近走访的情况,你们觉得快递行业怎样?”穆东问道。

    “我觉得一般吧,老板,这是个很辛苦的行业,并且快递员的收入也不高。”方晓杰说道。

    穆东点点头,说道:“确实如此,快递员的收入是不高,快递行业从业者的整体素质也一般,甚至说比较低,但总的来说,这还是一个非常有前景的行业。不瞒你们说,这个行业,我打算重点投入,你们也知道,我让你们调查的,是整个市区的行业状况,未来几年内,我在这个行业的投入,不会低于1000万元。”

    1000万?方晓杰和刘芳菲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惊讶。

    穆东还在侃侃而谈:“你们也注意到了,快递员的收入不高,但是你们肯定也知道,顺丰速递的快递员收入是不错的,是吧?”

    刘芳菲插话道:“是的,顺丰的很多员工,负责的地段位置好的,收入能过万。”

    穆东点点头,继续道:“是的,我的想法,就是向顺丰学习,打造一个区域性的快递品牌,让我们在本地市场有一些名气。同时我希望我的员工,通过自己的努力,可以有一个合理的或者较高的收入。”

    穆东又停下来,环顾了一下屋子,说道:“作为公司的开朝元老,我承诺过给你们负责食宿,你们住在这样的屋子里,这是打我的脸啊,我很惭愧。”

    方晓杰和刘芳菲愣住了,这是什么意思。

    穆东继续道:“这样吧,我给你们三天的时间,重新找一个房子住下来,要求是两室一厅,每人都有一间独立的卧室。现在这样的房子,一般1000元左右,要求押一付三,这样就是4000元。”

    说着,穆东掏出钱包,数出5000块钱,放在一张小桌子上,继续道:“这是5000,多出的1000交中介费,再买些安家的东西。记住,这是任务,三天必须搞定!”

    两个姑娘眼睛有些湿润,方晓杰连忙说道:“老板,不用的,我有钱,我不是刚拿到一万嘛,我们自己租房子,你放心。”

    穆东叹了口气,说道:“方晓杰,这一万块,我宁愿你拿不到!知道吗?”

    方晓杰感觉心房被狠狠撞了一下,一下子说不出话了。

    穆东继续说道:“你们俩放心,我们的公司以后会发展的很好,我曾经在电话里给你们俩说过,今天还是那句话,你们俩以后一定不会后悔今天的选择。”

    穆东站起身来,说道:“两位老乡,去找房子吧,我先走了。”

    然后起身离开了。

    方晓杰和刘芳菲半天没缓过劲,这才上班**天,老板就陆陆续续给了两人9000块钱了,这样的老板,真的太稀缺了。

    俩人最后明白过来,好运降临了,那就好好珍惜吧。于是她俩行动起来,兴冲冲的去找房子了。

    穆东出来后,给林晓媛打了电话,得知她在佛山路2号,去直接去了那里。

    到了房子里,四下一打量,穆东就非常满意。

    原来房主的所有东西,包括一些旧家具旧电器,已经全部清空,林晓媛说卖给收破烂的了。空中院落里,原来一些破破烂烂的陈年垃圾,也全部一扫而空,整个院落里清清爽爽的。

    阳光房的主题钢结构已经搭建起来了,屋里的墙面也都粉刷完了,正在安装木门。

    整个装修现场,很干净,一点也不杂乱。

    穆东非常满意,对林晓媛说:“晓媛,辛苦了。”

    林晓媛很高兴,自己的劳动得到了大哥的认可,让她很有成就感。

    她低声汇报了一些装修的细节和工期的进展情况,穆东听了,频频点头。

    俩人随后又去了泉城佳苑的装修现场,最后去看了电信小区8号楼的装修,一切都和佛山路的现场一样,干净利索,进展顺利。

    穆东最后对林晓媛说道:“晓媛,我很满意,这三套房子装修完之前,我不用再来看了,你把好关就行。”

    林晓媛点点头没说话,接着俩人一起回到10号楼吃午饭。

    吃饭时,穆东给大家说了方晓杰已经出院的消息,也说了对方赔偿了。

    穆妈心疼的说:“这姑娘太可怜了,让人打了这一巴掌,自己父母都舍不得动一个手指头。”

    穆东道:“没事,妈,已经打回来了。”

    其他三个人有些凌乱,打回来了?

    ……

    穆东打算下午去咨询一下注册快递公司的事情。他开车去了黑虎路的市政办证大厅,并很快找到了一家代办公司,一番咨询下来,得知手续并不复杂,经营省内快递业务的,只需要50万元的注册资金就可以办理,当然,需要一个注册地点。

    穆东心里有数了,现在的首要问题,是先租个办公地点,然后再注册公司。

    关于快递公司,穆东心里有一个三步走的计划,第一步,注册公司,承包其他大快递公司的一些片区,先试手。第二步,条件成熟后,自行经营泉城市内同城快递业务。第三步,进一步完善快递网络,自行经营省内快递业务。

    他给刘芳菲打了电话,得知她们一直在走访快递网点,还没有进行到找房子这一步。

    那就自己动手吧。他给房产中介的小刘说明了情况,让他帮忙留意,自己在街上四下转了一下,最后干脆回家上网开始查询。

    穆东想找的,是一个仓库性质的地方,最后能有个院子,可以方便的停车,进行货物的分拣。仓库里最好能就地办公,如果不行的话,就在仓库附近租写字间。

    穆东上网找了半天,没找到合适的。市区范围内的,出租的多是居民住房,仓库又大都在郊区。怎么办呢?穆东没了主意。

    正在这瞎琢磨,电话响了,是苏老头,他在电话里说,朋友帮忙找了一个柳编出口的人才,问穆东要不要见见?

    穆东当然是赶不过去,就说让对方联系自己,俩人电话里聊聊。

    苏老头电话里简单说了对方的情况,是一位女士,35岁,以前在鲁南市内的一家进出口公司工作,负责柳编出口,现在离职了。

    穆东和苏老头简单聊几句,挂了电话。

    10分钟后,电话又响起来,穆东一看,是鲁南的手机号码,估计就是求职的女士了,赶紧接起来。

    这位女士简单的介绍了自己,姓赵,叫赵冉,以前是鲁南明朗进出口公司的,并且是柳编业务主管,并且手里有一些稳定的客户资源。

    穆东就很疑惑,这么优秀,为什么离职啊?想了想,穆直接问了出来。

    对方在电话里迟疑了一会,缓缓说道:“穆老板,这个原因其实我不愿意说,但是我知道,不说的话,您会很困惑,所以,虽然是伤疤,我也只能再揭开一次,我离婚了,明朗公司,是我前夫的家族企业。”

    穆东明白了,离婚了,所以离开了前夫的家族企业,他一些子觉得很尴尬,说道:“对不起啊,赵女士,我冒昧了。”

    对面传来一声轻笑:“没事的,穆老板。这样吧,我们见一面,有一些想法,我想和你详细的聊一下。”

    穆东道:“行倒是行,只是我现在在泉城,大约一周回去,您看可以吗?”

    结果赵冉比他还着急,说道:“没事,我去泉城找你,我需要尽快见你一面。”

    穆东应允下来,两人约定了明天下午两点,在一个著名的茶座见面。

    下午,穆东又在市区四下转了转,依然没找到合适的房子。

    晚上的时候,他给韩勇、程强和蔡娇娇分别打了电话,让他们给留意一下仓库的事。

    然后,奇迹发生了,程强说他知道一处地方,可以去看看,只是他的语气有些奇怪,说穆东可能看不中。

    穆东问了一下地址,程强说在鲁大路上,穆东疑惑,那附近是科技市场啊,还有空着的仓库,不大可能啊?

    不管了,明天看了再说。

    一家人吃晚饭的时候,林晓媛说道:“大哥,明天我开车接送嫂子上班吧,大哥你去忙就行。”

    穆东有些意外,这个林晓媛,还真是心细,连这个问题都想到了。

    他说道:“晓媛,谢谢你想的这么周全。这样吧,以后我在泉城的时候,我接送你嫂子,我不在或者忙不过来的时候,你去接送,怎么样?”

    林晓媛点头答应,肖肖也赶忙道谢。

    这几天林晓媛一回来就帮着穆妈做饭,晚上和穆妈在卧室里睡上下铺,很快就和穆妈相处的很融洽。

    对于这一点,穆东很欣慰。

    穆东最近和大国相处的感情很好,他曾经非常担心林晓媛的介入,会影响到这份兄弟之情。不是有那么句话吗,兄弟都是好兄弟,娘们蛋子坏了屁。

    现在林晓媛的表现,堪称完美,不但不会影响兄弟之情,反而给家族和睦注入了新的粘合剂,实属不易。

    第二天是9月1日,肖肖开学的日子。穆东早早起来,想去帮穆妈做饭,结果发现林晓媛已经在厨房和穆妈有说有笑的忙碌,只好退了出来。

    早饭后,穆东送肖肖去了学校,然后去教育厅接上程强,一起去了鲁大路。

    路上,程强告诉穆东这是个大约2000平方米的大院,在鲁大路东侧,院子南侧是一排仓库,最东侧是一栋两层的小楼。那一排仓库曾经租给一个老板,改造成了洗浴中心,结果前年公安部门临检,有位小姐从后窗跳下来,摔死了,老板赔了一大笔钱,还交了罚款,后来洗浴中心就关了门。

    去年的时候,又有个老板租下来,继续开洗浴中心。结果去年冬天下大雪,电力故障,当时洗浴中心正是生意最好的时候,有个电工奉命去供电箱那里检查电路,结果被电到了,从梯子上摔下来,也摔死了。

    据说电工摔死的位置离小姐摔死的位置,只有两三米远。

    这个洗浴中心的老板又赔了一大笔钱,然后再次关门倒闭。

    这下子,这个院子凶名在外,本来东侧的小楼上还有一些公司租了当办公室,现在也全部搬走了,一直空闲下来。

    穆东听完,颇为无语,这样的院子,看它干嘛?

    穆东谈不上什么信仰,但是连穿越这样的事情都能发生在自己身上,一些奇怪的事情,由不得他不慎重。

    这么一想,穆东一下子兴趣缺缺了。

    一会到了地方,穆东四下一打量,院子的位置确实不错,一个宽大的铁门,门口就是繁忙的鲁大路,交通非常便利。

    房主是一个中年人,说起来才知道,原来这个院子,是计划经济时候,省医药管理局的仓库,高大的仓库,完全是苏联时期的建筑风格。

    进来一看,这是一个狭长的院子,房主介绍,院子东西长约80米,南北宽约25米。进来院子,右手边,也就是院子的南侧,是一排东西走向的高大平房,长约50米,宽约10米,高约4到5米,应该就是改建为洗浴中心的大仓库了。院子的尽头,也就是东侧,一栋南北走向的两层楼房,每层有8个大小不一的房间。

    院子里空荡荡的,夏末的阳光照耀下,却让穆东感到一丝凉意,穆东打心眼里不喜欢这个院子,就想敷衍几句,赶紧离开。

    中年人姓石,以前国企改制的时候,从省医药管理局手里买断了这个院子。以前没出事的时候,日子过的非常滋润,石老板花起钱来也大手大脚的,院子每年的租金都有好三四十万呐。可是自从前年和去年接连出事,房子空闲下来,现在石老板的日子就有些紧巴巴的。

    看到穆东脸上敷衍的表情,石老板心里十分失望。哎,估计也是个知情人士,否则这样的院子,哪里会租不出去?

    凭着穆东和程强的交情,程强当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不会有丝毫隐瞒。虽然,石老板是程强老爸以前的老同事,勉强算得上是叔叔辈的人。

    穆东淡淡的问了价格,石老板报价每年30万,并且说诚意想租的话,还可以再商量。

    穆东表示会考虑一下,然后告辞离去了。

    回去的路上,程强吞吞吐吐的说道:“东哥,其实这个院子,我爸说你可以租下来的。”

    穆东道:“你爸?为什么?”

    程强道:“昨天你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好在家里,这个院子的信息,还是他提供的,石老板是我爸以前的同事,以前的那些事,也是我爸告诉我的。”

    穆东疑惑的问道:“那叔叔怎么还说让我租下来?”

    程强道:“这样吧,我带你去找我爸,让他给你说,我说不清楚。”

    穆东想了想,说道:“好吧。”

    半小时后,穆东在省立医院的一间办公室里,见到了程强的父亲,程江峰。

    程江峰是最近在儿子嘴里频频听到穆东的,儿子说的多了,他也慢慢觉得穆东这小伙子不简单,程强和蔡娇娇俩人的25万,翻着滚变成了接近100万,一开始把程医生吓了一跳,这是贩毒了吗?后来知道是辛苦钱,心里颇为震惊。

    这小伙子,有眼光,有魄力!

    现在这个小伙子就站在自己面前,程江峰上下打量一番,心里就有几分喜欢,很精神,个头也高,一双眼里,很有正气。

    程强找了个借口溜了,他在老爸面前,极其不自在,剩下穆东和程江峰坐下聊天。

    穆东直接就说了:“程叔叔,院子我去看了,不大喜欢,感觉阴森森的,可是程强说,您认为可以租下来,所以我来问问,是不是还有什么隐情?”

    程江峰招呼穆东喝茶,自己也慢悠悠的喝了一口,缓缓说道:“小穆,这句话,是我一个朋友说的,他曾经说过这个院子,三年死地三年生。”重生之大梦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